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青楼抢人

      金灿灿正犹豫不决,前方原本有条不紊进行着的竞价会出事了。老鸨带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姑娘出来,才吹捧了翻,还没叫架,那姑娘就直往一旁的柱子撞。幸好在两旁守着的大手反应快,一把扯住她。
      
      老鸨原本笑容满面的脸立刻沉了,扯着那姑娘的头发怒骂道:“你这小蹄子想死?我可是个了你叔叔二十两白银的,你的卖身契还在我这呢。想死?我经营烟雨楼十三年,还没一个姑娘敢在我面前自杀的。再不听话,我多的是法子整你。”
      
      说罢便吩咐一年约四十岁的妇女把她带下去□□,□□好了再带上来。
      
      翠浓低叹了口气,道:“也是个烈性子的姑娘……”
      
      “怎么?”金灿灿听到她说了个也,好奇问道。
      
      翠浓压低声音,在她耳旁轻声说道:“四年前,我刚被爹卖到这来的时候,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也是不肯接客,结果……”
      
      “结果怎么了?”金灿灿等了许久也不见她把话说下去,急了。
      
      翠浓再次叹了口气,道:“老鸨把她关在柴房一个多月,天天大骂,饿她肚子,她还是不屈服。老鸨等不下去了,竟然……”
      
      翠浓说都这,哽咽了,用丝帕擦了擦眼泪后方道:“老鸨竟让守院家丁把她给糟蹋了……老鸨说,她一日不接客,便让家丁轮着糟蹋她一次。”
      
      这青楼果然恶劣,竟然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教训女孩子,金灿灿听得一肚子火。
      
      “后来呢?”
      
      “那姐姐想绝食,老鸨却命人给她灌补汤,还给她喝不知道什么药,整日软绵绵的,除了呼吸,几乎每其他力气。姐姐最后没办法,唯有先假意答应老鸨接客。接客半月左右,一客人带她外出就没再回来过。后来听闻在浏阳河那发现了她的尸首,只怕是投河自尽了!”
      
      金灿灿不知道自己何时双手握拳的,翠浓讲的这故事听得她血都要沸腾起来了。好端端的女孩子家被如此糟蹋,自杀她能理解。换做是她,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在她们聊天的功夫里,又有四五个女孩被肥头大耳的色狼领走。那妇女再次把之前欲撞柱子的姑娘带上来,只见那姑娘不断低呜,双手直抱双臂,想必是在后头被儿女暴打了一顿。
      
      老鸨笑嘻嘻继续说道:“好啦,这娃子想通了。各位大爷,我们浏阳城人有句话叫‘菜不辣,无味。’。这人也一样,你们瞧瞧这女娃,长得多水灵,性子辣,大爷享用起来才有味嘛。她可是这群姑娘中,花了我最多钱的。”
      
      “老鸨,我出一百两买这女娃的初夜。”一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色迷迷地盯着那女娃,口水流了都不自觉。
      
      金灿灿忍无可忍了,要她眼睁睁瞧着这如花似玉的女娃被这样的人糟蹋,主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老鸨单手托起女娃的下吧,让她靓丽的容颜尽露,对着中年男人道:“赵大爷,你瞧瞧着女娃,多水灵,而且还是未□□的,一百两?你来我这随便叫个其他姑娘都差不多这个数了。”
      
      金灿灿忍无可忍,嗖一声冲到前面,推开老鸨的收,把女娃护在身后,对着赵老爷怒骂道:“这位大叔,侵犯未成年人是犯法的。”
      
      话出口了才觉得自己傻呀,这年代哪有未成年人之说。而且这年代,女子十五岁都可以生娃了。哎呀,金灿灿,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不待赵老爷反应,守在两旁的护卫就冲了上去,一拳朝金灿灿打去。虽然打发杂乱无章,可都是五尺爷们,拳头还是十分有劲的。金灿灿抱起女娃轻轻一掂,整个人腾空飞起,跃出了三丈外。
      
      很好,既然开打了,人就必须救到底,彻底闹翻正好可以省了那顿酒菜钱。想到这,金灿灿更来劲了,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不过还未等她有所发挥,不该出现在这,非常不该出现在这的人出现了。
      
      这混蛋南宫子竟然大白天就上青楼?整个浏阳城谁不知道她俩是夫妻,他这样做,让她嫩脸往哪搁?
      
      全场鸦雀无声,鸦雀无声了,金灿灿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南宫子那惊世骇俗的美貌,一个男人帅成这样,也挺……可耻的。
      
      “这位,公……公……公子……”久经情场的老鸨说话都结巴了。
      
      “好端端的,这烟雨楼怎么打起架来了?”
      
      “是这位公子抢了我们烟雨楼的姑娘。”回到正题,老鸨即刻不结巴了。
      
      “什么我抢了你们烟雨楼的姑娘?明明是你们抢了我家妹子。”撒谎对于金灿灿来说,信手捏来,为了增加信服力,她还不知死活地转过头去问那被吓得直发抖的女娃。
      
      “妹子,你说是不是?”
      
      女娃只顾发呆,无视金灿灿。金灿灿盘在她腰间的手暗自掐了下,她立刻泪如雨下,疯狂点头。
      
      老鸨冷笑声,从怀里掏出一叠纸,翻了翻,抽出其中一张,道:“这是她叔叔签的卖身契,女,苗若兰,以六十两白银卖予烟雨楼。”
      
      我滴妈,还叫苗若兰?我还胡斐呢。金灿灿暗道。
      
      “什么苗若兰,我这妹子明明叫胡一菲,你铁定是抓错人了。”金灿灿反口不认。
      
      老鸨干这行那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那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听到这话,金灿灿腰杆一挺,大声道:“我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雪山飞狐----胡斐!”
      
      脑海里的旁白:大姐,你当你穿越到金庸江湖啊。
      
      金灿灿内心旁白:谁让我先嚷了胡一菲呢,此刻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就胡斐了。
      
      脑海里的旁白:……
      
      “雪山飞狐?胡斐?没听过!”南宫子非常不给面子。
      
      金灿灿怒瞪了他一眼,道:“谁不知道你是悦来客栈老板娘金灿灿的相公,你成日窝在客栈里,江湖上的事又怎么会知道。还有,你今日背着娘子来青楼,小心回去挨板子。”
      
      金灿灿这话可惹怒了不少来青楼的男人。
      
      “这像什么话,男人上青楼,天经地义,女人磨叽什么。”
      “相公上青楼竟敢让他挨板子?这金灿灿如此野蛮?”
      “从古自今,只有男打女,还没见过女的敢打男的。像话吗?”
      “这等泼妇,早该被休……”
      ……
      
      诸如此类的话不断轰炸着金灿灿的耳朵,不断挑战她忍耐的极限。
      
      老鸨被金灿灿淡定的表演震住了,把那卖身契来回来回看了几遍,想挖出点什么证据。
      
      “不可能的,明明是这女娃的叔叔跟我签的卖身契,从头到尾,这女娃都在。”
      
      “老鸨,那人压根就不是什么叔叔,专门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啊!”金灿灿说的声形具备,“我记得这浏阳城有个规矩,非法贩卖人口是要挨板子的。”
      
      “不可能,那男子明明就是这女娃的叔叔,女娃还苦苦哀求着叫他叔叔来着。”
      
      “大婶,这对着长辈,不是叔叔就是伯伯叫的啦。”
      
      老鸨越听,心越慌,朝护卫使了个眼色,那群汉子立刻团团把大门守住。不管是不是亲叔叔,这女娃可是她真金白银买回来的,天皇老子来了都不放人。
      
      老鸨的架势金灿灿不是没瞧出来,张望了下四周,凭她的轻功也不难带着这女娃逃走。只是若就这么出去了,要么把这女娃送人,要么只能把这女娃藏在客栈后院不能见人。最好的方法是……
      
      金灿灿望向南宫子,恰巧他也看向她。四目交接之间,金灿灿猛眨眼,咳,呃,打眼色。帅哥,你好歹也算是古代为数不多的聪明人,我虽扮了男装,可这身衣服是你的,你不会瞧不出来吧。
      
      南宫子其实一进来就认出她来了,哦,不,说白了是,其实他是一路尾随着她来的。虽搞不懂她为何突然来青楼,不过猜想跟自己昨晚随口胡掐脱不了关系。此刻见她朝自己猛眨眼,自己也非常配合的回眨。
      
      金灿灿一肚子火啊,她给他打眼色,他放什么电啊。可恨她不会密耳传音的功夫,不然哪用这么遭罪。
      
      “咳。”南宫子忽然平地一声惊咳“胡一菲小姑娘,这位胡斐大侠确实是你的哥哥?”
      
      苗若兰虽然受惊,可还是分的清此刻是什么个状况。这个搂着她腰的公子是想救她的。
      
      “是的,这是我的哥哥胡斐。”
      
      “老鸨,只怕这次你真被人骗了。”南宫子边说边摇头,仿佛在感慨如此老练的人也会上当受骗。
      
      老鸨此刻是气得手直发抖,浏阳城确实有规定,非法买卖人口是要罚钱跟挨板子的。可是,她李师师经营烟雨楼十几载,还没载过。如今告诉她,那卖这女娃的男人不是她叔叔,叫她如何接受?
      
      金灿灿见她那样,也知离成功只差几分了,很想开口说这损失两个各承担一半。可是一想到那一桌酒菜,话道喉咙又硬生生吞了下去。思想斗争翻,决定还是彻底闹翻吧。待救出了这姑娘,把她送走就是。
      
      一,二,三……金灿灿准备抬腿踢飞一个,右手打趴一双,只是这一切还没开始,南宫子又开口了。
      
      “我道你也是受害者,这样吧,我就来做次好人,你买这女娃的钱我先出了,这女娃呢就在悦来客栈打工偿还,如何?”最后这句如何,既是问老鸨,也是问苗若兰。
      
      老鸨闭眼思索了好一会,才勉强点了点头。罢了,这次她确实栽了。
      
      苗若兰一脸无助望着金灿灿,似乎想让她忙帮做个决定。
      
      “好吧,那我妹子就暂且呆在你悦来客栈,待还清了这笔钱我就来接她走。”
      
      由于南宫子,这场本应流血的战斗避免了。一手交钱一手撕毁卖身契后,金灿灿挽着苗若兰三步并做两步,快速奔出烟雨楼。
      
      这不走快点怎么成啊,万一那桌酒菜被记起,不要她命啊!
      
      金灿灿走出大门没多久,就听到里面传出翠浓的惊天呼喊,“天啊,这酒菜钱还没给啊!”
      
      一手抓紧苗若兰,一运气,两个人即刻消失在人来人往的闹市中。那桌酒菜钱……就让它随风飘散吧。
      
      偷偷溜回自己的房间,金灿灿换回女装出现在苗若兰面前时,她整个惊到嘴斗合不上。
      
      “叫苗若兰是吧。”
      
      女娃点点头。
      
      “以后你就不叫苗若兰了,记住,你叫胡一菲,你有个大哥叫胡斐,待你在我悦来客栈打工偿清那六十两后他便会来带你离开。”
      
      女娃点头,道:“嗯,我以后就叫胡一菲。只是,请问为什么叫胡一菲?姐姐真叫胡斐?”
      
      金灿灿盘好头发,转过头朝她灿烂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贝齿,道:“我就是这悦来客栈的老板娘,浏阳城鼎鼎有名的----金灿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咱们可是在泣血大修后继续更文,这文成绩如何就听天由命了。在这影子还是可耻的求收求撒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