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作者有话要说:
    ……
    其实不关我事吧?我什么都没说啊……你们自己要那么想的。
    还有同学说照我“一贯”的思路云云,笑。没错,我这种“一贯”的思路在车站里就使过一次了,没想到到这次还是有人上当,hiahiahia~~~~~~~~~~~~~~~~~
    本文的最大优点便在于让你永远猜得对!^@^ 很体贴吧?很温馨吧?是8是又感动鸟一次?(自我欣赏,捧面陶醉ing)
    优点之二便是没有H!很cj吧?很无邪吧?很适合拿来当作清水文推广吧?(再次自我陶醉ing~~~~~~~~~)
      正等待着,忽然听到一阵手机铃声。是他的。他停了一下,才接起来,听了两分钟,脸色变得很严肃,对我说:“大哥有事找我,你才刚出院,还是先休息吧。我晚点再来找你。”看来宋景棠现在已经要彻底将我排除在机密事务之外了。
      我不否认在这一刻真是恨宋景棠入骨,无奈地点点头看他离开。
      去洗了澡,正要回来睡觉。一推开门,竟看到书桌前坐了个人。
      “童桐?你怎么来了?”我开心地走快两步。
      “你出院我怎么能不过来看看?”他看看我的表情,“怎么?好像不欢迎哦。”
      “没有啊。”我小心翼翼地陪笑。
      “我进来前看到乔樵从你房间出去。这么晚了,他在你房间干吗?”
      “……那个……”要对第三个人说起这件事,我居然忽然脸红。
      “哪个?”
      “我们在一起了。”
      “什么?!”
      “你小点声!”我赶紧把今天的事情对他说了。
      他听到乔樵差点杀了我,脸色阴沉,面无表情,我知道他生气了,赶紧说:“不是没有吗?”又连忙把乔樵对宋景棠说的都复述了一遍,他的面色才略有好转。“一只手?只怕他那条命都来换也不够。便宜他了。”他最后冷冷地说。
      “童桐!”
      “他要是真的杀了你,不仅他,连宋景棠也别想活。”
      “喂,宋景棠可算是你的师兄。”我赶紧岔开话题,捉狭地用手肘杵杵他。
      他冷冷地看我一眼,齿缝里迸出两个字:“不熟。”
      我只好另外想安抚他的办法。“别这样嘛。不是没动我一根寒毛吗?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今天可是看到宋景誉去买了栗蓉蛋糕哟!”
      “没吃。”他说到这个人就酷得很,多的字都不愿说。
      “是么?”我失望地垮下肩,“那你也不会顺便拿两块给我?”
      “明天我再去给你买,吃他的干吗?”他皱起眉。
      我点点头,你果然是超级讨厌他呀!不过,我挺你!
      “这是什么?”童桐眼尖,忽然从我的衣领间拎了那把钥匙出来。
      “新项链。”我的笑,比蜜甜。刚刚换衣服的时候掉出来,怕丢了,赶紧找了条链子穿起来戴在身上。
      “很普通的钥匙啊。”他左看右看,“哪里的?”
      “哪里普通了?”我高高地迎着灯光拎起来,眯起眼睛陶醉地欣赏,“你不觉得它特别光亮特别精致,连齿纹也别有一番风味吗?”
      “不觉得。”他很老实地对着我摇头。“乔樵给的?”
      “……是啊。”
      “他家的钥匙?”
      “嗯。”
      “这小子想干什么!”他握紧拳头,一下子站起来,我吓得赶紧拉住他。“这男人才刚对你表白就送你把钥匙是什么意思?肯定没安好心!我去教训他一顿他以后才不敢随便冒出龌龊的念头欺负你!”
      “童桐,童哥,没有啦!”我就差点没抱住他了,急声说,“他是想让我退出黑道才……”
      童桐霍地转回身,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我缓缓地对他点点头。他又皱起了眉:“他以为他是哪根葱,凭什么自以为是地决定事情?”
      “他是为我好。”我低下头,“他也觉得我不适合做这行,说太危险,他说希望我能过正常的生活,做个正常人……童桐,这是二十三年来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些,我觉得……好感动。真的。”
      他听了,停了一会儿,了然地轻轻扶住我的肩头:“你想离开吗?”
      我摇头,对他笑一个:“不想。我是宋家人嘛,天生的宋家保镖!”用力地挺起胸膛拍一拍,又拍拍他的肩,“再说,你还在这里,我怎么舍得走?”
      他只是看着我:“可是我觉得他说得对,你真不适合这里,他确实是为你好。”
      “童桐……”
      “其实你也是想走的对不对?”
      “……我……”
      “早知道这样,我一早带你走就好了。”
      “童桐!”我沉下脸,随即又很难过,“你后悔了吗?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后悔了?”
      他摇摇头,丝毫没有躲避我的目光:“我只后悔当时不在你的身边。如果这样,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既然发生了,我就有责任来解决它,就算不是出于你的意思,我也一样会这么做。”
      “童桐,”我失神地喃喃,“我真宁愿你恨我,这样我还好过一点……”
      “我当然不会恨你。小天,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你。我当时想,如果这个小男孩能当我弟弟该多好。结果,果然……”
      “童哥!”我终于按捺不住,死死抱住他,“你不要这么说,我……”我会内疚的。
      “弟弟虽然不在了,但我还有你。为你做的就等于为我弟弟做的,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至于那种事……习惯就好了,再说他现在也收敛了很多。说起来,他还蛮怕我的。”他忽然笑笑,却流露出少许的寂寞。
      “童桐,”我抓紧他的手,“快了,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嗯,我也这么想的。”他还是轻轻地笑笑,“我会耐心等着那天的到来。”
      “童桐,如果你下不了手……”
      “不会。相反,我等这天已经很久了。”他笑着,依旧是那种能给人心神安定的平静。“然后,你就可以安心地去做乔樵的钥匙儿童了。”
      我也对他笑得傻呵呵的。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笑。
      
      童桐是偷偷来的,没有待太久就回去了。
      之后我就迷迷糊糊地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被人摇醒。
      “小天,起来!快起来!”
      “怎么了?”我糊里胡涂地坐起来,才五点啊。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一晚上都没睡,衣服都还是原来那件。
      “出事了。你赶紧给我清醒过来!”他捧着我的脸,一字一句地说,“老爷死了!”
      “老爷死了?!”我震惊地看着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他和夫人乘坐的火车车厢爆炸,造成56名乘客遇难,他和夫人的名字都在名单里。”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会的……”我还是觉得不能相信。
      “阿天,你怎么了?”他一把扶住我在不住晃动的身子。
      “什么?……哦,没事。还有点没醒……”我强打起精神对他笑笑,“老爷对我一向很好,我实在不能接受……”
      “嗯。你先起来吧,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太多了。”
      我连忙爬起来穿衣服,边穿边问:“有人确认过尸体了吗?”
      “已经派人过去了,应该很快就能有消息回来。现在重点是,他的遗嘱究竟在哪里?”
      我呆望着他,是了,老爷的死唯一的作用是有一个位子要空出来了。
      大家都在虎视眈眈的一个位子。
      “阿天,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线索?”
      “……好的,我尽力……”
      “嗯。”他说完,又匆匆要走了。
      我赶紧再叫住他:“真的不是大哥……”当初他们这么想得到那份遗嘱,我还记得乔樵神秘地说着,会有用的。于是,现在老爷就真的死了……
      他望着我,缓缓地摇头:“我们虽然有过计划,但这次并没有安排。想要那个位子的人不止大哥一个人。”
      我怔仲地点点头,目送他离开。是了,不是宋景棠,自然就只有……宋景誉了。他的代家主被抢走了,为了这个位子,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接着,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想着,老爷死了……那么威风的人,怎么就死了?太突然了,根本不像是真的。
      那么老奸巨滑的人,要杀他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我迅速镇定下来,一点点盘算。这个时候最要紧是能尽快和童桐商量。
      乔樵昨天被叫出去就是因为这件事吧?那个时候童桐在我房间,显然还不知道。宋景誉那边的消息应该也很快,现在不知道他们部署得怎样了。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