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来我家玩

作者:栖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颗糖

      当天下午,第一个出现的是浪味仙。
      男人架着眼镜打开房门下楼来,一抬眼,刚好看见倚在冰箱上美滋滋喝草莓牛奶和烧饭的阿姨聊着天的女人。
      浪味仙摘下眼镜来,用衣角擦了擦,没反应过来。
      
      苏立明看见他了,走过来,小声解释。
      浪味仙作为和the one并称为MAK大脑的男人,只稍微露出了一个讶异的表情,便灵敏迅速反应过来,非常淡定,没再表示其它。
      
      紧接着出来的,是和浪味仙一个房间的小炮。
      新人少年中单觉睡得饱饱的,满脸热情洋溢的满足一路蹦蹦跳跳,看见窝在沙发里的喻言以后,先是迷茫了一下,而后想起了什么似的惊了一下,脚下一个趔趄,最后两阶台阶差点踩空。
      
      少年顶着一头耀眼白毛口中念念有词这这这了半天,被一边的浪味仙拉开了。
      眼镜男表情清淡的跟他说了几句话。
      
      白毛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又摇摇头,表情惊恐,纤细的手指了指不远处沙发里的女人。
      喻言余光瞥见他的动作,眉梢挑了挑。
      
      第三个下来的是胖子。
      胖子虽然体积大了点,但是眼神巨好使,他刚出了房间门,就瞥见客厅里一个长头发的。
      定睛一看,他眼睛瞬间瞪得快比肚子大了。
      
      胖子屁股尿流的跑进江御景房间里,也顾不上死活,冲到江御景床边,刚准备掀被子,理智回神,动作停了。
      他回头看向the one:“one哥……”
      
      The one窝在圆形小沙发里看书,气质优雅的不像个网瘾少年。
      听到他叫,面无表情抬起头来。
      
      胖子挠挠头:“景哥昨天啥时候睡的啊?”
      “五六点吧,怎么了。”
      “五分钟。”
      “?”
      “那五分钟。”
      “?”
      
      “昨天那个五分钟,啪啪两巴掌那个,现在在楼下。”胖子终于完整的说出了一句话。
      The one:“……”
      
      “我要不要叫?人都找上门来了,景哥魅力这么大的?”胖子压低声音。
      “谁知道你。”
      胖子纠结了一会儿,觉得保命要紧,最终还是放弃了叫江御景起来,和the one一起下了楼。
      
      两个小时后,下午三点半。
      睡得不省人事的男人起床洗了澡,甩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下楼的时候,就听见楼下一片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欢声笑语。
      江御景循声看过去。
      
      苏立明笑的很慈祥,一嘴奶油:“景景起了啊。”
      胖子双下巴一抖一抖的,一嘴奶油:“景哥起了啊。”
      浪味仙推了推眼镜,一嘴奶油:“起了啊。”
      小炮嘴角快咧到耳后根去了,一嘴奶油:“景哥早!来吃蛋糕啊!”
      
      “……”
      视线一扫,女人坐在沙发上,抱着个靠枕,手里一瓶草莓牛奶,表情懒洋洋的。
      她面前小木桌上,一二三四,四个空的牛奶瓶子。
      
      江御景眼睛眯起,煞气很重。
      喻言心里有点虚,但是表面上还是不避不退,一副完全无所畏惧的样子和他对视。
      
      良久。
      男人走过来,站着,居高临下看她。
      “我的。”
      “什么?”
      “你在我没允许的情况下喝了我的牛奶?”
      
      喻言恍然大悟了一下,然后不慌不忙:“这是我的。我自己买的。”她说完,又指了指墙边一整箱的草莓牛奶,“你有一整箱,那天为什么要抢我的?”
      你还是人吗?
      
      江御景很慢眨眼:“因为你踩我的鞋。”
      “……”喻言一下泄了气,“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不是道歉了吗!而且我也把牛奶让你了,你还抢我草莓乳酪是不是很过分?”
      
      江御景没反应。
      伸出手指拨了拨额前湿发,半天:“哦。”
      
      “……”
      ……哦你大爷。
      
      喻言想起之前胖子跟她说的,这个男人除了游戏以外其实很少有在意的,无关紧要的事不会费脑子去考虑,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不去想。
      并且,他在刚睡醒的时候反应会有点迟钝,非常可爱。
      
      喻言上上下下来回打量了几圈,也没看出这人哪里可爱。
      她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抢她牛奶,抢她乳酪,和她有着不共戴天血海深仇的男人就是江御景。
      
      这下梁子结更大了。
      喻言开始考虑着怎么在喻勉面前抹黑他偶像的形象比较可行。
      
      而此时,这个在他弟弟口中斗战神一般的男人,正穿着棉质的睡衣,抿着唇,站在她面前。
      
      他刚洗完澡,脸看起来水水嫩嫩的,皮肤苍白,眼圈很重。
      头发还湿漉漉滴水,表情冷淡散漫。
      明明是高高的一只站在那里俯视着她的,整个人却显得很柔软,毫无攻击性。
      
      但,这些都只是表象。
      喻言心里打响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觉得只需对方一个表情一个动作,战斗的信号就会被瞬间打响。
      
      良久。
      江御景转身走进厨房,掀开冰箱门,拿出一瓶他宝贵的草莓牛奶来。
      他一边扭开盖子喝了两口,一边走到客厅那头其中一台电脑前,弯腰,开机,然后上楼,换衣服去了。
      
      诶。
      喻言有点意外的看着他一整套的动作。
      这就完了?就没了?就结束了?
      不太对啊。
      这跟她预想中的正面交锋的剧本,就完完全全不一样啊。
      
      她本来以为暴风雨会更猛烈些的。
      毕竟在知道这几天那个小气鬼就是江御景以后,她是想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的心都有的。
      
      他这么平淡的反应,不就显得自己格外小肚鸡肠了吗?
      喻言很苦恼。
      
      晚上刚好约了QW战队的训练赛,作为小老板,来都来了,也没有不留下来看看的道理。
      即使她是真的一点都看不懂。
      拖了张椅子到小炮后面,小喻总撑着下巴,一本正经开始看他们打比赛。
      
      喻言坐在小炮和江御景中间,PIO的打法和他一头的白毛一样嚣张,把对面压在塔下一步都走不动,发条一旦出了个头就拉着人家疯狂消耗。
      
      旁边江御景打得更凶。
      压着补刀经验也领先,率先二级一到,他抓住对面一个走位小失误直接就上了,一顿骚操作眼看人头到手,江御景直接闪现进塔抬手就是一枪——first blood。
      锤石拿了一血。
      
      ???
      小炮一脸懵逼的转过头来看向旁边下路双人组。
      喻言也跟着他的动作看过去。
      
      这边江御景正在跟the one深情对视。
      电光石火,噼里啪啦,风起云涌,惊涛骇浪的那种。
      
      喻言只觉得刚刚这几个人打的很激烈,而且还赢了,挺开心,并不懂他们这么激烈的情感交流是怎么回事。
      
      但是江御景此时表情太可怕了,喻言抓着椅子小心翼翼地往小炮这边挪了挪,小声问他:“刚刚那怎么回事啊?对面不是死了吗怎么这两个人像是要出去打一架一样的?”
      小炮补着刀跟她咬耳朵:“刚刚那个一血正常来说肯定是景哥的,但是被one哥给抢了,不知道为啥。”
      
      小炮懵逼,他旁边浪味仙和胖子倒是很淡定,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the one,一个不畏生死踩在魔王脑袋上嚣张的男人。”浪味仙甚至很怀念,“还是原来那个配方。”
      胖子:“双人路死亡修罗场回来了,我划划水,你们随便carry carry。”
      
      整场比赛打的毫无悬念,小炮对线能力强,操作也很犀利,单杀了对面中单一波建立起优势,再加上后期江御景疯狗一样的屠杀,MAK30分钟推上高地,对方打出GG。
      QW战队在LPL里算是中等水平,虽然大家都没觉得会输,但是也没想到能赢的这么轻松。
      
      众人打完都挺开心,除了某个人沉着脸一言不发。
      胖子见状,抖着肚子跑过去一把勾上,对着他屏幕猛瞧:“7/1/3,哇靠景哥你今天这么凶的吗,真的carry。”
      男人依然没说话,只是紧绷着的嘴角放松了下来。
      
      喻言:“……”
      浪味仙朝她偏了偏脑袋:“看见没,多么好哄,我们队宠。”
      “……”
      
      晚上喻言叫了小龙虾和烧烤的外卖,没和他们一起吃,付了钱就准备走了,一群男生吵吵嚷嚷围在一起,还是被蛋糕彻底收买了的小炮先从人堆里探出头来:“老大走了?不留下来一起吃吗?”
      
      喻言脚步一顿,腰板直了直,非常“老大”的转头:“嗯,我先走了,你们吃。”
      小炮点点头,眼神期待:“老大明天还来吗?”
      喻言淡淡微笑:“不了,你们今天打得很好,之后也要继续努力。”
      
      其实她根本看不懂。
      但是逼还是要装足的。
      反正赢了。
      ——喻言完全忘记了她刚刚还在懵逼的问小炮双人组什么情况这档子事儿。
      
      只是第二天,依然是上午十点半,苏立明沉默的看着出现在门外手里又提了一大堆袋子的女人。
      喻言:“嗨。”
      
      苏立明:“……”
      你不是说你不来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浪味仙:景哥,一个集队宠与队霸头衔于一身的男人。
    之前OMG夕阳:我们队宠是□□lz,因为他一个表情我们就都懂了。
    嗯,就是这么回事。
    *
    magg_ie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28 20:09:25
    阿萌爱诗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28 21:58:45
    四御的旺旺大礼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28 22:00:57
    四御的旺旺大礼包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5-28 22:01:24
    这个作者不更新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7-05-28 23:33:20
    说说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28 23:55:36
    感谢老婆们的投喂,今天的老婆也依旧如此可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