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作者:priest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轮回晷十六

      有那么几秒,赵云澜觉得沈巍脸上的表情都是恍惚的——但是没人能责怪他,比起郭长城,文质彬彬的沈教授才是在给人阐述什么叫沉着冷静。
      
      短暂的恍惚过后,沈巍垂下眼皮,把某人的咸猪手从自己的腰上扒拉了下去,推了一下眼镜:“没事,谢谢。”
      
      郭长城从来没有在见到一个人的时候这样激动过,保持着跪地的姿势,他伸长了脖子发出了自己的呐喊:“赵处,救命!”
      
      他的倒霉样实在是太喜感了,赵云澜目光在小小储物间一扫,确定目前为止没有伤亡,顿时放松了,百忙之中还不着四六地来了句戏腔:“尔等有甚冤屈,速速报来,可有状纸?拿来与本官细看——哪!”
      郭长城直接趴下,以身糊地了。
      
      沈巍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梁,遮住了翘起来的嘴角。
      
      刚被打倒的饿死鬼就像个自动复活器,再次爬了起来,沈巍猛抬头,只见它挥动着镰刀一样的大爪子,从背后扑向了赵云澜。
      
      “小心!”
      
      赵云澜一侧身转了半圈,夹杂着寒风的大镰刀爪从他面前落了下去,另一只随即而至,赵云澜小臂交叉撑在头顶,短刀一架,随后一把攥住了饿死鬼的“手腕”,他的动作迅捷而有力,透着一股精心训练出来的精确和利落。
      
      他没来得及散去笑意的眼睛和饿死鬼对上,脸上的酒窝还在,笑容却没来由地让人觉得发寒。
      饿死鬼身后响起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南无阿弥陀佛——”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撞钟的声音,那声音仿佛能顺着人的骨头直抵灵魂,郭长城脑袋“嗡”一声,眼前直晃金花,而被绑起来仍然挣扎不休的李茜直直地打了个挺,顿时不动了。
      饿死鬼就像让人当头打了一枪,它仰起头,高声惨叫起来,一团一团的黑影从它身上落下来。
      
      等赵云澜松开了手,那东西已经变成了一人大小,骨瘦如柴,大腹便便,虚弱得像个一捻就碎的影子。
      
      赵云澜这才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瓶,冷冷的流光从瓶口闪过,饿死鬼猛地瑟缩了一下,似乎想跑,身后的林静堵住门口,双手合十,麻利地结了个金刚手印,这时,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身上似乎有了某种不动如山的气势,饿死鬼一头撞在储物间的门口,又狠狠地被弹了回来。
      
      赵云澜已经拔下了软木塞,把玻璃瓶口对准了饿死鬼。
      饿死鬼的大秃头瞬间给扭曲成了蒙克的《呐喊》,以一种可以入画的歇斯底里和极度惊恐,被活生生地吸进了瓶子。
      
      透明的玻璃瓶黑了,赵云澜拧紧了软木塞,把这条件极端恶劣的简易监狱拿到耳边,用力晃了两下,这才心情愉快地对身后的林静说:“收工。”
      
      本来已经昏睡过去的大庆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奄奄一息地说:“你们又暴力执法,我都被震醒了……”
      赵云澜把猫拎起来,塞进自己的公文包里。
      
      大庆继续气如游丝地抱怨:“怎么才来?”
      “东南二环堵车。”赵云澜拍了拍它的脑袋,“辛苦了,回头给你发奖金,睡你的吧。”
      
      大庆的眼睛慢慢地合上,呓语似的唠叨了一句:“我……我想吃干煸小黄鱼干……”
      赵云澜:“……”
      
      郭长城呆呆地看着他:“这就……就完了?”
      
      赵云澜闻言,先是脸色不耐烦地一沉,而后又飞快地扭曲出一个微笑,在险些演砸了地装出的好脾气后,又恢复了他演技一流的一贯水准说:“还差一点。”
      他说着,越过郭长城,拉过沈巍的胳膊肘:“真没受伤?实在对不起,把你卷进来,我得带你去检查一下。”
      
      沈巍毫无防备地把自己的手递给他:“真的……”
      他的话到此为止,沈巍脸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瞬,然后干净利落地失去了意识。
      
      赵云澜轻巧地接住一头栽进他怀里的沈巍,半跪下来,腾出一只手托住沈巍的膝弯,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一个名叫李茜的女学生,今天跳楼未遂,你送她来医院,但是自己犯了低血糖,被医生留下观察一天。”
      
      林静指了指李茜,冲赵云澜打了个眼色。
      
      赵云澜继续在沈巍耳边说:“至于李茜,她因为和一桩杀人案有关,晚上的时候被警方带回去询问,其他的事,你都不记得了。”
      
      沈巍的眼镜被蹭歪了,从鼻梁上滑了下去,露出修长的眉目,毫无知觉地枕着赵云澜的肩膀。
      
      赵云澜弯腰抱起了沈巍,往外走去。
      
      林静拎起李茜扛在了肩膀上,走了两步,发现郭长城没跟上,于是转向他,客客气气地问:“施主,贫僧还有另一个肩膀,用把你也一起扛走吗?”
      郭长城:“不不不不……不用了,谢谢。”
      
      林静单手稽首:“阿弥陀佛,不用客气。”
      说完,他迈开四方步,不慌不忙地踱出去了。
      
      赵云澜小心地避开了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的值班护士,把沈巍放回了李茜病房里,细心地把他的眼镜摘下来放在了一边,又给他拉好被子,调高了空调温度。
      而后,赵云澜想了想,拉起了沈教授的右手背,用食指在上面画了一个看不见的安神符,末了赵云澜坏笑了一下,在沈巍的右手背上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叼了满口的嫩豆腐,得意洋洋地说:“晚安吧,睡美男。”
      
      “走了,”他对林静和郭长城招招手,“午夜时分贵客到访,别让人家等咱们,回去交差。”
      
      就在他们的脚步声彻底从楼道里消失之后,原本在床上熟睡的沈巍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坐了起来,脸上没有一丝睡意。
      沈巍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指从上面轻轻地捻过,手背上一道柔和的金色符咒就现形了出来,沈巍眼神极温柔地盯着它看了好半晌,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容,然而那笑容在他脸上稍纵即逝,很快就没了踪影。
      他的眉头再次皱起来,像是担忧、又像是有些痛苦。
      
      沈巍低低地念了句什么,金色的符咒就像一层纸,从他的手背上轻飘飘地脱离了出来,悬浮了起来,沈巍把它攥进了手心里,珍惜地收了起来,而后整理好了医院的床铺,利落地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转身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赵云澜他们回到光明路4号的时候,已经将近零点了,门卫早就换了夜半的老吴,看见郭长城的时候,老吴依然热情洋溢地张开了血盆大口跟他打招呼:“哟!小郭,回来啦?第一次出任务感觉怎么样?”
      被饿死鬼连滚带爬地追杀了一晚上,郭长城顿时觉得老吴那张纸糊的脸也亲切了,对他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口不对心地说:“……挺、挺好的……”
      
      老吴爽朗地哈哈一笑:“一开始不习惯不要紧,多学习,好好干,你是活人嘛,有前途!”
      郭长城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是很有些职场优势的——比方说他是个活的。
      
      赵云澜示意林静和郭长城先把李茜带进去,自己停好车,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压低了声音,单独对老吴说:“这桩案子你知道了吧,那一头越狱出来的,我们只有逮捕权,没有审判权,所以过一会,斩魂使会亲自过来,您注意接待一下。”
      
      老吴悚然一惊,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也跟着压低了声音:“是……那位?”
      
      赵云澜点点头,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疲倦地点了根烟提神走进了办公室。
      他走后,老吴再也没敢坐进传达室里看报纸,就像个站岗的卫兵,以立正的姿势,笔杆条直地站在了门口。
      
      赵云澜冲郭长城招招手,把他带进了办公室,指着一张新办公桌,漫不经心地说:“那是你的地方,以后一般没有特殊原因,咱们这里都是早晨九点上班,晚上五点下班,不打卡,偶尔有事迟到早退跟我说一声就行,出勤全凭自觉。中午十二点到一点午休一小时,食堂在二楼,餐饮对员工免费。请假不扣工资,五险一金近期到位,都有的,不用急。”
      
      说完,赵云澜又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郭长城:“初始密码是六个一,你自己去提款机上改,以后工资和奖金都打到这张卡上,阴历每月十五发工资,第一个月的已经在里面了,差旅费用报销去找汪徵,白天你填好报销单,把凭证贴好……问问其他人怎么贴报销凭证,然后留在她办公桌上就行,晚上她处理了,第二白天你再去她那拿钱。”
      
      郭长城双手接过工资卡,一瞬间忽略了那个脑袋被缝在脖子上的恐怖女人,感觉到了某种无法言喻的自豪——工资卡,这意味着他真正拥有了第一份工作!
      “我……我有工资了!”他结结巴巴地说,眼睛都亮了。
      
      连傻逼再财迷,多么传奇的属性,赵云澜苦笑了一下:“你一官二代,又不缺钱花,瞎激动什么?”
      郭长城一本正经地抬起头:“我有用的!我真有用的!”
      
      但是有什么用,他却也没说,只是仔细地把工资卡塞进了钱包的夹层里——好像那玩意是个稀世珍宝一样。
      赵云澜才想说什么,这一瞬间,却忽然看见郭长城身上有一道雪亮的白光一闪而过。
      
      赵云澜几乎吃了一惊——这小子身上有这么大的功德,是祖荫、转世还是……
      
      他掐了烟,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乐得找不着北的郭长城,然后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对面的“处长办公室”:“我平时在那,有事敲门就行。”
      说完,他在脸上抹了一把,郭长城注意到他眼眶下面挂着的厚重的黑眼圈——赵云澜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像条死狗一样趴在了桌子上:“我得先眯一会,他来了叫我。”
      
      郭长城不大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过好在还有林静在,可怜的实习生已经二十四小时没合过眼了,身体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他在冷气充足的办公室里坐了没有片刻,就昏昏欲睡了起来。
      
      这一觉好像没多久,郭长城被惊醒的瞬间,就感觉到了那股说不出的寒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