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

作者:红颜不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糖水喂娃

      001
      宁曼容是被饿醒的。
      呜……
      好饿好饿,饿得全身都没有力气了一般,她睁开眼想看清四周,但是视线接触的地方模模糊糊的,眼睛好像近似了一样,看不真切周围的环境。
      她支撑着身子想起身自己弄点吃的,这一移动,好半响,才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大对劲。
      这个瘦瘦小小,全身好似没有骨头般软绵绵的身子,不会是她的吧?
      她,她,她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婴儿了?
      也难怪视线看不清楚呢,就现在这小婴儿的身子,视力还没发育完全呢。
      不过,她原本只是一个人在家里喝了几杯酒而已,怎么醒来就变成这样了呢?
      等等,这些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她好饿啊!
      呜呜……
      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声音弱弱的,这小身子只怕不大好。
      宁曼容边叫嚷着边皱眉,她叫嚷一会儿后,在旁边不远处传来一个成年男子不耐烦的骂声,“叫什么叫?这还让不让人睡了?再叫老子把你按死在夜壶!”
      宁曼容听到这个不耐烦的声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个女声道,“夫君,孩子真吵,我这最近没奶,要不你去哄哄?好困啊,自从刚刚满月出来你就缠人缠得紧,我这腰都还是酸的,不行了,我先睡了。”
      那女声说完话,宁曼容听到一阵翻身的声音,然后完全不顾婴儿的啼哭声,很快,女人就睡了过去。
      女人睡过去后,宁曼容本想着等那男人起来喂些吃的给她,但是等了一会儿,只听那男声骂骂咧咧的道,“哭啥哭?哭丧啊?尤氏真是的,既然生来是个丫头片子,就该第一时间给淹死算了,反正养也是个赔钱货。”
      男子骂声中,嘀咕几句,竟然也不顾婴儿的啼哭,翻身继续睡了过去。
      宁曼容想,她是知道她为何会上了这小婴儿的身了,只怕这小婴儿在她过来以前,就已经给活活饿死了吧?
      宁曼容身子打了个冷颤,但是好饿,实在不甘心啊,因此,她便继续啼哭着,心里也暗暗给自己打气,到底是这身子的亲娘老子,都这样啼哭了,应该要起身来看看吧?
      她哭着哭着,自己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身子到底太弱了,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宁曼容再次醒来的时候,除了饥饿,还是被床上那暧昧的□□声给闹醒的,听着这声音,不用想就知道床上的男女在做什么事了。
      宁曼容有些想叹息,除了饥饿,她发现下身也湿漉漉的,极度的不舒适,不用想,就小小婴儿的身体,她知道,那肯定是小便失禁了。
      而这个身体血缘上最亲近的父母,醒来后不但看也不看孩子一眼,却还自顾自的在床上折腾着。
      如果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过这种日子,宁曼容想,这真还不如立即就死掉算了,起码还能少受很多折磨。
      宁曼容坏心眼的想,既然你们不让我舒服,那就别怪我不合作啦。
      她哇哇娃娃的大哭起来。
      说是大哭,但是婴儿的身子太弱了,哭声其实并不嘹亮。
      床上粗糙的男声气得大骂道,“哭,哭,就知道哭,再哭老子摔死你!”
      他说话之间,从床上走了下来,来到婴儿床处,从床上高举起床上的小婴儿。
      而宁曼容也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长相,说实话,这人身材高高大大的,五官也还好,就是那眼里的厌恶和愤怒,让宁曼容有种感觉,如果她继续苦恼,也许他真的会把她摔下来也不一定。
      她吓得张大了嘴巴,一时忘记哭泣。
      宁曼容最怕疼了,何况像抹布娃娃一样被摔成碎片呢?
      她在男人的手里几乎都有种大气不敢出的感觉,好在就在这时,房间传来敲门声,男人粗着嗓子道,“谁啊?”
      “爹,是我,大丫,我来抱妹妹来了。”
      “哦,那你快抱去吧。”
      房门这时打开,宁曼容等那模模糊糊的影子走进,发现看到一个六,七岁的,面黄肌瘦的小姑娘走进了她的视线。
      陈大丫从陈老爹手上小心翼翼的接过宁曼容,把宁曼容抱着朝外走去,她一边走着,一边小声的哄道,“妹妹乖,不哭不哭,饿了吧?姐姐给你弄吃的。”,而她的手,则伸到尿布处,然后“呀”的一声,“哎呀,妹妹尿了!”,说着话,又对外边喊道,“二丫,快拿干的尿布和裤子来。”。
      “知道了。”,另外一个小丫头清脆的声音传来。
      陈大丫抱着宁曼容来到正屋,正屋的光线比较充足,宁曼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间土墙砌成的屋子,屋子里横七竖八的堆放着一大堆东西,有一张饭桌子,几根凳子,一大堆青草和青菜黄叶子,两把农具,几大捆干木柴,地面是土地面,坑坑洼洼的,并不平,整个家里看起来给人感觉又穷又乱的感觉。
      那开始应答了声音的小丫头这时拿了尿布和裤子过来了,陈大丫把宁曼容放在铺了一块布的地上,也不管那地面硬不硬,她自己从堂屋钻进旁边的一个屋子,不一会儿,则端了一小盆子的热水走了进来。
      等宁曼容的身子下终于被她清理干净,且换上干净的尿布后,尴尬的同时,却完全松了一大口气。
      而桌子边上,陈大丫拿着一个碗和一个勺子开始给宁曼容喂食。
      宁曼容本来还在好奇吃的是什么,等吃进嘴里后,她心里呜咽的哭泣几声,但嘴巴依然张着大口的吃着。
      这TMD的都什么样的人家呀,喂一个不满三个月的婴儿吃糖开水,有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吗?
      婴儿不能吃糖,没人告诉他们吗?
      照这样玩下来,即便现在活下去,以后身子也不知道会折腾成什么样。
      等把宁曼容喂饱,陈大丫拿了一个竹子编织好的背篼把包裹好的宁曼容往里一装,她则背着宁曼容进了旁边的屋开始烧火做饭。
      旁边的屋子是厨房也是柴房,只是房子是敞开的,房子本身是拿稻草盖上的,在房子另外两边,则用的木头挡了一下风而已,这个房子没有大门,这也难怪好的干柴木头,会被陈家人放在旁边的堂屋里。
      陈家用的灶,是那种土灶,拿了石头也泥巴砌成的,灶台面上很窄,在灶台周围的墙面,基本都被烟熏得黑漆漆的,上面一层层的油烟之类形成的东西,整个灶房看起来,给人一种不干净的感觉。
      宁曼容握了握小拳头,这日子,怎么过下去。
      陈大丫手脚很灵活,很快就烧好了水,做好了饭。
      陈家的女主人陈老娘这时也起了床。
      宁曼容抬头打量这个身子的母亲,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出奇的秀气,瓜子脸,皮肤微黑,生得一口洁白的好牙,穿了一件碎花衣服,整体来说,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陈大丫这时已经摆好了饭,而饭桌子上,陈老爹,陈老娘连着另外两个男童端坐着开始吃饭了,陈大丫摆好饭后,则和陈二丫一起,端起两个粗磁碗在灶房吃了饭。
      宁曼容趁机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饭菜,有一大盆子干包谷粒子和着很少量的大米煮成的饭,菜则是一大盆子的土豆。
      就是让宁曼容疑惑的是,吃饭的时候,陈大丫和陈二丫都只吃了碗里的那一碗干饭,既没有去添饭,也没有去吃菜。
      而陈家人正在吃饭的时候,陈家大门里忽然走来一个五十出头的妇人。
      那妇人走进来后,看一家人正在吃饭呢,就道,“哟,这赶得巧了,三明,我也还没吃饭呢。”
      陈老爹陈三明就道,“大丫,给你奶拿一双筷子来。”
      陈婆子接过碗往自己饭碗里盛了一大碗的饭,又把土豆倒了满满的一堆,把自己的饭碗堆得满满的再也堆不下,才道,“昨天晚上听到三丫一直都在哭闹,咋回事?尤氏啊,不是我说你,你像个做娘的吗?咋自己的孩子也不起来哄一哄?”
      陈老娘尤氏有些委屈,心里暗想,要不是你儿子成天的缠着我,我能没力气起床吗?
      但话却不能这么说的,她就道,“大概娃饿了吧。”
      “饿了你不喂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己说说,你晚上起夜喂过孩子没?”
      “这不没奶吗?没奶我咋喂?”
      “说你两句你还有理了,啊?做女人是你这样的吗一点家务都不理,也不照顾孩子,成天吃了饭的,就去村子里和那些妇人说三道四!”
      尤氏委屈的看了看一边的陈三明,陈三明就道,“好了娘,大清早的呱呱叫什么?这都分家了,你到我家里来指手画脚的做什么?”
      “你……哎,三明啊,我还不是为你好,我在隔壁的房子听到孩子一直哭,心里听着都难受,你媳妇没奶,你们就不知道到两里镇那里去买些羊奶回来?”
      “有糖开水喂着的,饿不死!再说了,买羊奶还要钱了,娘,我家里开销大,要不,你给我几个钱使使?”
      “……娘也没钱了。”
      买羊奶的话题就此结束了。
      而宁曼容,听完这席话后,心里瓦凉瓦凉的。
      TMD,这家人不会打算拿糖开水喂活一个小婴儿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来个收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