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命悬一线

      梁掌柜见到来人,赶忙迎上去行礼。“二姨太好,二姨太今日怎么有时间过来?”
      
      这夫人正是南宫家的二太太,南宫子的二姨娘,,闺名墨衣清,最得南宫老爷宠爱。近一年来也不知道南宫老爷怎么想的,竟渐渐让她插手南宫家的生意。各店铺掌柜是有口难言啊,这二太太,不管什么事都喜欢横插一手,出了祸却让他们背。这一年来,各个铺子的掌柜明地里不敢说什么,私下都一肚子怨气。
      
      墨清衣家原本也是做生意的,只因后来父亲嗜赌如命,赔了家宅店面不止,还把女儿卖入青楼。母亲受不了这打击上吊自杀,而她,幸好在初夜被拍卖的时候被南宫长宁看中,赎回家做了二姨太。所以,她原本还算是小户人家的掌上明珠,也算读过几年书。最恨被人叫二姨太。
      
      听到梁掌柜如此称呼,眉间明显闪过不悦,只是金灿灿一转过身,咋见到她模样,墨清衣被吓了一跳,说话声音都有点颤抖。
      
      “老梁,这位是……”
      
      梁掌柜赶忙给她们彼此做了个介绍,丝毫不敢怠慢。这二姨太可不是他惹的起的,小气,报复心强,一个不高兴又得隔三差五找他麻烦了。
      
      金灿灿瞧着这夫人也不过三十左右,竟然是南宫子的二娘,心里乐得直想笑。南宫子怎么看年纪也只有二十上下,要叫一个大自己几岁的女子为‘娘’,想着都郁闷。难怪他宁愿躲在自己悦来客栈也不回家,实在是家宅不宁啊!
      
      墨衣清细细把金灿灿来回瞧了个遍,捂嘴媚笑道:“长得还真俊。”
      
      这一笑,把金灿灿的鸡皮疙瘩全给震出来了。以前就听过女子回眸一笑、嫣然一笑什么的迷人,怎么也不科普科普这狐媚假笑吓人呐。瞧瞧,因为没个心里准备,把她鸡皮疙瘩都吓出来了。
      
      墨衣清查看了几个存粮的仓库,发现仍旧空空如也,训斥了梁掌柜一番,并叮嘱他要赶紧补充货源。临走前还直朝金灿灿抛了几个媚眼,难受的她隔夜饭都差点呕了出来。
      
      墨清衣走后,金灿灿跟梁掌柜聊了约一盏茶的时间便也离开了,顺道去同福酒楼了解了下情况,这么一折腾便费了一早上。瞧瞧着时间也到午时了,金灿灿琢磨着南宫子这会也许会来私宅,便迈着轻快的步伐启程回家。
      
      似乎有阵风吹过,金灿灿直觉得背后被什么一点。整个人便软绵绵倒下,陷入无止黑暗中。
      
      ******
      古香古色的雕花大床,薄人丝的纱帐,青花瓷,香炉,袅袅白烟……
      
      金灿灿再次醒过来便发现自己在这样一个房间里,严格的说是锁在这样一个房间里。门从外面锁死了,窗户也被钉死了。幸好这古代的窗户都是木结构,金灿灿搬起一张圆凳,啪啪啪,把那窗户砸了个稀巴烂。暗自得意,嘿嘿,这现代人的聪明是不容忽视的,越狱成功。
      
      屋外是条长廊,金灿灿寻思了翻,决定遵守向右靠边走的安全策略。一路小跑来到走廊的尽头,来到尽头,金灿灿顿住了,想哭了。
      
      亭台,水榭,假山,花,树……上帝,这是个花园,而且是个很大很大的花园。该往哪走?金灿灿犹豫不决之际传来了几个丫鬟的谈笑声,她寻了个能藏身的花圃便钻了进去。瞧那些丫鬟往自己刚逃出的那房间走去,金灿灿一阵担心,若看见那被砸坏的窗户引来更多人,她就更加别想逃了。
      
      丫鬟一离开视线,金灿灿想也不想便朝反方向狂奔。事实证明她撞对方向了,跑了半盏茶的功夫她见到门了,还有那很高很高的围墙及……人,很多的人。
      
      站在中间的是一衣着华丽年约四十岁的绝色妇女,那么多人当中她只认识墨衣清,见到墨衣清她似乎明白是谁抓她到这的了。
      
      冷冽的笑容从绝色妇人脸上闪过,“你这个小贱人,这一次看你怎么逃。”
      
      “姐姐,你说这小贱人还真是大胆,竟然敢乔装打扮到我们家米铺。被我一眼识破,便让子庄把她给抓了回来。”墨清衣声音轻柔婉转,与那恶毒的话语极不搭边。似是讨好,又像是控诉。
      
      “姐姐,这小贱人既然抓回来了,如何处置好?”站在妇人左侧的另一美人问道。
      
      直到这会金灿灿才有点明白,站在妇人左右两侧的只怕是这府里的妾侍,这妇人是嫡妻,所以大伙才左一句姐姐右一句姐姐的叫。瞧这老中少三女人,个个都倾国倾城,且各具特色。正派嫡妻走端正娴熟路线,墨清衣则风情万种,最小的那个温驯可人,南宫子他爹还真艳福不浅。
      
      妇人冷笑一声,冷冷道:“这小贱人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逃婚,丢尽了我南宫家的脸。来人,给我杖毙。”
      
      什么?金灿灿一脸不敢置信,瞪大眼睛望着她们。这还有没王法呀,大户人家就可以随意把人杖毙?她,她,她……她何时逃婚了?南宫家关她什么事?而且,杖毙?古人了不起啊,古人就可以滥用死刑随便把人杖毙?
      
      金灿灿还来不及做反应便被人按爬在地上。
      
      “你们这群婆娘别乱来,放开我,放开我!”接触到冰冷的地面,金灿灿心里充满了恐慌。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墨清衣冷冷说道。
      
      乱棍杖下的声音听得人头皮阵阵发麻,金灿灿痛的直尖叫。可是施刑者并为因她的痛哭而心软,那一棍棍仍着实有力打在她屁股上、身上。因为疼痛,泪肆意夺眶而出。自从懂事后,她就明白一个道理,人能靠的唯有自己。所以不管受多少委屈,经历多少磨难她都没掉泪,因为流泪也解决不了。
      
      从出生到死去,人世的冷暖她经历的多。家庭温暖,天伦之乐,执子之手,相濡以沫,她从来没有历经过。为什么重生后却要落得这样下场?金灿灿所有的坚强一下子崩塌了,泪肆意的流,金灿灿嘶声喊道:“你们这群婆娘,没人性,滥杀无辜。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们。一群怨妇,一群不得丈夫爱的怨妇……”
      
      金灿灿叫的越凄凉,她们三人笑的越狰狞,眼睛里满是鄙视、仇恨。
      
      沁入心脾的痛原来是这般难熬,望着那几位夫人嗤笑的脸,金灿灿抿紧嘴,骨子里天生的倔强让她逼自己不要叫出声。虽然这一切来的很莫名其妙,可是眼前这三位夫人的表情告诉她,她叫的越凄惨,她们则越兴奋、越开心。她抿紧嘴,怒视那三人,把这恨牢牢记在心里。
      
      嘴唇被咬破了,血流了出来。
      
      “给我狠狠地打。”绝色妇人见她没再哭喊,怀疑下人打的不够用力。
      
      甜腥从喉咙涌出,视线也开始模糊,意识正在飘离……
      
      隐隐约约,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一沉着有力的男人声……
      
      金灿灿很想瞧瞧这男人是谁,可她已经无力抬头,只能这么趴在地上。
      
      原本还在棒打她的家丁哗啦啦仍掉棍子后扑通扑通相继跪下,除了他们之外,金灿灿还听到不远处相继有人扑通扑通跪下。
      
      这些人,膝盖都不疼么?金灿灿忍不住嘲笑自己,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意识处于飘离状态的金灿灿隐约见到一摸挺拔的身影靠近自己,自己被轻轻抱起。似乎还有人在她耳边轻声呼唤。
      
      天儿?是尹天儿吗?
      
      这声音很温暖,虽然他叫的是天儿,不是灿灿,可她仍觉得这声音很温暖,温暖到她以为至死都不会忘记。
      
      “很快就不疼了,大夫很快就到!”
      
      被黑暗吞噬前,金灿灿竟觉得安心,很安心。虽然她还不知道这男子是谁,但莫名的,她就是觉得安心。
      
      她这一生从未被哪个男子当宝贝爱过、呵护过。若能死在这温暖的怀抱里,似乎也能甘心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天气暖和了很多,我这小冷文也能暖和点吗?给大家讲个梦哈,做梦者--咖啡猫:
    又是一年的开学季,学校路旁的草居然开始枯黄了。沿着路边走,一个缎面的红色首饰不知道被谁遗落在草堆里。盒子很干净,像新的一样,里面有一对银镯,里面分别刻着两个人的名字,应该是是一对情侣。这样新的首饰怎么会被 遗落在这里,?难道手镯的主人的出什么事了么?学校附近 这一带确实比较荒凉···这··········继续查看首饰盒,盒子下面有着很小的金色印记“英霞银饰二号店”··这个店,这个店很熟悉啊···
    英霞首饰二号店坐落在城郊结合处的大转盘路旁,是进城的必经之路,。来到店里的时候,人不多,找到店长,她答应 帮我查一下 这副银镯的买主,首饰盒便随后放在了桌子的右手边。不久,店门开了,进来一个人,应该是店里的熟客,来找店长取货,见店长太忙便站在左边等。 这时候店长,叫了他的名字,··天啊··不就是 银镯里刻的名字中的一个! 店长 原来在提醒我,看到桌子上的首饰盒,我迅速的拿起来,放到 柜子下面说:那你先忙,我过几天再来取。 顺便 仔细打量了这个男人:个子不高,应该不到一米七这样,头发很长,到肩膀,很凌乱, 我正打量他时,他突然抬头对我笑了一下,他的脸瘦的看起来颧骨很高,腮是塌下去的···他的牙 ····天啊 ···他的牙 居然都是 黑色的···并且每一颗都是尖的,看起来像 锯齿一样!!! 我想起小的时候 听过一个故事,据说吃人肉的人 就是长着这样的牙齿··· 我又惊又怕,难道·难道这个人是吃人肉的?难道另一只手镯的主人已经被害了??他是不是一个连环杀人犯··我脑子里有无数个猜测,迅速的离开了店面·· 还好他没有发现那个首饰盒 ,不然·· 我正想着, 突然有人在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的心还没有在原来的惊恐之中平复过来,这样猛一惊,立刻就回过头去,之间,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我的身后,对我笑了一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在嘴里吐出一口紫色的烟···瞬间我的头开始晕起来,很厉害,感觉在不停的旋转,努力地睁开眼睛,发现身边都是烟雾,什么都看不清楚,我已经走不稳了,脑海里浮现前几日看的新闻:不断地有人死在高速路上·····这个事连环作案······于是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自己正处在都是车的转盘路上啊·我要掉头走回去·········要保持清醒··保持清醒····清醒···· 于是,老子 终于在噩梦中惊醒了···尼玛·一身冷汗啊 ···做恶梦唯一的好处 就是 醒过来以后,发现是做梦,自己还活着···真庆幸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