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作者:priest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轮回晷十二

      赵云澜掐了烟,迅速从兜里摸出手机:“天快黑了,我只留了个小废物在那,不行,得过去一趟。”
      祝红:“刚来就被吓晕的实习生?”
      
      赵云澜回了她一个十分糟心的表情:“对了,斩魂使的拜帖呢,给我。”
      
      祝红用下巴点了点桌角,却不敢伸手碰。
      
      只见那是一叠通体漆黑的小册子,外皮漆黑,用朱砂写着“孤魂贴拜上,令主亲启”几个字,内里是考究的缎面,先文绉绉地写了几句不相干的客气话,而后大体把饿死鬼越狱的事简单提了提,最后点明“今夜子时,某前来拜会,叨扰之处,万望见谅”。
      
      通体的齐齐整整的瘦金体,几乎说得上是有艺术价值了。
      
      赵云澜一翻开帖子,祝红立刻十分畏惧地往旁边挪动了一下椅子。
      
      这斩魂使,是个神不神、鬼不鬼的人物,要说他是鬼仙,却也不尽然,传说他本来是九幽阴冥处最深的一抹煞气与罡风相携化成,生而不详,血光冲天,但又有罡风护体,化成一把斩魂刀,按着戏文里的说法,就是能“识善恶、辨忠奸”,因为这把刀,后来他也被称为“斩魂使”。
      上呈三十三天,下去十八层狱,天地人神,一切魂魄但凡有因,皆可斩于刀下。
      
      也许是因为这个,所有人都畏惧他,唯独赵云澜,他觉着自己大概是皮糙肉厚少根筋的缘故,不但没觉得斩魂使有多骇人,反而觉得对方温文尔雅、为人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说话写信老夹带点“之乎者也”,文艺腔太重,废话略多。
      他看出来祝红不自在,于是一目十行地扫完,随手把“孤魂贴”往包里一塞:“没事你就下班走吧,办公室这里的事晚班交给汪徵,这两天你没有腿,踩个刹车都能滑下来,去什么地方都不方便,下班以后尽量别出去鬼混,好好休息——对,临走替我联系一下林静,‘那边’要是没什么事了,让他赶紧回来,别乐不思蜀了,阴曹地府有什么好逗留的。”
      
      祝红一听不用面对某人,立刻如释重负地点点头。
      
      “我走了。”赵云澜一边大步往外走,一边拨通了郭长城的电话。
      
      当郭长城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是他领导之后,顿时不由自主地在原地稍息立正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赵云澜立刻有点担心,“没出什么事吧?”
      
      郭长城的舌头开始打结——说来也奇怪,经过了一上午,他已经敢于在态度温和的赵云澜面前说句人话了,可是对方的声音一从电话里传出来,他的胆顿时又缩水缩成渣渣了。
      难道是因为领导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比较冷淡的缘故?
      
      郭长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赵云澜简直怀疑自己一通电话要把他吓得心脏病发作,眼看着郭长城结结巴巴,已经快要倒不上气来了,赵处只好叹了口气:“你周围有别人吗?有的话把电话给别人,没有的话把电话给大庆。”
      
      郭长城如释重负,默默地把电话递给了沈巍。
      
      还好沈教授靠谱,三言两语就把怎么送李茜到医院,在哪个医院哪间病房都交代清楚了,最后问:“怎么,李茜同学的事还……”
      
      他一句话说了一半,电话里就传来“呲啦呲啦”的声音,沈巍:“喂?”
      赵云澜似乎说了句什么,但断断续续的,沈巍一个字也没听清,他往窗口走了两步,乍一看像是下想恢复信号,却趁着郭长城不注意,轻轻地揭开窗帘,往外望去,同时,嘴里还好似不不明所以地问:“喂,喂?你说什么?还听得见吗?”
      
      这一次赵云澜的声音清楚了,沈巍听见他短促地说:“该死,离开那里,马上!”
      
      一道黑影在沈巍漆黑的瞳孔里一闪而过,他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眼,随即,病房的灯瞬间灭了,沈巍旁边的玻璃哗啦一下碎了,尖锐的猫叫声一边响起来,赵云澜的黑猫一跃而起,沈巍只觉得一阵风从他的脸侧划过,随即,他闻到一股恶臭,有腐烂的臭味,又带着刺鼻的血腥。
      
      黑暗里,谁也没看见沈巍凭空伸出手,一把抓向虚空,而后他摊开手,一条通体血红的小虫子在他手心里恐惧地扭动着,沈巍面无表情地捏死了它,深吸了一口气,小心地把自己的煞气收敛起来。
      赵云澜在电话那边似乎还说了什么,可是干扰信号太强,一个字也听不清,周遭已经混乱成了一片,猫在尖叫,跟什么东西互相摔打的声音混成一团,而后一声巨响,又有什么给被丢了出来,撞倒了一把椅子,沈巍往后退了两步,这时,手机已经因为没信号而自动挂断了。
      
      他把手机屏幕的光打到最大,抬手往前照去。
      
      一个陌生的男声说:“小心!”
      
      撞翻了椅子和猝然开口示警的是大庆,倒下的椅子正好把慌不择路的郭长城绊了个四仰八叉的屁股蹲。
      
      沈巍回手正碰到了戳在病房角落里的木杆墩布,他顺势抓起了墩布,把木杆往前一推,同时上身飞快地往后一仰,一阵叫人牙酸的碰撞声响了起来,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从他的头顶上蹿了过去。
      他手里一沉,墩布的木头杆被从中间劈成了两半,黑影一跃而过,悄无声息,就像一个影子,快得让人看不清楚,径直扑向了病床上的李茜。
      
      李茜被注射了镇定剂,毫无知觉地躺在床上。
      
      这时,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适应黑暗,借着手机的微光,沈巍看见了一个黑影……张开的嘴至少有九十度以上,使得他后仰的脑袋就像个被开了瓢的西瓜。
      
      这一次郭长城没来得及晕过去,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心跳还没加起速度来,脑子里已经给刷成了一片白板,全身的血飞快地往四肢涌去,他哆嗦得像个刚蹦过极的蚂蚱,飞速飚上去的血压让他有种自己的脸都大了两圈的错觉。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子里狂叫——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那黑影是个人形,身体干瘪瘦长,得就像一具骨架,却挺着个大得吓人的肚子,它的上肢变成了一对巨大的镰刀,无声地吼叫之后,狠狠地像李茜的肚子劈了下去。
      
      直到这时,郭长城迟来的嚎叫才找到了出口的门路,他不间断地连叫了三声:“啊——啊——啊——”
      
      沈巍脸色蓦地一沉,极快地迈出一步,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挡在了李茜床前。
      那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老太太,可能还没有一米五高,胖墩墩的,头上顶着一个可笑的假发髻,只见她凭空出现,奋力地张开双手,伸展她圆滚滚的身体,像只笨拙的老母鸡似的,拼命地挡住了病床上女孩。
      
      沈巍收回已经滑出的一步,一进一退如电光石火,竟然没有人觉察到,同时,他远远地拎起了被大庆撞倒的铁椅子,照着黑影的方向狠狠地砸了过去。
      椅子准确无比地撞进了黑影的“身体”,把它撕成了两半,那东西发出了一声像发怒的猩猩一样的尖叫,被铁焊的椅子撕开的身体藕断丝连地黏着一点,晃晃悠悠地挂在一边。
      
      然而随后,那黏着的地方就像是煮沸的水,咕嘟咕嘟地冒出大大小小的气泡,如同午夜噩梦里那个阴魂不散的怪物,两半的身体剧烈地晃动着,口中发出骇人的声音,一点一点地往一起长。
      
      “长到一起了!又长到一起了!”郭长城嘴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叫唤着,也不知是添乱还是添乱。
      
      沈巍只好扑过去,把砸在床头之后飞出去的铁椅子捡回来,然后冲着那怪物的身体一通猛抡。
      
      沈教授人斯文,动起手来可一点也不客气,稳准狠一样不缺,在别人还被恐惧笼罩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他已经先下手为强地把那玩意砸成了七八瓣,这才脸不红气不喘地把铁椅子扔在了一边。
      
      病房里顿时静默了两秒。
      
      随后,大庆跳到了李茜的床头上,颤着胡子说:“别愣着,赶快走,这是饿死鬼,椅子砸不死它,你方才不过是仗着这屋里阳气充足,侥幸得手,真激怒了这东西可不是好玩的。”
      
      沈巍抬起头来,跟黑猫大眼瞪小眼了片刻。
      
      “没错你没看错,”大庆一脸严肃地说,“就是我在说话,你已经拿一把铁椅子把饿死鬼都打开瓢了,就先别在这扯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了,快走!”
      
      也不知道究竟是沈巍心理素质太强,还是他接受程度太高,大庆话音没落,沈巍已经如梦方醒地弯下腰,飞快地背起了李茜,情急之下居然还彪悍地跟猫对了句话,沈教授问:“刚才那个老太太呢?”
      
      猫答:“不要紧,她会跟着,不用担心她,那不是人,是个新死鬼。”
      沈巍“哦”了一声,彻底抛弃了唯物主义:“小郭警官,跟上!”
      
      郭长城嘴张得大大的,梗着脖子,拗成了一个十分高难度的造型。
      沈巍背着李茜,提高音量,又喊了一声:“小郭警官!”
      
      郭长城如梦方醒,八爪章鱼似地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四肢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我我我……”
      
      沈巍:“别你了,快给我开下门!”
      
      郭长城的中心处理器已经负载过重烧焦了,完全是按照指令指哪打哪,闻言,连滚带爬地推开了病房的门。
      此时楼道里连一丝的灯光也没有了,值班的医生、护士就好像人间蒸发,每个病房都空荡荡的,整个一层,成了个鬼楼。
      
      黑猫以与它体型不符的敏捷跑在最前面开路,沈巍背着李茜,郭长城只好断后。
      
      他们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楼道里一圈一圈地徘徊,不知道是不是有哪一扇窗户没关好,总是有小阴风在他们周围转,吹得郭长城后颈发凉,这使得他那吓得有些发麻的脑袋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他总觉得,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