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之碧卡德雷(GL)

作者:墨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荣耀与耻辱•舞会

      夜色渐渐浓重起来,一群醉酒的年轻人踏着月光摇摇晃晃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虽然“绿原学院”一向是以严格的校规著称,但通常情况下,学院的管理人还是会对即将毕业的学生的醉形睁只眼闭只眼的。
      唯一一个保持清醒的人此刻正一脸的郁闷,因为嫉妒,她的肋骨被同窗狠狠地揍了一拳,但是她还不得不拖拉着醉得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的杰雷回宿舍。
      “玛修……”宿舍的阴影处走出一个身影,翡翠般绿色的眼睛复杂地看了看挂在玛修背上呼呼大睡的杰雷。
      “是你啊……有事么?”尽管累得不行,玛修依旧维持着温和的笑容,没办法,谁叫她对美丽的事物没择。
      “我想邀请你参加明天的舞会。”少年递出了金色的卡片。
      “啊……这个……”生平第一次邀舞的对象出现,玛修为难地搔搔头“实际上,已经有人邀请了。”不过是她邀请别人……
      少年的目光立刻锐利地刺向杰雷,察觉到少年目光中的不善,玛修皱了皱眉头:“诺因,别乱想。”语气已经十分地严肃了。
      “如果是他的话,我不会同意的!”少年咬咬下唇,回答。
      “呀……都说了别乱想了……”玛修头痛地按着额头“快回去吧,武技学院的人可是对你们魔法学院的人不会客气的哦”玛修摸了摸少年那头柔软的金发,眼睛渐渐柔和起来“我亲爱的弟弟要是受了什么伤的话,我可是会心疼的啊。”
      少年歪着头想了阵,点点头,又恼怒地说了句:“要是邀舞的对象是他的话,我和父亲都不会同意的哦!!”
      “知道了知道了。”玛修敷衍地点点头,看着少年的背影慢慢消失在黑暗中,才轻轻地松了口气。

      “……这是什么东西……”玛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散发着“我很奢华”信息的礼服发呆。
      “礼服啊礼服”站在她面前的是个浑身上下透着贵族气息的青年,不过十□□的样子,却已经具备让大多数女性倾心的外貌和气质了“要不是听说你邀请的是位女性,我还真不想把礼服借你呢。”
      “史列兰……我可以不去吗?”
      “不行,这可是关系到整个绿原学院的声誉问题。”虽然搬出了这么个富丽堂皇的理由,但挂在他嘴边的笑容却透露出他只想看好戏的真实心情。“再说了,对方可是位美女啊……怎么能让她这么失望呢,对吧?”
      玛修抱头惨叫,再一次万分后悔她的冲动行为。史列兰笑得心底暗爽,他曾经和玛修比过剑术,输得一塌糊涂,虽然因此结为好友,但看到玛修如此烦恼,他还是觉得十分解气。
      “快换啊,让女性等待是不礼貌的哦。”
      “知道了!”玛修一脚把史列兰踢出了门,看着床头的礼服长长叹了口气“我也是女性啊……”
      看到玛修一脸别扭地走出房间,杰雷忍不住流氓地吹了个口哨,史列兰也扬起了眉。白金色礼服衬托出那张清秀的面孔,带有良好的知性与理智,因长期的锻炼而修长的身体像柳条一样充满了柔软的韧性,黑色的头发被温顺地梳理在身后捆绑起来,若不仔细看的话,真会以为站在面前的是个富有教养的贵族青年。两人对望一眼,大笑起来:“你身为女性真是一种浪费啊!”
      对这种话已经听到麻木的玛修深吸口气,又恢复了平时的笑容:“走吧,去迎接我们的小姐。”
      不可否认,当三人出现在大厅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杰雷粗狂霸道,史列兰帅气张扬,玛修和煦如阳。他们三人也是唯一在学院呆了三年就允许毕业的人,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参加学校舞会。
      玛修四处张望了会,看到帕蒂亚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向她微笑。没来由地,玛修心中一喜,拉开笑容,向她走去,做了一个绅士礼。帕蒂亚回了一礼,把手放在了玛修的手中。
      两人滑进舞场翩然起舞,优美的舞姿把一旁的杰雷看得目瞪口呆,死命地拍着史列兰:“没想到那家伙的舞跳的这么好。”
      史列兰抬眼望了眼起舞的两人:“喂,虽然那家伙没说过她的来历,但你不觉得她是贵族出身吗?”
      “贵族?怎么可能”杰雷哼了声,他出身平民,虽然靠着自身能力进了学院,还是少不得受贵族们的白眼,因此对贵族一向很感冒,当然除了身边的史列兰。
      “她一向对社交课程避之不及的吧,但现在却能很熟练地跳舞呢,一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史列兰说着,又皱皱眉“不过我倒没听说哪家的女儿叫玛修,这么男性化的名字。”
      “你是德克雷恩家的人吧?”帕蒂亚轻声微笑着。
      玛修看了帕蒂亚一眼,也笑了起来:“是的。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帕蒂亚微一犹豫,回道:“您的气息和其他人不同,带有魔力,是天生的魔法师哦,和那边的孩子一样”她看了看诺因。
      “啊……”玛修的眼底滑一丝难解的情绪,她轻轻地说“不过,我是没有魔力的啊……”
      “咦?可是……”帕蒂亚还想说什么,但玛修只是摇了摇头:“我已经习惯用剑了。魔法这东西还是交给诺因那小子好了。”帕蒂亚看到玛修脸上挂着的笑容,点点头:“也对,像继承家业这种事情还是扔给别人去做比较好。”
      “你说的太对了!”玛修突然感觉自己找到了知音。两人相视一笑。
      “喂!你们……像两个傻瓜一样的家伙,不要老是盯着玛修看!”而另外一边,在史列兰和杰雷的身边传来了趾高气扬的声音。回过头,金发碧眼的少年正不满地看着他们。
      “呵……这不是德克雷恩家的少爷吗?”史列兰懒洋洋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嘴角挂着令人恼怒的笑容“原来您是喜欢比您年长的女性啊。”
      “……你胡说什么!”虽然是因为气愤,但在外人看来却是揭破心事的恼羞成怒,立刻四周就有人窃窃私语起来。诺因活了15年来何时受过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当下也顾不得父亲和姐姐的告戒,叫了起来“玛修是我姐姐!我当然有权利为她解决周围的垃圾!!”
      “诺因!”
      不知何时,玛修拉着帕蒂亚站到了诺因的身后。诺因回过头,望了望表情严肃的姐姐,低下头,轻声说:“对不起……”
      “唉……”玛修在心里长叹了口气“你最好想办法向父亲大人交代吧,这里这么多人,我可没办法帮你隐瞒啊。”
      “我……我是因为担心姐姐才……”
      “我知道”玛修眯起眼,摸了摸诺因的头“诺因是个好孩子。”
      “喂,别在那上演什么姐弟情深了,你不觉得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杰雷双手抱胸,气愤难解。而史列兰则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玛修点点头,望了望帕蒂亚,说道:“你也一起来吧。”帕蒂亚勾出一抹浅笑,低首在诺因耳旁一阵轻语:“大规模的精神魔法你会么?”诺因眼中闪过光亮,点点头。
      “呵,聪明的孩子。”
      话语随着说话人的离去而飘忽起来,似乎是一阵谁也不曾察觉的微风。

      虽说是解释,但到底从什么地方说起呢?玛修一点头绪也没有,搔了搔头,浅浅地喝了口茶,望着卧室里的三人:“啊……那个……正如你们看见的那样,我是德克雷恩家的人。”她耸耸肩,露出不甚在意的表情。
      “为什么要瞒住我们!”杰雷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说辞,要不是他知道玛修一向是这种调调,恐怕就要误会她是故意敷衍了。
      “……你也没有问过,不是吗”玛修叹了口气“如果真要说明理由的话……”她举起一根指头“火球!”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什么意思?”杰雷奇怪地问。
      “有火元素聚集,但是……”帕蒂亚皱了皱眉,流露出疑惑。
      “没有魔法效果出现”玛修摊了摊手“这就是理由,身为德克雷恩家的一员,同时,也是家族里唯一不能使用魔法的怪胎。”虽然仍旧是那样漫不经心的语气,但眼底却流露出了淡淡的落寂。
      说的严重些,可以说是整个家族的耻辱了……杰雷和史列兰对望了眼,都默然无语,反倒是一旁的帕蒂亚微笑着开口:“但是刚才见到您弟弟的反映,似乎并不是因此而受到歧视呢。”
      “啊……这个么……”敏锐的女孩,玛修为难地揉揉鼻子“其实……怎么说呢……每天都被一大家子用同情的眼光注视着,并对你小心翼翼,是人都会受不了吧……”似乎察觉到两个好友越来越明显的怒意,玛修的声音也越加的小声起来。
      “你这个家伙!!”杰雷已冲了上来,抓住玛修的衣领使劲摇晃“害得我刚担心死了!”
      “对不起……”玛修苦笑了一下,从唇角边泄露出了些酸涩的感情“不过,还是请你们不要说出去,毕竟这件事,对我的家族来说,是个耻辱……”
      杰雷似乎还想说,史列兰拉了拉好友的手,注视着玛修:“德克雷恩家似乎并没有叫玛修的年轻女性。你……”
      为什么总是会遇到敏感的人呢?要是大家都像杰雷那样的死脑筋多好。玛修又看看了一旁的帕蒂亚,不由的叹了口气:“我出生的时候,就发现了不能使用魔法,所以,我的存在……并不为外人知道。”说到这里,玛修秀丽的眉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无论理由是什么,像这样一出生就被剥削了“存在”,不管是谁,心里都不会好受的。
      帕蒂亚察觉到玛修的情绪,伸出手覆盖在玛修的手背上。玛修望了帕蒂亚一眼,在看到对方露出的温柔笑容后,也放松了眉头,感激地向帕蒂亚笑了笑。
      “这么说的话……”
      “就像我所说的那样,我对于整个家族来说,的确是不应该存在的……”
      “姐姐才不是家族的耻辱!”诺因打开门一下子冲了进来,大声说,白皙的脸因刚才的大型魔法消耗显得有些苍白,翠绿色眼睛牢牢的盯住姐姐“姐姐不是耻辱!”
      “啊……诺因……”玛修唇角泛起一抹苦笑,她为难地搔了搔头“我没有在意的……”
      “姐姐……”少年鼓起腮,又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在场的人“都是你们不好!为什么要逼着姐姐说那些事!!”
      哎呀呀……完全被误会了呢……玛修伤脑筋地捂住额头,拍了拍少年的头:“诺因,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没对他们说实情是我的不对。你也不希望我有事瞒着你和父亲吧?”
      “可是……”少年低下头,又抬起来,急切的说“不论他们说什么,我和父亲都是爱你的!”
      “呵呵,知道了知道了。”玛修连连点头。
      “切,有恋姐情节的小鬼。”杰雷撇了撇嘴,轻声说。
      “呀……杰雷,你也知道他是小鬼,还说的这么明显。”史列兰扬起了恶意的微笑。
      “你们……你们说什么!!”诺因咆哮起来。三人陷入充满敌意的口水战中。
      玛修摇了摇头,对着帕蒂亚打了个手势,两人一起来到阳台上。夜晚微凉的风轻轻吹拂着两人的肌肤。
      “总算听不到那几个家伙吵架的声音了。”玛修笑笑,看着帕蒂亚“让你看笑话了,不好意思。”
      “他们都很重视你” 帕蒂亚说道,仰头看着天空深蓝的颜色,银月静静的散发着光芒,暗月躲藏在它身后,羞涩的发着淡红的光“在这种时候,向神明许个愿也不错。”
      “许愿吗……嗯……那就让我平凡的通过毕业试炼,然后在一个美丽的庄园里悠闲的度过一生吧。”玛修合起手掌,轻声说。耳边传来笑声,玛修抬起头,帕蒂亚正望着她笑个不停“呃……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
      “不,只是……怎么说呢” 帕蒂亚歪过头,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只是觉得您是一个出乎意料之外单纯的人。”
      “啊……是,是吗?”似乎不是夸奖的话吧……玛修为难地看着笑的欢愉的少女。
      “是呀,从第一眼见到您,就如此觉得了。”
      少女如此坚定的话让玛修脸红了一下,不过在夜色的掩护下少女并没有察觉,她转过头去看着月亮,眯起了金色的瞳,淡金的发丝垂落在洁白的额头上,那模样像极了高贵优雅的猫科动物。玛修静静的在一旁看着,没有说一句话。

      “为什么我得和你们一起参加毕业试炼啊……”玛修为难地看着身边的两个好友“我只想过一个平凡而普通的试炼,和你们这些想要积累军功的家伙不同。”
      “别这样说嘛”杰雷把手搭在玛修的肩膀上,笑嘻嘻的回答“让我们学院最出名的喷火红龙去做那些小事,不是浪费人才吗?”
      “喷火……红龙……?”身后传来熟悉的女声,玛修急急转过身,帕蒂亚正看着她,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奇怪神情“喷火红龙是指您吗?”
      “不……那个……”最后挫败的叹了口气,玛修按住额头“只是一个不光彩的外号罢了。”说完,她看着眼前明显是祭祀打扮的女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么” 帕蒂亚眨眨眼,递出了一封信“我会和你们一起旅行,这是你们校长的同意信。”

      一切都是我的任性,因为我的任性,让他们的未来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可是,就算时间再重头,我也毫不会犹豫的选择与她一起。那次的旅行,是我有生以来最美好,却也是最痛苦的旅程。但是因了她,那些痛苦的,挣扎的回忆都已变的不再重要。我只知道,她一直和我在一起……
      ——《残酷的真相•第一章•二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