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与陈太太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3】

      周末,陈先生夫妇二人看完一场电影出来,遇见了一个人。程依然小姐瞬间有些尴尬起来,而陈佑林先生则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般的斗志,他眯起眼微笑,客气的伸出了手:“易先生,好久不见。”

      易南是程依然大学谈了三年的男友,程小姐当初对这男人用情至深,深到让现在的陈先生仍旧感到不安与威胁。

      易南礼貌的与陈佑林一握手,然后与程依然寒暄了几句,接着便告退了。程小姐的追着易南的身影微微往后转了转。回过头来便接到陈先生探究的眼神。

      “干嘛?”

      “上次谁还叫我跪搓衣板来着,今天回去那个谁也得跪!”

      程小姐伸出两个指头:“这句话你就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上次的搓衣板是你自己买回去跪的,第二,你舍得让我跪?”

      陈先生气呼呼的瞪了她几眼,见她一脸得意,陈先生勉强忍了气两人一同吃饭去了。

      坐在餐厅里,程小姐点了牛排,陈先生立即神经兮兮道:“以前你都不爱吃这家的牛排,今天为什么想吃了?”

      程小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就突然想尝试一下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陈先生把脑袋缩到菜单后面,看了一会儿他又突然道,“听说那个易南很喜欢吃牛排。”

      “啊,是吗……等等。”程小姐扒开挡住陈先生脸的菜单,严肃的盯着他,“我说陈佑林,从刚才开始你就在闹什么别扭,多久前的事情了,你还在意他干嘛。”

      你不在意是因为你又没和他抢过女人!这句话在陈先生嘴边转了一圈,又识相的吞进了肚子里:“不在意啊,我也就是简简单单的提一句,程依然,你这么大的反应做什么?”他一脸正色的告诉旁边的服务员,“我要一份醋溜白菜。”

      服务员顿时抽了嘴角:“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西餐厅。”

      程依然接过话头道:“给他上份醋溜意大利面或是醋溜牛排好了,看他酸得。”

      吃完饭回家,陈佑林句句话不离易南,把依然吵烦了,她嫌弃道:“你暗恋他么!我还有他的号码你要不要打电话去和他告白!”

      “你有他的号码!”陈先生声音都走调了。

      程小姐不耐烦道:“重点不在这里好不!”

      “重点当然在这里!我媳妇儿居然还存着前男友的电话号码!”

      “只是他一直没换号,我一直懒得删而已。”

      陈佑林抱住头,一副天要塌了的模样:“完了完了,婚后第一次紧急的婚姻危机,妻子给丈夫前所未有的挑战!我要冷静要淡定要勇敢迎敌,媳妇儿是我的,媳妇儿是我的,媳妇儿是我的……”

      程小姐额上青筋抽了抽,甩给他了一双白眼,扭头就走。陈先生急急忙忙的追上去:“你要畏罪潜逃么?”

      “陈佑林你有完没完,你再扯着这话题不放我就生气了啊,我生气了今晚就不会让你进卧房。”

      陈先生嘴角动了动,终是把堆到唇边的话吞了下去。沉默的走了两步,一个弱弱的声音在程小姐耳后想起:“你有他的号码,但是没和他联系过吧?”

      程小姐脚步一顿。

      “没有联系过吧?”

      “今晚你别进卧房了!”

      【4】

      陈先生在门口直挺挺的站着。他拉不下脸来道歉,只有大着嗓子吼:“你到底要气到什么时候!”言语中没有半点威慑力,竟全是委屈,和给自己壮胆的伪装。

      程小姐正在气头上,话也不想喝他说,扯了个枕头便往他身上砸:“给我滚!”

      “是不是我滚了你就不生气了!”陈先生依旧气呼呼的。

      “滚!”程小姐懒得多说,扯了被子便要睡觉,哪想她还没躺好,身上的被子便被一股脑的拖走了。程小姐额头青筋直冒,眼瞅着怒得要撕破脸皮骂人了。却忽见陈先生将被子往地上一铺,他躺了下去,就地一滚,又气呼呼的坐起身来:“我滚了!”

      程小姐不得不说她被这一招狠狠的震慑住了,正在她风中凌乱之时。陈先生又吼道:“我要滚几圈你才不生气!”

      程小姐揪了床上还剩的唯一一个枕头,又砸到陈先生怀里:“你给我直接滚到客厅去,和肉球抢地盘去吧你!”

      “那说好明早起来就不许生气了!”

      程小姐盯着他不说话。陈先生将一个枕头放回床上,自己拖着被子抱着枕头既怒气冲冲又委屈十分的往客厅里走。走了几步,还想起回过头来大声道:“柜子里还有被子,你给我拿出来盖好!哼!我才不会说夜有点凉呢,媳妇儿生病了我才不会心疼呢……”

      他嘟嘟囔囔的出去了,碎碎念的声音还混杂了几声肉球叫唤,小狗像是在嫌弃这个男主人,又像是在嘲笑他……

      程小姐一声长叹捂住了脸,面对这样的家伙,她能生出多大的气来啊!

      在床上翻了半个多小时,程小姐始终睡不着觉,最后还是披上了外套,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看见在地板上裹着被子蜷成一团的男人,程小姐心一软,蹲下身来,叹息道:“真是个没安全感的家伙。”言罢又戳了戳他的脸,道,“你是狗么,这么会卖萌。”

      旁边的肉球睁开了眼,望着程小姐轻轻“嗷呜”了一声。程小姐忙把食指比上唇“嘘”了声,让肉球安静下来。哪想她手还没放下,就被人紧紧的捉住了,陈先生躺在地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媳妇儿,你心疼我吧,还是让我上床去睡吧。”

      程依然转了转眼珠道:“我们说好的不是明天早上才消气么?”

      陈先生拉着她的衣角道:“我错了,下次不会不相信你了。”

      “嗯。”

      “下次也不对你大吼大叫了。”

      “嗯。”

      “那我们可以回房了不?”没等程小姐答应,陈先生又叹道,“既然我都这么说了你还是不答应,那咱们就在客厅吧。”

      程小姐挑眉望他:“你想干嘛?”

      陈先生抿唇一笑,手下用力,一把将程小姐拉到自己身下:“和媳妇儿办事。”

      “啊!等等……陈佑林,等等!回房,回房啊魂淡!肉球……肉球看着的……”

      “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它都在外面和别人办过好多回事了。我不管它,它也别管我。”

      最后陈先生还是没让程小姐回房……

      “依然,依然,我爱你。”

      认识你,喜欢你,与你相恋,与你结婚,走过这么多时间,我依然如最初时一样爱你,等到白发苍苍我也依然会爱你。

      “我也爱你。”

      她甘愿带着未知的不安,步入婚姻,全然推翻过去熟悉的生活,去接纳另一个人走入自己的生命,然后相惜相伴,直指此生终结,她用了最大的勇气,最多的信任换来了最爱的他。

      【5】

      陈先生的嫉妒并不是空穴来风。

      说到追求程小姐的过程,陈先生能滔滔不绝的说上三天三夜,附带抹出一缸子心酸泪。原因无他,只因为陈先生比程小姐小一岁,读大学的时候他们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系,学同一个专业,唯一不同的只是陈先生比程小姐要矮那么一级。

      其实陈佑林早在入学的时候便对依然小姐芳心暗许了,只是那个时候程小姐已经做了别人的女朋友。陈先生从大一开始就每夜抽打自己肖想他人之妻的可耻之心,但是这颗心偏让他越是抽打越是茁壮成长了起来。

      终于,他黑化了。

      本着幸福是要争来的,女人是抢来的这个伟大理念,在程依然大四即将毕业的时候,被他逮住了机会……

      那时程依然常常与男友易南闹矛盾,原因无他,在即将各奔前程的焦躁道路上,没矛盾也总会闹出些小矛盾来。适时经过三年抗战,陈先生已经与程小姐走在了“好朋友”的康庄大道上。

      周一那天,陈先生以践行为由,请程小姐吃饭,完了顺道在灯火阑珊的校外的长街上逛了逛,不巧,正好碰见了与一个职场女士走在一起的易南先生。程小姐登时就变了脸,要冲上去问个清楚,陈先生好多歹说将人拦住了,故作神秘道:“你这样,不大好吧,毕竟男人还是要有点颜面的。”

      程小姐想来觉得在理,一个电话便追了过去:“你在哪儿?”

      易南愣了愣:“嗯,在外面。”

      “一个人?”

      “嗯。”

      “易南,咱们分手吧。”程小姐挂了电话“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陈先生及时把握住了机会将伤心的程小姐往公园一拖,买了啤酒放在一旁,摆了肩膀给程小姐抹眼泪。

      程依然一边喝酒一边哭,末了她算是想出了点门道,戳着陈佑林的脑袋道:“你怎么就今天喊我出来吃饭,怎么就今天让我去逛街啊!我要是不看见多好,不看见多好!”

      陈佑林老实的挨了几拳,道:“嗯,我承认看见这样的情况,我很开心。”

      “你是变态吗?喜欢看女人哭?”

      “我喜欢看你失恋。”陈佑林挠了挠头道,“这样,我就有机会了。”

      程依然一阵愕然,愣了好一会儿才喷着唾沫问:“你……你不会那啥……那啥吧?”

      陈佑林深吸一口气,喊道:“程依然,我就是喜欢你了!”

      程依然瞬间傻了,鼻涕糊糊的往下滴也忘了擦,还是陈佑林看不下去了,拿自己的衣袖给她抹了一把,他耷拉着脑袋道:“我憋了好些年了……今天终于是干出了这档子事,你要揍我,轻点。”

      程依然当然是没揍他的,她只是含混着骂道:“你们男人都是混蛋,一个两个都是混蛋。”

      可不久后程依然知道,易南将陈佑林好好的揍了一顿。

      两个男人之间抢女人的恩怨咱们就不去累述,只是由此可见,陈先生对程小姐的感情从一开始便有了极高的忧患意识,一旦察觉程小姐有一星半点不对劲,他便会撒娇打滚卖萌,逐一的上招,直缠得程小姐乖乖投降。

      只是这次偶遇初恋男友事件的最终结果是——陈先生吃得很欢乐,程小姐睡得很舒坦,陈先生病得很严重。

      是的,这个卖萌货经过一夜的超负荷运动……病了。

      用程小姐的话来说就是:“你个没用的家伙!”

      【6】

      程依然给陈佑林量了体温,38.6°陈先生直嚷嚷:“媳妇儿媳妇儿,送我去医院,我要死了,要烧傻了,以后没人给你煮饭洗衣跪搓衣板了。”程依然狠狠一爪子掐在陈先生手臂上:“你是泥做的么?能烧化了?”

      陈先生泪眼汪汪的望着程小姐:“我是巧克力做的,熔点低……”

      程小姐叹息:“你就是个林黛玉啊林黛玉,咱们可没贾府那个家底去挥霍,去什么医院,现在的医院是人去的地方么?我下去给你买两片退烧药,将就着吃吧,不退烧就再去输液。”

      陈先生拽着她的衣角道:“你早点回来啊。”

      程小姐嘴硬的不说心疼陈先生,可出了屋门便急急的跑起来。陈先生见程小姐一走,便立即没了□□,乖乖躺在床上,静静养病。

      躺了一会儿,陈先生开始手痒了,他给程小姐打了个电话,一阵□□之后道:“媳妇儿,我想吃番茄炖排骨。”

      那边应了,陈先生也挂了。不过几分钟,陈先生手痒的追了第二个电话过去:“媳妇儿,我想吃糖醋排骨。”

      那边也应了,陈先生心满意足的挂了。又过了几分钟,陈先生追了第三个电话过去,还没开口便受了一通痛骂,骂完了,程小姐还是气呼呼的问:“还要吃什么?”

      “我……看见你的包放在客厅桌子上,你身上带了钱吗?”

      电话那头一阵静默,然后陈先生又被一通恶狠狠的痛骂。

      陈先生身体好,吃了药没过多久就退烧了,傍晚的时候程小姐摸他的额头发现已经恢复了常温,她心里松了口气,揉着陈先生的头发道:“下次我要是病了可得使劲儿的折腾你,让你把债还回来。”

      陈先生在她手下蹭了蹭,笑眯眯的说:“好啊,你就使劲儿折腾我就好,我喜欢被你折腾。一辈子都缠缠绵绵的折腾下去。”

      即便已经结婚许久了,听见他说这样的话程小姐还是会默默的脸红,她清咳一声转了话题:“陈佑林,你以后会不会秃顶啊?”程小姐戳着陈先生的头顶道,“左边的头发长很长,油腻腻的搭到右边来。”

      “你会嫌弃我吗?”

      程小姐深思了一会儿:“大概不会嫌弃,我把我的头发拿给你做假发戴,只要我不谢顶,你就不会谢顶。”

      “媳妇儿!我好感动啊!亲一个,亲一个嘛!”

      “走开,你身体里还有病毒,别碰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更得很慢很慢很慢很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