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不远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年不远


      第一章
      “我们还是算了吧。”隔壁桌的女子突然说道,“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
      曲惜耳朵一竖,身子微微往旁边挪了挪,悄悄探出脑袋,隔着一块隔板,凝神探听着两人的对话。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探出去的脑袋刚好能瞧见女子的背影和男子放在桌上的手。
      男子食指轻轻敲着桌面,沉默了很久。久到连曲惜都皱了眉头,他终于道:“那位健身教练最近还好?”
      女子闻言一颤,想来面上的表情应该很是精彩。他们同时沉默了许久,女子站起身来,带着几分恼怒和难堪:“谷言,你从不给人留情面,也不给自己留余地。”她带了点哭腔,“好歹我也曾喜欢过你。”
      女子掩面而走。
      过了许久,曲惜听见谷言轻声自嘲:“你以为我没有么?”
      他也曾喜欢过她。原来,这么优秀的人也会受感情的伤,也会失意难过。
      曲惜全然不知自己的脑袋越伸越长,半个身子都斜了出去,她只见他穿着西装,一脸淡漠的坐着,而手却紧紧捏着酒杯,仿似要将其捏碎。
      是个不擅长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呐。曲惜想,这样活着不辛苦么……
      许是曲惜的目光太过灼人,谷言戒备的抬头,四目相接。曲惜愣了一下,随即灿然一笑,高兴的对谷言招了招手:“哎呀,好巧啊!”
      谷言狠狠一皱眉,二话没说,逃一般的离开。曲惜忙踢了椅子,尾随而上。
      出了咖啡厅,外面阳光明媚得正好,春意染绿了街边柳梢头。谷言快步走着,曲惜一路慢跑倒跟上:“言叔,天暖和起来了,走这么快会出汗的,你慢点……”曲惜道,“难怪你女朋友会劈腿,这么不体贴。”
      听罢这话,谷言猛的刹住脚步。
      曲惜也跟着停了下来笑道:“不过没关系,你前女友是缺乏安全感才会这样。我的安全感多多的,绝不会像她一样劈腿。”
      谷言斜眼看她:“你还真是抓紧一切时间自荐。”
      曲惜厚着脸皮呵呵一笑:“我喜欢你啊,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了,当然得把自己的心意表白出来。之前你有女朋友,不接受我就算了,但刚才我亲眼见证,你单身了!以后我追你,就理直气壮了。”
      若是往常,谷言跟本不会理会她。但今天他心情极坏,摆着脸色冷冷道:“我没兴趣和你玩游戏。”
      曲惜依旧笑眯眯的望着他:“言叔,我是认真的。”
      “如果你再大十岁,我便信你是认真的。”谷言漠然转身离开,全然没注意到身后的女生渐渐失落下去的笑脸。
      曲惜揉着自己的手指,时常挂着笑容的嘴角有些委屈的往下掉,她呢喃:“十岁……又不是差很远。”
      她和自己喜欢的人相差十岁。在她十六岁的时候,他二十六,作为年轻有为的青年企业家到她的高中演讲。那时曲惜父母刚离异,她正好处在叛逆期,一门心思的想离家出走,到外面的世界去打拼。
      她永远记得,也是这样的阳春三月,在学校老杨树的绿荫之下,一场关于未来与梦想的演讲,伴着谷言极富感染力的声音与他完美的表演,轻易的扣响了曲惜的心门。
      敬仰而后爱慕。
      到现在为止,整整六年的时间,曲惜一直以谷言为目标而奋斗,考他读过的大学,学他学过的专业,毕业后应聘进他的公司,成为他的员工。接着勇敢表白。
      其实这些都不太容易,但曲惜觉得值。
      第二章
      曲惜每天都会加班到很晚。
      她不爱加班,二十二岁的女孩,谁不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逛街,只因为谷言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而半夜大厦里的电梯,是他们唯一有机会独处的空间。
      瞅了眼时间,九点整,曲惜泡了杯热茶给谷言端去。这是她来这里上班之后雷打不动的习惯。
      初时谷言对她这个举动很是感激,一杯热茶,能让他的胃好受许多,但在曲惜向他表白心意之后,每晚的茶从热到凉,谷言绝不会碰哪怕一点。
      失望是肯定有的,但曲惜想,就算他不喝也备着吧,如果有一天想喝了,至少伸手的时候会发现她一直还在。
      轻轻叩响门扉,曲惜端着茶进去。今天的谷言没有像往常一般埋首与书案之间,而是站在窗边,一边眺望城市夜景一边打着电话。曲惜轻声走到他身边刚将茶杯放下,便听见谷言道:“嗯,随意安排个餐厅。明天晚上我去。”
      曲惜手微微一抖,茶汁溅了出来,烫红了她的手。谷言淡淡扫了她一眼,没有任何表情。曲惜忍着灼烧的疼痛,将茶杯稳稳的放在桌上,而后静默的退了出去,一如她进去时那般悄无声息。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曲惜看着被烫得通红的手腕,眼神发直。不知呆了许久,忽觉谷言办公室那方灯光一暗,曲惜这才恍然回神。
      入了电梯,看着数字一层层往下落,曲惜终是没沉得住气:“言叔,你要去相亲么?”
      “曲小姐,这与你无关。”
      曲惜撅了撅嘴固执的说着:“相亲就相亲,反正我会去搞破坏。”
      谷言这才颇为嫌弃的扫了她一眼:“你?凭什么?”
      曲惜一呆,恍然想起,他连机会也没有给便一口拒绝了她的追求。因为他没有给她那样的身份,所以她连吃醋的权利都没有。可是喜欢一个人分明就是她自己的事。她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电梯停住的那一刻才抬头望着谷言的背影,浅浅微笑道:
      “我就喜欢你嘛……”
      “这么容易就说出的喜欢,你自己信么?”谷言冷冷丢下这话举步离开。
      电梯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将曲惜一个人关在里面,她紧紧握住自己被烫伤的手,仿似忘了疼痛一般。铮亮的玻璃钢照出曲惜没了笑容的脸,她小声呢喃:“其实……没那么容易的。”
      怎么会像看起来那么容易。将埋了六年的爱慕说出来,让隐藏在心底的思绪坦白在对方的面前,摊开双手,放弃防备,曲惜就像个不知道下一刻是会挨打还是会得到糖的小孩,左手是惶然,右手是期冀,无措的望着谷言,然后一次次失望而归。
      第二天,谷言果然去相亲了。曲惜也果然去捣乱了。
      对方是个大家闺秀型的女子,在曲惜的胡搅蛮缠和泣不成声的双重攻势下颓然败出。
      曲惜无赖的蹭到谷言身边坐下,一边抹着还没流干的眼泪一边凉凉道:“言叔,我真心没乱来。我帮你瞅了,这姑娘不适合你,她太懦弱安静了,你们在一起十年不一定能说上十句话。”
      说得好像真的是无私的为谷言考虑过一样。
      谷言沉默的喝着咖啡,只冷漠的说了句:“隔天还有几个,你一并帮我打发了吧。”
      谷言也不爱这样的相亲,之所以会来全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他不是个容易动情的人,但是一旦动了真格最轻也是伤筋动骨,对于前女友,谷言是真喜欢过的,所以知道她的背叛后才会那么在意。而他又是个极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骨子里藏着所谓的硬汉情节,打落牙齿和血吞,再如何难受也不会在人前表现出来。
      他看起来依旧清高潇洒,只是近段时间不再想继续接触感情这种玩意儿。正巧现在有个甘愿被他当枪使的家伙出现了,谷言自然乐得轻松。
      曲惜乖巧的应了,欣喜的以为是自己获得了“特殊待遇”,此后几天,花样百出的帮谷言搞定了不少来相亲的女子。
      谷言一句没谢过她,曲惜却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这些日子她与谷言的距离拉近不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