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我要你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日点击与收藏似乎略有增加,影好开心。可素,这开心还没持续几分钟,就……嗷嗷,影有强壮的钻石心,而且这文也接近真相了哇!!

      慕容子轩沿路不定时给宁苧灌输一些真气,缓解她身体的冰冷。俊俏的脸上没了往日温暖的笑容,马车内的人命悬一线,想到这他的心不由的纠成一团。不知不觉中,这小女子已经偷偷占据了他的心房,让他终日放心不下。
      
      回想起那日初次下相遇,若不是他碰巧遇到落尘派骆掌门,对他说本门派有几个年轻气盛的弟子因为不甘心自家门派没收到英雄帖,跑大雾山去了,希望能捉到凌沧宫的妖女,好让武林中人对落尘派刮目相看,一把鼻涕一把泪在那哀求他帮忙去大雾山寻他那几个弟子,他也不会遇到她。
      
      他在大雾山逛了一天,仍没看到落尘派弟子的踪影。正想着等晚上夜探凌沧宫之时,却发现有几个少年拦住了蓝宫主的轿子,并自称是落尘派的。他犹豫着要不要出手之时,却听那女子劝蓝宫主先行回宫。
      
      莫非那女子有意救人?想到这,他便躲在了暗处静观其变。落尘派的人与女子动手了,那女子明明武功要高很多,却处处相让,一点也不像在打斗,似乎在逗人家玩。玩腻了想休息,落尘拍的人偏不肯,她轻轻一掌便拍飞了他们。看到落尘派的人吐血了,她还被吓了一跳。难道她从没伤过人?
      
      落尘派的那几名弟子估计是太年轻了,竟把聚贤庄的事说了出去。
      
      后来那女子拿出瓶□□扬言要让落尘派的人全身肌肤腐烂而死,他初始还以为她只是在吓唬人家。若真要杀人,那方才就不会手下留情。可是他错了,那女子真的把涂药撒在了落尘派弟子身上。他有点失望,本以为这女子与其他凌沧宫的人不一样……他飞身去阻止也来不及。
      
      那女子见到他,竟然撒腿就跑。他想也没想就追了过去,不知道是想拿回解药的成分居多,还是不想让那女子就这么走。
      
      令他哭笑不得的是,那瓶竟不是□□,那女子只是闹着玩的。她说话的时候神采飞扬,表情很丰富,他都要看傻了,脱口而出问人家名字。他是怎么了?他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啊。
      
      马儿似乎感应到主人的焦虑,仰天长啸声,码足劲往前跑。太阳逐渐西下,把马车及赶马人的身影拖的很长很长。西边的天空一片通红,本是甚美的景色,却无人有心欣赏。
      
      马车内的人禁不住痛,□□起来。慕容子轩停下马车,钻进马车内,又给宁苧输了一些内力。此刻的宁苧,脸色极是苍白,与最初见到的那个神采飞扬、精灵活泼姑娘判若两人。
      
      “你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慕容子轩轻声在她耳边说完这句话,钻出马车,继续挥动马鞭前进。
      
      是的,她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再如他最初遇到的那般健康、活泼。
      
      那日他与落尘派的弟子一起下山后,总觉得有不舒服,想了想,也许是捡到了她落下的荷包却没还的缘故。君子云,拾金不昧。他捡到人家的荷包没还,自然心里总搁了件事。于是他便拜别了落尘派的弟子,又回到大雾山。
      
      哪知他只顾着赶路,粗心大意,加上也没想到在这个终年被雾笼罩的深林竟然生长有薄荷。天生对薄荷过敏的他,不小心碰着了,于是昏迷了。倒下的那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心有不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做,好多好多东西放不下,他怎么可以就这样倒下?
      
      也许是真有那么巧,她发现了他,并且在给他吃的那个解药里有缓解薄荷过敏的药物成分。幸运地躲过一劫,醒过来的那一刹那,天知道他几乎是用尽了这辈子的自制力才压制住内心的澎湃。才知道,想见的人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是怎样的欣喜。
      
      她丝毫不觉得自己救了一条人命是多了不起的事,还让他忘掉。他怎么可以忘,怎么可能忘?于是他再次自私的选择性忘掉回大雾山的目的,把那荷包留为己有。
      
      离开大雾山,他心心念念,不知道她是否会去聚贤庄。因为始终牵挂着这事,他便让人回复林庄主,那日大会他会去。
      
      一别数十日,没想到真在聚贤山庄再遇到她。既开心,又担心。她是凌沧宫的人,若被其他人发现了她的身份,那就危险了。一整天他都心神不灵,听不下去林庄主讲什么,满脑子是‘她为什么会在这?’。
      
      终于她还是被发现了,但暴露她身份的竟同是凌沧宫的人。难道她们不合?想到这,他的心咯噔抽了一下,竟开始担心她在凌沧宫的日子是否不好过,是否受排斥。他忽然很恼怒那个陷她于危险中的人,于是在打斗中,生平第一次,他丝毫不对女子留情,只想快点拿下那出卖她的人。也因为那头,她正被几个掌门围困。
      
      带她离开了聚贤山庄,他想,若她愿意,他就带她回慕容山庄吧。从此远离凌沧宫,不要再把自己陷于危险中了。他才刚开口问她想不想离开,三弟就来了。没想到她跟三弟竟然那么处的来,平时被娇宠惯了的慕容晟睿在她面前被训的乖乖的。看着他们斗嘴的那一幕,他竟觉得心好温暖。
      
      只是,他仍然没保护好她,她还是被乐彤带走了。他知道,她是不想让他跟三弟涉险,所以才骗走乐彤她们。安顿好三弟,他便马不停蹄再上大雾山。得知她没事,只是被囚禁,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一半。费劲心思爬上魁风崖,见到她确实安然无恙,那另外悬着的半颗心才终于可以放下。
      
      在魁风崖陪她的那半个月,他觉得好开心,人生从未如此开心过。听她天马行空的扯说月亮上没有嫦娥;星星是离我们很远的恒星;我们生活的星球叫地球,是圆的……虽然他听不懂,见她说的起劲,也便由着她去。
      
      在魁风崖思过的她并不知道现在江湖有多汹涌,凌沧宫的长老在到处挑衅,积怨越来越深。又或许她一直都不知道凌沧宫与江湖各派的恩怨……与她相处的越久越觉得她是不属于江湖的,不仅仅是不了解江湖上的事,而是让人发自内心地觉得她的善良与单纯,在江湖上行走的人是不可能有的!他开始担心她继续呆在凌沧宫会出事。
      
      偏在这节骨眼上,三弟受伤了,他不得不把她撇下。结果真出事了,她在坠崖了。天知道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他有多痛不欲生。懊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处理好事情,不早点找到她。当江湖上都在传凌沧宫的圣姑坠崖而亡时,他不信,他不信她就这么死了。他动用了慕容家在中原的全部影子护卫去找她。找了十数日,终于又发现了她的踪迹。得知她真的还或者,生平第一次,他喜极而泣。
      
      南宫兄非常顺利地把她引到浏阳城,一别数月,终于再见,虽然他易了容,她未认出他。看到她消瘦了许多的脸庞,真想问,最近过的是什么日子?为什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子?
      
      他决定以后都要把她护在身边,不让她在涉险。谁知,他还是没保护好她。如今她躺在马车内,命悬一线。就算他在身边也没能保护好她。他真恨不得那一剑刺中的是自己,他真恨不得把那伤她的人撕成两半。
      
      “慕容子轩……”宁苧强撑住最后半口气,唤道。
      
      慕容子轩也没像之前那样停下马车,而是一般赶着马车一边应她。他心里堵的慌啊,不敢停,这是跟死神的比赛……
      
      听到慕容子轩说话都颤抖,宁苧苦笑了下。她真是遭虐啊,而且是专门只虐他的。她真的不过是举手之劳救过他一次,竟换他数次舍命相报,她这辈子干过最值的事就是这件了。她好想告诉她,如果她死了,别难过,他已经尽力了;她好像告诉他,其实公孙小姐挺好的,别太挑剔了……
      
      回想与他有关的过往,最开心的日子竟是在魁风崖思过的那些天。每天盼着晚上快点到,盼着他给她带新鲜的东西。对着月亮聊星星,对这星星想太阳,怎么胡乱扯都有讲不完的话题。也是经过那些日子的相处才发现慕容子轩那些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不仅仅是温柔的……
      
      面具男折腾她的时候,她常想,若此刻在身边的是慕容子轩,他定不会让她再拖着残破的身躯走那么多路,不会让她饿着,不会让她睡地板。唉,各种心酸。好不容易重逢了,她又给臭道士狠狠捅了一刀。为啥她人生那么多悲剧?在21世纪是个孤儿就算了,还要给叔婶虐待,再来个车祸灵魂穿越,苦逼的重生在□□圣姑身上,好吧,现在终于给捅的差不多快死了。
      
      哎呀呀,她怎么开始回忆起过往了?难道是死前必修课?
      
      “慕容子轩,我可能真的快要死了……”宁苧想到也许再没机会说了,硬是又挤出了一丝力气。
      
      “你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我要你活下去……”慕容子轩几乎是吼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