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略之三十六计

作者:风露2012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走为上(静姝自述)

      
      所有的考生在贡院内足足考了三天,我在外面也足足等了三天。到了开榜时,公子果然不出意料是金榜头名。哈哈,说来好笑,直到公子入朝受封时,老太爷才知道金科状元是自己的儿子,惊得眼睛都瞪圆了,嘴巴都张大了。
      
      公子面对先皇和群臣的提问,神情自若,应答如流。人言,虽李苏亦不逊也。你们知道李苏指的谁吗,李白苏轼啊。那年公子年方不过二十,才华横溢,丰神俊朗,名动京城,跨马游街时,多少大家闺秀,官家小姐隐于街道两旁的茶楼店铺偷偷观看,芳心暗动。据说连先皇都戏言,可惜没有年岁相当的公主,否则一定招了驸马。
      
      赵将军?赵将军自是名落孙山了,否则现在称呼的就是大人而不是将军了。公子数次劝慰将军,让他不要灰心,重头再来,不过将军却另有主张,他说读书科考是遵从双亲之命,非他本意,考后更加确定自己才疏学浅,资质有限,回去再读也只是蹉跎岁月,虚耗人生。听闻边界时常有敌军来犯,国家正在招募军士,不如弃笔从戎,另闯出一片天地。公子见他意亦已绝,便不再勉强。直说让他放心,家中大小自会帮着照料。
      
      我还记得临别时,公子跟将军说,从军和读书是一个道理,读书不能死记硬背,打仗也不能一味用强,否则就是有勇无谋的匹夫。公子特意买了本孙子兵法赠给将军,说是在京城静候他的佳音。赵将军果然有打仗的天赋,只三年便从一个普通士卒做到了宣威将军。入朝受封嘉奖时,公子携少夫人在城外相迎。
      
      啊?小姐,您问我少夫人啊,书香门第,温文婉约。哦,您说有没画像?哪里还有留下的,不过,小姐,您有七分象少夫人,只三分象公子,您若是象公子多点,怕是还要出挑些。啊,老奴该死,老奴该死,老奴不是说少夫人容貌不美。而是。。。。。。而是。。。。。。小姐,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
      
      那时少夫人已有身孕,不,不,少夫人肚子里的还不是您,是小少爷,您的哥哥,年长您三岁。赵将军也刚有妻室,两人把酒交谈时,我就在旁边伺候着,公子酒醉感慨,朝堂犹胜战场,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今日是友,明日是敌,明枪冷箭,防不胜防。他日若有什么不测,还望照顾家眷。
      
      赵将军笑他多虑,说自己时时在刀口上舔血,也不曾这么悲观,便是在那时约定的两家以后生下的男孩皆为兄弟,女孩皆为姐妹,若是有男有女则结为秦晋之好。所以,小姐,您与赵家的缘分是公子与赵将军老早就定下来的。
      
      你们问为什么我没牵连就去?我就说说我的来历。我家原是逃荒的难民,连乞讨都难已生存,我爹就打算把我买给大户人家为奴,好有口饭吃,恰巧给公子看到,他那时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比我大了两三岁,他看我饿的面黄肌瘦,动了恻隐之心,央了太夫人半天,把我买了回去,签的是卖死的契?什么是死契,就是我生是家奴,死是家鬼,打死都不用偿命的那种。公子说他缺个背书的书童,我就留在他身边服侍,你们看我现在也能说几句之乎者也,引几句圣人的古训,便是那时公子教的。过了没几日,公子悄悄还给我一样东西,我的卖身契,他说人无贵贱之分,更不是物品可以随意买卖。所以文家被抄时我不在株连之内。哦,越扯越远了,小姐您一定急着想知道后来的事。唉,好人没好报啊,公子原是京官,不知为何突然奉命调入淮安任知府,监造防洪堤坝。你们。。。。。。你们这样问就是怀疑怀疑公子的人品,公子悲天悯人,身怀仁慈之心,待我这个路边的乞丐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对着一方的百姓?
      
      公子一到任,便昼夜不休的视察河道,监管工程,他说淮安十年九涝,百姓苦不堪言,要赶在雨季到来之前修好堤坝。公子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却也经常帮着一起肩挑手抬,他说多个人总多分力,堤坝就能早一天修好。
      
      不是,不是,堤坝的确是在洪峰来之前修筑好的。事发之时,我并不在场,那时家中老母病故,我带着公子给的银两回去料理后事,等我回来。。。。。。回来之时,百里之内,一片汪洋,浮殍遍野,据说淹死的有几万人之多,为什么会死这么多?老百姓都相信堤坝修的坚固能抵抗住洪峰,况又是晚上,大多数人都是在睡梦中被冲走的啊。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只是冲毁了丈余长的一段堤坝就让淮安遭了灭顶之灾。生灵涂炭,百姓遭难,公子自责不已,我亲眼见公子一夜白发。事后,公子请精于土木修建的师傅看过,都说那段河防若是按公子修建的方式绝不可能决堤,一定是有人破坏。是,凡事都有万一,的确不能因此就说有人故意陷害公子。
      
      可后来的事就诡异了,按我朝律例,象公子这种尽力了却未避免灾情的通常只是免职,贬为庶民,严重些的流放边疆,并不会降为死罪,虽然公子那时已起了必死之心。他强活着只是为了尽可能的多安顿受灾的百姓。
      
      可是却有人向朝廷举报,说公子是贪污了筑坝的费用,才导致了这场洪灾,刑部立刻着人来查抄,你们猜怎么着,竟然在公子的卧房里抄出了二十万两的银票,公子当时就呆掉了,更有那个钱庄的老板出来指正,说是公子亲自存放在他那里的。天地良心,我敢上以我的列祖列宗下以子孙后代起誓,公子绝对没有贪污缮款,中饱私囊,为了修筑好堤坝,公子每月的俸银大都贴补进去了。
      
      不会,我在文家那么久,不会搞错,就是把文家几代为官的俸禄加在一起也没这么多,公子一生别说拥有,就是怕见也是没见过这么多的银票,自是有人陷害。可是朝廷却不管公子是否冤枉,直说人证物证俱在,淮安的百姓知道之后,也都当真以为是公子酿成了这场灾难,上了万民折子要求严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