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

作者:墨宝非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故事在城内(1)

      她心里静悄悄的,听见自己的心,在缓慢跳动着。
      周生辰笑一笑。
      她忽然听见房门外,有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响。这一层雅间的数量不多,所以招待的人也有限,整顿饭下来,听到如此往来的脚步声,仅有两三次。
      而这最后一次,堪堪就停在了门外。
      有一只手推门而入,探出个小小的脸,是个男孩子:“大哥哥。”周生辰有些意外的神情,门被推开,不止是一个男孩子,还有两个穿着旗袍,披着披肩的女孩子。走进来时,时宜看到有个女孩子已经小腹微隆起来,显然是有孕在身的模样。
      她惊讶于这个女孩子的年纪,看她尚未褪去的少女婴儿肥,应该未到二十岁。

      意外来客,让安静的雅间热闹起来。
      “你们怎么也出来了?”他问他们。
      几个人对视,小男孩子抢先解释:“我们被寒食节弄的没有食欲,不是冷盘就是冷盘,所以约出来打打牙祭。”

      他们都很礼貌,除了见面招呼,没有把视线过多放到她身上。只是在看到她胸口的金锁时,都有些讶然,却很快地掩饰了情绪。
      时宜坐到周生辰手边,将自己宽敞的位子让给了那个孕妇。
      在简短的介绍中,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一个是他的堂妹周文芳,有孕在身的,是他的堂兄嫂唐晓福,而最先进门的男孩子叫周生仁。
      没想到,竟还有个男孩子姓周生。如果按照周生辰的说法,他是长房长孙,那么这一辈不会再有另外的人,和他同姓。
      那这个男孩子,为什么会姓周生?
      她脑子里蹦出“儿子”这个词,很快扫了眼他们两个。看上去应该差了十三四岁周生辰像是看出她的想法,有些好笑地说:“他是我弟弟。”
      他说的时候,小男孩子没异样。
      但另外两个女人,明显静了静,很快就聊起了别的话。
      那个唐晓福,听起来,是头次到镇江来。
      非常不习惯那个老宅子,难免抱怨,夜晚睡觉时总怕有妖魔鬼怪出现。周文芳不以为然:“如果我是你,就仗着怀宝宝,逃开那个鬼地方。”
      “我已经仗着怀宝宝,没有祭祖,再不住过去,怕会有长辈教训了。”
      周文芳轻轻吐出口气:“好在四年一次,否则常住在那个地方,真会发疯。”

      周生辰听了会儿,视线就移到窗外的湖面,像是看雨,又像是出神。
      时宜看他一眼,猜测他会想什么。
      忽然,他回过头来,看她。
      太直接的对视,她躲都来不及,眨眨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你在想什么?”
      “早晨他们发来的试验报告,并不理想,”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我想,他们的实验方法应该出错了。”她噢了声,又问了不懂的话题。
      时宜啊,活该你冷场。
      他温和地笑了笑,继续说:“所以我想,尽快结束这里的事情,回西安,否则我怕前期的所有工作,都会前功尽弃。”
      她点点头,想起他穿实验室白大褂的样子。
      非常干净和严谨。

      在返家途中,她问起那个小男孩是否是他弟弟?
      周生辰摇头:“严格来说,小仁是我的堂弟,是我叔父的儿子。”
      “那他,怎么也姓周生?”
      “五岁时我父亲过世,周生只剩我一个人,”他说,“为周生家业,我叔父就继承了周生这个姓,所以,他的儿子小仁和我一样姓周生,但必须过继给我母亲。”
      她点点头。好复杂的关系。
      “我订婚后,算是顺利成年。叔父和小仁都会改姓。”
      好复杂的关系。
      时宜顺着他的话,构架出如此家庭。
      “你母亲,只有你一个儿子?”
      “还有弟弟和妹妹,是一对龙凤胎,”他的眼神忽然就温柔下来,“可惜都是性情乖僻,从不回家祭祖。以后有机会,你会看到他们。”
      周生辰把她送回家,两个人在门口告别时,她欲言又止,想要问他接下来需要做什么。她不知道,在他母亲明显反对后,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灯光橙黄,没有温度,却让人感觉暖意融融。
      她舍不得回去,他也没有立刻离开。
      两个人,此时此刻的样子,倒真像是约会整日,依依不舍告别的男女恋人。
      他问她:“你父母的计划,是什么时候离开镇江?”
      “大概是后天。”
      他略微沉吟:“我把订婚仪式,安排在一个月后的上海,会不会让他们不舒服?”
      “上海?”她脱口道,“不是镇江?”
      说完,就后悔的不行。
      好像真是急不可待。
      他笑了声:“时间上来不及,而且,你下午也听到我堂妹和兄嫂说了,四年一次祭祖才会来,所以没必要在这里。”
      她嗯了声。
      不太安心,犹豫问他:“你妈妈的意见,真的不重要吗?”
      “在这件事情上,只有一个女人的意见,值得采纳,”他难得开玩笑,“就是你自己。”
      很舒服的解答方式,语气也很笃定。
      “我把这个送给你,就代表了我的立场,其它人都不会有权力干涉,”他伸出手,用手指碰了碰她胸前的纯金项圈,顺着细长的圆弧,捏住那个金锁:“每个姓周生的人,生下来都会打造这个东西,里边会有玉,刻的是我的生辰。”
      他的手,就在胸前。
      时宜的两只手在身后,自己握住自己,甚至紧张的有些用力。抬头想说话,却暮然撞入了那双漆黑的眼眸中,虽映着灯光,却仍是深不可测。
      她看着他。
      他也直视她。
      然后,听到他说:“在订婚前,这个东西会送给未婚妻。而你收下了,就已经定了名份。”
      她的两只手在身后,已经搅的发疼。
      “我需要每天都戴吗……”
      “不用,”他不禁一笑:“收好它就可以了。”
      他说完,松开那个金锁。
      她松口气。
      他其实早已看出她的紧张,好笑着说:“晚安。”
      “晚安。”

      她转身,打开门。
      回头看了看,他已经走进了电梯间。身影颀长。
      在叮地轻响里,他看了这里一眼,轻颔首后,走进了电梯。

      后来母亲追问她,那天和周生辰父母见面的情景,时宜都一语带过,倒是记得他说的话,认真征询父母意见,是否介意一个月后在上海订婚。
      这是个非常仓促的决定,但幸好,他给父母的印象很好。
      不傲不浮,有礼有节。
      从这些来看,就赢了长辈的高分。

      他们离开镇江的清晨,周生辰特意来送,和时宜约定在上海试礼服的时间,并亲手递给他父母,订婚地点的详尽介绍,另有四个备选。
      时宜坐进车里,他还特意弯腰,低头和车内的她道别。
      “上了高速,要系安全带。”他说。
      她忙拉过安全带,老老实实扣好。
      回程路上,母亲坐在她身边翻着那本小册子,竟发现是人工手绘,文字也是中规中矩的小楷抄写,不免和父亲感慨:“这孩子,真是用心了。”
      “何止用心,”父亲笑,“这孩子啊,真是规矩做的足,没有丝毫的浮躁傲气,像是搞科研的人。”
      母亲嘴角待笑,看时宜:“平时你们一起,会不会觉得无聊?”
      时宜想了想:“不会。”
      “不会吗?”母亲觉得有趣,“每天准时三个电话。早晨七点,中午十一点,晚上十点半,每次电话都不会超过三分钟,会不会太死板了?”
      “不会啊。”
      这样多好,每次快要到固定时间,她就会避开所有事,等他的电话。
      谈话的内容也很简单。
      她从没想过,可以这样有规律地和他联系。
      没有任何的不适,甚至会很享受。

      周生辰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把两个人的相处,当作了一个研究方向,非常耐心地执行每个必须的步骤。无论多忙,也要每天三通电话联系。每天早晨,一定会让人送来不同种类的鲜花。
      他人在镇江,却就像是在上海。
      因为清楚她特殊的工作时间,每当她在录音棚做到深夜,都会准时在十一点有宵夜送过来。而且总很细心地,为工作间每个人都备了一份。
      到最后,连和时宜合作五六年的录音师都开始好奇,边吃着热腾腾的宵夜点心,边问时宜是不是有男朋友了?还是追求者。
      时宜说是男朋友后,就不再多做解释。
      有晚,经纪人美霖来视察工作,也碰上了爱心牌宵夜,颇为诧异地看时宜眼睛里幸福的笑,都觉得自己和这小姑娘恍如隔世了。短短十几天没见,怎么她就有了个从不露面的二十四孝男友了?
      美霖是急脾气,百般威逼利诱下,时宜终于说,是个化学教授。
      “科学家?”美霖很是被颠覆了价值观,“你会喜欢整天在实验室的科学家?”
      她笑,把港式红茶握在手里:“智商高啊,我喜欢高智商的人。”
      美霖摇头,不太相信地笑著。
      她轻声说:“而且,我们马上订婚了。”
      美霖足足怔了五六秒,拍了拍她的手腕,长长地,呼出口气:“幸好是订婚,否则,我真是要被吓死了。订婚这种事,都是富家公子常玩的伎俩,你可切忌,不要太当真。”
      时宜没理会她的调侃,反倒是认真地问她:“你觉得,如果一个人什么都不缺,送他什么比较好?我说的是订婚礼物。”
      “什么都不缺?”美霖立刻抓住了重点。
      “他这个人,看起来什么都不太感兴趣。”时宜刻意避开敏感话题。
      “一个化学教授,什么都不感兴趣……”美霖无能为力,“我对化学一窍不通,你男朋友对我来说,和外星人没差别。”
      “算了,不问你了。”
      “好了,我也不问你了,反正你不是露脸的艺人,我不怕你被狗仔队偷拍,”美霖笑,“告诉你个好消息,你获奖了……”

      她看看表,还有一分钟,他就要来电话。
      只要是工作日,晚上的那通电话,他都会改到十一点半打过来。
      “让我打个电话。”她打断美霖,把她推出阳台,关上玻璃门,拿出自己的手机。
      他为了她专门配了手机,号码薄上,只有她的名字。
      细想想,何尝不是浪漫至极。

      工作室的露台下是步行街道。春夏交接的季节,梧桐树已经开始郁郁葱葱地,绽出大蓬的绿叶,有清新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
      时间从11:29跳到11:30。
      忽然就有来电显示,周生辰三个字闪烁着,在漆黑的夜色里,格外的醒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