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

作者:红颜不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早晨

      陈大丫叹了口气,对旁边的陈二丫道,“二丫,你别和爹生气,爹……爹他的脾气不好,你别想太多,爹爹也是为了我们好,才……才管教我们的,而……而且,以后你也别违背大哥的意思了啊,大哥毕竟是哥哥,你这样和大哥顶嘴,也不对。”
      陈二丫听得陈大丫的这话,心里一股子火苗一窜得更旺盛了,她有些愤怒的对陈大丫道,“大姐,你在说什么话?你……你竟然说爹爹是为我们好才打我?你……你竟然叫我也跟你一样头听大哥的话?大姐,爹爹好偏心,你还说他是为了我们好。”
      陈大丫看着陈二丫身上带着伤还愤恨不已的神色,张了张嘴,喃喃道,“可是,在咱们村子里,从来没有人这样和自己爹爹吵架的啊,这是不孝!”,但是她抬头,看到陈二丫满身伤痕奄奄一息的样子,到底没再说什么,只从木床下的木箱子里拿了一些酒和着棉花,给陈二丫的伤口处慢慢的擦着。
      陈三丫吃得太饱,只一会儿,就睡了过去,至于陈大丫和陈二丫后面再说了什么,她却什么也没有听到。
      陈三丫再次醒来的时候,呜呜,生理问题又来了,她呜呜叫了几声,陈大丫立即拿了火折子把一旁的蜡烛点燃。
      等蜡烛烧上后,陈大丫先摸了摸陈三丫的尿布,见没有湿润,便抱起陈三丫把尿。
      当然,虽然陈大丫就是个大孩子,但是,这个摸尿布的动作,还是让陈三丫心里又臊又郁闷。
      生理问题解决后,陈大丫便招呼陈二丫帮忙看着点陈三丫,她自己则起了床,往厨房方向走去了。
      陈三丫挥舞着小拳头听着自己的肚子咕咕叫,呜,可真是饿啊。
      好在没过一会儿,陈大丫就端着一碗温度适中的羊奶过来了。
      虽然这边的房子住起来有些阴冷,但是,陈三丫舒爽的喝饱后,脑袋一歪,很快就又睡着了。
      在睡着的时候,她想,吃饱的感觉可真好啊!
      陈三丫这一觉睡得特别舒服,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再看床上的陈大丫,则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呜呜的叫了几声,睡在对面的陈二丫支撑着身子起床来,把她抱着解决了生理问题,然后又缓缓的把她放到了对面床上。
      陈三丫躺在床上以后,眼睛看向陈二丫,就见陈二丫褪掉大腿上的衣物,正在陈大丫的床下找着什么,不一会儿,就看到陈二丫拿出了点点棉花沾着一点酒往自己大腿上涂抹着。
      陈三丫眼睛看向陈二丫的大腿,只看了一眼,身子就打了一个寒颤。
      那又细又小的大腿上,留着青青紫紫的,一条条木根子一样的痕迹,而那些痕迹,有的已经破了皮的,陈二丫给自己抹了一点酒后,她就疼得惨白着脸,倒抽着冷气。
      陈三丫想,真是难为这丫头,这么小的年龄呢,被打成这样了,却硬是抗住了,疼也不哭一声。
      这样性格坚毅的人,对自己也这么狠,在这古代社会,如果是个男子,在将来,必然有一番成就。
      当然,作为女子,性格就太过刚硬了一点,过刚易折,这丫头估计还有得苦头吃。
      陈三丫在床上发呆,不一会儿,陈大丫就端着一碗热羊奶进了屋子来。
      一看到陈大丫手里的碗,陈三丫就有些激动,嘴巴里也发出嘎嘎的声音来。
      陈二丫在旁边看着吃得欢乐的陈三丫,嘴里嘀咕道,“吃吧,吃吧,现在有我和大姐在,你好好的吃,就怕吃得多了,以后让咱爹娘给卖了。”
      “二丫,三丫还小,你在胡说什么?”
      陈二丫撇撇嘴,冷哼一声,只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没有再说什么。
      陈大丫把已经喂饱的陈三丫抱起来,拿了布包裹好,就把陈三丫装在一个背篓里,背着来到厨房。
      在厨房里,烧饭的火已经快灰烬了,但是,陈大娃和陈二娃就在屋檐下玩,也不帮忙着丢根木柴进去,至于陈三明和尤氏,在还在睡觉,还没有起床。
      陈大丫放了干柴重新生了火,又拿了不少的干木材放入灶里,因着家里没有蔬菜了,她就走到屋檐下对陈二娃道,“二娃,我去后院摘菜呀,你一会儿快灶里火快熄灭的时候,就给我递一根木柴进去。”
      陈二娃“哦”了一声,继续拿着陀螺玩。
      陀螺是乡下娃子都比较爱玩的玩具,拿了木材弄成一个圆锥形的木头,再拿了棕树叶子弄成丝,棕树叶子拍着圆锥形的木头在地上转动,技术好的娃儿一般弄把陀螺转动得大半个小时。
      陈大丫知道陈二娃玩陀螺很痴迷,就又加了一句话,“二娃,一定得给我加木头啊,这饭还蒸着呢。”
      “知道了知道了,唠叨什么?”,陈二娃一边挥洒着棕树叶子,一边有些不耐烦的说着话。
      陈大丫见他答应了,这才放心的拿起一个菜篮子往屋子后面的院子走去。
      陈家的屋子后面的一大片地,都是属于陈三明的,这后面的地里,种植了不少的蔬菜。
      陈三丫看着绿油油的一大片蔬菜,深呼吸了一下,觉得空气真是好,不知是否错觉,她好像还闻到了淡淡的果子香味。
      现在天气还早,陈三丫估计,也就大概六点多吧,陈大丫带着陈三丫先在搭着架子的黄瓜地里摘了好几个黄瓜,又在长在地上巴掌大叶子的蔓藤上摘了一个大南瓜,然后,再到一大片绿油油的菜叶子里,摘了不少嫩绿的水白菜秧子,这才提着篮子有些吃力的往回走。
      此时的黄瓜已经快过季了,挂在蔓藤上的黄瓜基本都是长得又小,形状也有些畸形的样子,不过看着黄瓜上面带着的刺,就黄瓜的新鲜度而言,倒是让人看着就挺想咬一口。
      就是陈大丫的个头本来就不大,这本来就背着一个孩子了,还摘了盆子大的一个南瓜,她提着篮子一步一步走着,时不时的弯了腰,看起来给累得不行。
      等走到屋檐下的时候,陈大丫看陈二娃还在玩陀螺,就道,“二娃,帮我丢了柴火没?”
      陈二娃“哼”了一声没说话。
      而陈大娃冷冷的看着穿着一件不知道缝补了多少次衣服的陈大丫,心里直觉这个妹妹给自己丢脸,就道,“二娃没啥义务帮你丢柴火!”
      陈大丫本来提着菜篮子就吃力,看着陈大娃,正想叫他帮着搭把手,听陈大娃这样说,她那要说出来的话,就给憋了回去。
      等她走到厨房,结果一看,在灶里的柴火早就熄灭了不知道多久了。
      陈大丫无奈,只有再次的生起火,继续蒸饭。
      等火烧好后,她把黄瓜洗了洗,然后在旁边的菜板上麻利的把黄瓜切了装盘,又给黄瓜放了盐和一点辣椒面,一盘菜就成了。
      大南瓜则被她洗好切块后直接给放入了蒸笼下的水里煮了。
      再剩下的菜,就是炒菜叶子了,等饭蒸好后,她把饭端起来,就开始炒菜。
      油是拿了生猪油早腌好放入到陶罐里存放着的,陈大丫想着受伤的陈二丫,就特意挑了两块生猪油,等锅到了火候时,把油熬成渣,再把洗好的白菜秧子给倒入了锅里。
      等菜起锅的时候,陈大丫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一个碗捞起了一块油渣子,一些炒好的叶子菜,再倒出一些粘着油的菜汤水,把整个碗里的菜给藏了起来。
      她这边刚刚藏好菜,正屋里尤氏就起床了,而陈大娃陈二娃也跟着进了厨房。
      陈大娃在旁边闻了闻,又看了看青菜,忽然道,“大丫啊,你不会藏了菜了吧?油渣子呢?你不会把油渣子藏起来了吧?”
      陈家的油渣子一向都是陈大娃吃的,在陈家这样的家庭,能够每次吃饭都吃到油渣子,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陈二娃,陈大丫和陈二丫都很羡慕陈大娃。
      听见陈大娃这样说,陈大丫吓了一跳,忙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有,在……在呢!你拿筷子自己找!”
      陈大娃从旁边墙上钉着的竹筒子里拿了一双竹筷子在青菜盘子里翻找起来,他找了一会儿,总算把油渣子找到了,等他夹起来一口把油渣子吃掉后,这才不再多说什么。
      尤氏这时也走过来看了看那盘唯一带着油腥味道的青菜,只是,她走过来闻了闻,结果“哇”的一声,实在忍不住,就在旁边吐起来。
      陈三丫看着尤氏弯着腰呕吐那架势,脸色有几分难看!
      天,她这身体估计也就两个多月吧,这个……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不是说刚刚生育过的妇人,三个月内不能同房,一年内不能再次怀孕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