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短篇来着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他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269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3 文章积分:157,18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童话故事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48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暧昧,请

作者:小夏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暧昧,请

      1
      
      认识他已经两年了。
      一接到他的电话我就从温暖的被子里爬起来准备午饭。
      因为今天他要来,所以我特意放了保姆的假。
      他不愿意别人知道我们来往,我也不愿意。
      他是个演员,当红的演员。随便什么时候打开电视总能看见他演的电视剧在被不断重播着。
      
      他爱吃我煮的日式炖牛肉,每次来我家都能吃上三大碗。我总让保姆买了牛肉放冰箱里备着,说不定哪天他就来了。
      
      我把牛肉洗干净切块,放上水炖上锅,又从柜子里拿了两片燕窝出来泡在水里。炖燕窝也是每次必备的下午茶甜品,艺人么,皮肤保养也是很重要的。
      
      我和他相识在我回国后的第三个月。
      在美国读完最后一年大学课程,我只身来了上海,我父母出生的地方。
      我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他们去了美国,我一出生他们便离婚了。
      我跟着父母分别住了一段时间,他们待我都很好,即使他们都已经有了家庭,却还能保持着朋友一般的关系。
      
      回到上海,我用父亲给我的钱在话剧中心对面盘了个小门面倒腾油画。我在美国学了10年的画画。
      
      我一面倒腾着别人的作品一面卖着自己的画,靠着父亲每月的接济,生活得挺滋润。
      卖画的时候我结识了几个演艺圈的朋友,有一天我受邀去片场探班,在片场我见到了他。
      
      那天他们收工很晚,大家说好收工之后一起去唱歌,我也去了。
      他坐在包房的另一头,由始至终他没有看过我一眼。我去上厕所的时候,他堵在了女厕所门口。
      他问我要了电话。
      
      三个星期之后,他来我店里找我,问我想不想一起去看话剧。
      当时我正在吃桂林米粉,酸辣笋尖呛得我直流眼泪。
      他穿着连帽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要不是他把墨镜和口罩拿下来了几分钟,我都没认出来是谁。
      我抹了把眼泪,说行啊,等我把米粉吃完了吧。
      他把票放在我吃米粉的桌上,说他先进去等我。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2
      
      从那以后,他常来我店里找我。
      他会约我去看话剧,有时去看电影,但我们从不在餐馆吃饭,他不想因为舆论影响到他的生活,我也不想。
      我们无话不谈,只是我们彼此的话都不多。
      他常常抱怨他睡不饱,他背不出台词,他说他受够了这样的生活,他说他拍完手上的这部就不再接戏了他要休息。
      但是这部戏还没拍完他又去另一个剧组报道了。
      他说这是身不由己,他说这是他的人生他无法改变。
      
      他的永远皱着眉头,即使和我在一起,我也没有见他开怀的笑过。
      我说,怪不得你老是演忧郁的小生,原来是天生的。
      
      有一天我对他说,你别来我店里找我了。
      我给了他我家里的钥匙。
      我说,我知道你不爱看戏,去我家坐着聊天吧。
      
      我们再没有去看过话剧和电影。
      他每次都会提前半天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楼下的咖啡。
      我会让保姆放假,他不想外人看到他来我家,我也不想。
      
      我把燕窝放到汤盅里,隔着小火慢慢煨着。
      我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我知道,是他来了。
      
      吃完饭,我给他泡了一壶茉莉花枸杞茶,我自己喝他给我买的咖啡。
      看上去他今天的心情不错,他没有抱怨。
      我们并排靠在沙发上看我新买的影碟,谁都没有说话。
      我有些犯困,前一天画画到凌晨4点,刚睡下去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我靠在沙发背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醒来的时候天已全黑了,我身上盖着毯子。
      电视机和影碟机关着,冷掉的燕窝只剩了一半,他走了。
      
      3
      
      很多天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了。
      每次他一开工我们就会1,2个月不联系,他有他的生活,我也有。
      我们从不发短信,不见面的时候就像两个世界的人,毫无干系。
      
      他常常说在他年轻的时候谈过很多场恋爱,但一切都是昙花一现,美女和爱情那只是言情小说里的产物。
      我从小生活在美国,我不相信爱情。
      
      他说他不想恋爱了。年轻的时候他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是个美女,现在只想有个人能懂他的人听他诉苦。
      我从小生活在美国,我是个独身主义者。
      
      他说他曾沉迷于被花团簇拥的感觉,现在只想过平凡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觉得我的生活很好。
      
      今天我在铺子里呆的比较晚,有个台湾商人和我讨价还价了很久。
      画的本身并没有价值,算上成本加上作画者的精神寄托,它变产生了附加值。可惜这个附加值也少得可怜,因为那是我画的。
      和台湾商人交易完已经是晚上11点。
      我锁上店门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
      
      我一个人顶着毛绒绒的雨珠徒步走回去。
      家就在铺子的附近,我每天都是这样徒步的来回。
      我习惯了一个人这样生活,那感觉很好。
      
      我在走廊里看到了他的身影。
      他回过头对我说,走,我们去喝一杯。
      他还是穿着连帽衫和牛仔裤,肩膀和裤脚都湿透了,看来他和我一样,都淋了雨。
      我说,那我进去换一套衣服吧,被偷拍也不至于会狼狈。
      他尾随我进了屋。
      
      上海的冬天很冷,这种阴雨天会让人有一种刺到骨头里的疼痛。
      我让保姆24小时开着暖气,资本主义的恶习被我带回了国内。
      门口的地毯上是我们湿漉漉的鞋印。
      
      我换了衣服出来,他对我说,我们还是不出去了吧。
      我说行。
      我开了瓶玫瑰味的葡萄酒,给他倒了一杯。
      他喝了一口,皱了皱眉。
      酒是甜的。
      他说他经纪人又不经他同意给他接了部电影,他压力很大。他说他真的受够了这样的生活,他说他不想再做演员了,他只想睡觉。他语无伦次。
      
      他睡着了,就在几天前我睡着的那张客厅沙发上睡着了。
      我给他盖上毯子,把桌子收拾干净。
      我打开他的手机,翻看了一下他的通告牌,给他手机调了闹钟,便回房间睡觉了。
      
      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
      他习惯留宿在我家里,我也习惯了。
      
      4
      
      中午的时候我在家里的画室画画。
      母亲从美国打来长途,说父亲昨晚脑溢血住院了。
      我扔掉画笔开始收拾行李。
      
      最早一班航班是晚上10点。
      我向保姆多结了1个月的工钱,锁上门窗,拉上窗帘,拖着行李箱最后看了一眼我住了两年的房子,我要走了。
      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好站在门口。
      他说,你要去哪?
      我说,我要回美国了。
      他点了点头,他说,买了咖啡给你。
      他将手里的牛皮纸袋递给我。
      我们彼此沉默了一会儿。
      他说,我送你去机场吧。
      我看了看表,我说,时间还早,我喝了咖啡再走。
      
      我们并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谁都没有说话。
      我站了起来朝他微笑着说,咖啡喝完了,我该走了。
      他也站了起来,皱着眉说,还是我送你去机场吧。
      我说,被拍到很麻烦。
      他说,没事儿,毕竟我们是朋友。
      
      他开车把我送到机场,帮我换了登机牌,陪我在休息区站了一会儿。
      很奇怪,他今天没有带口罩和墨镜,没有人来给我们拍照,没有人来索要签名。
      
      我说,我要走了,你保重。
      他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说,还回来吗?
      我不知道,我朝他笑笑,我说,嗯。
      
      广播里传出空姐甜美的声音。
      我拿出包里的手机打算关机。
      我看到一条未读短信,是他发来的。
      他说,我们结婚吧,等你回来。
      我按下关机,看了眼窗外,也许,我不会回来了……
      
      番外
      
      最近电视像中了病毒一样,无论哪个台都在播出同一件事情。
      我觉得无聊,便关了电视打算出门走走。
      楼下的便利店几个收银员也在讨论这件事。
      我有些郁闷。
      
      我已经回来快2个月了。
      这2个月我做了很多事。
      我找到父亲生前的街道帮他注销国内的户口,去他以前的工厂领回曾经交过的养老金。
      我看望了父亲以前在上海的几个老同事,我为他在上海办理了丧事。
      
      我在美国呆了一个月,父亲苦撑了很久,最终还是去了。
      我并不是父亲唯一的孩子,他的第二任妻子为他生过两个儿子。
      我的两个弟弟在他床前哭得死去活来,我只是搀着母亲站在病房门口小声抽泣了一会儿。
      
      我安顿好母亲便独自回国了。
      我在机场的报纸上看到他和新生代女明星的绯闻。
      我将这份报纸塞进了随便背着的小包里,我把报纸带回了家。
      
      我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躺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起来办父亲的后事,一个人。
      
      我把门面低价转让给了那个台湾商人。
      我把市中心的房子丢给了中介。
      我再次打包了行李。
      
      这次我打算去云南走走,我想去丽江开个酒吧,可以一面喝咖啡一面看书的酒吧。
      我希望能在旅途上有个华丽的浪漫偶遇。
      我不想再一个人了。
      
      我躲在厕所大哭了一回。
      收拾干净我拉上行李箱出门。
      走到门口的时候不小心碰落了电视机遥控,遥控掉到地上,开启按钮被不小心按下。
      又是这个画面。
      我看到他穿着西装挽着身披白色婚纱的新娘缓缓走向舞台的中央。
      他大婚的事无疑是最近媒体争相报道的首选。
      新娘明眸皓齿,美艳动人,两人站在舞台上宛如一对璧人。
      他对着媒体侃侃而谈他们是如何相识相知相恋的。
      我从没见过他如此灿烂的笑容。
      我从没见过他对媒体这么大方公开的直言不讳。
      新娘是我见过他所有女朋友照片里最漂亮的一个。
      两年了,我并不了解他。
      
      我将电视机关掉,将房门钥匙放在了茶几上。
      我关上大门。
      再见,上海,这次我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yy文,被毒蛇的体无完肤,发上来乐呵乐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