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来我家玩

作者:栖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颗糖

      江御景在人生漫长的二十一年里,在香甜睡梦中被人强行弄醒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而以这种惨无人道的方法,是第一次。
      
      冰凉柔软的毛巾覆盖在脸上冒着冷气,刺啦啦地渗透进皮层直冲大脑把人的瞌睡虫顿时赶了个干净,半分钟以后,他动了。
      手,伸过去,抓着毛巾扯了下来,眼没睁。
      
      the one不动声色后退一步。
      又想了想,稳妥一点,还是先出去了。
      
      江御景睁开了眼。
      喻言毫不畏惧,就站在床边,背着手,弯眼笑着看他:“呀,景哥醒了?”
      男人没说话,将毛巾丢在一边桌上,双手撑着床坐起身来,看过去。
      女人站在他床边,继续笑眯眯:“早饭吃伐啦?”
      
      “你什么事。”江御景瞳仁漆黑,眸底像是结了冰。
      “没事。”
      “……”
      “就叫你起来吃个早饭,早上美好的时光多么短暂,浪费在床上不合适吧。”
      
      她话说完,江御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了口,
      “喻言。”他叫她名字,缓慢地,沙哑又低沉,压抑着怒气,还带着警告。
      
      被点名的人面色不变,一屁股坐进窗边的圆形小沙发里,手肘撑住原木桌,托着下巴看着他:“起来上班。”
      江御景看了眼表,沉着脸:“现在八点半。”
      
      “八点三刻了。”
      “下午才上班。”
      “你如果在公司里九点就要上班了。”
      “我是打职业的。”
      
      “哦。”喻言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那你今天加班。”
      江御景:“……”
      
      九点半,江御景下楼来的时候,苏立明已经在桌前吃早餐了,看见他下来,男人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表情。
      非要说的话,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在看见喻言完好无损地跟着他一起下来了的时候。
      
      苏教练冲他打招呼,表情还挺愉悦:“我景,很久没感受过上午的阳光了吧?”
      江御景整个人气压都很低,冷冰冰扫过去一眼,一个字都不想说。
      
      四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一个是‘今天说超过五句话算我输’的冷漠娃娃脸,一个没睡够正在安静发脾气处于暴走边缘的大魔王,剩下一个,看起来最正常的大老板正看着甜品报告作业,若无其事啃生煎,完全当旁边低气压制冷机不存在。
      
      苏教练很久没有吃过有这么多人的早饭了。
      苏教练压力还是很大的。
      
      喻言手里捏着那份用奖金做诱饵的试吃反馈意见,仔细看下来,发现写的最认真并且最有参考价值的还是小炮。
      字里行间都充满了对于蛋糕的热忱,还有老大明天能不能再来一块的渴望。
      
      她从上到下看完了,数数人头,又翻到背面,一片空白。
      喻言挑了挑眉,扭过头去看着身边的男人:“你的呢?”
      
      江御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的作业。”她抖了抖手里的纸,解释。
      
      江御景伸出一只手来到她面前,掌心冲上,喻言把纸递过去。
      男人接过,看了一会儿之后抬起头来,偏了偏脑袋:“你不会是以为我会写这种东西吧。”
      他顿了顿,薄薄的唇片慢慢掀起一个刻薄的弧度,“非要说,和上次那个草莓乳酪比,就完全不行啊。”
      
      喻言:“……”
      “你比不过人家,放弃吧。”
      “……”
      你闭嘴啊你!
      
      下午,仿佛被刺激到了一般,被嫌弃完全不行的喻言又去了那家店。
      这次江御景老老实实的待在基地里,没人捣乱,她终于顺利买到了那个据说无敌好吃的草莓乳酪。
      
      没急着回去,她干脆直接找了个角落坐下,从包包里翻出笔和纸,切了一块尝。
      这家店又小又旧,桌子和桌子距离很近,她旁边的那张桌坐着个男人,正在看杂志,看见她的动作,似有若无瞥过来两眼。
      
      喻言刚好也看过去,两人视线相撞,对视上的瞬间皆是一愣,然后笑了。
      男人穿着一件浅蓝色衬衫,白皮肤,高鼻梁,眼睛是很深的棕色,气质卓然,笑容温和友善。
      总之,是具备一切帅哥男神应该具有的良好外在皮囊的这么一个人。
      
      然而喻言自从认识了汤启鸣以后,就开始对这种类型的男人有很大偏见了。
      她只笑了笑,便偏过头去,继续吃蛋糕。
      
      结果男人率先开口了,
      “你在写感悟吗?”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清润好听,温柔又舒服的一把嗓子。
      喻言有点诧异抬起眼,摇了摇头:“随便写写。”
      
      我在偷配方。
      但是我死活吃不出来。
      这话我能说?
      自然是不能的。
      喻言有点忧郁,感觉自己的专业水平受到了侮辱。
      
      那边,男人已经笑出声了。
      朗朗笑声泉水一般流淌而出,男人合了杂志放在桌上,
      “你是西点师?”他问道。
      
      喻言“啊?”了一声,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正在考虑要怎么回答,就看见男人指指她面前桌子上的草莓乳酪,侧身偏头,眼底带笑看着她:“这个,是我做的。”
      喻言:“……”
      “我是这家店的西点师沈默,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直接问我。”
      
      她心里咯噔一下。
      第一反应是被抓包了。
      完了。
      师父,我给你丢人了。
      
      喻言懵逼的看着他,没反应。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他。
      
      沈默又开始笑:“小姐贵姓?”
      “喻。”她咬着嘴巴里的软肉,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觉得忍不住,“我想问一下……”
      沈默好看的眼弯着:“嗯?”
      
      喻言深吸口气,干脆豁出去了,一脸视死如归:“我之前买过一块原味乳酪,感觉很特别,我就试做了一下——”
      沈默笑意浓浓看着她。
      她说不下去了。
      
      “你试过柠檬汁了对吗。”他一脸了然。
      “试过了,感觉不太对。”
      沈默笑意加深了:“我建议你,可以换成柠檬利口酒再试试看。”
      
      诶。
      喻言瞪大了眼。
      一幅清晰的图画开始在脑海里渐渐成型。
      她恍然大悟。
      
      起初,喻言是有点心虚的,总觉得自己偷偷学走了对方的什么看家本领。后来想想看,甜品无非学习与创新,改良和超越这么简单而已,也就淡定下来了。
      
      沈默非常会聊天,言谈举止中就可以看得出双商很高,无形当中会配合着对方的话题,做出最让人舒服的反应和回应。并且,他在甜品方面的专业知识也让人惊叹,想法见解独到,往往能够从不同的角度做出一针见血的评价。
      总之就是,让人愿意跟他聊上一整天的那种人。
      
      两个人从下午开始聊,直到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日光退场,夜幕降临。
      喻言才意识到,自己就这么拉着人家侃到了晚上。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已经这么晚了啊,要不然我请你吃个晚饭吧?”
      顺便你再跟我说说,你的那个凝乳是怎么改良的来着?
      
      沈默欣然同意,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吃日料。
      喻言对这附近不熟,最后还是沈默推荐了一家日料店,隔了这里一条街,走过去不到十分钟。
      
      南寿路很长,车流飞驶而过,路灯通亮。
      两人穿过马路到对面,再往前,刚走了两步,喻言突然停下脚步。
      
      沈默回过头去。
      女人站在原地愣着,眼神飘忽。
      “喻小姐?”沈默询问地看着她。
      
      喻言眨眨眼,摇摇头,
      “没事,刚刚眼花了一下。”
      好像看到熟悉的鞋了。
      
      沈默推荐的这家日料店店面不非常大,但是装修非常有味道,门口挂着和式灯笼,纸伞在玄关处撑开悬挂,木质桌椅,桌侧刻着可爱的樱花纹样,从墙上的丝竹到细节上的装饰全都是扑面而来的东瀛风情。
      一顿饭吃完将近八点钟,期间两个人又聊了各国甜品差异,互相留下联系方式,沈默又帮叫了车看着她离开。
      
      出租车高速行驶,路过刚刚和沈默穿过的那条马路时,喻言一怔,鬼使神差地,突然喊了停。
      付了起车费下车,她站在原地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转了个方向走过去。
      
      刚刚就在这条路的路边,她总觉得自己看到了那个人。
      虽然只是一晃而过的。
      
      高高的,挺拔削瘦的背影,身材比例很好,黑发,右手手指微蜷,食指和中指间夹着根烟。
      那人当时微微侧了侧头,露出半张侧脸。
      熟悉的侧脸线条,紧绷的嘴角。
      
      喻言边走,边眯着眼努力回忆,越想越觉得就是他。
      路很长,再往里面是居民区,喻言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忘记看路牌,她又走了大概五六分钟,走到了尽头。
      
      黑色的巨大铁门拦住了她的去路,铁门后是一栋很大的建筑。
      像是个私人医院,五层,现代化的装修风格,灯火通明。
      
      建筑前的花园里是大片绿化,平整石板铺成的两条小路从铁门直通到正门口,花园的正中间,一个巨大的石雕喷泉,此时喷泉已经被被关掉,只余下白色石雕孤零零地立在黑暗中。
      
      两边绿植低矮,树叶沙沙。
      整个庭院一片寂静。
      
      黑色大门右边门卫室里,有保安探出个头来,正顺着窗口看她。
      
      喻言后退了两步,侧过头去,看向大门旁边竖立着的大理石门牌。
      上面深浓的楷书字体,清晰雕刻着五个字——
      盛泽敬老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景妹,一个有秘密的男人。(?
    这文三万字了,我们言和我们景互怼了三万字了宝贝们!有没有留言哇人家想要留言哇(蹬腿
    明天可能不更,请个假,你们的小甜甜要过节去了嘻嘻嘻,我们后天见,比心心
    *
    有点牙疼疼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0 20:30:01
    甜丶橘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0 21:02:40
    梨氏九柠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0 22:09:07
    说说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0 22:51:36
    ☆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1 05:53:39
    Bea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1 13:27:37
    小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31 14:40:08
    五月最后一天的老婆们,谢谢老婆们又陪我走完一个月,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