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问因果

作者:李李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劲风呼啸,十数支羽箭从不同方向破空而来。他镇定自若站在原地,一脚横扫,踢开迎面射来的两支,旋身一跃,避开斜上方落下的利箭,再一招“隔空取物”,将左右射来的羽箭全数抓在手里。一人从藏身处走出来,他身穿官服,腰配长刀,左脸上有一道醒目的疤痕,双目阴沉沉地盯着蓝爵,正是那晚在大街上偷袭他们不成的那个首领。
      
      西厂的人素来横行霸道、嚣张跋扈,别说于冕小小一个员外郎,便是王公大臣,轻易也不敢开罪他们,在蓝爵手下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岂肯干休?他知蓝爵武功高强,暗中派人跟踪他,事先做好布置,埋伏下诸多弓箭好手,没想到三两下便被他破了。
      
      “哼,我今天倒想看看,是你的拳脚厉害,还是我的武器厉害!”他弯弓搭箭,拉成满月形,手一松,利箭带着劲风直朝蓝爵胸□□去。蓝爵气运手掌,挥手格挡,利箭“咔嚓”一声从中折断,头上却冷不防罩下一张大网。
      
      蓝爵脸色微变,眼看那网就要罩到他头顶,他瞧准方向脚尖一踢,地上的利箭快速朝屋顶射去。只听得“哎呀”一声痛呼,左手前方的网脱了手,空出个缝隙来。他身形一晃,趁包围网还未完成时,钻了出去。
      
      屋顶上滚下来一个人,重重掉在蓝爵前面,登时尘土飞扬。他一脸惊惶地看着蓝爵,求救般喊了声:“刘役长!”手足并用往后爬。
      
      刘役长见这样都没拿住蓝爵,登时恼羞成怒,大喝一声:“上!”众人扔下箭和网,拔刀围攻上来。蓝爵见他这般穷追不舍,十分恼怒,出手快如闪电,只见他快速在众人之间移动,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不过片刻功夫,众人便被打得鼻青脸肿、哀叫连连。
      
      刘役长眼见势头不对,望着气定神闲的蓝爵,惊惧地往后退了一步。此时,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口里喊着娘蹦蹦跳跳跑过来。李婶听见外面的打斗声,早吓得把门关得严严实实,不敢出来,听见儿子的声音,急得开门一看,却吓得差点晕过去——
      
      刘役长按住小男孩的后颈,令他一动不能动,看着蓝爵皮笑肉不笑地说:“姓蓝的,你是自己跟我走呢,还是想让我请这对母子回提督府喝茶呢?”
      
      “儿子啊——”李婶惨叫一声,不要命地跑过来,被刘侍卫的手下拿住了。
      
      小男孩挣扎不已,害怕地哭起来。
      
      蓝爵脸上神情数变,他没想到厂卫专横跋扈、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拿人也就算了,竟无耻、下作至此!他举起双手放在胸前,做了个任由处置的动作,冷声说:“放开孩子,我跟你走。”
      
      刘侍役长当即松手,小男孩拔腿便跑。
      
      几个人冲上来将他绑了个结结实实,绑完还有人在他身上狠狠踹了一脚。
      
      李婶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担心地看着蓝爵。蓝爵回了她一个微笑,示意她放心。
      
      刘役长推着他往前走,趾高气扬地说:“臭小子,别以为武功好就了不起,你以为京城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撒野?今天定要叫你尝尝大爷的厉害!”
      
      蓝爵心想,若是半路逃走,说不定他们还要回去为难李婶母子,此行就当做去提督府参观一下也不错。路上有人问怎么处置他。刘役长冷笑说:“这小子当日竟敢用脚踩在我头上,等回过公公的话,我要亲手把他双脚砍下来!”
      
      一行人回到提督府,天已经黑了。众人进内院等候通传,没想到有人先一步站在门外等着。蓝爵远远地觉得她有些眼熟,刘役长早已殷勤地迎了上去,笑容满面地说:“心月姑娘,今儿总算把你盼来了。自从上回你走了,我可是茶饭不思,心里口里没有一天不想你啊!”
      
      楼心月却是不假辞色,只淡淡说:“刘役长你好哇,这么些天不见,你又上哪儿发财去了?”瞄了眼被五花大绑的蓝爵的侧影,不感兴趣地移开目光。刘役长笑嘻嘻地说:“不敢,这还不都是托公公的洪福么!心月姑娘——”边说着边上前偷偷摸了把她的手。
      
      楼心月双眉一皱,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甩袖说:“刘役长,你我同为公公办事,还请自重。此刻公公就在里面,要是让他看见了,不说我们闹着玩儿,还当你我眼里没有公公呢!”刘役长听了,吓得忙退开来,心中恨楼心月拿公公压他,眼睛一转,嘿嘿笑说:“楼姑娘,今日说话不便,改日我带大伙儿上及春馆找你。听说你舞跳得可好了,大伙儿还没见识过呢!大伙儿说,是不是呀?”众人跟着起哄,齐声笑道:“对对对,咱们今晚就去!”
      
      楼心月恼怒之极,冷笑道:“只要公公不怪罪,心月欢迎还来不及呢!”
      
      正吵闹间,忽听得屋里哐啷一声巨响,紧接着一声闷哼。众人一惊,刘役长正要上前询问出了什么事,里面的门打开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走出来,相貌十分清秀,眉梢眼角带有很重的戾气。他身穿深蓝色金线云缎,头戴黑色纱帽,脚穿官靴,一脸不快,拍了拍身上哼道:“晦气!”
      
      众人齐声叫道:“公公!”
      
      蓝爵惊讶不已,他没想到权倾朝野的西厂提督汪直竟是个小孩子!
      
      汪直接过下人递上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吩咐说:“把她抬出来,没的弄脏了我的地。”
      
      立即有两人进去,不一会儿抬出一个满脸血污、昏迷不醒的女子。蓝爵瞥了一眼,惊得差点跳起来,眼前这个被折磨得不知是死是活的人不正是上官萦吗?她不是在及春馆吗,怎么会在这里?
      楼心月上前,喊了声“公公”,问道:“她说了吗?”
      
      汪直摇头说:“上官达的女儿怎么这么没用?上回一吓就晕了,这回更好,还没刑讯逼供呢,她自己先一头往柱子上碰。这些千金小姐啊,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都不会!你去找个大夫过来瞧瞧,看她死了没有。”
      
      楼心月答应一声去了。
      
      他看见刘役长,问:“你有什么事?”
      
      刘役长忙躬身答:“回公公的话,姓蓝的小子已经抓来了。”
      
      “谁?”
      
      “于冕身边的——”
      
      他“哦”了一声,不耐烦地打断他:“得了,得了,我这会儿不得空,皇上召我进宫呢,押下去,你看着办吧。”
      
      刘役长恭送他离开,转过头来用看猎物的目光看着蓝爵说:“把他带去刑讯室!”
      
      蓝爵心想,等刑具一上身,想逃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他扯下绳子往刘役长身上扔去,左手往外一劈,右手一个勾拳,把押着他的两人打倒,抬脚就跑,几个起落便没了踪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好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