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问因果

作者:李李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上官萦跟蓝爵并排坐在车前,为他指点道路,“礼士胡同在东城,咱们从甜水井胡同穿过去,不然得绕一大弯子呢。哎哎哎,转错方向了,往东边,东边,右边,不是左边——”
      
      蓝爵赶紧拉住马车,小声抱怨:“京城真大啊,光是东南西北就能把人绕晕。”
      
      上官萦扑哧一笑,“怎么,你们那儿的人不分东南西北吗?”
      
      “我们那儿不是山就是水,不像京城这样方方正正豆腐块似的,一般都习惯用前边后边、朝阳背阴这些方位词。”
      
      “是词儿,不是词。”上官萦教了他一句地道的京话。
      
      蓝爵笑着摇头,“你们的舌头像是打了卷似的,学不来。”
      
      上官萦侧着脸看他,微微笑说:“你说话的音调跟唱歌似的,声音从丹田里发出来的,宫商角徵羽,字字软滑,天然一首曲子,真好听。”
      
      “我们那儿都是这样说话,不像京话,字正腔圆,掷地有声。”
      
      “看见前面那座飞檐重瓦的高楼没?那就是鼓楼。过了鼓楼,再往前面一点就是礼士胡同了。胡同南边第三家就是孙大人家。”
      
      蓝爵惊讶地看着她,“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上官萦不答,反而垂下眼睛,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故意问:“我今天跟你出来,没有给你添乱吧?”哼,早上还一脸的不情愿呢!
      
      蓝爵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一声不说话。
      
      上官萦点到即止,继续说:“这个孙大人以前是我爹的属下,逢年过节便来我家拜访,我自然知道他住哪儿啦。他家的总管啊,说话最是难缠,听说他爱吃炸糕,鼓楼大街就有一家顶有名的,咱们买一点带去,办起事来那就方便多了。”
      
      果然两人在门口便被守门的小厮拦下了,上官萦示意蓝爵给了他几十个钱他才肯进去通传。不一会儿,孙府总管一脸不耐烦地走出来,看了眼车里的木料,不满地说:“怎么才这么些?够干什么?”蓝爵忙说:“我们掌柜的说了,今儿先送一车来,让看看满不满意,若是没问题,剩下的明天再派人送来。”
      
      上官萦见他敲了敲木头,眉头微皱,似乎要找碴,忙拿出一包炸糕,笑道:“孙总管,这是小的们孝敬您的。”孙总管瞧了眼纸包上的记号,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笑意,说:“鼓楼那家买的?你们倒挺有心。算了,这一车木头先收下。两位路上辛苦了,倒杯水来。你们几个,把木头搬下来。”
      
      几个小厮忙上前搬木头。
      
      上官萦问:“孙总管,府上要这么多木头,是要盖房子吗?”
      
      “可不是,我家大人听说李大人在城外盖了一座别墅,羡慕得很,于是想在花园里建一座三层阁楼,还要四面临水呢。”
      
      正说着话,有人来回:“大人回来了。”
      
      孙总管忙去伺候,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又回来了,神色匆匆地指挥众小厮把木头抬回车上,又赶蓝爵他们走。两人愕然,忙问怎么了。
      
      孙总管不答,只说:“回去跟你们掌柜的说,孙府订的那些木头不要了,订金也不用拿回来了,算是赔偿你们的损失。”
      
      蓝爵跟上官萦互相看了一眼,明白定是出了什么事。蓝爵拉着孙总管来到一边,陪笑说:“刚才您不是还说府里要新建阁楼吗?怎么突然就不要了呢?您要是不满意这批木头,我们再换一批更好的送来——”
      
      上官萦也在一边附和:“是啊,孙总管何必把货退了呢?这,这叫小的们回去如何回掌柜的话?”
      
      孙总管叹了口气,说:“我也知道我们这样做你们回去难回话,可是西厂都撤了,汪大人都回宫里当御马监太监去了,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孙府哪还敢大兴土木,授人以把柄?”
      
      两人吃惊不小,赶着一车木料出了孙府。蓝爵舒了口气说:“看来是于大人他们把汪直给参倒了,西厂都没啦,咱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两人把木料送回木料行,领了工钱,蓝爵说:“萦姑娘,我要回一趟于府。你要去哪里?我先送你去。”
      
      上官萦被楼心月带去提督府见汪直,差点死掉,好不容易从及春馆逃了出来,哪还愿意回去?可是她又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也说不出“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这样的话,只得故意踩空一级台阶,身体一晃。蓝爵忙扶住她,口里说:“小心!”上官萦以手抚额,不胜娇弱地说:“我头晕得很。”
      
      蓝爵见她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到似乎随时会晕倒,哪能丢下她不管,便说:“萦姑娘,你身上伤还没好,不如随我一起回于府,先把伤养好再作打算,你看怎么样?”
      
      上官萦靠在他怀里,微微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一副疲累不堪的样子。
      
      蓝爵雇了辆马车,两人来到于府。于冕见到他们,很是意外,对蓝爵说:“你没事就好!前几天西厂的人还来府里问我要人呢。”又问他跟上官萦怎么会在一起。
      
      蓝爵把事情拣重要的说了一遍,“西厂的人行事嚣张歹毒,我怕大人为难,在外面躲避了几天。今天听说皇上把西厂撤了,这才敢回来。”
      
      于冕听说上官萦身体不适,忙让朱槿带她进去休息,感叹说:“西厂是今年正月新设立的,事先不必经过皇上同意便可以逮捕京城内外的官员,栽赃陷害,严刑拷打,无所不用其极,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弄的朝廷上下人心惶惶,苦不堪言。商大人联合六部九卿弹劾西厂‘伺察太繁、法令太急、刑网太密’,今儿早朝皇上已经下旨废除西厂,我等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蓝爵点头,笑道:“原本我还想着出城去避祸,没想到几天的功夫,形势陡变,天下的事,当真是变幻莫测、祸福难料。”
      
      哪知一个月不到,汪直在皇帝授意下重开西厂,内阁首辅商辂等人被迫集体辞官。此乃后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趁晋江这会儿没抽赶紧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