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受罚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文第四天,昨晚总算是又挤了一章出来!!灵感君,你旅游该回来了吧。在这四天里,发生了好多开心的事。写文竟是那么的充满乐趣~~弱弱的问句,编编是不是都很酷的?哈哈~~大家开心看‘雷’文吧!
      乐极生悲,这话也许是为她而准备的。当她看到荒郊野岭的,而且还是大白天,上空竟然出现烟花,慕容子轩即刻脸色一沉,她就觉得不妙了。
      
      果不其然,万恶的乐彤带着二十多个优秀的部下出现了,估计应还有一部分人被那五个影子护卫牵制了。
      
      乐彤见到他们,出手便是凌厉的招式,慕容子轩迎了上去,霎时间只见剑光不见剑,他们两个人,一个轻灵敏捷,一个变幻莫测。宁苧看得目瞪口呆,眼前的乐彤,一点都不像那日在聚贤山庄那般不堪一击。她从来不知道乐彤的武功竟是这般高,难道以前跟她比武都是刻意退让?
      
      无法看清两人交手多少招,最后只听见两剑相碰的声音,火花似繁星般蹦出,人影聚离,乐彤连退三步,略气喘不顺。
      
      而被牵制住的五个影子护卫此刻也有三个赶了过来,见到他们没出事,才略为放心,站在慕容晟睿身边,一副豁出性命的神情。
      
      “阿二跟阿三呢?”慕容子轩问那三个影子护卫。
      
      “都被杀了!”为首的影子护卫语气悲痛答道。
      
      宁苧用了三秒钟分析现状:乐彤的武功并不像平时表现的那般不堪一击,此刻若她选择与慕容子轩联手胜过她们的把我也不大。而且影子护卫也只剩三个,以三抵十,只怕也很困难。也就是说,慕容子轩与影子护卫在要保护慕容晟睿的情况下,想打赢乐彤她们很困难。
      
      宁苧深吸了口气,轻轻跃至乐彤面前,道:“我们赶紧走,小心其他人赶到,反着其道。”
      
      走的时候她没敢瞧那两兄弟的脸,身后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就像哀乐,在哀送她与乐彤。他们一定是觉得她魔性难驯的了,呜呜……
      
      回宫的路上,一路忐忑。这次任务是彻底失败,嗷嗷,她好怕来个啥断脚筋手筋什么的做惩罚。想问下乐彤宫里是什么个状况,可乐彤却像哑巴般不搭理。哎,算,反正她都死过一回了,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是额外赚的。
      
      “圣姑,我们很快就要进入大雾山了。”来到山脚,乐彤终于开口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宁苧心情大大的不好,越接近大雾山越不好。
      
      “这次宫主对奴婢下的命令是:救不回圣姑,死。”
      
      死?她死还是乐彤死?
      
      “我不知道宫主的意思是要你死,还是我死……”
      
      哦哦,原来乐彤也同样困惑。
      
      “……所以,我原本可以然给你死的……”
      
      宁苧想,她应该听懂了乐彤的这句话。若没宫主这句话,原本她是想带她尸体回来的……好可怕,乐彤算是把一切都摊开来了吗?露出了她一直深藏的武功,讲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算是宣战吗?
      
      被正道所擒,丢了本教的脸;没能打探到大会的实际性消息,没完成宫主交代的任务,单凭这两条的任何一条都足以让她以死谢罪。
      
      令她惊讶的是,宫主只是轻罚她在魁风崖思过三个月。
      
      魁风崖,位于大雾山南面,三面都是悬崖峭壁,是历任宫主闭关修炼的首选之地。她应该该高兴捡回一条命的。只是,没网络,没电视,没漫画,有的只是几间小房……漫长的三个月她该如何熬?这巴掌大的地方,一眼便可望到尽头,想当公园逛都不行。
      
      第一天.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她早早起床,欣赏了美美的日出风景。再补了个回笼觉。中午时分翠竹准时送来午餐……这吃饱了睡,睡醒了吃的日子不是当初她向往的吗?感觉还不错……
      
      第二天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她睡了个懒觉,直至翠竹送饭过来,还带来了昨天她特意吩咐今日要带过来的十年普洱茶。吃饱饭,边喝茶边欣赏周边风景。感觉还不错……
      
      第三天、第四天……
      
      第八天.
      她快疯了。除了用餐时刻她能跟人唠嗑上两句话,其余时间都是一个人。她真的快要疯掉了。这吃饱睡,睡醒吃的日子她再也不羡慕不向往了。
      
      这魁风崖是大雾山最高的地方,她没那胆量跳,即使她轻功已经算很好。想寻些树藤编条粗的藤条爬下去,这地方又接近寸草不生……
      
      “唉……”宁苧望着月亮第一百零八次叹气。
      
      “宁姑娘……”一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她抬起头,慕容子轩穿着他一身白衣站在月光下,虽然有小小狼狈,可在这情况下,宁苧只觉得他帅爆了。什么楚留香,什么白玉堂,都是浮云。
      
      “慕容公子……”宁苧满是不敢置信。
      
      与世隔绝那么多天,突然给她看到个人,激动地差点掉泪。别说是人了,这会就算是猪啊,猫啊,狗啊的,她都定当极品宠物好生供养。人以群居,这话她算是体会到了。
      
      “姑娘,你受苦了。”
      
      “苦倒不苦,就是快把我给憋死了。”宁苧带点鼻音说道。
      
      慕容子轩心肠会不会太好了点?她不过顺手救过他一次,却不想他竟屡次冒险相救,这次还来到魁风崖,她都快感动死了。
      
      听到这话,慕容子轩噗哧笑了起来,这丫头性子跟三弟还真像,难怪两人能在短短几日成为朋友。
      
      那日她被抓回去后,他一直都很担心她会有危险,所以在安顿好三弟后就立刻赶来大雾山探听她的消息。得知她被罚在魁风崖思过,才略为放心。为了上这魁风崖,他又花了两个晚上探路,今晚瞧见她一切安好,那一直悬着的心才算真正放下。
      
      “公子你是怎么上来的?这次咋没昏倒在雾里?” 这有人说话的感觉真好。这几天,她特怀念慕容晟睿那个长气男。
      
      “这雾毒不难应付,上次我不过是……大意。倒是打探你的消息跟上这悬崖费了点功夫。”慕容子轩答的吞吐。
      
      罢了罢了,虽然觉得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可是在这悬崖峭壁之上,生物实在太珍贵了,她绝对不能口出狂言把他得罪了。
      
      “姑娘,在下带你下山崖吧!”慕容子轩道出这次来的目的。
      
      “如何下?从这跳下去?这魁风崖如此险峻,你一个人尚且吃力,再带上我,只怕有点困难。从宫殿穿过去?那可是有成百上千个凌沧宫弟子守着的。”她如实说道。
      
      慕容子轩眉头不由皱起来,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
      
      “在下来此的目的是想带你离开……”
      
      “离开了又能如何?而且老实说,你自个下崖有多大把握?带上我多大把握?”宁苧很严肃很认真地问慕容子轩。
      
      “自己,六成;带上你……三成……”最后这‘三成’慕容子轩说的很纠结。
      
      三成,那简直是送死嘛,宁苧直接否定了他的提议。
      
      “那你呆会下的时候小心点,如果有命再来,下次来就给我带点小说跟零食,让我好打发时间。宫主罚我在这思过三个月,有这两样东西三个月时间很快过去的!”
      
      在有月亮的夜晚,在与人隔绝了一个礼拜之后,有个模样还算俊俏,人品还算高尚,家世还算可以,能力还算高的男人陪她彻夜畅谈,安理说应该是很浪漫的情节。可惜,地点是魁风崖,她的身份是‘囚犯’。
      
      翌日,宁苧一字盯着崖边,一颗心提得老高。昨晚慕容子轩下去的时候也没听到啥尖叫声,应该没出什么意外。因为如果失足下坠,人本能应该会呼喊。
      
      担心了一天,晚上慕容子轩又出现在她面前了,还带了小袋零食跟几本书。这一天她也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寝食难安。
      
      “才几本?”宁苧有点讨厌自己口不对心,她明明就是想说:你没事真好。偏从嘴巴里吐出来是质问:“我一天就可以搞定一本了。这看完以后的日子拿什么消遣?”
      
      “先看着,过两日我再给你带几本新的。”
      
      “你还来?”宁苧有点惊讶,“你这样频繁出没很容易被发现的。”而且这攀崖次数多了,容易出事。但这话她没说出口。
      
      慕容子轩朝她眨眨眼,道:“在下会小心的。”
      
      太阳穴隐隐跳动,强迫自己要理智,无视他的刚才的小动作,“虽说我救过你一次,但真犯不着你拿命拼。我那次真的只是举手之劳。”
      
      “于你而言也许仅是举手之劳,于我而言那就是救命之恩。”
      
      “不值得你拿命报答。”真是倔得像条蛮牛,宁苧有点气又有点感动。她活了21年,没感受过这样的关怀,有点不知所措的慌乱。
      
      “我说过,只要你有需要,子轩万死不辞。”
      
      这个世界的人都那么讲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救过一些女子,然后追着他以身相许的?这样想她便这样问了。
      
      慕容子轩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便想转移话题:“我三弟很担心你。”
      
      “他不是应该要很讨厌我才对吗?”避而不答,转移话题。此地无银三百两,肯定是大把姑娘追着他要以身相许……
      
      “他说跟你斗嘴很开心。”慕容子轩继续扯着。
      
      “我现在也非常怀念跟他一起的那几日。”神经慌张,不敢正眼瞧人,肯定是她猜对了。家世好,样貌好,武功高,这不用有救命之恩都恨不得以身相许了。
      
      “你们以后一定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宁苧没答她话,就这样静静瞧着他。
      安静,好安静。他带点坏笑地望着直瞪着他的宁苧。
      安静,好安静。这家伙难道打算跟她耗上了?
      
      “五年前在扬州救过公孙小姐……”慕容子轩被她盯的心里微微得意,嘴角轻勾。
      
      “当年她多大?现在嫁人没?”她气势有点咄咄逼人。
      
      “当年十五……咳……听闻还未许配人家……”他的语气轻飘飘的,恰到好处的挠着她的心。
      
      好家伙,以现在的婚配观念,女子十五已是可以许配婆家的年纪。二十还未嫁,那就是标准的大龄剩女。看来那公孙小姐是决心非君不嫁。
      
      “你没不小心看到人家的裸背什么的?”这古代女子,给人不小心看去脚丫都哭着要对方负责的。
      
      “没!”回答干脆肯定。
      
      “你对人家有好感不?”这男女问题,还是问全点好!
      
      “她不是子轩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怎样的?”条件反射般反问他。
      
      “咳……”轻咳一声,望了她一眼,道:“温柔善良……”
      
      嗯,公孙小姐娇纵蛮横。
      
      “……真实可爱……”
      
      哈,公孙小姐做作虚伪。
      
      “……心无城府……”
      
      哈哈,公孙小姐诡计多端。
      
      “……与子轩志趣相投……”
      
      哈哈哈,这样来看,那个公孙小姐还有优点吗?只是她干嘛要那么幸灾乐祸?公孙小姐人如何关她什么事?
      
      望着笑的合不拢嘴的宁苧,慕容子轩摇摇头,也跟着笑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