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圣姑这身份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潆影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大家见谅,也希望大家能多指出我的不足之处,我会努力改进的!!第一天发文,双更还是N更好呢?
    谢谢猫亲指出俺的小错,扑倒亲一个!
      诺大的房间,一女子安静地半躺在贵妃椅上,右手拿着本书,瞧的正入迷。屋内纱幔低垂,四周石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袅袅生烟香香炉,最引人瞩目的还是窗边安置的那张贵妃椅。怎么看,这都像是千金小姐的闺房,只是住在这的人却是……
      
      “圣姑,宫主有请您去大殿。”不带任何感情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嗯。”正趟在贵妃椅上看书的女子极不情愿地应了她一声。半响,被称为圣姑的女子才放下手中的书,懒洋洋地从贵妃椅上爬起来随她离去。
      
      也许真的是她宁苧上辈子缺德事干太多,这辈子才那么坎坷。眼看着就要大学毕业开始新生活,却因一次意外车祸灵魂来到了古代。穿越就算了,偏穿到一个名叫凝云,被人尊称圣姑的女子身上。一听到这称呼她就寒毛直竖,圣姑,照她看了22年的武侠剧经验推断,铁定是某个邪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开始她还以为是做梦,觉得穿越这种不靠谱的事不可能真的发生。在尝试过撞墙会痛,咬手臂会出血等一系列自虐活动后,终于认命了,她,华丽丽地穿越了!
      
      宁苧来到大殿,四大长老竟然都在,她太阳穴即刻隐隐泛痛。
      
      凌沧宫四大瘟神每次回来,不是斗嘴斗到她磨破嘴唇,就是比武比到她隔天起不了床。这几个女子简直就是极品战斗机,除了战斗还是战斗。明明大家都差不多年纪。都是蓝雨宫主的精英徒弟,凌沧宫的栋梁,何不好好相处?呜呜,亲,你当我想当圣姑啊?若可以,本姑娘拱手相让,让你们四个争个饱。
      
      她刚踏入大殿,宫主就笑吟吟地朝她挥手:“凝芸,前些日子你不是练成了神功的第六层吗?今日几位长老都想跟你切磋下。”
      
      又来了又来了,宁苧直觉得自己要抓狂了,一丝冷汗渗出掌心。
      
      “不切磋。”宁苧冷冷地回答,努力不让语言透露她的恐惧。亲,好歹同门师姐妹,别老舞刀弄枪成不,容易嫁不出去。
      
      红衣长老乐彤冷笑了声道:“圣姑别误会,是我们四人逐个跟您切磋,不是合力而上。”
      
      宁苧眼眸狠扫了她一眼,心想,估计这次又是她起哄的。凌沧宫那么多女弟子,虽说都虎视眈眈圣姑之位,可气焰最盛的就属这位乐彤长老。
      
      同样冷笑一声,宁苧一字一字说道:“乐长老,要切磋,可以。但是本圣姑神功初练成,亦未有十成把握能操控自如。万一在切磋过程中一时收不住力错手将长老击毙,还望你去了阎王爷那别告我状。”
      
      听到这话,乐彤的脸顿时乍红乍绿变换起来,比京剧的‘变脸’还神奇。她神功才练到第四层,与第六层实力相差甚远。万一凝云这段话是故意说的,难保她不会在比武过程中故意将自己击毙。话已说在前头,到时真将自己击毙,宫主也不见得会惩罚她。
      
      等等,她怎么还没战,就先泄气啊?乐彤暗恼起自己的胆怯。
      
      似乎是看出乐彤的为难,宫主笑眯眯地问:“凝云的话你们也听到了,还想切磋我也不反对,毕竟比武过程死伤是难免的。”
      
      黄衣长老如雪听到“死伤难免”这四个字顿时脸色发白。十年前,蓝宫主在凌沧宫众弟子选了十五个年纪相仿的女孩亲自授武,但是十年后存活下来的就只剩她们五个。因为每一年,她们之间都要进行一次比武,武功最差的那位就会被杀死。
      
      “宫主,如雪自知武功不如凝芸。”言下之意就是,如雪不比了。
      
      “嗯,很好!”宫主依旧笑吟吟。
      
      如雪的话掀起了蝴蝶效应,其他两位紫衣、蓝衣长老也相继退出。
      
      “宫主,乐彤会继续努力修炼。”红衣长老咬牙切齿吐出这句话。
      
      “嗯,好。”蓝宫主从头到尾都笑吟吟的,就像位温暖的母亲笑看着自己的孩子在那闹。
      
      宁苧暗松口气,今日这一斗算是忽悠过去。来这三个多月了,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祈祷,祈祷今天不要被召见,祈祷今天所有的长老都外出执行任务,祈祷宫主今日开始闭关修炼,祈祷今天平安无事。
      
      这三个多月来,她在凌沧宫的生活几乎都离不开这个‘斗’,睡醒先斗一斗,吃饱再斗一斗,临睡前再来一斗。这样惊心动魄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尽头啊?
      
      ******
      
      圣人言,非礼勿视,意思就是当别人用不是太礼貌的眼光看你的时候,要当做没看见。这点,她一向都做的挺好的。
      
      凌沧宫圣姑的主要职责就是定期陪伟大的宫主走出大雾山,受万人景仰。这不,此刻她正在享受沿途的‘注目礼’。
      
      “是凌沧宫的人。”略带点颤抖的男声响起,“大哥,我们终于找到凌沧宫的人了!”
      
      我勒个去,听到前半句,宁苧还以为那是害怕到发抖,听完后面的才知道那是欢喜到声音颤抖。
      
      迎面走来六名佩剑男子……好吧,虽然她不会形容,可一看就知道不是同一道的,一般不是同道中人,见面都会碰撞出些火花。
      
      “凝芸,是些什么人?”轿内的蓝雨宫主发问。
      
      “宫主,是几个不知名的江湖混混。”
      
      “哦?”蓝宫主语气带了点意外,“这等鼠辈也敢挡本宫主的道。”
      
      “竟敢说我们堂堂川州落尘派是鼠辈?”对面人群中有人激动了,拔剑了。
      
      “落尘派?这是什么时候蹦出来的门派?本宫主行走江湖二十多年都没听过。”蓝雨宫主语气甚是不屑。
      
      “妖女,别只会逞言语之快,有本事我们光明正大决一胜负,今天我们落尘派就为武林除害了。”热血青年中有人沸腾了。
      
      好吧好吧,初生牛犊真不怕虎。宁苧只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些抽蓄,“宫主,这些人就让凝云来处理,宫主还是先行回宫。省得让这些无名小辈占了便宜,以后在江湖造谣‘落尘派曾拦下堂堂凌沧宫宫主之轿’。”
      
      “……”蓝宫主沉默了片刻,便示意弟子继续抬轿前进。
      
      抬轿子的队伍继续缓缓前进,倘若换作其他人也许没着胆量敢阻拦,但这都是些初出江湖,还特意跑到人家地盘来踩场,希望一战成名的热血青年,没那么了解凌沧宫的厉害。
      
      有第一个人出手了,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接踵而上。宁苧轻跃至他们面前,暗叹了口气。乒乒乓乓,又一场打斗开始了……穿来古代有些时日,她也慢慢习惯了这打打杀杀的日子。
      
      轿子渐渐离开他们的视力范围,他们却无法前进半寸。如果这帮人还有点头脑,那么就应该意识到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偏,他们真的太年轻气盛。
      
      “嘿嘿,小妖女,现在只剩你一个了,抓住你再去聚贤山庄出席除妖大会,我们落尘派也可以扬名江湖。”
      
      这群青年真的好乐观,好傻好天真,这样行走江湖是死的更快。
      
      桥子已走远,宁苧也无心恋战,道:“我们握手言和吧,不打了,成么?”
      
      “小妖女,今天你就认栽吧。”热血青年哪会听她的,还以为她那是求饶的信号。
      
      “兄弟,冷静点,这整日打打杀杀多危险啊?而且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女子,不符合江湖道义呀。”宁苧边躲边叫。
      
      “对付你这种妖女,讲什么江湖道义。”热血青年们压根没人听她的。
      
      身体灵活地左躲右闪,尽管双方实力悬殊明显,可刀剑无眼,能不打还是不打的好。虽说死过一回了,她还是很爱惜生命的。她没这帮人这么有理想,也不想扬名立万,只是想渺小平凡的活着,长命百岁而已。呜呜,为啥,为啥这么难呀。妖女想‘从良’果真好难。
      
      她步步退让,敌人步步逼近。这么折腾,确实也累人。宁苧收起了玩心,掌风掠过处,几个青年相继倒地,口吐鲜血。
      
      “都跟你们说了,偏不听,就喜欢流血受伤逞英雄。猪脑袋。”
      
      宁苧也给小小吓了跳。这功夫果然不好把握,一不小心出手重了点,不仅把人大趴,还吐血了。
      
      “今天我就暂且放你们一条生路,再追来了,再缠着我,,,我直接毒死你们!”宁苧装出一副狠样甩下句狠话准备走人。
      
      “妖女,你别得意。过不了多久,你们凌沧宫就会被各派英雄铲平,你们嚣张的日子不多了。”
      
      “什么意思?”前进的步伐停了下来。
      
      “二弟,住口,别说。”一男子喝住说话的男子。
      
      “不说是吧?”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瓶塞,拿到他们面前晃了晃,“不说一会我就把这毒粉撒你们身上,让你们全身肌肉腐烂而死。”
      
      “别,我说,我说。”亏前一刻还一副大义浩然的模样,现在立马暴露出其贪生怕死的本质,“聚贤山庄发了英雄帖,号召武林各派的英雄五月初二这天在聚贤山庄开除妖大会,商议如何铲除凌沧宫。”
      
      “好端端的干嘛开除妖大会挑起斗争?”
      
      “哼,明明是你们凌沧宫的人到处挑衅,说的倒像我们正派没事找你们麻烦。”
      
      难道是她刚来不了解形势?难道蓝宫主也有一统江湖的雄心?还以为她就是爱傻笑爱看‘宫斗’。
      
      “早这么老实就不用受伤了嘛。”
      
      宁苧非常爽他们一直用鄙视的眼神瞧她,看了眼手中的瓶子,调皮地把瓶子的粉撒向他们,立刻惹得他们一阵鬼哭狼嚎。
      
      “姑娘何苦还不放肯过人家?”
      
      宁苧逗他们玩的正起劲时,一浑厚的男声自她身后响起。音毕,一年约二十四五岁男子出现在她面前,身着白袍,一头黑发用白玉绾起。腰间佩戴一块温润的玉佩,面目俊雅,英气逼人,眼神温和却有带了点犀利。
      
      “慕容公子……”原本还在鬼哭狼嚎的落尘派弟子,见到这位白衣男子,即刻双眼冒爱心,发出崇拜的惊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