挖坟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挖坟


      第一章

      “喂!你搞快点,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打开棺材!”两个拿着火把的人狠狠踹了几脚正在推棺材盖子的男人,“啧,真是越来越没用!”

      身着灰色布衣的男子虽然挨了打,但表情仍旧木讷,他摸了摸棺材的缝隙道:“这里,有机关,得找找。”

      “那你还不找!废物!”一人气不过又踹了男子两脚,男子默不作声的绕着棺材走了一圈,忽然在棺材底部摸到了一个形状奇怪的东西,他轻轻扭动那物什,忽听“咔哒”一声,棺材四周忽然掉下来了数根细木条,男子手臂撑于棺材盖一侧,腰沉运力,那几乎有数百斤重的棺材盖竟被他生生推开,沉沉的落在地上。

      尘埃落定,男子站在棺材便静静打量里面的女子,曾经的华服已腐朽,变成几块又黑又臭的布搭在她身上,而令人惊讶的是,这女子的肌肤却没半点腐朽,容貌也像活着的人一样,没有一丝死气。

      火把的赤焰诡异的晃动了一下,沉睡着的女子睫毛微微一动,竟缓缓睁了双眼,她瞳孔之中有一瞬间的茫然,迷茫褪去之后,她的眼珠转了转,望向棺材边的男子。

      “啊,挖坟啊?”

      男子也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木讷的回答:“嗯,诈尸啊?”

      站在男子身后的两人惊了惊,有些胆颤的问道:“宋十六,你和谁在说话?”

      十六木然道:“他们,问,你是,谁?”

      “我?”女子坐起身来,腐朽的衣襟滑下肩头,露出白玉一样的身子,她内里穿着血红的肚兜,半遮半掩间更显一分魅惑,只是此时此刻的美,哪个男人敢大胆的欣赏,“我叫竹宁,是大晋公主。现在……大概是僵尸吧。”

      “诈……诈尸啊!”

      “有鬼!”那两人扔了火把,连滚带爬的跑出墓室,留下一路的鬼哭狼嚎。

      见那两人走了,十六弯腰捡起地上的一个火把,也转身往外走,可他还没跨出一步,忽觉衣袖一沉,一只白得过分的手拽住了他,竹宁睁着一双铮亮的眼,将他望着:“别走,我要吃了你。”说着她一口咬向十六的手腕,哪想十六的手腕却有一块黑铁护腕,磕得竹宁獠牙生疼,她不甘心的将十六的衣袖撸上去,拍了拍他结实的小臂,闷头大咬:“嗷呜!”

      尖牙刺入十六的皮肤,竹宁还没开始吸血忽然像被呛住了一样,猛的拔出獠牙,她抚着胸口,突然呕出了一滩黑色的粘腻液体。她不敢置信的捂着嘴,指着十六道:“你怎么可以这么难吃!”

      十六看了看自己冒出血珠的手腕,淡淡道:“因为,有毒。”

      自小便被卖到盗墓人手中的十六,一直都做着最危险的活儿,他们将他当做工具,探墓,开棺,不知在多少墓室染上过毒,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毒人。

      僵尸和他,也不知道到底谁更不像人一些。

      十六再次转身欲走,不料又被竹宁拽住,他回头看她:“你,不能,吃我。”

      “你把我挖出来的,得对我负责。”竹宁望着他,“我要喝血。”

      看着只穿着红肚兜的女子,十六突然想起了自己某一次路过市集时,看见襁褓里的小孩趴在母亲的胸口要奶喝的场景。

      第二章

      十六出了墓室,那两个盗墓者已经跑不见了踪影,竹宁跟着从他身后跳了出来,身上披着十六脏兮兮的外衣,她望了望天上的明月,又扫了一眼四周寂静的树林,不满道:“哎呀,那两个食物跑了。大块头,你的同伴不见了,你给我抓别的带血的东西来。”

      “那不是,同伴。”十六面无表情的说,“是,主人。”

      “真没用的主人。”竹宁一边跳着一边嘱咐十六:“虽然你不好吃,但是刚才我咬了你一口,已经在你身体里种下了法术,你要是敢私自跑了,我就念动法术,让你从身体里面炸开。”

      直到竹宁说出这话,十六才意识到,原来他是可以跑的,原来……他已经不用受制于盗墓者了。可他已经从一个深渊掉入了另一个深渊……

      十六拎着野兔回来的时候,竹宁正抱着树干用力的啃,十六眨巴着眼,心中好奇:“在,干嘛?”

      竹宁看见他手中的野兔,欣喜若狂的扑上去,连毛也懒得拨开,径直咬住兔子的血脉,含混不清道:“牙痒,磨牙。”十六看着她的尖牙,突然有一种拿磨刀石去帮她搓一搓的冲动。竹宁连着吸干了两只兔子的血,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坐下。十六则将两只兔子打理干净之后拿在火上烤了。

      火光在两人之间跳跃,竹宁突然道:“唔,就这样吧。”十六咬了一口兔子肉,呆呆的看竹宁,“你和我一起去复仇。”

      “什么,仇?”

      竹宁却答非所问:“现在离大晋元武八年有多久了?”

      十六脱口道:“三百二十八年,又,两个月。”

      “三百多年啊。”竹宁道,“我心中有怨,死而不腐,自然是要了了这怨才能去投胎的。现在我对这人世不熟,也不知仇人要去哪儿寻,所以你要和我一起,不然,我就炸了你。”

      十六点了点头,反正离开了盗墓人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竹宁站起身来:“我是僵尸,见不得阳光,所以我们晚上赶路,白天休息,起来上路。”反正他平时挖坟也是晚上工作,白天休息,十六又点了点头,一手拿了只兔子,一边吃着一边走。

      竹宁在前面跳了一会儿,但见身边两脚迈开的十六比她走得快多了,她心中不满,撅嘴道:“不行,你走得快些,你背我。”反正他力气大,竹宁看起来也没个几斤几两的,十六又点了点头,老实蹲下身子,任由僵尸爬上了他的后背,然后抱住他的脖子。

      竹宁看着十六的脖子,难以控制的咽了口唾沫,但是一想道那难吃得几乎让她把肝都要吐出来的味道,竹宁又耷拉了脑袋。她趴在十六的肩头,叼着他的衣服,不满的磨着牙,道:“明天,你去买块护肩吧。给我磨牙。”

      十六又顺从的点了点头,任由僵尸在他肩头把牙磨得咯吱咯吱的响。

      忍了一会儿,竹宁还是忍不住牙痒:“你把兔子骨头给我一块。”

      十六依言给她了,然后不由问道:“你是狗,还是,老鼠?”

      竹宁用头撞他的后脑勺:“你才是!赶路!”

      第三章

      如竹宁所言,他们晚上赶路白天休息,十六还要用自己休息的时间去给竹宁买磨牙的东西,比如骨头,玉米和他自己的护肩,他没想到竹宁的牙这么厉害,短短五日,已经被她磨坏了两个护肩了。有时候即便木讷如十六,也想买块磨刀石塞她嘴里,让她消停一会儿。

      又是一个傍晚,十六买好了晚上赶路时竹宁要啃的东西,正走到了客栈楼下,忽然被一只手拽了住,他转头一看,是前些天从竹宁墓室里面跑掉的那两个盗墓者。他木然的望着他们:“什么,事?”

      “什么事?我花了五两纹银买你给我做事,你这狗奴才那天居然敢趁机跑了!跟爷回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十六被他们拽着走了两步,忽然想到之前竹宁嘱咐他的话,说她会炸了他。他停住脚步,任由那两人如何拖拽,他也站得稳如泰山,不动不移,他道:“不去。”

      一个从来只会顺从的奴才开始反抗,两人气得火冒三丈,其中一人抽了腰间的皮鞭便开始抽打十六。

      十六自幼被打惯了,也不会反抗,直愣愣的站着,任由身上被抽出了一条条血痕。

      “谁准你们打他了!”一声娇喝自头顶传来,竹宁大力推开客栈二楼的窗户,翻身一跃径直跳了下来,她双脚并拢跳至十六身前,一把捉住皮鞭,狠狠一拽,那人猝不及防,被拉得一个踉跄,跪在了竹宁跟前。

      竹宁凑到他脸前,对他张开了嘴,露出森白的獠牙:“我咬死你!”她双唇泛乌,眼眸如猫,吓得那人往后一仰,几乎是爬着离开了此处:“妖怪啊!妖怪!”另一人也被竹宁吓住,他仿似想起了竹宁的面容,脸色一青,双眼一翻白,竟被吓得生生晕死过去。

      竹宁一转身拽了十六的手,跳着往城门那边而去:“我们走,城门要落锁了。”

      “竹宁,磨牙……”刚才被抽打的时候他手中的东西已落了一地,竹宁根本没给他捡东西的时间,牵着他便离开,像是生气,又像是在逃避什么。十六回头一看,却见客栈之中慢慢走出了一个青衣道士,他摸了摸在地上晕死过去的人,又转头望向他们,神情意味不明。

      出了城门,行至城郊树林中,竹宁才放开十六,这时太阳还有一点挂在山头,余晖洒了满天。

      竹宁蹲下身子,捂住脸,隔了好一会儿才传出一个弱弱的声音:“太阳……好漂亮。”

      十六一愣,这才想起僵尸是不能见太阳的,这应该也是竹宁醒过来之后第一次见到太阳吧。他失神的看着竹宁,直到她抬起头,目光透过重重树影,在星星点点中偷窥霞光照耀的天空,她的脸像是被灼伤了一样,一块红一块白,看起来十分吓人,她道:“阳光也很温暖。真想,再看一次。”

      看见竹宁的神色,素来呆滞的十六此时却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样,心口有些奇怪的感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