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 柳生同人 玉芷

作者:泪缀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条件

      看着差不多已经石化只是下意识的跟着自己的步子的少年,老管家垂下头掩饰嘴角泻出的一丝微笑,静静的走在前面,带着因为受惊三个都快要灵魂出窍的少年,向一楼的客房走去。
      
      -------------------------------------------------------------------------------
      
      而一直到了客房管家出去带上门后,三个立海大最受欢迎的少年在看到倚在床头喝水的紫发少年时,才回过神来。
      
      “比吕士,你怎么会在这里?”幸村精市首先回过神,打破诡异的平静状态。
      
      “你今天缺勤,我已经记下了。”身为风纪委员的真田弦一郎自然不会忘了自己的职责,同时也为自己的同班同学,甚至算得上同桌的柳生感到奇怪,却也体贴的没直接问出原因。
      
      柳莲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了下来。
      
      “你们先,咳咳…坐下。”比之于上午刚醒来的时候,柳生比吕士显然好了一点,只是精神还是显得非常萎靡。
      
      “到底是…”
      
      “莲二,这几天能去你们家住几天么?”避而不答好友的问题,柳生比吕士只是突然看向了一直没说话的军师大人。
      
      “…可以。”柳莲二顿了顿还是点头答应,“要打电话通知伯父他们…”
      
      “不用了!”还没等柳莲二的话说完,柳生比吕士就粗鲁的打断他,放在被子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声音一下子变大了,“那个根本不是我的家!根本不是!都是假的!”
      
      “比吕士…”看着一向淡定从容甚至因为这个优点而得到佐藤光秀青睐的好友,三个人都大吃一惊,“你…究竟…”
      
      “对不起,抱歉…”重重的喘了几口气,柳生比吕士重新变成颓然的模样,软软的倚在床沿。
      一片寂静。
      
      “总之,等会儿我就跟你们一起离开这儿…”虽然不舍得,可是…不能给她添麻烦,要知道,尤其是佐藤家这种货真价实的大家族,子女的名声比什么都重要…“明天先借你的备用制服,我…从那里出来,什么东西都没带出来…”
      
      “可以。”知道他可以避开这个问题,柳莲二也不问,只是点头应允。
      
      而一边的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也不再开口问了,只是转开了话题,集中到了网球部的训练日程上。
      
      -------------------------------------------------------------------------------
      
      正说着起劲(当然,柳生比吕士五心插话也只是不甚在意的听着)的时候,门外有人敲了敲门,听到应答后也没有进来,只是恭恭敬敬的在外面说话,“几位少爷,晚餐已经准备好,管家说希望几位少爷能在这儿留饭。”说着不等他们应答,门外的脚步声就远去了。
      
      “这不太合适吧?在这边吃晚餐…”幸村精市有点犹豫。
      
      “没事。”知道佐藤家向来注重礼仪,他们进这个院子真田弦一郎就知道肯定会被留饭了,作为亲戚也不用客气,不然反而太过客气做作故作姿态。
      
      “情都欠下来了,债多不愁,你们去吧。”柳生比吕士也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精市和莲二也去吧,我在这边整理一下,等结束了就跟你们一起走,咳咳…”
      
      “好吧,我们先出去,你再休息一会儿。”几个人站了起来,先后走出了房门。
      
      门轻轻地阖上了,柳生比吕士才拿掉了眼镜,金色的眼眸里全部都是疲惫和厌倦:记忆不算深的地方,那个和往常一样的周末,只是下了点小雨。自己按照一如既往的安排去图书馆借了几本阿加莎的小说,回来的时候急匆匆的收了伞,借来的书上却沾了一些雨滴。有些狼狈的一边进门一边用手帕擦拭着封面,这个时候就看见一向冷清清的家里,那双突然出现的和自己面对着镜子发现的同样的金色眼眸带着复杂,一言不发的坐在那个冷淡而过于客气的家里客厅的沙发上盯着自己,中年男子天生的凛然和高贵只是优雅的举手投足上霸气外露君临天下——而自己所谓的父母则站在一边卑躬屈膝,更让人吃惊的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他们也是一改往常只是冷淡待之,却多了一份小心翼翼甚至是…讨好。
      
      他们甚至叫他:小少爷。
      
      瞧瞧,小少爷?多么好笑的词!这是父母对儿子说的话么!
      
      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接受不了:什么叫做他根本不是柳生家的孩子?什么叫做他的亲生母亲早早的去世而他的亲生父亲,如今坐在沙发上的这位,当年一个解释没有就回了英国一去不回十几年后的今天突然心血来潮重新接他回去?什么叫做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柳生家只是个幌子,根本不是什么上流社会的比较小的贵族,而只是自己父亲当年走之前为了自己能得到很好的照料而设置的一个障眼法?什么又叫做其实现在养了自己十几年的父母,虽然冷淡物质上却什么都不缺的这一对夫妇,只是面前的那个金色眼睛男人家的仆人?什么又叫做现在必须立刻马上,老老实实地跟着这个陌生男人回英国?
      
      荒谬!太荒谬了!
      
      他真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自己还是不起眼的柳生家的却很受人器重夸赞的小少爷,虽然家里气氛诡异可至少自己还知道自己是谁,有虽然不算关心自己可却从来没缺过自己什么东西的父母,有一帮为了一个目标可以共同奋斗的朋友,有一个只是算不上愉快甚至尴尬丢脸的萍水相逢的可以远远地看着的如同明珠一样的女孩子…
      
      可是如今呢?
      
      他不是柳生家的小少爷,他不姓柳生?那他是谁?
      
      柳生家,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
      
      而餐厅里,三位少年正用着最标准的用餐礼仪来面对面前精致营养的晚餐——即使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不在。
      
      即使用的是上好的青花瓷器,几位少年也竭力控制着手上的力度小心翼翼的不让它们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安静的晚餐吃到一半的时候,餐厅外面的客厅突然传来了些许的响动。几个人一边不动声色的继续用餐一边心里思忖着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而这个时候,餐厅的磨砂玻璃门突然被拉开,女孩手臂上还搭着刚脱下来的一件深咖啡色的风衣,露出里面做工精细的衬衫,从从容容的走了进来。她顿了顿,嘴角扬起礼貌的笑容,颔了颔首,“几位学长。”
      
      “佐藤小姐。”几个人纷纷放下餐具,就要站起来回礼。
      
      “五小姐,因为弦一郎少爷他们部活比较晚,所以…”管家也跟着走了进来,接过佐藤玉芷手上的衣服。
      
      “谢谢佐藤小姐的招待了,晚餐很好。”幸村精市笑着道谢。
      
      “不用客气,应该的。”佐藤玉芷点点头,“还没吃完吧?那你们继续吧。请随意,我暂时先失陪一下。”说着欠了欠身就要转身离开,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一样,转过头补充了一句,“对了,欢迎来到芷兰院。”话说着便走了出去,门重新拉了起来。
      
      门外才出来,中年女管家就走了过来,“五小姐,您带回来的那些糕点…”
      
      “都放好了吧,那可是二姐亲手做的桂花糕。你也知道宫里和睿王的府里种的桂花全是上好的品种,也被伺候的最为精细,再加上二姐的手艺…一定要放好了,回头我晚上饿了就吃那个。”
      
      “是的,小姐。”
      
      “对了,客房里的那位怎么样了?”一边往楼上走去,佐藤玉芷头也不回的问道。
      
      “身体上没什么大碍了,可是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和创伤,医生说需要静养为好。”顿了顿,女管家继续汇报,“不过柳生少爷似乎有离开的意思,现在把弦一郎少爷他们都请来了…”
      
      “他身体既然已经好了…如果能移动的话就让他们走吧,腾出一辆车送他们回神奈川。”脚步顿了顿,佐藤玉芷重新下楼,直直的往客房的方向走去。
      
      -------------------------------------------------------------------------------
      
      还沉浸在那天痛苦的完全不能接受的回忆里,客房的门不客气的被推开了,佐藤玉芷走了进来,看着倚在床头脸色难看的柳生比吕士,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可是家教休养让她还是保持着完美而无可挑剔的礼仪,“柳生学长。”
      
      “佐藤小姐。”回过神,柳生比吕士的视线清晰了起来,骤然的惊慌驱散了心里的痛苦。
      
      佐藤玉芷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我想立海大附属初等部的现任学生会长应该明白,如今深秋的天气只有没有一点常识的人才会只穿了一件单薄淋得湿透的衬衣直接跨到机动车道以人之血肉之躯撞上佐藤家的车子然后躺在雨里,像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虫一样,而不是天之骄子人才辈出的立海大,更何况…”本来还想继续嘲讽的佐藤玉芷再发现少年突然脸色变了后也便立刻噤声不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僵硬了半天。
      
      “…抱歉,柳生学长。”好半天,佐藤玉芷突然开口。
      
      “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让佐藤小姐费心了。”涩涩的开口,柳生比吕士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平时面对着所有人都从容应对伶牙俐齿的佐藤家五小姐一时无语,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准备离开。
      
      “佐藤小姐!”柳生比吕士再次出声,因为突然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
      
      佐藤玉芷听到声音便突然停住脚步,转身静静地看着他。
      
      “自从那次在宫里宴会后,这一次再蒙佐藤小姐的出手帮助,柳生比吕士感激不尽。若是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话说出口,柳生比吕士自嘲的一笑:她是谁?佐藤家的五小姐,而自己现在连算个小家族的继承人都不是了…还有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么?
      
      又是一片尴尬的寂静。柳生比吕士还是保持着倚在床头的姿势,只是移开眼神,不想看到女孩带着骄傲和轻蔑的神色。
      
      “好。”佐藤玉芷的声音带着淡然和平静,伸出了手。
      
      “什么?”看着伸过来的修长如玉的手,柳生比吕士有点懵了,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女孩。
      
      “一个条件。”佐藤玉芷静静的说,“击掌为誓,从现在开始,你欠我一个条件。将来若是有什么需要我自然会提出来,到时候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也不管什么情况,只要我提出来,你就必须无条件答应。”顿了顿,嘴角挑起了一个笑容,没有轻蔑没有疏离,只是带着一丝兴味和挑衅,“怎么样,敢不敢?”
      
      “啪!”柳生比吕士毫不犹豫的伸出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在面前竖着的手心上。
      
      手心暖暖的热度似乎经由经络丝丝的渗透进自己的心里。
      
      笑容不变,佐藤玉芷只是收回手,礼貌的颔了颔首转身就要离开。手搭在了门把上,佐藤玉芷突然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你,有点意思。”说着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再一次的被阖上,柳生比吕士还在看着自己的手心,握了握紧放在心口,似乎想把那丝热度保存到心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收藏求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