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不远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年不远


      第五章
      谷言依旧时不时的要去相亲,只是再没有刻意把时间地点透露给曲惜,让她去捣乱。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不让曲惜在出现在他私人的空间里一样。
      曲惜不动声色的观察了许久,终于有一天,她找了个机会悄悄潜入了谷言的车里,在里面埋伏了一整天,本想等谷言一个人的时候找他好好谈一谈,没想到她竟然躲在他车的座椅底下睡着了。
      谷言与相亲的女方共进晚餐后,开车送对方回家。行至一段僻静马路时,曲惜睡醒了,她懵懵懂懂的睁开眼,从后座的座椅下面爬出来。
      坐在副驾驶上的女子通过后视镜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突然在车里冒了出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连连尖叫,嚎得人心慌。谷言猛踩刹车,在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场面顿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来与谷言相亲的女子很没用的被吓晕了,谷言恶狠狠的瞪着突然蹿出来的曲惜气得说不出话来。
      曲惜的脸撞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疼得龇牙咧嘴,她可怜兮兮的揉了揉鼻子:“言叔,开车要小心呐。”
      饶是谷言平日里再如何冷静淡定,此时也青筋直冒,他下车,开了后座的车门便将曲惜拖了出来,喝问:“你要干嘛?”
      “来打扰你相亲。”她说得理直气壮,谷言的眉头因为她的执着而狠狠皱做一堆,曲惜大声道,“你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和你相亲的人,但为什么她们可以和你恋爱而我就不行?”
      谷言一怔,下意识答道:“你还太小。”
      曲惜掏出身份证,指着上面的日期道:“我今年22虚岁23,大学毕业,有正当工作,可结婚生子,还喜欢你,哪里不好了?”
      谷言被这番抢白说得没了言语,沉默的看着曲惜,心里却翻起了波涛。他恍然觉得或许十年并不如他想象的那般不可逾越。
      曲惜对他如此执着,而他现在也……
      他也……谷言被自己心里的想法惊了一惊。
      “言叔。”曲惜拽着他的衣袖,似是在撒娇一般,“你就试试吧,给我个机会。”
      谷言不知道在一次次冷漠的拒绝后,曲惜到底是鼓起了怎样的勇气来问他这句话,放下了尊严,近乎卑微。他此时心情极是混乱,拿不准自己对曲惜到底是何感情,他下意识的要挣开曲惜的手。然而曲惜这次仿似是全然豁出去了,紧紧盯住他,怎么也不肯撒手。
      车里吓晕过去的女子慢慢转醒,她左右看了看,发现谷言正在车外与另一个人交谈,便好奇下了车,见这人正是方才从后座爬出来的女子,而她还拽着谷言不放,她有些不悦:“谷言先生?”
      这声唤仿似撞醒了谷言的思绪,他将曲惜的手指一根根掰开,逃似的坐回车里。
      那女子奇怪的看了曲惜几眼,也坐了回去。车门落上锁,曲惜听见那女子问:“她是谁啊?”
      “公司职员。”
      曲惜微微一颤,她迟疑了一会儿,终是鼓起最后的勇气,敲了敲车窗:“言叔,不要抛下我啊。”
      她声音说得极小,隔着车窗,谷言没听见,发动机一声嗡鸣,黑色的宝马扬长而去。
      曲惜站在马路边,寒凉的夜风吹得她眼眶发涩,她看了看空荡荡的手心,又望了一眼空荡荡的马路,嘟囔道:“其实我怕黑的。就算只是公司职员也不能这样抛下啊。更何况……”
      更何况,我喜欢你算哪门子罪过……
      曲惜突然想为什么偏偏就看中了谷言了呢,明明爱情这种东西不是靠努力就一定能得到的。
      谷言将那女子送了回去,才恍然记起,他扔下曲惜的那条马路僻静少人,半夜更鲜少有车会路过。她一个女生要怎么回去?他当时被曲惜的问题问得心烦意乱,全然没有想到这点,此时担忧她的安危,谷言的脸色刷的白了下去,心中竟起了一丝惧怕。
      他开着车再回去时,曲惜依旧好好的蹲在马路边,像只被遗弃的小狗。
      谷言上前将她拉了起来,摸到她的手冰凉一片。心中忽然蹿出一股莫名的情绪,像是对自己的厌恶,又像是心疼。他将曲惜拉到车上,她一句话没说,只乖乖系好了安全带,然后便望着自己的手痴痴发呆。
      “住哪儿?”不知开了多久,谷言才想起应当问这么一句。
      曲惜沉默了许久,最后却答不对题的回道:“言叔,以后我不缠着你了好不好。”
      恍然间听到这样的话,谷言只觉下颌一阵抽紧,他没有回答,让曲惜这个问题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了痕迹。
      “你随便在哪个公交站停吧。”曲惜道,“不是只有靠你我才能回家。”
      谷言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面色一直铁青着。曲惜下车后,恭恭敬敬的对谷言鞠了个躬,然后径直转身离开,连一个再见也不想说了。
      第二天,谷言上班之后便没再看见曲惜,一问之下才知道她竟然已经离职。
      当天晚上,他像往常一般加班到很晚,只是在九点的时候没再听见叩门的声响,也没有热茶飘散的清香来唤醒他已有些迷糊的脑袋。在那一刻,谷言放下笔,望着满室纸张,颓废清冷,兀自失神。
      第六章
      四月中旬,谷言接到来自母校的邀请,请他在百年校庆的时候去做一场演讲。他自是欣然答应。
      立于那方高高的讲台之上,谷言的眼神扫过场下青春洋溢的脸庞,心里突然想到,有个女孩曾说她听过他每场演讲,或许她每次都站在台下,认真的听他说的每一个字,带着仰慕。
      那么今天呢?她也在吗……
      这么多人中,谷言哪能找到曲惜的身影,然而曲惜却是真的到了的。站在最后面,看着他依旧潇洒的身影。这学校不仅是谷言的母校,也是曲惜的母校,她追逐着谷言的脚步在学校里生活了四年。现在终于清醒的发现有的目标或许只能是个目标。
      关注谷言几乎已经成了曲惜养成的恶习,她想,迟早有一天她会把谷言戒掉,但那一天并不是今天。所以她仍是很没出息的来了。
      在演讲快要结束的时候曲惜悄悄离开,她去拜访了大学的辅导员。在办公室里见了老师,两人交谈得正欢,郑教授关心的问道曲惜现在工作的问题,曲惜默了半晌,只道自己刚辞了职。
      “年轻人要能吃苦才行。”郑教授如是说,曲惜也不辩解。又坐了一会儿,曲惜刚起身要走,抬头的一瞬间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人影,瞬间便傻了。
      谷言也不曾想过会在这里看见曲惜,他一怔,心里却莫名的蹿出一丝欣喜,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在接触到曲惜沉凝的面色时又掉了下去。
      不愿见到他么……谷言想心中有些恼怒,这才过了多久,就连看也不想看到他了吗?
      两人都曾是郑教授的得意门生,老头高兴的给两人互相介绍了名字,随即对谷言道:“这丫头可是你的崇拜者,入学第一天就说了要做谷言一样的人。”
      “教授。”曲惜忽然道,“现在我已经不那样想了。”
      谷言一怔,冷冷望向曲惜,却见她眼神里没有往日的灵动张扬。谷言只觉心头莫名一痛,一如那天看着曲惜下车离开,独自一人坐上公交车一样。
      郑教授也微微一呆,正巧这时有学生来找他,郑教授跟学生一同出去了,办公室里便只剩下谷言与曲惜两人。气氛尴尬而沉默。
      不知这样坐了多久,曲惜起身,像没看见房间里有人一样,一句话没说,径直转身走人。
      谷言不知心里涌起的感觉是怒是痛,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曲惜已经被他紧紧抓住了。曲惜在垂着脑袋道:“谷先生,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谷言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心中直骂自己莫名其妙,但面上扔装出了一副淡定的样子,像长辈一样教训道:“辞职?你以为是小孩子玩游戏吗?工作是可以这样轻易就放弃的?”
      曲惜沉默了很久,最后终是抬起头,直视谷言的眼睛道:“我喜欢了你六年,以你为目标学习奋斗,但最后却发现,我追逐的是一个踮起脚尖,伸出双手也无法触摸到的星星。言……谷先生,我没有轻易的放弃工作,只是因为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谷言微微一呆,又听曲惜道:“谷先生,你不喜欢我就别这样拉着我。”她说,“我会误会的。”再平静的声音也难掩这句话中的委屈。
      曲惜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掰开谷言的手,谷言才知道自己之前对曲惜做的事有多么的令人疼痛。
      看着曲惜慢慢走了出去,谷言只觉心中空了一块,他轻声喃喃道:“我是喜欢的……其实我已经开始喜欢了……”
      而你却已经放弃了。
      独自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谷言颇为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而后走了出去。
      拐过一个转角却见女孩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的把他望着。
      谷言心头猛的巨跳。
      曲惜道:“你……你追我,我就考虑一下。”
      “我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