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作者:priest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轮回晷十四

      这个男人大概有三十来岁,中等身材,戴着一副宽边眼镜,手腕上戴着一串檀香木的佛珠,乍一看,是个很正常的人类。
      下了车,此人就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手机,调到摄像模式,镜头对准自己的脸,以背后的医院为背景,在一片黑灯瞎火之中平平板板地自拍,念台词如下:“20XX年9月1日,21点23分,在东城区宝塔东路龙城第二医院执行特殊任务,执行人林静,完毕。”
      
      一辆黑色SUV在他身后急刹车,赵云澜粗鲁地扯下安全带,从车里蹿了出来:“把你脑袋里的水控控,抓紧时间跟我走!”
      都火烧眉毛了还自拍——赵云澜火冒三丈地想,这他妈混的,手底下统共管着这么几个货,除了非人类就是脑残。
      
      整个医院都笼罩着一层黑气,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可所有从宝塔东路匆匆路过的行人都仿佛对此视而不见。
      
      赵云澜轮番拨了两次郭长城和沈巍的电话,全都是不在服务区,他低低地骂了一句,粗鲁地一脚踹开医院的大门。
      一团黑雾猛地向这不速之客扑过来,赵云澜脚步几乎没停,敏捷地一矮身,从裤腿里抽出一把手掌长的小匕首,脚尖点了一下地,利索地错开半步,起手刀落,就把黑影给劈成了两瓣。
      
      更多的黑影从医院里往外冲,跟在赵云澜身后的林静摸出一把枪,一边嘴里转轱辘似的念经,一边一枪一个,绝不漏网。
      
      “新来的那小废物别是八字有点问题吧?”赵云澜看着把整个楼道都堵得严严实实的黑影,感觉自己进了个让头发塞满的下水道,“去学校他招怨魂,到医院又招小鬼,把他往封神演义里一插,整个就是一招魂幡。”
      
      林静:“……色/即/是/空——回头我给他做场法事……”
      赵云澜对老部下毫不客气:“色你个头,要么说人话,要么给我闭嘴!”
      
      林静淡定地接上下半句:“……空即是色。”
      赵云澜:“日你二舅老爷!”
      
      林静沉默了片刻,殷殷劝说:“领导,勿犯嗔心、勿逞色/欲。”
      
      他一定就是因为这些人才对上班产生深刻的厌恶情绪的!
      赵云澜深吸一口气,叼住小匕首,从兜里摸出一张黄纸符,抬手往上一递,摸出打火机一点,符纸立刻就像干柴碰上了烈火,“呼啦”一下,着了个不可收拾,一团黑影没来得及撤退,就被火苗卷了进去,吞噬了死灵的火焰顿时蹿起三尺来高,无数退避不暇的小鬼被火舌舔了进来,整个楼道里就好像飞出了一条火龙,一路以瓦斯爆炸的霸气烧了过去,咆哮着冲开一切碍事的路障。
      
      林静:“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赵云澜面有菜色:“真是够了。”
      
      半分钟后,楼道尽头剩了一个豆大的火苗,仿佛刚才冲天的火光只是一场烟花一样的幻觉。
      赵云澜才大步走过去,弯腰借了这一点微末的火,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冲林静一摆手,率先推开楼道尽头的门,继续往里走去。
      
      而躲在储物间里的三人不知道他们的救援已经近在咫尺了,外面那鬼东西挠门的声音越来越尖锐,越来越急促,郭长城的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急促,他的神经再次在看不见的地方绷成了一根线,几乎时刻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沈巍只好忽略他,不耻下问地低头问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大庆显然是一只见过大世面的猫,淡定冷静地回道:“放心吧,再坚持一会,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赵处估计就听明白了,等他来救我们。”
      
      沈巍:“什么?他一个人?这安全吗?他怎么进来?”
      
      大庆对他的关注点十分无语,有气无力地摆了摆尾巴:“不用担心,他皮糙肉厚,个把小鬼咬不死他。”
      沈巍皱着眉,靠着墙想了想:“我们没办法自救吗?”
      
      大庆抬头睨了他一眼,将在场几个活物挨个点了个名:“我们的战斗组合是这样的:凡人,废物,植物人状态,以及我——吉祥物一只,还自救,你觉得咱们四个自己找个蒸锅躺进去,够不够给饿死鬼塞个牙缝?”
      
      沈巍:“我刚才不是用椅子就把它砸成了好几瓣?”
      
      大庆:“那是因为刚才它饿着,急着进食,没防备身后,你们两个小伙子阳气又重,让他多少有些虚弱,这才一时阴沟里翻船,被你偷袭得逞。现在这医院阴气重重,它一路追过来等于喝了好几盒脑白金,说不定正上着火呢……哦,娘的,这怎么还有一只?”
      
      大庆话说到一半,就被角落里突然传来的一串小孩子尖锐的笑声打断,沈巍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大约五六岁、脸色惨白的小女孩正蹲在地上,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一边去抓黑猫的尾巴玩,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这小女鬼到底有没有青面獠牙,就觉得身上就一沉——郭长城像个树袋熊一样,扒在他身上了。
      
      “救命!”这个刚刚还在朦胧泪眼里说过要保护他的小警察紧紧地扒着沈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哆嗦着,扯开嗓子,喊出了他已经憋了一天一宿的真心话,“有鬼,有鬼啊!”
      
      小女鬼死的时候年纪不大,心智可能也不全,大约是有些人来疯,她找到了新的娱乐方式,立刻放弃了黑猫,颠颠地飘到了郭长城脚底下,仰着脸欣赏这个熊包叔叔,在郭长城眯着眼、小心翼翼地低头看的时候,她就突然伸出舌头翻起白眼,保持着脸朝上的姿势,脑袋在脖子上转了三百六十度,最后半连半掉地在半空中一摇一摆。
      
      郭长城白眼翻了三次,又翻回来,倒气倒了半分钟,始终也没有成功地晕过去,他简直把沈巍当成了一棵树,紧紧地抱着他的腿,还试图往上爬,同时气沉丹田地大吼一声:“鬼啊啊啊啊啊啊!”
      
      沈巍像站军姿一样,笔挺沉默地站在那里,一边拽着裤腰,省得斯文扫地地被郭长城把裤子拽下去,一边从这背后饿死鬼挠门、面前小女鬼掉头的场景中,找到了某种诡异的喜剧感。
      
      不过才走了十几米的距离,赵云澜的手表“明鉴”就像是血染过的,红得惨烈,表针脱离了时间刻度,像指南针一样疯狂地旋转了起来,只是转了半天能转出个所以然来——这有太多不干净的东西,干扰了“明鉴”的正常功能。
      
      赵云澜冲林静嚷嚷:“假和尚,我这破表又掉链子了,你给我赶紧的,有什么招快点用,还有人等着救命呢。”
      林静闻言一屁股盘腿坐在了地上,闭上眼,一手掐起佛珠,嘴唇不住地掀动,活像老和尚入定一样念起了经,然而赵云澜早习惯了他这幅嘴脸,虽然一脸不耐烦,倒也没说什么,双手抱在胸前,等在一边。
      
      只见片刻后,林静忽然睁开双眼,大喝一声:“着!”
      他手中檀木佛珠哗啦啦一响,随后林静大仙一般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神神叨叨地指着一个方向,充满肯定地说:“这边。”
      
      赵云澜闻言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脚就走,顺口说:“这回怎么这么快?”
      
      林静在后面,用他那种固有的、慢条斯理的口气说:“两个都是男的,年轻,阳气自然充足,哪怕带着大庆一只黑猫,在一片阴气冲天里,也挺显眼。”
      
      赵云澜一愣:“两个男的?不是应该还有个小姑娘吗?”
      林静:“女的没和他们在一起。”
      
      赵云澜倏地一皱眉,郭长城是个什么尿性,他不好说,但起码还有大庆,那只猫尽管好吃懒做,但职业道德还是有一些的,再说还有沈教授。
      他脱口说:“那不可能,沈巍不可能把他的学生扔下。”
      
      虽然他跟沈巍没说过几句话,可是赵云澜就是有那种感觉,沈巍绝对不是那种人。
      林静侧过头问:“沈巍又是谁?我听说新来的小子不是姓郭吗?”
      
      赵云澜懒得跟他多费唇舌,简短地说:“你不认识。”
      林静沉默了一会:“上回你这么打发我,还是打扮成衣冠禽兽的模样去见你们大学校花的时候,每次你开始抠抠索索、藏藏掖掖,都准是遇见美人了——哎,你起码告诉我一声,这沈巍是男的女的?”
      
      赵云澜阴森森地回了他一句:“阿弥陀佛,色/即/是/空。”
      林静:“……”
      
      赵云澜钻进阴森狭长的楼道,举起了点着的打火机,打量着周遭,走廊四通八达,就像一个死寂的蜘蛛洞。
      
      林静为什么说李茜没和沈巍他们在一起?到底是他们真的因为什么把那姑娘一个人扔下了,还是……他们只是“自以为”带着她一起?
      
      就在这时,“李茜”在储物室的角落里,静静地睁开了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