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解语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朦胧夜色中,花树下悠闲站立的少女,身姿更显得窈窕袅娜,夜风吹起她的衣袂,有飘飘欲仙的感觉。蔡新华甫一进入尼庵,见到院中素衣素裙的解语,差点开口叫道:“请你留下罢,别走!”她是这般的娇弱,好似一阵风便能吹走似的。
      
      解语缓缓转过身来,脸上有淡淡的笑意,轻言细语道:“你来了。”语气非常的熟稔自然,好像跟家人说话一般。蔡新华来之前心中忐忑:她是会像之前一样大义凛然痛斥自己,抑或是像侍妾般卑躬屈膝讨好自己?无论哪种自己都不想要!这时见她如此,心中熨贴舒坦,温柔笑道“是,我来了。”
      
      解语指指花树下的石凳,“请坐。”二人都在石凳上坐了,一个是风度翩翩浊世佳公子,一个是花容月貌妙龄少女,月下对坐品茶,香茗甘醇,清风入怀,十分惬意。
      
      蔡新华偷偷看了解语几眼,见她意态闲适,旁若无人,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道:“你心情似是好的狠。”解语玩赏着手中温润的玉杯,微笑道:“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如此良夜,心情怎会不好。”
      
      她的唇像粉红色的花瓣,声音像山间的清泉,蔡新华一时迷醉,伸出手去,想抚摸她的脸颊,解语眸光一寒,冷冷问道:“你当我是什么人?”
      
      蔡新华想到她一头撞向石柱的刚烈和决绝,急急的收回手,端端正正坐好,辩解道:“我自是爱重你,当你是我的妻!虽另娶表妹,却是迫于家父家母严命,我碍于孝道,不得不从罢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唯一的妻。”
      
      解语抬头默默看了他一会儿。这厮生得极好,称得上玉树临风,又家资豪富,装扮得极是阔气,帽子上镶的美玉也好,腰上挂的玉佩也好,都是上等货色。若是真的安解语,那年方十六岁的小姑娘,能否抵御此人的花言巧语?他明明已经另娶他人,却信誓旦旦跟你说,你才是他的唯一。
      
      谁知道呢?唐婉聪不聪明?称得上才女了吧,偏偏在陆游“迫于母命”给了她休书后,还被陆游骗着另院别居,做了这愤青诗人的情妇,直至陆游另娶。女人若有了从一而终的念头,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蠢事来。
      
      蔡新华见解语若有所思,更加卖力的表演,“我断断不会委屈你!表妹为人是极好的,极贤惠大度;她是明媒正娶的,主持中馈,送往迎来,自是她份内事;若是在内宅,你只和她姐妹相称便是。”
      
      他自以为这番声情并茂的诉说,定能打动佳人芳心,却见解语娥眉轻蹙,问道:“那,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姐妹相称,你丫骗鬼呢。
      
      蔡新华一怔,答不上来。若说解语是姐姐,于理不合;若说表妹是姐姐,又怕解语不依。“这,姐妹之间,份属至亲,何必分得过于清楚。”蔡新华含糊其辞,混了过去。
      
      解语也不和他深究,只淡淡提及,“我时不时的还会头疼,若到了贵府,人多嘴杂,怕是应付不来。”蔡新华笑道:“这有何难!我家在城东郊外有别院,亭台楼阁,还粗粗看得,你便住到别院罢,很是清净。”
      
      他已娶蔡夫人的娘家侄女为妻,又一心惦记着解语,眼下虽是重金求得了安汝成的文书,却又担心回家不好交待,蔡夫人姑侄二人,可不是好惹的!如今听得解语似是不想入蔡府,正中下怀。
      
      “别院?”解语沉吟道:“偏僻了些。”蔡新华忙道:“别院虽地处偏僻,里面风景其实不错,颇颇住得。”又讨好的献秘,“我家有个珍宝库,便在别院。等你过了门,珍宝库便交给你管。”
      
      蔡家,不过是祖父辈做过几年杭州知府,蔡老爷这辈人是无人出仕的,居然别院也有珍宝库,看来当年真是刮了不少杭州地皮。解语心中鄙夷,斜睇蔡新华,“珍宝库什么的,再说;阁下先把我的卖身契拿出来,这个是要紧的。”
      
      蔡新华俊脸微红,“什么卖身契不卖身契的,真难听。不过是因了你不好无媒无聘入了我府,好似你没有气节一般。这才请令兄写下文书,让你凭父兄之命出阁,是给你体面的意思。”
      
      解语听他胡扯,也不点破。只笑道:“我大兄字体一向别致,且让我赏鉴赏鉴。”蔡新华听她的意思是定要看身契,只好自怀中取了出来,自己拿在手中又细瞅了两回,才递给解语,“万勿介怀。我从不曾视你为婢妾。”
      
      解语拿在手中凝神看了半日,蔡新华心中惴惴不安,唯恐她再性子上来,以死明志。要知道她本是官家嫡女,一旦被亲哥哥写下卖身契约,沦为婢妾,可真是一落千丈,万劫不复。
      
      解语微微一笑,“原来是白契。”买卖人口,是有固定格式契约的,若契约上只有买方、卖方、中间人签字画押,称为白契;若经官府批准,盖过红印的,称为红契。不管白契也好,红契也好,律法上都是有效的,不过红契的法律效力更加无可争议。
      
      蔡新华看着解语的脸色,殷勤道:“将来你到了我家,若生下……若咱们有了孩儿,这文书自是还你。又何必到官府存档。”
      
      解语微笑不语。□□自两汉以来,法律一向禁止买卖良人,也就是说从法律上讲,平民百姓是禁止买卖的。可是法律归法律,现实归现实,老百姓若是连饭都吃不上了,不卖儿卖女的,又能怎样?这条法律好像是一纸空文一般。可是,法律就是法律,你若用好它,它能为你谋福利。
      
      安解语的父亲安瓒虽然入了诏狱,却未定罪,父亲尚在狱中,异母大哥“卖良为婢妾”;蔡家明知安解语是良人,明知安解语有父亲,却和安汝成签下买卖文书,严格来讲,双方都属于买卖良人,严重违法。
      
      解语细细看过文书,还了给蔡新华,“确是我大兄笔迹。”安汝成那混蛋,被祖父母惯的,从小不好好学,连字都写得歪歪扭扭的。
      
      蔡新华拿过文书,贴身放入怀中,揣好,又跟解语保证,“将来必定还你;一定视你为妻。”他说这话时情意绵绵,眉眼生春,解语看着好笑,脸上未免露出笑意来,更增丽色。蔡新华心荡神驰,信口许诺,“待你过了门,我帮你寻找母亲和弟弟。”安瓒下了诏狱的那是没办法,失踪的人总能想法子寻到。
      
      他以为这话定能赢得佳人芳心,谁知解语摇了头,“不必。父亲连我都安置了,母亲和弟弟必是有着落的。”
      
      蔡新华脸红了。蔡、安两家的亲事,是祖父辈定下的,安瓒一直不赞成,一直拖着。蔡家几回请期,都被安瓒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掉。直到两个多月前,大概安瓒知道自己有危险,才会答应把女儿嫁过来,这大概就是解语所说的“安置”。
      
      你好的时候不嫁女儿,要出事了才嫁!蔡新华心中暗恨,安瓒其实是看不上自己的,这一点令他羞愤。转念一想,幸亏安瓒看不上自己,否则早早把解语嫁了过来,那可是要休妻了,更麻烦。
      
      可怜解语她如此才貌双全,却要委身作妾,蔡新华心生怜悯,对解语十分温柔。解语笑道:“有件事要拜托你。”要他留意有哪个大商队去京城的,把奶娘李嬷嬷带走。
      
      “留下服侍你,岂不是好?”蔡新华劝道:“你到了我家,总要有个心腹人。”解语摇头,“我如今是什么身份?自身已是婢妾,要什么心腹?我奶娘是良人,从不曾卖身,她夫婿孩儿都在京城,定要回去的。”
      
      蔡新华见她知礼懂事,明哲保身,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大定,笑道:“依你罢了。西京商行后日有商队去京城,我托他们带了一批货,正好把你奶娘也带上。”从西京至京城,泽山是必经之地;泽山有号称“西北虎”的土匪头子沈迈占着,过往客商常遭打劫。但大商队自有门路,是付了高额过路费的,很安全。
      
      解语敛衽为礼,郑重道谢,蔡新华忙忙的还礼,“你我之间,何需如此?”二人都躬下身,蔡新华见解语看了好几眼他腰上的玉佩,顺手解了下来,笑道:“美玉赠佳人。”解语也不客气,伸出纤纤玉手接了过来,笑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果然果然。”
      
      佳人在侧,吐气如兰,蔡新华心中狂跳,却不敢造次,只好恋恋不舍的去了,唉,这等佳人,定要如她所愿把各样事务处置好了,让她心甘情愿嫁给自己,到那时坐拥娇妻美妾,岂不是人生至乐?
      
      次日解语帮着奶娘李嬷嬷打点好行装,交待了李嬷嬷路上、回京城后如何行事;又过了一日,蔡新华果然一大早过来,和解语一起亲自送了李嬷嬷到商队。解语看这商队人数众多,却又井井有条,也就放了心。京西商行,那可是本城信誉最好的商行了,作风一向稳健。
      
      送走李嬷嬷,解语开始好兴致的看起别院图,交待蔡新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要改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蔡新华急吼吼想要成亲,却不得不耐下心粉刷修整别院,取悦佳人。他一心扑在别院上,未免冷落了新婚妻子蒲氏,忽略了蒲氏怨恨的目光。
      
      这日,尼庵中守在院中的蔡家小丫头忽然换了人,换成两个五大三粗的壮硕丫头,解语冷眼看着,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当晚,一个壮丫头捧了一个托盘进来,盘中放着一碗参汤,另有一个青花瓷壶。壮丫头端起参汤,笑道:“我家夫人赏的,姑娘趁热喝了吧。”
      
      解语坐在床上,满脸惊慌,“你,你……别过来……”声音中已带了哭腔。壮丫头是个急性子,已是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要灌她,两人身体挨近,片刻后,壮丫头胸口扎着一把锋利的剪刀,软软倒在床尾。
      
      那两个小丫头,太稚嫩了,我一直不忍心下手啊。解语看着面色凶恶的壮丫头,欣慰想道。却又看见她胸前全部是血,心中厌恶,抓起一床薄被盖在她胸前,血迹太难看了,不看它。
      
      “好了没有?”一个不耐烦的声音问着,门外有脚步声传来。解语皱皱眉,轻手轻脚隐至门后,抽出门栓,待另一个壮丫头走进来,门栓毫不客气打在她后脑勺,打晕了。
      
      咦?打的是她后脑勺,怎么她上身会慢慢流出血来?解语费尽吃奶的力气把她翻了过来,切,原来她是拿着快刀进来的,冷不丁被打晕,刀子扎在自己身上了。
      
      解语拿起早已打点好的行装,正要出门,想了想,拿起桌上的青花瓷壶,一个接一个给那两个壮丫头口中硬灌了些,不多时候,那两个壮丫头脸色都黑青了。
      
      好烈的毒啊,可惜带不走。解语无限惋惜的看了眼青花瓷壶,背起行囊,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