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许多年,我取流霜洗剑。

许多年,我采地火淬刀。

许多年,我以小人自居。

许多年,我将依然无名。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项羽 ┃ 配角:亚父,刘邦,张良,亚伯,项庄 ┃ 其它:鸿门宴,篡改历史

  总点击数: 7331   总书评数:32 当前被收藏数:76 文章积分:4,149,85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架空历史-传奇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蕖之逆行笔记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72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鸿门囚

作者:荷尖角(焱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

      
      很多年,我甚至忘记了怎么写那两个字,王,和寇。
      
      但是我一直记得如何写“囚”。
      
      孤身一人,茕茕孑立,方方正正四面冷墙把这人封在里头。这个人,就是我。
      
      残更,无月,无星,无霜。囹圄之中,连草灰的行迹都是苟且偷生,沿着冰冷的石墙,在一口苍白隔绝的光块里面把我层层囚禁。灰上发鬓,犹若窗外纷飞的烟花,我,瞬间老了一千岁。
      
      行将就木,苟延残喘,人,便容易想起过往,想起我的放浪形骸,和他的年少轻狂。
      
      犹记那年,碧落下,一道朱笔挥过,点墨成砂。
      
      一点殷红绽开在薄绢上,艳若凝血,眩如残阳。那人笑吟吟地一抬笔,看帛书上那点笔劲锋芒的红印,形似盘龙,隐约起势,啸天而去,一抹坦荡荡、气汹汹的肃杀之意,那人便笑了:
      
      “知道么,帝皇批字,用的就是这朱笔,点了丹砂颜色,写得痛快!你看我这字,可像一个霸王?”
      
      我拍掌大笑:“好好,好个霸王,您一心当霸王,而我却宁可做个小人——”
      
      那人遥望万里风烟,群雄错起,长袖一拍栏杆,乜斜眼瞧着我:“大丈夫不屑肖小手段!”
      
      “不屑便罢,我还要做一回小人的。”我风轻云淡。
      
      他便昂首高声笑道:“小人何用?霸王才是顶天立地的好英雄!”
      
      “未必,未必!”我喃喃。
      
      端起那把淬火的利剑,手指细细抚过,刺眼的寒光夺目而过,溅出我瞳孔中锋利冷凛的光华来。铿锵敲过,声声清亮,好一把嗜血的利器,在这乱世狼烟里,唯有枕着它,我方能入眠。
      
      “没有小人的霸王当不成霸王,成就霸王的小人算不得小人。”
      
      他听了,眼角眉梢之间浮现开一片轻佻颜色,一掌拍案,声若惊雷:
      
      “那你说,刘邦算不算小人?”
      
      * * *
      
      刘邦是个小人。
      
      可他却有封王称霸的野心。
      
      我还没有忘记怎么写那两个字的时候,亚父曾经教我,写了个王字,便也要在一旁写下那个寇字。他殷殷之色溢于言表,扣着案几,抬首向我,说,你做不得其中一个,就得做另外一个。
      
      这番道理,亚父教过我,也自然教过项羽。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看谁算来算去、算得精明、算得出彩、算得拍案叫绝。
      
      看谁斗来斗去、斗得狠戾、斗得诡谲、斗得出奇制胜。
      
      刘邦是个擅斗能算之人,所以才能叫一夜之间,曹无伤要他死,而项伯则要他生。
      
      鸿门霸上,遥遥相对,夜半的烟气有如沉积腐化的墨汁,从石缝的罅隙里头汩汩流出,潺潺而去,兵械曳走的响动将一池浊烟搅了个七零八落。偶尔有光迸裂,影影绰绰,沿地袭来,照得戍守的将士寒甲银亮刺目,漆黑当中粼粼有辉。
      
      一缕呜咽缠绵的箫声依稀而来,吹起了长空下军旗猎猎,人心动荡。军帐里,烛火彻夜未熄,亮如白昼,在蜡油毕剥的弹跳之间,在我和项羽的眼睛里都撒开了一片花白的火星。
      
      他看着酒,我看着剑。
      
      这两样男人最珍爱的东西此时此刻摆在一起,有种令人唏嘘的悲切。
      
      “你是要给他酒,还是给他一剑?”我盯着剑刃上多年仔细打磨出来的雪亮,以手相接,一滴鲜血破茧而出,痛。
      
      他沉吟半晌,仿佛不是答我,而是答他自己:“项伯说得不错,他先入关,我等才能在此立得住脚,站得安稳,若以怨报德,未免可耻。大丈夫不可无‘仁义’二字。”
      
      “果然霸王不愿担小人这个角色。”我冷笑道,持剑而起,望帐外乌漆漆的一片浓夜,说,“既然大王要仁义,那么我这个小人可以不要——就待我在明日鸿门之宴上,赏他刘邦一剑罢!”
      
      他面色骤然沉了下去,换了一副杀意凛然,重重一掌断在案几之上,只听那酒盏应声跌飞,“哐当”一下滚到了地,满杯的金色酒浆洒成行,溅成点,却成了一地肆意狂乱的风景。满帐烛火有如霜花奔流,又密又急地晃荡起来,就见他大喝一句,眉目尽裂:
      
      “不准!”
      
      我便拍手笑了:“我阻止不了您想成霸王,您也阻止不了我想当小人。”
      
      * * *
      
      鸿门宴是一个局。
      
      局里有生,有死,有诡计,有良策,有孤掷一注,有步步为营,也有杀,和被杀。
      
      当亚父神色严峻地揭开幔帐走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这局,已经到了一个死结上,要么自取灭亡,要么就扭转乾坤。
      
      他面上有冷汗几许,沿着灰白的发鬓流下,扬袖一抹时,眼睛赫然抬了起来,尽是炯炯的杀意。刘邦还在里头。想必是项羽依然不肯听从亚父的指示,对此人下手,还在惦念着他那霸王的“仁义”“丈夫”。亚父望着我们几个人,似乎寻思良久,然而其实只在一瞬间,他已果断下了决定。
      
      “大王为人心肠太软,不忍下手,你上前去祝酒,然后请求舞剑助兴,趁那时将刘邦杀死在座位之上,要不然,我们都将成为他的俘虏!”他抓住了项庄的手臂。
      
      项庄似有瞬时的犹豫,还是一拱拳,正要拿剑冲入帐内,我忽然一步上前,锋芒毕现的剑骤然脱鞘而出,“锵”地一声将项庄的身子掀倒在地,众人正愕然,我喝道:“滚开!我去!”
      
      亚父双眉紧颦,手指握紧了,盯着我,不语。
      
      我也盯着他,像眉目间发狂的一种山岭猛兽,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对他厉声道:“亚父,我去!”
      
      他眯眼将我上下打量一番,缓缓问出一句:“为何要我差遣你去?而非项庄?”
      
      我仰面大笑:“因为我是全天下最卑鄙的小人!”
      
      亚父浑身一震,仿佛遭了雷殛一般,忽地不动了。他望着我良久,岁月在他脸上雕刻出来的沧桑好像一刹那变得更加衰老,斜风吹去,便成了一卷枯萎的汗青。然后,他突然闭目抿唇,仰头片刻,竟然缓缓朝我一躬身子,行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愕然的拱揖大礼。
      
      我依旧笑着,笑容里一颗坦荡无色的液体由颊旁滚落,瞬间化为一场尘世浮埃,灰飞烟灭。
      
      * * *
      
      君子惧怕小人,而小人则害怕比自己更卑鄙的小人。
      
      “军营中没有什么可娱乐的,请允许我用舞剑助兴吧。”优雅的跪姿,平静的语调,浅笑淡定的神情,还有昨夜在漆黑狂沙之间反反复复练习了上千遍的娓娓请愿,如今,在这四面肃杀的帐幕里,东、南、西、北皆有目光如炬射来,把我心底那股积久的狂野煽了几丈高。
      
      刘邦面带少许诧异,张良眼中藏有警戒,亚父神色淡如止水,而项羽,则挑起两道跋扈剑眉,哑然一般直瞪着我,似乎要将我的心脏掏个淋漓,摊出来,狠下心肠鞭笞一番。
      
      但是无形中倾轧下来的千钧之重,又偏偏把他嘴边的那个“准”字,硬生生挤了出来。
      
      我低垂恭谦的脸上菀尔一笑。
      
      项伯却倏地站了起来,一对厉目似惶然,似愠怒,似威胁,阴郁幽森地直逼我的面门,也抽出了他的剑,要与我一道舞剑,不让我有空隙下手刺杀。
      
      我手中有剑,目中有他。脚下的步履开始将楚地女子的轻盈和男子的柔韧凝合为一体,点、踏、飘、转、腾、落、推,疾时如山间密雨层层叠叠而来,万点齐下,处处激荡;缓时如细水浮花渺渺茫茫而去,沉浮不定,变数万千。剑舞到昂扬处,一时间丢开无数朵眩目凄厉的剑花,身形愈快,剑招愈狠,风声愈响,四座愈绷,项伯愈惊。
      
      他正眉目惊疑不定,想退至刘邦的案几前,要借势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刘邦,我却在那一刹那突然纵身一跃,长剑在我手心像一道雷光骤然飞了出去,在所有人的惊吼声中,却不是刺向项伯刘邦,而是直直朝着毫无防备的项羽那里射去!
      
      刘邦、亚父、张良、项伯颜色俱变,一时惨白,皆不知眼前这一切如何蓦地来袭!
      
      项羽那瞬间眼中有惊、怒、疑、悲、甚至恍如梦醒,乱成一片,幸在他身手敏捷,登时跳出席座,就见那几尺长剑劈木而入,把他座上那张黑漆木椅破成两半。
      
      “你……!”他惊呼出一个字后,竟成哑然,震惊那处,动弹不得。
      
      这时我唇角边露出一丝刻骨的冷笑,将自己暴露在雪茫茫的兵械当中,貌若疯癫,形色张狂,放肆笑着振臂大喊道:
      
      “项王!项王!今日你死期已至——我受沛公之命,特与项伯联手,在这鸿门宴上借舞剑之名将你刺杀于此!”
      
      众人大惊!
      
      刘邦闻言颜色都丧失了大半,慌乱地从座上跌爬而起,直指我的身子,颤巍巍惶恐地连声呼道:“……你!你撒谎!”
      
      这一刻,亚父的眼神从震惊中赫然回复,他一振袖,咬牙怒视着刘邦和张良等人,一拍案几,拦在了不能言语的项羽面前,喝令围拢过来的兵士:“原来是刘邦你这阴险小人,项王对你百般包容,你却以怨相报,胆敢收买奸细,行刺项王——来人哪!给我把这些小人拿下问罪!”
      
      愤怒的士兵们一涌而上,将刘邦等人团团围困,一时间军帐内哗然大乱,群兵骤起,兵刃相接,好一场针锋相对,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扑面洒来,痛快地溅飞了一簇又一簇鲜艳夺目的红。
      
      那红甚至让我想起故乡那种不知名的小花,艳,而绝。
      
      我在那些绝艳的红雨当中,畅怀大笑,人们都当我成了刺杀不遂的疯子。只有项羽在人影纷乱之间,瞪大双眼注视我,不知要和我一样狂笑,还是大哭。
      
      * * *
      
      他没有笑,也没有哭。
      
      连我被定罪为刘邦手下的细作刺客,将要从牢里提出来处绝时,他也依然是那副哑然的表情。
      
      “项王,此刻你既成了霸王,也不用作谋杀沛公的小人了?”我好像年少时那样,含笑说到,淡如云烟。
      
      他的眼睛在刽子手的雪亮银刀高高举起的时候,缓缓闭了起来,依然无笑,无泪,只是看见依稀轻浅的阳光底下,他的容颜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化作一尊光与影子砌合的石像。
      
      我也缓缓闭起双眼,将那个不会有人知道的鸿门的秘密,缝合到了我的眼眸深处,不再苏醒。
      
      依旧想起当年,他笑吟吟地提起朱笔点墨成砂,一道笔锋红得傲慢而枭势,问着,你看我这字,可像一个霸王?
      
      喀嚓一声刀落,飞红如玉,狂野淋漓地溅了一地。
      
      好。
      
      好。
      
      好极——
      
      你终究成了霸王,而我,也总算,做了一回卑、鄙、小、人。
      
      【终】·
      
    插入书签 



    绅士的庄园
    18世纪的英国背景,从竹马竹马到相知相爱的绅士的故事。



    精打细算
    再多的挫折,都比不过生生世世相守的决心和甜蜜。



    桥头镇上桥头村
    一个西北山村里面的关于过日子的朴实爱情故事



    方寸
    恢弘之中可见脉脉温情。



    [武林外史同人]桃花
    情动只在不经意间。



    剑点梅间三分雪(小说修订版)
    世事无常,江湖无底。回头一顾大梦初醒,江南无所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