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针锋相对

      楚楚,墨清衣姐姐的女儿,七岁那年父母意外双亡后便由墨清衣照顾,所以也算得上是在南宫府长大。性子有点刁蛮,真把自己当做是南宫府的大小姐看待。这是金灿灿从子乔那了解到的信息,当然,关于南宫府的一切信息,金灿灿都是向子乔打听的。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两人感情与日俱增。子乔这丫头性子单纯,护主,打探消息的功夫是一等一的好。主子想了解些消息,她立刻嗖一声消失,过一两个时辰后定‘满载而归’,噼里啪啦地把自己探听到的一五一十告诉金灿灿。
      
      这日,金灿灿闲来无聊给自己泡了壶茶,配着桂花糕正吧嗒吧嗒吃的香。边吃变纳闷今日子乔为何不没来服侍自己梳洗。话说当了些日子的小姐,还真上瘾了,从睁开眼到闭上眼,一切皆有人操心,舒服极了。这纳闷,却见子乔两眼通红走进屋。
      
      子乔见金灿灿右手拿着桂花糕,左手举着杯茶眼定定望着她,头垂的低低的,咽哽道:“奴婢该死,今日没来服侍小姐梳洗。”
      
      金灿灿示意她坐下,仔细瞧了她一番才道:“就为这事哭了?”
      
      金灿灿心里知道,以子乔那份忠诚,就算天塌了也会跑来这帮她顶。今日直等都不见她来,她都有点担心的了。如今瞧她双眼通红,只怕是验证了心里那份猜想,子乔被人刁难了,受委屈了。
      
      子乔紧咬住下唇,没回答金灿灿。
      
      “有人欺负你了?”
      
      听到这话,子乔的眼泪跟决堤的洪水似的,哗啦啦狂流。看得金灿灿一阵心疼,得多大的委屈才能哭成这样啊。若在现代,这么大的女娃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呢。
      
      “没人欺负奴婢。”子乔呜呜答道。
      
      “都哭成这样了还说没,你若再不告诉我,我可就去找老爷了。”
      
      听到金灿灿说要去找老爷,子乔急了,赶忙拉住她,简略地把今天早上的事给她讲了一边。
      
      照往日一样,她起身后便去给金灿灿打水梳洗,那知今日却撞见了楚楚小姐的丫鬟子月。子月说表小姐今日起的早,要先打水,她便让她了。哪知道打好水后,她一个没端稳,水洒了,,盆破了,却赖到子乔头上。二话不说,把子乔扯到楚楚面前。
      
      有其仆必有其主,楚楚啪啪打了子乔两巴掌,也不听她辩解,拉着她又到墨清衣面前哭诉。说府里的丫鬟都看不起她,没把她当小姐看,私下都欺负她,连打个洗脸水都不成。
      
      墨清衣一怒,便罚子乔在院子里跪了一早上。
      
      听完子乔的讲述,金灿灿气的手中的杯子都砸了。这摆明欺压,俗话说打狗看主人,这分明就是针对她来的。不行,她不能任由自己的人被欺负。
      
      想了想,拉起子乔的手,道:“走,我们找子月算账去。”
      
      子乔楞了楞,而后眼一酸,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主子心疼。
      
      金灿灿拉着子乔来到楚楚的房间,却发现没人,想着定是在墨清衣那,便立刻直奔清衣轩。
      
      清衣轩,这名字真够俗的,生怕不知道是你二姨太墨清衣的院子。
      
      果然没猜错,主仆两人远远就听到墨清衣与楚楚那狐媚的笑声。
      
      一进到去,金灿灿便低声问子乔哪个是子月。子乔暗指了下站在楚楚旁边的那位年约十六七岁的姑娘道:“那位便是子月姐姐。”
      
      还姐姐,金灿灿暗叹息,子乔啊子乔,你咋那么不长性子呢。
      
      确定目标,金灿灿径自走上前,啪啪就给了子月两巴掌,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金灿灿这一举动看似豪迈,其实心里紧张得不行,但这女人不打不成,不给个下马威,只怕日后各妇人的丫鬟轮着来欺压。
      
      子月莫名其妙被打,呜呜直哭,楚楚气的站起来,指着金灿灿叫道:“天儿小姐,我哪得罪你了,一来就赏我丫鬟巴掌。”
      
      金灿灿内心紧张,面上却是一脸从容,“你这丫鬟欠揍,自己手抖打撒了盆子,却赖我丫鬟身上,害本小姐尽早无人伺候。”
      
      楚楚为人虽然护短、小气,可却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早上处罚了子乔事府上早已上下皆知,这会要是示弱了,那她脸往哪搁?
      
      “子月,早上是你自己不小心打洒了木盆,还是子乔那丫头故意害你打洒了木盆?”
      
      子月跟在楚楚身边多年,岂有不明白她意思的道理,整理好情绪,恭恭敬敬答道:“奴婢在南宫府做事多年,一向小心谨慎。尽早若不是子乔故意,我又怎么会打洒木盆?”
      
      “听到没?”楚楚眼角非常不屑地略过金灿灿的脸,道:“天儿小姐请回吧,下次请先搞清楚再动手。别仗着自己得南宫老爷的宠爱就不把下人当人。”
      
      金灿灿快气疯了,这真是贼喊桌贼,好你个楚楚。
      
      “我算是领教了楚楚小姐所谓的‘公正’。原来你的丫鬟说的就是真话,我的丫鬟说的就是假话。这片面之词,还真是得你说了算。”
      
      楚楚听到这话,脸色一变,不知道如何作答。姜还是老的辣,一直优雅喝茶的墨清衣这会站了起来,轻笑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子月这丫头向来稳重,天儿这样说可真是显得护短了。”
      
      这两人感情是合起来刁难天儿小姐,子乔听得激动,愤然道:“天地为证,奴婢尽早是碰都没碰到子月姐姐。你们若不信,我可以发毒誓。”子乔说完,抬才起右手做宣誓状,继续说道:“皇天后土为证,若尽早真是我子乔打洒了子月姐姐的木盆,就让我在下雨夜被雷劈死。”
      
      子乔这誓言说不上恶毒,可也不轻。此话一出,子月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墨清衣冷哼一声,道:“这丫头嘴巴可真是厉害,天儿小姐□□的好。”
      
      子乔发完这毒誓后,看到子月那表情,金灿灿心里有了个底,沉声道:“子月,你可敢也发个毒誓?若你说的话有假,就让你不得好死,下十八层地狱,惨受油锅之苦。你敢吗?你敢我就信你说的。”
      
      这古人极信神灵直说,金灿灿料定子月没那个胆量。果然,子月听到金灿灿那翻话,脸都白了,额头直冒汗,整个人吓得直哆嗦。
      
      世界仿佛安静了,大家都盯着子月,想看她会如何回答。
      
      墨清衣深吸了口气,猛的一脚揣在子月身上,子月受不住,整个人跌倒在地,一口鲜血喷出。
      
      这一脚揣的真够狠啊,金灿灿忍不住握紧子乔的手。
      
      “好你个搬弄是非的贱人,仗着小姐宠信就可胡作非为?”墨清衣说变就变,这会倒像是个明察秋毫的包拯了。
      
      “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求二姨娘饶我一次。”子月明白过来后,非常配合的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来人,把这贱人拉出去重打二十大板!”墨清衣毫不留情。
      
      闻言,楚楚变了脸色,但是又畏惧墨清衣,不敢开口求情。
      
      听闻要挨二十大板,子月恐慌得直求饶,奈何这墨清衣铁石心肠,无视她的哀求。金灿灿都差点没忍住开口求情,‘事情搞清楚就算了,犯不着罚那么重。’
      
      只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南宫府,对敌人的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今日若放过了子月,那子乔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作为主人,有义务保护自己的手下。
      
      院子外,棍棒打在身体上的声音伴随着子月凄厉的哭喊声传来,子乔整个吓得直用力握住金灿灿的手,暗自感恩自己跟了个如此护下人的主子。
      
      金灿灿也用力回握住子乔的手,那啪啪啪的声音让她想起当日自己挨打的情境,那疼痛,不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的。这墨清衣够狠,原本她只是想来讨回个公道,没想要闹出人命的。一个姑娘家,熬得过这二十大板吗?金灿灿心都揪到喉咙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泪汪汪,这还有一日便要下榜了,这咋还没人看呢?告诉影哪写崩离也好啊……某影伤心的一晚上没睡,我是不是八仙红字里成绩最差的?在榜那么多天了,才涨了五十个左右的收。编编说成绩不好的,也许以后都不会有榜了。各位亲爱的,点进来就收下文吧,不妨再给个作收。影是勤奋的娃,努力求进步,努力挖坑填坑。哪怕只有你们几个看文,我也会好好写完的。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