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略之三十六计

作者:风露2012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走为上(静姝自述)

      我沉思片刻,吩咐赵博:“你再仔细搜搜,这么几个大活人怎会凭空消失,那个人的府上一定要重点关注。”
      
      赵博心领神会:“我早已在他的府第周围安排了重重眼线,一有异常,立刻会来报的。”
      
      十天,许良失踪了十天。朝中流言四起,有人说他是跟青楼女子私奔,有人说他是遭强盗绑票,也有人说他是得罪了我,被我秘密处决,但不管是哪种,都没有真凭实据,没人亲眼看见。
      
      阿奕一改往日的儒雅,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我的寝宫里团团转,嘴里不停的絮叨着:“完了,完了,这么多天没消息,许良一定是给人抓走了,他肯定会说出我们的真实身份,我早说过,他不可靠。”
      
      赵博也有些乱了分寸,直看着我:“可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我们该如何应对?”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烛光,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直到他们安静下来,我才缓缓开口:“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许良已不再人世。”
      
      我的这句话把他们两兄弟都骇住了,阿奕急急的问道:“姐姐为何如此说?”
      
      “你们想,抓他的人肯定是对我们恨之入骨,许良若真的出卖了我们,我们早就被那些人告知皇上,将我们除之而后快,哪还能这么安稳的坐在这里?”
      
      阿奕想想觉得有理,不解的问:“那为何你一定说他死了呢?他是朝中重臣,抓他的就不怕被查到满门抄斩吗?”
      
      赵博替我回答:“就因为他是朝中重臣,所以必死无疑,而且怕是连尸骨都无存了。”
      
      阿奕恍然:“是啊,这么多天没能从他嘴里得到想要的信息,若是放了他,那些人便是自寻死路。
      
      我垂泪道:“都是我害了他。”
      
      赵博安慰道:“这与你何干?”
      
      我任由泪水滑落:“是我太心急了,若不是将他升迁的这么快,又怎会引起那些人的怀疑,他们知道从你们二人身上得不到线索,就从他身上下手,他这次一定是受了非人的酷刑。”我抹去泪水,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道:“他们又欠我一条命。”
      
      我冲进乾清宫,皇上对我的到来倍感惊喜:“绮罗,你是陪朕一起来进晚膳的吗?”
      
      我无视他的笑容,径直道:“朝中重臣失踪,皇上就一点都不担心、忧虑吗?”
      
      皇上收起笑容:“他是你提携的臣子,有什么事自然是你最清楚。”
      
      我冷笑:“皇上的意思是认为臣妾做了手脚?”
      
      皇上扒拉着碗中的菜肴:“要不然呢?京城的禁军由你的亲信把持,天下的兵权都握在你的手中,还有谁敢和你作对?”
      
      “有,”我大声的喊道:“那些恨我夺去他们权势的人,那些恨我入骨的人,他们一直在找机会,许良就是他们对付我的第一步。”
      
      皇上叹口气,放下筷子:“你又要旧事重提吗?朕说了,你如果有证据,朕自然不会姑息,朕也怨恨他很多年了,但是你不能这样捕风捉影的就置他于死地。朕曾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赦了他之前的罪,朕若出尔反尔,就会失信于天下。绮罗,你要明白朕的苦衷啊。”
      
      我冷“哼”数声:“怕是只有重蹈覆辙,皇上才会信了臣妾的话。”
      
      皇上掷出筷子气急的道:“绮罗,你变了,难道权势和地位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顿时,我语结。
      
      我看着那张空着的椅子,那曾是许良的位子,物是人非,以后我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我看了看立在一旁的赵博:“可有什么消息?”他惭愧的低下头:“一无所获,江景深居简出,谢绝一切访客,许良的失踪,实在难和他扯上任何关系。”
      
      阿奕也跟着补充:“我把世伯的和爹爹的卷宗研究了许久,年代久远,人证物证均已无从查起,凭此恐是难置他于死地。”
      
      我出言讽刺道:“如此这般,就是由着他安享晚年了。”不待他们辩解,目光凛冽的扫着赵博:“你可知当年皇上为什么突然决定中止你教授管儿?是因为有人上了道密折。云娘的事情后又有人上了道密折,字里行间均指向你我。虽然上折之人刻意隐匿性命,更改字迹,可是天下间,敢与我为敌,能和我作对的还有谁?”
      
      赵博争辩道:“但是这么久确实没发现他有任何异常。”
      
      我截住他的话:“你忘了兵法上的实而虚之,虚而实之吗?”
      
      赵博无措的道:“他足不出户,连他府上的人进出我都派人加以监视,这密折他又是如何送出的?”
      
      我轻摇了下头:“你监错方向了,只需派人盯着孙尚书自会有线索。”
      
      “孙尚书?兵部的孙尚书?他和江景不是。。。。。。”
      
      “是,他是和江景有杀子之仇,可是我们才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阿奕提出质疑:“姐姐,如何就这么肯定是他,那可是密折啊。”
      
      我微微笑道:“我这么说并非是猜测,第一次我知道有人上密折,就秘密吩咐印造局的人在各部使用的奏折上印上不同的记号,只要有人再上密折,只需一眼,我便能知道他是哪个部的,你们觉得我还会搞错吗?唉。。。。。。”我叹息:“也是我大意了,我原以为他只是想挑拨我和皇上的关系,却疏忽了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只是连累了许良。”
      
      我看着他们:“只要查出他们二人还有往来,勾结朝臣,诽谤宫妃,谋害重臣,条条都是死罪。”
      
      赵博哽在那里长久不说话,良久,方看着阿奕自嘲道:“你我兄弟是白活了,两人联手这么久都未查出丝毫线索,今日却被她轻易破解,如若将她的才智传扬出去,恐民间又要“不重生男重生女”。
      
      “相爷,失算了,没想到那个许良看上去文文弱弱却是宁死也不吐露半个字,现在全城都在搜寻,虽然已经将他毁尸灭迹,可我还是怕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揽祸上身。”孙尚书一进书房就开始神神叨叨。
      
      丞相看着突突跳跃的烛光,自语道:“看来他们之间果真关系非同一般。”
      
      孙尚书紧张的问:“您说什么?”
      
      丞相瞥了他一眼:“以后这里不要再来了。”
      
      孙尚书惊叫起来:“难道已经给她发觉了?”
      
      丞相睥睨着他:“就算现在没有,也是迟早的事,那个女人能从一个最底层的宫婢爬到今日的地位,智谋之高,心思之密,连老夫也要畏她三分。现今敢和她作对、能和她作对的人天下间没有几个,猜也猜到是谁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