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作者:priest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轮回晷四

      那只影子里钻出的手突然五指张开,狠狠地抓向沈巍的脚,沈巍目光落在自己身前,毫无所觉。
      赵云澜突然伸出手,一把拉住沈巍的胳膊,把他往后拽了半步。
      
      “哎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赵云澜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往影子里弹了弹烟灰,影子里的黑手好像被烫了,倏地缩了回去,他语气急切地说,“你瞧我这记性,这案子转得匆忙,学校这边需要怎么个配合法,我得跟你们校长或者书记聊聊,方便替我联系一下他们吗?”
      
      直到这时,沈巍终于看了他一眼,赵云澜这才发现,沈巍的眼角自眼尾处慢慢地收成一线,修长,如同一笔浓墨写到了头时扫出来的那片氤氲,在透明的眼镜片后斜斜地看过来的模样,险些要勾到人心里。
      
      昏暗的楼道里,那眼神让人忽然间想起志怪小说中,女妖怦然心动后,付诸笔端纸上的书生画像——纵然那画中人本是明明如月、温润如玉,也总免不了沾染上了执笔者那一点特有的妖气。
      
      随后,沈巍露出一个笑容:“也对,我在这里也是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可能还跟着添乱——南边的几个办公室都是数学系的,你们随便进去问就行,我去和校长说一下。”
      
      “谢谢啊。”赵云澜伸出一直插在裤兜里的手,笑眯眯的和沈巍握了一下,不咸不淡地道了别,这才对郭长城招了招手,转过身,带着实习生大模大样地往另一边的办公室区走去。
      
      郭长城却在走出两步之后,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
      
      他看见沈巍并没有走,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原地,把眼镜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心不在焉地用衣角擦着,方才一直躲躲闪闪的眼睛这会却死死地盯着赵云澜的背影,那眼神极深极远,黑沉沉的,他的表情像是怀念,像是克制,含着某种呼之欲出的眷恋……又仿佛包含着某种深沉的痛苦。
      沈巍的影子在光线昏暗的楼道里被长长地拖在身后,看起来又孤单、又黯然。
      郭长城有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他已经在那里站了成千上万年一样。
      
      沈巍一直目送着赵云澜拐过去,这才注意到回头的郭长城。
      年轻的教授露出了一个彬彬有礼的笑容,重新戴上眼镜,就像重新戴上了他事不关己的画皮,冲郭长城点头致意,然后拿起他的教案,转身消失在了电梯间里,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战战兢兢的小实习生的错觉。
      
      “赵处,刚才那个人……”
      “你没发现这里并不是所谓‘数学系’的办公室么?”赵云澜打断了他,伸出手在布满尘土的窗台上摸了一把,又漫不经心地捻了捻指尖的灰尘,面无表情地说,“我们被人带进沟里了,你说这是巧合,还是那个沈教授他故意的?”
      
      或许是因为赵云澜看起来比较年轻,又或许是因为他的态度一直非常随和亲切,郭长城的胆子逐渐大了一点,他问:“那为什么还要放他走?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是故意带我们进来的,为什么……”
      
      赵云澜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揣在兜里,在一片烟雾缭绕里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郭长城不由自主地就住了嘴。
      “他是个普通人,刚才我已经检验过了。这些事,你新来的,不了解也没关系,以后我们会慢慢教你。”赵云澜的声音低了下去,“在国内,我们和其他部门同事们的权利基本是一样的,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可以质询,要求公民予以配合,可以怀疑,甚至依法扣押,提人来审问,但是有一条,绝对不能擅自把普通人扣在任何有危险的现场里,真出了事,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他的语气并不严厉,反而是温和的,可大概是楼道里太阴凉的缘故,叫郭长城生生打了个寒战。
      
      赵云澜背对着他,接着说:“你大概也能想象,我们手里的案子,多数时候是走不了正常公诉程序的,因此在一些情况下,我们有对犯‘人’就地处决的权力,这种权力……有时候是一件危险的事,所以我们有一套必须要遵守的守则,知道第一条是什么么?”
      
      郭长城讷讷地摇了摇头,又发现对方背对着他,看不见他这个动作,脸顿时涨了个通红。
      “无论你面对的是人是鬼,只要没有确凿证据,都得假定他无罪。”赵云澜拍了拍黑猫的屁股,“还有你,死胖子,刚才那是要干什么,谄媚得简直像条蠢狗。”
      
      黑猫毫不客气地拍了他一爪子,从他怀里跳了出来,气势汹汹地走在两人前面:“我只是觉得那个沈教授有些不对劲,说不出是哪不对,但靠近他让我觉得非常舒服。”
      
      赵云澜凉飕飕地指出:“你靠近游魂的时候也很舒服,尤其爱往藏尸的阴穴里埋小鱼干。”
      黑猫甩了甩尾巴,不屑地说:“你知道我就是那个意思,愚蠢的人类。”
      
      郭长城:“……”
      
      楼道越来越暗,他们就像是走进了一条永远也走不完的暗道里,赵云澜从怀里摸出打火机,“嚓”一声点燃,小小的火苗在黑暗中不安地跳动着,不动声色地将漫无边际的黑暗撕开了一条小口子。
      男人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火光下的脸上有种不大健康的苍白,显得有些疲惫,目光却极其专注,仿佛比周遭的黑暗还要深一些。一股腐败的味道从黑暗深处传来,郭长城忍不住捂住鼻子。
      
      “我讨厌这种盘成一圈的楼道,”赵云澜轻轻地说,“我讨厌一切圆的东西,生生死死,没完没了。”
      
      郭长城的神经随着他的话音绷到了极致,这时,他敏锐地突然听见黑暗中“喀嚓”一声,电光石火间,郭长城情不自禁地联想到电视里子弹上膛的声音。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脖子后面轻轻地吹了口气,郭长城一下子跳了起来,随后,他听见赵云澜不轻不重地说:“躲开。”
      
      那语气就好像他手里端着的只是一盘热饺子,让人让开些、别碰到那样轻描淡写。
      幸好没等他开口,郭长城就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地扑出去了。
      
      枪声在黑暗中响起,郭长城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如果他有毛,一定炸得比肥猫大庆被摸屁股的时候还高,剧烈跳动的心跳让他有种胸口一空过的感觉,郭长城几乎怀疑自己被吓出了心脏病。
      他坐在地上,狼狈地回头看了一眼,借着赵云澜手上微弱的火光,郭长城看见墙上有一个五六岁小孩那么大的黑影,乍一看,就像是有人在墙上涂了一层墨水,“它”的心口处有一个“弹痕”,以那里为中心,一片血红正在往外蔓延,好像它也会流血。
      
      “那是什么?”郭长城用一种自己都陌生的尖叫声问。
      
      “只是‘影子’——你别瞎激动。”赵云澜伸手在墙上的黑影上抹了一下,血红色的液体就顺着他的手指尖,像老旧受潮的墙皮一样扑簌簌地掉下来。
      
      “什……什么玩意的影子?”
      
      赵云澜动作顿了顿,忽然半侧过头,诡异地笑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郭长城甚至觉得自己被对方那双黑得吓人的眼睛攫住了灵魂。
      他听见赵云澜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轻柔地说:“你知道么,有的时候,一个人可不止有一个影子。”
      
      郭长城一声不吭,顺着身后靠着的墙,像根面条一样滑了下去。
      赵云澜:“……”
      
      “都怪你。”大庆翘着尾巴,围着晕过去的郭长城转了两圈,这个倒霉催的小实习生已经在“每日一晕”的路上越走越远了,黑猫不满地甩了甩尾巴,“吓晕了他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又不是故意的。”赵云澜伸脚轻轻地踹了踹郭长城,实习生顺着他的小腿滑了下去,毫无反应,“谁知道这货还是声控的,两句话就晕?我最多以为……他会尿个裤子什么的。”
      大庆:“……”
      
      “这样我就可以用成人纸尿裤冲抵他的奖金了。”赵云澜俯身把郭长城搬了起来,一甩手扛在肩上,看起来就像是扛了一麻袋土豆,还随着步伐甩来甩去,他动作轻快,语气却十分冷淡,“给我说说,这小子是谁家的关系户?插到老子眼皮底下碍眼。”
      
      “据说部里刚刚空降的下来个大领导,是这小子的舅舅。”大庆说。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问:“那傻逼不知道特殊调查处不归公安部调动?还是他想给自己的外甥弄个‘因公殉职’?”
      大庆喵了一嗓子:“有本事你别冲我来,当面把调令往人脸上摔,背后叫人傻逼,当面一口一个领导,叫得比干爹还亲,老猫我也活了几千岁了,就没见过你这么没节操的‘令主’。”
      
      “失节是小,饿死是大。”赵云澜把烟屁股掐了,在猫咪脑门上轻轻拍了一巴掌,“也请你们这些整天没事假清高的同志们都好好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们的那编制,每月按时打在卡里的工资奖金,逢年过节发的大小福利,以及办事的时候不受任何其他部门阻挠捣乱的权利,都他妈是大风刮来的?节操是个什么玩意,能吃吗?好吃吗?”
      
      一直在吃进口猫粮、以至于体型也越来越走向国际化的大庆默默地闭嘴了。
      
      历代“镇魂令主”,都是在阳世三间管着阴曹地府的事,哪怕不表现出来,心里也总会把自己当成活人堆里的异类,很少有像赵云澜这样入世的。
      而且他不单是入世,还入得颇为八面玲珑,如鱼得水,乃是个下得了阴曹,上得了酒席,推杯换盏会劝酒,嘴里亲兄弟,心里骂他娘的人才。
      至于吃喝嫖赌、逢场作戏那一套,他更是炉火纯青、五毒俱全。
      
      以老猫冷眼旁观,要不是赵云澜“不幸”继承了镇魂令,也许能凭着这种与生俱来的绝世混功,混成个大人物当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让沈美人露个正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