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加口试这个学期要考十门!!!!苍天啊~~~~~~~~~~~~~你一刀给我个痛快吧!捶地!
    毕业证,你就是那孤寒冷艳滴高岭之花啊~~~~~~~~~~
    泪眼伸手~~~~~
      我泪眼朦胧,定睛一看,童桐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空洞无神的表情。“他又被药物控制住了。”乔樵低声说,盯着他神情戒备。“现在宋景誉也死了,没有人能控制他了。”
      我惊慌地抓着他:“我们先把他制服,再慢慢给他治疗。”
      乔樵摇摇头:“这个药药性这样猛烈,宋景誉应该没有说谎,脑部神经被药物侵蚀,已经被永久性毁坏了,要重建是不可能的。”
      “不会的!只要有时间,只要努力,我可以救回他的!”
      “小天!你认清现实吧!他的脑子现在就像被硫酸洗过的磁盘,已经全被毁了,只剩下一点点清醒的间隙,那是因为他过于顽强的意志力,但是那坚持不了多久的。我们必须……”
      必须什么?我惊恐地看着他的嘴巴,耳鸣又出现了,我完全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脑子里轰隆隆的全是响声,无法思考。
      乔樵看到我的反应,似乎放弃了,他把我带到一边,然后举起了枪。
      我一把扑过去抱住他:“不要!乔樵,不要!不要杀他!他是童桐啊!他是童桐!你不要杀他!不要——”
      乔樵的眼睛里全是心痛和不忍,他又说了句什么,对我摇摇头,慢慢地把我的手指一个个掰开。我觉察到他的企图,赶紧抓得更紧,正要再开口,他忽然向我扑过来,在倒下去的刹那,一颗子弹从我们刚才心口的地方飞过。
      被重重地伏倒在地上,猝不及防,尽管乔樵用手护住了我的头,还是隔着他的手在地板上狠狠地敲了一下。很快地,听觉又回来了,枪响一声接着一声。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乔樵抱着我接连滚了几圈,滚到了一个柜子后面。
      枪声还在继续,有人惨叫,有人倒下去了,乔樵死死把我护在怀里,密切观察外面的动向,不时迎击两枪。最后他松开我,把我推到更里面的墙后,对我说:“那些人对付不了他,你留在这里,别出来。”
      我抓住他的袖子:“别、别伤害他。乔樵,我求你——”
      我用尽我全部力气哀求他,他却摸摸我的脸,有些哀伤地问:“如果我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你希望是谁?”
      “我……”为什么要这么问?你们两个……都对我这么重要,都活下来,不好吗?
      他没有时间再等我犹豫,用力扯出了袖子,再用力抱紧我吻了一下,说:“小天,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我想用一辈子来爱你。”
      我怔怔地看着他出去,回味着这句像是诀别的话语。
      他们两个,始终要有一个倒下。我握紧双手祈祷,竟不知道该为谁。
      漫长得仿佛有五个世纪的等待,枪声终于停了。
      “小天!”
      我听到乔樵的声音,箭一般地窜出去。大厅里一片血红,我一眼就看到了倒在中央的童桐。满身满脸的血。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身上出现过这么多血。并且还在不停地流。
      我踉踉跄跄地跑过去,跪倒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又哆哆嗦嗦地抱起他,他的神志已经涣散了,眼睛也失去了焦距,我不停地拍着他的脸,呼唤他:“童桐……童桐——不要睡……你醒醒……童桐——不能睡,你听到了么?睡了就醒不过来了——童桐——童桐——”
      他动了动眼珠,慢慢地转向了我,我看到他的手动了动,赶紧用力地握起来。
      “小天……”
      “嗯嗯,”眼泪太讨厌了,一直不停地流,害我都看不清他了,“我在这里,你怎么样?会不会很痛?你们叫了救护车了吗?都愣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叫救护车呀——”我声嘶力竭地对周围喊,还能动的人里有一个连忙动了,到处找手机,好不容易找到按了下去。
      “……两个……我……都……帮……你……杀……了……你……可以……安……心……了……”我拼命摇头,你比他们两个加起来还重要一百倍!我从没想过要拿你的命来换他们的命!努力抱紧他,尽量把热量传给他,他又慢慢地说,“……不要难过……迟早……都有……这一天的……老爷……说过……”
      “胡说!你这么厉害,算命先生说你是长命百岁的相!你能活很久的!童桐,不要放弃——我在这里陪着你——你是我的专属保镖,你说过的……你没有了,我怎么办?童桐,童桐,你不要扔下我……”
      他慢慢地向上看:“有……乔……我……放心……这样……很好……我……不想……变成……疯子……”
      “不会的,我可以请最好的医生,我一定可以治好你!你不要放弃,童桐!你跟我说过,希望是不可以随便放手的,一旦放手它就没了!你不要放手,童桐,我们还有机会!”
      他的唇角微微弯了弯,看着我慢慢闭上了眼睛。
      “童桐?童桐——童桐——你醒醒!童桐!”我简直不能相信,一个刚才还活生生的人,昨天还在我的房里跟我说跟我笑的人,今天就要永远地离开了我。我抱着他,死劲摇,他都没有再醒过来。
      童桐——童桐——
      “小天……”
      “是谁开的枪?是谁?”
      我的悲伤我的愤怒我的伤心欲绝没有办法找到出口,我只能紧紧地抱着他,浑身颤抖。
      “是我。”意料中的答案。
      他在我身边蹲下,把我轻轻拉进怀里。而我还抱着童桐,我们就这样连成怪异的一线。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纷杂的脚步声响起,门被打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
      我没有理会,抱着我的这个人却松开了手,站了起来。
      那些人喊:“长官!”
      乔樵说:“你们四处察看一下,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主犯已经全部身亡,这里的都是从犯,暂时一起收押吧。”
      “是!”
      恍惚中,有人来拉我。可是又听到乔樵说:“这个先不要动。”那个人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就走了。
      我被这一拉,终于拉回现实中。事到如今,我已不能置身事外。现在只有我一个宋家人,警察来了,该出头的人也是要有的。小心地把童桐好好安放在地板上,我站起来。
      慢慢对上那双眼,他却似乎不能面对我的目光。我说:“原来你是警察。”
      他说:“但我对你的都是真的。”
      我又说:“原来你的童年愿望早已实现。我却还笑话过你,真是抱歉。”
      他却说:“小天,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我点点头:“请问你的警街?”
      他迟疑地望着我,还是答了:“三级警司。”
      我又点点头:“原来还是位警官,多有怠慢,失敬失敬。”
      他烦恼地微蹙起眉:“小天,我知道你一下子知道了真相心里不舒服,可是我真的不是……”
      “不是什么?有意瞒着我们?”我笑了一下,刚才的眼泪都没干,现在又滚下来了。
      他的眉皱得更紧了:“我真的不是想要伤害你。难道因为这样,我们的关系就完全变了么?”
      我再点点头:“恐怕是的。”
      “你——”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又怕说多被我扭曲的更多,正好那边都忙完了,人都押着陆续走了,有人过来询问他,顺便盯着我。定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这边单单可以有个漏网的。
      我也平和地回视他,慢慢伸出了双手。他正在向乔樵汇报,看我这么合作,下意识地就掏出了手铐。乔樵这才发现我这边的动静,一把拦住他,瞪了我一眼,才像是为了给他,也是给其它警察一个交代,大声说:“宋家内部争权火并,主犯全都身死,现场这些疑犯都是边缘下属,不用太严厉,带走回去协助口供就可以了。”
      “等一下,慢着!”我大声吼了一声。现场都安静了,人人望着我。我身边这位尤其着急,频频用眼色示意,我对他微微笑了一下,很有礼貌的。
      “谁说——”
      “谁说宋家没人了?”门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喝声,几个保镖开道,一辆轮椅被缓缓地推进来,一个头发略有花白的中年人坐在上面,神态威严。
      他一出现就让我又惊又喜。
      “老爷!原来你没事——”大家恶战残存,看到他都禁不住规矩,开心地叫起来。
      他先是缓缓扫过全场,扫过那两兄弟的遗体,还残留的宋家人都恭谨地低下了头,同时彼此用眼神传达着喜悦。警员被他一看,也不敢正视,有些不自在地挪开了目光。他这才慢慢地来到我的面前,倨傲地看了一眼乔樵,“哼”了一声。
      我却知道这声有一半是对我哼的,赶紧低头。又禁不住欣喜,又低声叫了声:“老爷……”
      他手上那根拐杖毫无预兆地就这么扫了过来,我躲闪不及,正要硬挺着受一下,却听到一声敲下,一点事也没有。睁开眼,乔樵站在我面前紧紧咬着牙,腿尖微微地转动着,虽然忍着没揉,但恐怕伤得不轻。
      “请问您是哪位?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人?”
      老爷冷眼看着他,又哼了一声:“你在宋景棠身边卧底这么久,还能把我西苑连根端了,却不知道我是谁?!还有,我教训我儿子,关你什么事?你又为什么出来替他受罚?”说着眼睛一转,对着我冷冷地说了声:“都这个时候了,还敢叫我老爷!宋景天,你眼里是不是已经没有宋家了?”
      我心上一抖,在他面前直直跪下,老老实实地喊了声:“阿爸。”再见到他,为着童桐的委屈,酸楚复再扑来,眼泪又忍不住了。
      不用抬头,也可以想象得到周围惊诧莫名的目光,特别是身边这位。
      你说会喜欢上我是因为我是“真的”。可惜我不是,我比所有人都假。不过那又怎样,不过是你骗了我,我骗了你,大家都没有吃亏。
      对,没有吃亏。
      阿爸还是冷冷的腔调,显然气得不轻:“起来吧。”
      我乖乖地起身,站到他身后。始终没有抬头。
      只听到他又说:“警官,我宋家人还没有死绝,自然有人跟你对簿公堂,你不必担心没有出头的机会。这些人你可以带走,但这个人是我宋家仅存的骨血,他也不是主犯,我不能把他留给你。具体情况我的律师会与你交涉。”
      就这样,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灰溜溜地带走了。临走前,最后向后看了一眼。
      童桐,我很快就来带你走。
      走过他身边时,手被轻轻拦了一下,他低低叫了声“小天”,但我只是向前走,没有一丝停顿,于是两只手错身而过。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