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略之三十六计

作者:风露2012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三章李代桃僵(静姝自述)

      
      这个世上真的有气数时运之说吗?时运旺时,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旦气数尽了,就算猎物放在眼前,也无能为力。
      
      一个月过去,赵博竟还是一点没查到孙尚书的异动,看来是我太低估我的对手了,我以为他风烛残年,不堪一击,却忘了那句老话“姜是老的辣”。更何况他现在已无后顾之忧,只一心对付我。哼哼,我暗自冷笑,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只是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他的漏洞,抓住他的把柄?
      
      我坐在珠帘后面,对着朝堂上群臣的议论充耳不闻,这么多年,我早已对权力从兴奋转为厌倦,这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看似尊贵无比,实则犹如针毡。以前我一直奇怪,泱泱数千年的历史,为什么能青史留名,创建太平盛世,有一番作为的帝王屈指可数,而今当自己身处这个权力的巅峰时方才明白,水灾、旱灾、病灾、虫灾是帝王的第一大敌,是你倾尽所有也杜绝不了的。
      
      其次是人祸,再严明的律法也阻挡不了人性的贪婪,对权力、对金钱、对美色的欲望会激起彼此间永无休止的内讧和你死我活的争斗。辽阔的土地,千百万的人民,上万的官员不是光靠帝王有一颗热忱之心就能做到面面俱到,人人欢心的。一个王朝能有一两个贤德之臣就是帝王之幸,百姓之福了。
      
      皇上剧烈的咳嗽拉回了我的思绪,我忙从身边的宫女处端起参汤快步走出珠帘递给皇上,不自觉的抚着他的背轻声道:“皇上,您怎么啦?”
      
      他努力平复着潮红的脸色轻摇了下头:“没事。”
      
      隔着厚重的龙袍我都能感到汗水渗出和他凹凸的背骨,我的心不由的一紧,皇上最近消瘦了许多。我直起身对下面的百官朗声道:“皇上龙体不适,退朝吧。”
      
      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老臣有本要奏。”
      
      我循声望去,一个干瘪的老头,我看了好几眼,才想起,这是新提上来的谏官。因为不懂为官之道,屡次得罪权贵,做了几十年的官,才是个区区从五品的奉直大夫,还是许良几次力荐,我才破格让他进都察院顶替在川蜀监督赈灾事宜的周不畏,今日看来他果真不太识趣,皇上身体不适,他还要旁生枝节。
      
      我沉着脸:“爱卿要奏何事?”
      
      他站的笔直高声道:“老臣要说的是,汉唐两朝外戚外臣多与后宫嫔妃结党扰政,前有王莽篡权,后有安史之乱,致使盛世王朝没落。我朝应以史为鉴,为避免重蹈覆辙,应严禁外戚外臣出入后宫。”
      
      刚才还是“嗡嗡”声一片的朝堂顿时静的掉根针都听得到,所有人都明白这几句话是冲着我来的,我目光扫过群臣,他们个个惶恐的低着头却又调用所有的感官来看我的反应。
      
      我寒着脸,挺直腰身,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敢与我公然作对,他们终于从幕后转到台前了,多日来郁结在我心中的怒气一触即发。我温和的道:“爱卿熟知史书,本宫有不明之事想请教?”
      
      我的和颜悦色让他颇感意外,有些口吃的道:“娘娘请说?”
      
      “宫妃与外臣结党是为了什么?”
      
      他想都不想的脱口道:“为了地位和皇权。”
      
      “原来如此啊,”我仰天大笑:“本宫于内统摄六宫,行皇后之职;于外辅助皇上,处理朝政,本宫的爱子是皇上唯一的子嗣,当朝的太子,一国的储君。凶悍如吕氏,改朝如武媚尚且知道在百年之后将帝位仍传与宗室子弟。难道本宫会蠢的帮外人来抢自己丈夫儿子的江山吗?”
      
      他一下子语结。
      
      我一步步走下台阶,来到他身边,厉声一个字一个字道:“本宫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皇上对本宫有求必应,信任有加,本宫需要和外戚外臣结党营私吗?”我阴冷的声音把群臣吓得噤若寒蝉,没一个人敢出言为他解围。
      
      不可否认,那一刻我起了杀心,杀一儆百,杀鸡骇猴。可是我看着这个面对我的盛怒依旧挺直腰板,一脸倔强毫不畏惧的老头,突然想到了我那从未谋面的父亲,文人清高却迂腐,为了维护他们心中的正统王道不惜搭上性命,父亲可就是因为这样直言不畏得罪了权贵而丢掉全家性命的吗?
      
      我叹口气,放缓声音:“爱卿忠君之心可嘉,直言上谏可勉,只是,”我直直的盯着他:“以后再上奏之前先想想清楚,可不要被别人利用,做了马前卒。”说最后这两句话时,我目光移向孙尚书,他不住抖动的衣角暴露出心虚和惶恐。
      
      “退朝”我大喊一声,撇下一脸惊讶的朝臣搀扶着皇上返回内廷。
      
      皇上靠在我的肩上缓步走着:“朕刚才以为你会杀了他。”
      
      我小心扶着他迈过一个门槛:“武则天都能容得下狄仁杰,臣妾也自能忍得下一个谏官。”
      
      皇上给我下结论:“你做不了武则天。”
      
      我抬头看着皇上,他冲着我笑笑:“你有她的才智谋略,却没有她的无情和冷酷。”
      
      我轻声道:“臣妾本来对权力就没有欲望和野心,甚至,”我望望天空:“这样的生活都不是我想要的。”
      
      皇上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你不要用这样的语气,不要出现这样的神情,否则朕会觉得一松手你就消失了。”
      
      我强笑:“皇上说笑了,臣妾能消失到哪里去?”
      
      皇上沉寂片刻,目光移向远方:“朕现在原来越不了解你,正如你所说,你现在富有天下,还有什么是你所求的?”
      
      我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叹口气:“你不想说就算了,不过,谏官虽然迂腐,说的却并不全无道理,肖将军和中杰经常出入后宫,的确会引人非议。”
      
      我脸色微变,待要争辩,皇上避开我的眼神:“朕知道他们赤胆忠心,是你的心腹重臣,只是人言可畏,不要授人于话柄。”
      
      我咬咬嘴唇,低头应道:“是,臣妾知道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