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作者:priest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轮回晷三

      算起来,龙城大学的老校区其实还是民国那时候建的,至今已经有百年历史了,校园里面古木森森,几乎能遮天蔽日,掩映在其中的古老的教学楼,还是当年那种租界区特有的西洋式风格,显得苍老又不近人情。
      唯有靠近西边大门的这一片办公楼,是近年来才刚建好的,楼层也比较高,穿过层层的树,在一片老楼里格外鹤立鸡群,看起来就像是一片不伦不类的斑,破坏了整个校园的气场。
      
      沈巍表示不认识这个学生,于是主动提出带他们到学院办问一问。
      可是这崭新的学院办大楼让赵云澜忍不住眼皮一跳——这楼有十八层,他不用数就知道。
      
      早先有一些房地产商建住宅楼的时候,是要避开十八层这个数字的,只是后来房价飙升,开发商越来越多,以前干什么的都要在里面搀一脚,再加上很多地方有限高,为了盈利,多半是能盖多高盖多高,能卖多少卖多少,所以这种“封建迷信”的老讲究也就慢慢没人在意了。
      只有懂行的人,能一眼瞧出不对劲来。
      
      不知道是不是开了空调的缘故,一进学院办大楼的门,一股阴凉阴凉的冷风就扑面而来,趴在赵云澜肩膀上的大庆猫哆嗦了一下,尖锐的爪子从肉垫里伸了出来,紧紧地勾住了男人的衬衫。
      
      “那位同学学生证上写的是数学系,数学系的学院办公室在顶层。”沈巍带着两个人上了电梯,按下楼层。
      赵云澜忽然问他:“沈教授不好奇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么?一般人碰到这种事,总要多问两句的。”
      
      沈巍略微低着头,轻轻地说:“死者为大,我在我能力范围内帮你们查案,其他的事你们知道就行了,我知不知道不重要。”
      
      赵云澜把手掌放在黑猫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给它顺着毛:“像沈教授这么热心的好市民不多了,我家大庆从来不亲人,我看就都跟你挺投缘。”
      沈巍温和地笑了一下:“应该的。”
      
      赵云澜短暂地闭了嘴,目光闪了闪,他觉得沈巍这个人很不对劲,除了最开始不经意对上的那一眼,沈教授就好像在刻意回避他的目光。
      
      电梯走到四楼,忽然抖了一下,毫无预兆地停了,顶上的灯好像有些接触不良,明灭了两下,郭长城惶然地抬头去看赵云澜,可那男人不知道是神经粗还是怎么的,竟连眼睛也不眨一下,还在若有所思地研究沈巍。
      
      只听电梯里幽幽地传来一个男声:“沈老师,你们去十八楼干什么?”
      沈巍面不改色地说:“学校里出了点意外,这两位是公安人员,我带他们去数学系那边了解一下情况。”
      
      “哦,”那个声音好像反应有些迟钝,半晌才应了一声,然后又用那种幽幽的、慢吞吞的语速继续说,“好的,请注意安全。”
      他话音才落,电梯里一下又恢复了正常,灯也好了,卡在中间的电梯也在“嘎吱”一声之后继续往上走去……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吓一跳?”沈巍转过身来,依然只是看着郭长城,捕捉痕迹地避开了赵云澜,笑眯眯地解释说,“刚才那应该是大楼保安,上学期一个学生从楼顶跳下去自杀了,之后除了数学系的人,如果其他人无缘无故地上顶楼,保安都会停下电梯多问一句,以免再发生那样的事。”
      
      郭长城松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哦……哦,原来是保安啊,我还以为是……”
      “有灵异事件?”沈巍似笑非笑地问。
      
      郭长城脸上菜色泛滥成海。
      
      赵云澜却皱起了眉。
      这风水烂到了极点的学院办,一直不敢正眼看他的教授都那么奇怪。
      甚至连那个尽职尽责地盘查每一位上顶层的人,说不定并不是一个……“保安”吧。
      
      一路晃晃悠悠地到了楼顶,整个十八楼都空荡荡的,连个蚊虫壁虎都不在这里安家,阴冷潮湿。
      
      赵云澜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沈巍立刻侧身问:“感冒了?”
      即使他并不与人有视线交流,这话问得依然显得异常真诚。
      或许是因为个人气质的缘故,沈教授一低头一颔首,都有种“君子端方”的味道,即使跟赵云澜说话的时候眼神有点不自然的飘,也难得地并不让人觉得不舒服。
      
      赵云澜揉揉鼻子:“没,我就是觉得,一进这楼道里,就闻到股总也写不完的数学作业的那种……特殊的倒霉味。”
      沈巍配合地弯起眼睛,给了他一个温和而克制的笑容。
      
      “别笑。”赵云澜开玩笑说,“沈教授我不瞒你说,念书那会,老师就是我的天敌,我们班主任当初就预言,说我长大肯定要变成个小流氓,谁知道长大以后我成了个人民警察。上回校庆碰见他,我才刚想耀武扬威一下,你猜他怎么说?”
      
      沈巍做出认真倾听的样子:“怎么?”
      “那个老愤青说,赵同学,你看看,我没说错吧,你现在长成了一个标准的穿制服的大流氓啊。”
      
      赵云澜常年接触三教九流,一张嘴皮子练就得又油又滑,通常三言两语就能叫人心生亲切感,连鹌鹑一样的郭长城都似乎就“数学作业”的问题,和他产生了一点共鸣,跟在他们身后走路的姿势也多少显得人类了一点。
      
      可这个沈巍……他听赵云澜说话时的神态让赵云澜自己都有种错觉,仿佛自己不是在满口跑火的车地扯闲淡,而是在用某种逆天的外语念那种“只读一遍”的高难度听译题,每一个字都珍而重之,叫沈教授不舍得漏听半个字。
      但他真是“侧耳听”,就是不敢抬眼看自己,脸上的笑容乍一看温文尔雅,时间长了却能发现它十分模式化,就像是画在脸皮上的。
      
      赵云澜简直怀疑他的脸都快要笑僵了。
      
      三个人就这样边聊边走,脚步声一下一下地敲在地板上,回音一直跌跌撞撞地飘荡在走廊里,被男人大大咧咧的说笑声遮掩住的是……那中间混入的第四个人的脚步声。
      
      悄悄的,沙沙的,像软底的布鞋拖在地上的声音。
      
      学院办大楼是个大塔楼的建筑风格,所谓“塔楼”,一般来说,就是那种电梯在中间,上来以后楼道围着中间的“大塔”转一圈、又高又细的建筑。
      
      随着他们往前走,郭长城无意中注意到,赵云澜的手表正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某种奇特的变化,从两根表针相连的地方开始,一抹比浅红深些、比正红浅些的玫瑰红色开始扩散出去,一圈一圈的,就像是荡漾在水里的涟漪,这让他的男式腕表看上去几乎像块昂贵的工艺品,金属表带扣在男人苍白而略显削瘦的手腕上,有种说不出的诡异的华贵感。
      
      郭长城迟疑了一下,小声问:“赵……赵处,你的表……”
      
      “怎么了?变红了?”走在前面的赵云澜带着他特有的坏笑回过头来,“知道为什么吗?”
      郭长城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赵云澜笑嘻嘻地说:“厉鬼爱穿红,我看这楼风水不好,指不定哪里藏污纳垢,说不定是什么东西的影子投射到上面的……”
      
      郭长城的脸一下变得惨白,他本能地顺着赵云澜的话往他的表盘上看了一眼,这一次,他却在玻璃上看见了一个老人——她……中等身材,略胖,穿着一身黑衣服,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郭长城的脚步一下停住了。
      
      赵云澜却好像什么也没看见地哈哈一笑,拧了拧表盘侧面的一个小按钮,表盘上忽然又窜起一团雾气,顷刻间就把方才那点红给冲淡了,再一看,依然是干干净净的男表,样式中规中矩,既没有诡异的红色,也没有反光的女鬼。
      
      “没见过会变色的鼠标滚轮?一个道理,这傻小子,给个棒槌就当真。”赵云澜涮了实习生几句,下一秒,却毫无征兆地忽然转向沈巍,“沈教授是高知,讲究唯物主义,肯定不相信这种鬼东西吧?”
      
      沈巍推了推眼镜,再一次避开他的目光,慢条斯理地说:“古人说‘六合之外,圣人不言’,究竟是有还是没有,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倒是觉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大家也没必要太追究。‘不问苍生问鬼神’,那是旧时候昏君干的事,人要是连自己的事都想不明白,还有闲心去管世界上有没有鬼神,不是很荒唐么?”
      
      这话说得充满文人味,却又似是而非,答非所问,赵云澜见试探未果,就笑了笑,若无其事地把话题揭了过去:“沈老师是教文科的?”
      “嗯,我带大学语文和一些文科选修课。”
      
      “怪不得——不过我倒是听一个干房地产的熟人说过,现在新盖的住宅楼很少有这么弄的,这样的塔楼一般是百米以上的商用写字楼。一来不好打扫,再有就是不通透,采光不容易处理,住起来也不会很舒服,我看大概‘风水不好’就是这个意思吧。”赵云澜从怀里摸出烟盒,晃了晃,“哦对,这禁烟么?不介意?”
      
      沈巍摇摇头,赵云澜一只手插在衣兜里,另一只手轻轻一抖,就叼了一根烟出来,微微垂下眼点上,过了片刻,才不慌不忙地吐出一口白烟来,一副老烟□□样。
      
      好像打算打定主意对他无视到底的沈巍终于忍不住皱了眉:“烟酒对身体不好,赵警官这么年轻,多少节制一点的好。”
      
      赵云澜笑了笑,没有立刻搭腔,他的脸隐藏在了一片烟雾后,叫人看不清表情,细碎的烟灰从烟头上掉了下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落了一些到沈巍的影子里。
      
      赵云澜垂了下眼,目光从地上扫过,这才用手拢了一下烟雾:“干我们这行的,有时候没日没夜,生活习惯确实容易不大好。”
      
      沈巍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又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过了一会,才皱着眉,略显生硬地转移了话题:“老校区这边的院系本来就不多,也没有那么多老师,整个十八层里,只有朝南的几间办公室里有人,其他房间大多空置,从这边转过去就到了。”
      
      冷清的角落里容易生长霉菌和青苔,也容易生长……其他的东西。
      
      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这座建筑里绕成一圈的楼道拐角不是圆润的拐弯,接近直角,看起来支楞八叉的不说,走到拐角处的人还会被那大龅牙似的冒出来的弯角挡住视线,如果两个人正好走对头,就很容易撞上对方。
      
      沈巍在前面领路,赵云澜抱着猫紧跟着他,郭长城走在最后面,随着他们一点一点地接近那个拐角,郭长城忽然有种感觉,好像那阴影中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一样。此时,他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其他两个人的对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那拐角——角度开得十分别扭的窗外射进的黯淡的光,将窗棂的影子长长地拉在地上,在那里造成了一个忽明忽暗的交界。
      
      而后,郭长城发现,那黑影的边缘……有什么东西在动。
      就好像是有个躲在那里的人偷偷地冒出头来,然后冒出了一个……似乎是手的形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住十八层的宿舍住了一年,依然能吃能喝、活蹦乱跳的作者表示,本文中封建迷信、极风水内容纯属胡编乱造,如有雷同……
    那、那我也不知道肿么办or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