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作者:priest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轮回晷十九

      “我小的时候,她早晨叫我起床,给我梳辫子,送我去上学,我爱困,每天就趁着她替我梳头发的时候,靠在她怀里再打个盹,等梳完了,她就在我的后脑勺上轻轻拍一下,说‘醒盹啦,小懒鬼儿’,然后她拉我去上学,一路走,一路给我讲故事,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一直讲到猪八戒吃西瓜,整个隋唐演义都在她脑子里,说得比收音机里的评书还好。父母都不疼我,有人问我最喜欢谁,我总是说,最喜欢奶奶。”
      
      李茜没有理会任何人,只是径自说着。
      
      赵云澜终于还是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夹在手指中间摆弄着,没说话,郭长城却愣愣地问:“那后来就……不喜欢了么?”
      
      李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对,我记得你也说过,你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你的奶奶,可是你家没有轮回晷,所以你真的很幸运。”
      郭长城呆呆地看着她,过了一会,他开始吃力地试图为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事寻找一些理由:“你是不是觉得她是个累赘,带给你的负担太大了,生活太……”
      
      李茜的眼圈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可她的眼神却麻木冰冷,有某种说不出的残酷,有些不像人,却又只能是人。她打断郭长城:“别用那么愚蠢的理由侮辱我。”
      
      郭长城的脸涨红了。
      
      “她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不一样的人,每天都会在你耳边絮絮叨叨,记不住昨天发生的事,一句话要颠三倒四地说无数遍,到后来,她大小便开始不能自理,每次尿了裤子,都只会看着人傻笑。她吃饭会掉一地一身的饭粒,仅仅是坐在那里,也会流口水,连时间也不会看,她不管你在忙什么,永远只会跌跌撞撞地跟在你身后,口齿不清地说些别人谁也听不懂的话,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我每天看着她,心里会想,这就是我用后半生换来的啊。”
      
      李茜说到这里,嘴角神经质地弯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冰冷又突兀的笑容,郭长城觉得心里像是被狠狠地砸了一下。
      
      “我想要的奶奶再也回不来了,我付出昂贵代价换来的,只是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李茜的脸狠狠地扭曲了一下,随后她嘴里吐出了刻薄的话,“怪物。”
      
      李茜抬起通红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郭长城的脸:“我恨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每天看见她,都有立刻杀了她的冲动,带着这种冲动,我要用听起来耐心又温柔的声音问她想不想吃什么东西,要不要上厕所,累不累,冷不冷,然后看她对着我傻笑。”
      
      郭长城放在膝盖上的手细细地颤抖着。
      “轮回晷骗了我,你知道吗?世界上根本没有能死而复生的东西,那个人不是我奶奶,她以前唯恐我受一点委屈,小时候村里没有风扇,她一宿不睡觉给我打扇子,怎么会变成一个怪物?怎么会变成那样一个只会伤害我的怪物!”李茜短促尖锐地笑了一声,“你什么都不明白,就别来批判我!她活着的时候纠缠不休,死了以后也对我纠缠不休!我……”
      
      “她不会再对你纠缠不休了。”郭长城忽然打断她,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用这种严厉的语气说话,“她消失了,那时候饿死鬼要吃你,你又不知被什么鬼东西俯身,她为了保护你,被饿死鬼杀了,我们都看见了,她又死了一次,只有你不知道。”
      
      李茜愣住了。
      
      郭长城低下头,心里异常难过,难过得他都要哭出来了,可他不知道这是为了谁,最后他低声地说:“反正你就算看见了,也还是认为她是要害你吧?其实……没有的。”
      
      “她没有纠缠你,没有怪你,也没有想害你。”
      
      李茜呆若木鸡。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我已经基本清楚了,蓄意谋杀这件事不归我们管。”赵云澜说着,站了起来,拍了拍郭长城的肩膀,“走吧,不用把她送回去了,在这关她一宿,明天叫祝红联系负责本市刑事案件的同事,该领走领走,该调查调查。沈教授那边我明早再打电话告诉他……嗯,大人还有什么事?”
      
      斩魂使绕过小桌,走到李茜面前。
      他的气息让李茜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不用怕,我不管活人事,”斩魂使说,“只是事关圣物,我须得多嘴问一句——你提到的老家的轮回晷,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在……我家。”李茜低声说,“父母租了个小房子给我们住,他们平时不来的。”
      
      斩魂使:“地址?”
      “南城大街101号3单元207室。”
      
      “多谢。”斩魂使客气地点点头,似乎是在看着李茜,而后他顿了顿,不轻不重地说,“他日阴曹相见,当携公道相候。”
      
      郭长城浑浑噩噩地跟着赵云澜出去,把斩魂使送到门口,仍似乎心有不平,回头张望了一眼审讯室里呆坐的李茜。
      
      斩魂使很快走了,要趁天亮之前去把轮回晷收回。
      他走后,窗上的白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温度似乎也急剧上升,空调又启动了制冷模式,可是郭长城觉得自己的后心还是一阵一阵地发凉。
      
      他跟屁虫似的紧跟着赵云澜,一脸欲言又止。
      赵云澜拎起自己的车钥匙和公文包,看了他一眼:“下班了,还不走?”
      
      郭长城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赵处,被饿死鬼劈过的魂,还能活……还能转世吗?”
      赵云澜挑挑眉:“不能吧。”
      
      郭长城:“那……那个老太太,就真的没了吗?”
      赵云澜装作沉思似的想了想,而后忽然笑了,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像唤狗似的对郭长城招招手:“差点把这个忘了,小孩,来。”
      
      郭长城不明所以地走过去。
      “拿着吧,方才斩魂使交给我的,那位大人偶尔也会发发慈悲,网开一面的。”赵云澜把小瓶子塞到他手上,走到办公室的猫窝那,讨嫌地伸手捏住大庆的鼻子,看着昏睡的大庆发出了类似呼噜的声音,伸爪抓挠了几下,才乐呵呵地放过了它,“明天谁来得早,记得吃早饭的时候让食堂做点炸鱼干送来。”
      
      郭长城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没有他手掌长的小玻璃瓶,先是困惑,随后睁大了眼睛。
      他在透明的小瓶里看见了那个消失的老太太!
      
      她变得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安详地坐在那,对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随后,她脸上的皱纹飞快地消失,头发越来越多,从发梢到发根,慢慢变黑,长出了满口的贝齿,身体变得挺拔、纤细,回到了三十来岁成熟美丽的模样、之后是二十来岁青春靓丽的模样,而后又慢慢变细变矮,回到了她的少女时代、儿童时代……最后,她蜷缩成了一个小婴儿。
      
      小婴儿缓缓闭上眼睛,幼小的身体消散在了小瓶子里。
      
      郭长城大惊:“她……她不见了!”
      “那是往生瓶,她重新进入轮回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林静说,“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由年幼到年长,再从年长回到年幼,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林静说完,垂下眼,低低地念诵了一声佛号,对郭长城说:“下班了,快走吧,明天九点上班那,八点食堂开始有早饭,愿意吃就早点来,别迟到。”
      
      郭长城好像放下了个大心愿,小心翼翼地把瓶子装进包里,心满意足地走了。
      
      林静这才转过身,对赵云澜说:“我没看见斩魂使给你什么东西,李茜擅自动用幽冥生物,本该有这种劫难,老太太心甘情愿替了她,死得其所,都是因果,有什么好网开一面的。”
      
      赵云澜“哼”了一声:“就你聪明,就你眼尖,行了吧?”
      
      林静:“我只是听说你对这个实习生十分不满意,千方百计地想把这关系户弄走,干嘛这么不显山不露水地安慰他哄着他?”
      
      赵云澜点着烟,不耐烦地摆摆手:“老子乐意,还不快滚?”
      
      林静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看起来打算发表点关于自家领导的见解,赵云澜一记眼刀射过来,林静的见解就果断变成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拎起自己办公桌上的水杯,跑了。
      
      赵云澜锁好办公室的门,本想回家睡大觉,突然想起匆匆离去的斩魂使,不知怎么的,就对那传说中的“幽冥圣物”有了点好奇心,抱着第二天要旷工的无耻想法,他开车到了李茜说的地址。
      赵云澜到的时候,发现整一座公寓已经被漆黑的血气笼罩了,他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东西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连忙把车往路边一扔,就拎着枪跑上了楼。
      
      那公寓的楼顶上空,悬浮着一个巨大的黑洞,就像一个张开了大嘴的怪物,此时电梯已经停运了,赵云澜一口气跑到了楼顶,只见那顶楼竟然已经铺满了尸骨。
      赵云澜仔细打量那些尸骨,也不知都是些什么怪物死在这了,有三个头的,有前后都是肚子的,有上面人头下面骨架的……无一例外,全都被一刀斩首。月光落在地上,就像洒了一层的鲜血,而不远处,斩魂使单手提着斩魂刀,刀刃架在一个……一个“人”的脖子上。
      
      那或许不能说是一个人,他满脸长满了肉瘤,五官挤得变了形,看起来又可怕,又恶心。
      
      “什么情况?爱护环境人人有责啊,大人不就是拿个东西,怎么拿出这么大动静?”赵云澜远远地扫了一眼满目疮痍的“战场”,找了找,竟然没有能下脚的地方。
      
      斩魂使听见他的声音,顿了顿,却没有回头,只是对那满脸肉瘤的人说:“我最后问你一遍,轮回晷在什么地方?”
      
      肉瘤怪物在斩魂刀下僵硬地转过脖子,直直地看向赵云澜的方向,答非所问地对斩魂使说:“我家主人托我对大人说几句话。大人几百年如一日恪尽职守,对放在心尖上的人也避如洪水猛兽,看似是将克己做到了极致,其实是唯恐自己把持不住么?”
      斩魂使没说话,身上的寒意更重了些。
      
      “我家主人深怜大人情深,特意将他送到你面前,就是想看看,你可是真的无欲无……”
      这回斩魂使没容他说完,干净利落地手起刀落,肉瘤怪物的脑袋里爆出一个巨大的血花,腥臭的味道逼得人一阵阵发晕,随后楼顶卷起狂风,赵云澜一时有些睁不开眼,等风停了,楼顶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仿佛方才的尸骸、怪物都是不存在的。
      
      斩魂使远远地转过来,冲他拱手道别,没半句解释,就仓促地闪身钻进了那个黑洞里,赵云澜从那一向从容不迫的背影里,竟然看出了几分仓皇来。
      
      斩魂刀出处,诸神退避,什么人敢当面这样和他叫板?
      轮回晷……又是被谁偷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卷完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