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锈Ⅰ

作者:横刀立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徐新回头,一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满脸惊喜讶异地看着自己,话音甫落手已经搭了上来,“你怎么会在这?”顿了顿,神色突然一变,“难道是伯父有恙……”
      
      徐新一见对方那标志性的双挑眉和习惯性的套近乎,脑中猛地灵光一闪,模糊的记忆逐渐具象化起来,“文伟?”
      
      被叫做文伟的男人面露喜色,朝身后跟着的人一挑眉道:“我就说他能记得,怎么样?徐老家老三。”
      语毕又掉过头来,笑眯眯向徐新道:“这马书记家的儿子,马溢浮,你应该还不认识。哎,说起这个,上个月徐老伯跟马老家吃饭你怎么没来?你俩哥哥可都全到了啊。”说着状似亲昵地捶了徐新一记,“你小子,架子够大的啊。”
      徐新微不可察地躲了躲,这才注意到他后面还跟着个人,外表斯斯文文,戴着副眼镜,嘴角含笑,目光温和,身上带着股文气,乍一瞧倒和林安颇有些相像,仔细看却又完全不同。
      马溢浮对上徐新探究的目光,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徐新挪开视线,点了下头算是应付了过去。
      
      文伟左右一打量,发觉气氛似乎有些不对,赶紧堆笑打起了圆场,“啊对了三儿,徐伯在几号病房?我跟你看看他去。”
      徐新懒得再说,拍了拍一边等得不耐的丁华回绝道:“不用,只是我一个朋友。”说着对文伟一点头道:“我们先进去了,回见。”
      文伟满腔热情冷不丁挨了一桶凉水,脸上尴尬立现,却也不好再贴上去。
      
      徐新转身几步拉开房门,带着丁华走了进去。
      门在身后关上的刹那,一声嗤笑顺着门缝溜了进来,徐新稍一侧脸,恰巧瞥见那双藏在镜片后愈显温和的眼睛。
      
      门一关牢,丁华就甩了外套小声问道:“哥,刚那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
      
      徐新扫了眼外侧的两张病床,没看见陈家楼,便又朝里走了两步,从头到尾都没吭声。
      丁华心中怪郁闷,这几天他问什么老大都不回,自个跟在后面吃了一肚子的软钉。好在此刻他更关心陈家楼的情况,所以也没多想就过了。
      
      事实上不是徐新不回答,而是这个叫文伟的在他看来实在不值一提,没什么好说的。此人是徐家一房远亲,打小便尽得其父真传,一身溜须拍马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且一向只认姓不认人,只要你跟徐字沾点边儿,哪怕是堆屎尿便粪,他也能给你说成是香的。
      徐新跟他并不熟,除了小时候时常玩在一处外,年长后见过的次数统共也就五次不到。更别提一年多前他离家之后了。
      
      要不是这次偶然碰上,他压根都不会想起自己生活中曾经有过这么号人。
      
      而陈家楼果然如钱进康所说并无大碍,刀子扎的不深且没触及内脏,外加发现及时,所以仅是简单清理消毒再缝合包扎了下。只是当时好几个人一拥而上,陈家楼又全无防备,被揍得有点难看,身上大小伤口遍布,幸亏他经验老道,双手难敌四脚的情况下防护到位,倒也没怎么伤到筋骨,挨到最后会有人拔刀出来双方都挺惊讶,因为打斗过程中陈家楼一直感觉这帮人下手虽狠,却从头到尾像是在顾忌着什么一样,明明十分力道到他身上却硬生生地削去了两分。
      捅他的那小子估计也是打红眼了,刀刚出去就有人喊了句:操!谁让你动刀的!还要钱不要!
      陈家楼闪的及时,刀尖刚劈进肉里那小子就弃刀跑路了,其他人见状便也草草收手跟着纷纷散逃。
      临跑远前,侧趴在地的陈家楼听人遥遥骂了句:狗/日的,就这么个怂货也要上这么多兄弟!真他娘亏了!姓徐的就这点能耐?!
      
      徐新眯了下眼,“冲我来的?”
      陈家楼嘴角疼得直抽,“可最近也没结什么仇啊。”说完想起什么般一愣,迟疑道:“难道是黄狗他们?也不该啊,年底干过一场后那事不就算结了,再说要报仇这隔得也太久了点。”
      丁华不以为然,“你跟他们讲道理?还不如直接放屁!”
      
      徐新沉默片刻,摇头道:“应该不是他。”
      丁华一拍床柱子,跳起来骂道:“操,那还能有谁!上次伤我们一兄弟还没找他算账,今天倒自个儿送上门来了!”
      徐新闻言抬头警告地看他一眼,接着转头对陈家楼使了个眼色,“这事你们先别掺和,好好养伤。”说着眼中冷意稍褪,“这一次就算哥欠你的。”
      
      说话间,时间不觉又过了一轮,陈家楼坚持要出院,被徐新按下了,陈家楼拗不过,只得老老实实在医院呆上一晚,为防意外,丁华留下来照看他。
      
      徐新独自一人下了楼,快到医院门口时却往旁里的停车棚一绕,随意找了个花坛靠坐下去了。
      雨已经彻底停了,湿冷的空气中隐有桂香浮动,徐新深吸一口气,胸口顿感一阵冰凉,等再吐出来时,嘴里才总算透出丝暖意。
      
      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此刻如走马灯般从脑中闪过,与杨琴的嫌隙,钱主任的交代,林安的追问,陈家楼的遇袭,以及透过文伟那张嘴所了解到的徐家些许近况。
      徐新皱着眉头想了会,习惯性地敲了下烟盒,却发现里面早已经空了。
      
      陈家楼今天遭的无妄之灾,大部分原因要归在他身上,之所以会被错认,全赖自己前些天随手丢给他的那件浅绿衬衣。因为自己的一个无意之举,害兄弟平白无故挨了一刀子,这让徐新感到无比的窝火自责,与之同时还有少许的挫败。
      会手下留情,那证明清楚自己的底细,清楚自己底细还找人暗自动手的,就远不会是黄狗那班慕荣怕事之流会行之事。
      可相反,其他人似乎更没理由,论公仇,找他大、二哥显然远比找他更有效,讲私怨,他在他那正派老爹眼中向来属于邪门歪道,根本不是一条路上的。
      
      眼看着夜色渐熟却还是头绪不明,徐新不由有些焦躁地伸手搓了把脸,再抬头时,却看见不远的门卫处不知何时站了个人影,看样子似乎是在跟夜间的值班人员打听着什么,细细瘦瘦的一道,在夜色中尤显萧条。
      
      徐新怀疑自己看错,站起来朝前走了几步,冲前方试探地叫了一声:“……林安?”
      
      那人闻声立刻转过头来,眼睛里是显而易见的惊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