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 柳生同人 玉芷

作者:泪缀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佩&开始

      真田家族长孙暨未来继承人真田裕一郎和佐藤家族排行第三的次女佐藤玉菡的婚礼盛大自不必说,连一向家里宠上天什么都不愿让她劳累的佐藤玉芷也被拉过去帮忙——当然只是些零碎的东西,但是佐藤家是什么家族,如今长女嫁入皇室次女也归入其他家族,也只剩下幺女了。
      
      神奈川真田本家。
      
      佐藤玉芷站在佐藤光秀身后,看着佐藤玉菡将属于自己的那块玉佩拿出来放在了真田裕一郎的手里两人相视一笑后,和服宽大的袖子里一滑,温润的感觉透过手心传到了感官。
      佐藤家世代规矩——凡是本家的孩子,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玉佩,在出生那天时由长者所赐,正面刻着自己的名字,反面则是佐藤家的家徽;男子为碧色凉玉,而女子为白色暖玉;在婚礼的时候,这块玉也是最重要的东西——它将作为一个信物,送于佐藤家子女的伴侣,表示佐藤家对对方的接受——就像现在,佐藤玉芷亲眼看着自己的三姐把跟自己手里相似的玉佩递给了真田裕一郎,而真田裕一郎也一改往日温和的模样严肃而郑重其事的收好——真田裕一郎正式被佐藤家所接受。
      
      -------------------------------------------------------------------------------
      
      看着自己手里的玉佩——白色上好的暖玉即使烈日炎炎也不能让它改变多少温度——听说当年自己出生的时候这块玉同一时间刻上名字和家徽送到自己的襁褓里,材质却比自己的二姐佐藤玉蘅和三姐佐藤玉菡都好,而大哥佐藤光邦和四哥佐藤光秀的凉玉更是无法与之比较——摩挲了上面刻着的“玉芷”的两个工工整整的汉字很久,佐藤玉芷这才意识到站在这个较为偏僻的角落里很久,一边转身就要返回前面举行典礼仪式的庭院一边就要将手中的玉佩滑入袖子收起来。
      
      下一秒,却因为迎面而来的人影被撞的晃了一下,就要收入袖子里的玉佩也摔在了地上。
      
      蹙了蹙眉,佐藤玉芷没有开口,看都不看对方只是弯下腰就要捡起摔在地上的玉佩。
      
      好在没有摔坏…正腹诽着要捡起来,一只蓝色袖子的手先捡起来了自己的目标。
      
      “不好意思,我不是…佐藤小姐?”对方的声音显得很为惊讶和诧异。
      
      “我是。请问能把东西还我吗?那是我的。”声调里竭力掩藏着不耐烦,佐藤玉芷直起身子看了对方一眼。
      
      天蓝色的和服,戴着眼镜的紫发少年站在面前显得温和俊朗,浑身透着一股高贵和大气。
      
      他谁啊?不记得…
      
      “抱歉,刚刚不是故意的。”对方显然愣住了,看着自己紧紧攥着女生的东西显得尴尬和赧然,只是讪讪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不客气的拿走手里的东西。
      
      这个玉佩…暖玉?不过跟刚刚裕一郎前辈妻子交给他的有点像…
      
      “呵没关系…抱歉失陪。”虽然有点鄙视连路都没看清楚的这个人,可是基本的礼貌还是不能丢,佐藤玉芷轻轻点点头,擦身而过。
      
      佐藤玉芷没有看到,身后的少年隔着镜片眼里的好奇,疑惑,失望以及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怅然…
      
      -------------------------------------------------------------------------------
      
      真田弦一郎的房间里。
      
      “仪式总算结束了。”幸村精市呼了一口气,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比吕士?刚去哪儿了?”
      
      “抱歉,风景过于吸引眼光。”沉默的朝着往自己行注目礼的朋友们点点头,柳生比吕士也坐了下来。
      
      “弦一郎,最后的仪式是什么意思?我记得和式婚礼没有这么一个规矩。”柳莲二拿出纸笔随时“整装待发”,“刚刚远远地没看清楚,佐藤家三小姐给你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白色的?”
      
      “是的,我也好奇呢,远远地看不清楚什么。弦一郎站在前面看清楚了么?”
      
      “是玉佩。”真田弦一郎低低的回答,“我只听说是佐藤家的玉佩,佐藤家…”
      
      “本大爷祖父说那块可不是普通的玉佩,可是上好的暖玉。”有一个离得近的祖父,迹部景吾倒还是插嘴说了一句,“是吧,手冢?”
      
      “啊。”一直沉默的手冢国光没有开口,作为和真田家社会地位差不多的家族,他自然站的也近了些,看的也算清楚,却没有开口评论。
      
      “几年前皇室大婚的时候也有过不是么?”当时他们都还小自然没有注意到那个问题,佐藤光邦迎娶长公主以及佐藤玉蘅嫁给第一顺位继承人睿王成为王妃的时候先后出现过一块碧色的玉佩和一块和今天佐藤玉菡手里差不多的白色玉佩,而幸村精市也记得,一年级的时候有几次去学生会遇到前任学生会会长,那个佐藤家的四子佐藤光秀有过一次,手里把玩着一块碧色的玉佩,“比吕士,佐藤前辈他…”
      
      “你说光秀学长?”柳生比吕士点点头,“我见过。”
      
      “那应该是佐藤家的规矩吧,真是的,俗话说家大业大,这家大了规矩也大!”幸村精市的话里明显带着调侃的成分。
      
      “精市,慎言。”虽然这里是自己的房间,可是真田弦一郎也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惹祸上身,况且对方八卦的还是上次救过他们且跟自己家里联姻的家族。
      
      “不过,我倒是从来没有见过玉芷学妹手里的那块。”忍足侑士挑了挑眉。
      
      “啊嗯,忍足你和佐藤学妹很熟?本大爷怎么不知道?”
      
      “要知道,迹部,皇家书院很小,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说是吧,真田君?”不动声色的将皮球踢给了真田弦一郎,“还没恭喜呢,中级生。”
      
      哼!你这个万年低级生!真田弦一郎的脸都黑了却没有外露情绪,只是手握成的拳头暴露的青筋显示出他的不悦。
      
      “不过真的对那块玉佩很好奇呢离得远看的不算清楚…”
      
      “那是佐藤家的规矩,佐藤家的嫡系子女手里都有一块,将来作为信物交给自己的伴侣。”一直没开口的日吉若一句话横扫全场,一片寂静。
      
      “日吉…你是怎么知道的?”这种传闻连自己家族都不算清楚,而日吉…
      
      “日吉说的没错,以前祖父也跟我提过。”主要是这几天那个母亲大人一直在餐桌上担忧自己的儿子拿不到嫂子的玉佩所以一直絮叨,自己也大概听了些…虽然这个事情,除了跟真田家的脸面有关外,跟自己毫无关系。
      
      而这些事情,除了跟佐藤家有姻亲关系的家族或是密友关系的长者知道外,知情者寥寥无几。
      
      “佐藤枪法不错。”作为同年级邻班的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在加上家族关系还算交好,日吉若对同龄的佐藤玉芷印象还算不错,相对于在座的其他人,每每遇到便会交谈几句的关系更是比他们强的多。
      
      “对了,开学后不久就是海原祭,到时候会发请柬到青学和冰帝,那一场和海南大的比赛已经确定时间了。”幸村精市笑眯眯的开口,不意外接到迹部景吾一个“你真不华丽”的白眼,而其他当时没在场却也听说不少情节的少年们自然心领神会没有开口只是默契的相互看看点点头,脸上带着似乎报复已经成功的得意光彩。
      
      而柳生比吕士却是心不在焉的拿着茶杯,右手的手指似乎还带着之前暖玉留在自己手上的温度。
      当时他的确没意识到同样被凋零的差不多的余落的残樱吸引的女生,却因为撞上那个穿着玫红色振袖的身影而失了神。
      
      还记得玉佩在自己手里的触感,上面雕刻着隐隐落落没有看清楚的纹络,似乎是…文字?还是…图腾?
      
      不记得当时自己脑海里到底想什么,只记得自己语无伦次,直直的,大胆的,看着带着敷衍却不失礼貌的精致面容,看着毫不犹豫拿过手里的东西,看着没有半丝停留从自己身边走过的身影…
      
      不行,绝对不行…
      
      不能再想了,你在做梦吗?你在做梦吧!
      
      那是谁!那是佐藤家的明珠,那是佐藤家的嫡出幺女,是佐藤家乃至整个日本皇室的宝贝。
      
      而自己,柳生家,只能算得上是一个新兴的小家族而已,虽然比幸村家好多了,可是…
      
      -------------------------------------------------------------------------------
      
      同一时间,坐落在英国伦敦郊外的蓝斯城堡。
      
      “Father。”面容严肃英俊的眼镜男子敲了敲门便推开门走进来,站在外面的管家立刻带上门。
      安静的气氛一时凝滞。
      
      “Frank。”两鬓花白的老人将面前的一份文件签上名合上后抬起头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事情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是的,Father,剩下的蝼蚁之辈不足为惧。”
      
      “既然可以,将小Charles从日本接回来吧,让他正式重返家族。”
      
      “Father…”
      
      “这么多年,我也累了,你当年不肯娶妻甚至这么多年不愿结婚的原因我只是装作不知道,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么,哼!”老人的眼神带着不同于苍老年龄的锐利和狠辣,“你在日本岛发生的事情,自作主张的把我们蓝斯家族目前唯一的孙辈流落在民间,交给你所认为的可靠地仆人,要不是我派人暗中保护,我们的小Charles能…”说着站起来,从另一个柜子里拿了一堆文件摔在了自己儿子面前,“你看看你的好仆人,对蓝斯家族的继承人到底做了些什么!”
      
      “Father…”当年在日本做的一切自己只有一半的把握瞒住这个无所不知的父亲,甚至将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是唯一的孩子留在那儿,匆匆回来和父亲一起应对家族的纷争和重新洗牌…
      
      “剩下的小蝼蚁你也不要处理了,尽快把我们的小Charles接回来,也是他回归我们蓝斯家族的一次历练。”老人咳嗽了几声,显出了老态的疲惫,烦闷和厌倦,“小Charles回来后,我也会从这个位子上退下了,你…”
      
      “Father,您…”对自己父亲对于权力地位和名望追逐的野心和狂热一清二楚,事实上蓝斯家族的人都是这样,没想到现在居然主动退下来。
      
      “这个位子让我失去了很多,当年为了这些东西迷失了抛弃了最珍贵的东西,你母亲…咳咳咳…”急促的咳嗽打断了低沉的声音,“是该休息的时候了…你母亲在世的时候经常说要出去走走…Frank,以后蓝斯家族就交给你了,还有小Charles…”
      
      两个男子沉默了,视线转到了桌子上那一堆材料里。
      
      凌乱的纸张里露出几张照片,紫色头发的男孩一脸的温和,那副眼镜掩藏着蓝斯家族特别的金色眼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