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嫔这职业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攻心(捉虫)

      “皇上,这花儿…”高德忠看着面前摆着的几盆葛巾紫,这花儿好看是好看,但是论起精贵来,这葛巾紫实在算不得什么,怎么皇上突然喜欢这种花来?
      “朕瞧着这葛巾紫也别有一番味道,”成宣帝伸手去抚紫色花瓣,一丝丝冰凉一丝丝滑腻,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把这几盆花搬去桃玉阁。”

      高德忠低头瞄了眼这几盆开得正艳的葛巾紫,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桃玉阁住着的那位贵主儿只是小小嫔位,皇上赐下这么几盆牡丹,不是抬高昭嫔在宫中的地位?
      这若是赐下其他花儿,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这牡丹不是别的物什,所谓牡丹主贵,但凡沾上贵字的,哪还有普通的?

      皇上对后宫的女人向来是只宠无爱,即便是宠也不会过了火候。这昭嫔是何等人物,皇上不记得他却是记得清楚,进宫的时日虽短,但是却得罪了宫里好几位主儿,虽说容貌肌肤不俗,但是性子与秉性不好,所以皇上翻过几次牌子后,便把人给忘在了脑后,前些日子昭嫔还是个婉仪时,可受了不少宫里人的折腾,这一遭翻身,还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还是说这位庄小主子往日的鲁莽没脑子都是装出来的?
      可是装成这般没脑甚至让皇上冷落,于她是不会有好处的,可若不是这样,一个人的变化怎么会如此巨大?

      “你在想朕为何赐牡丹给昭嫔?”成宣帝轻飘飘的看向高德忠,嘴角尚带着两分笑意,可见他的心情不错。
      “奴才不敢,”高德忠脑门子的汗瞬间溢出,窥探帝王心思,那是掉脑袋的事情,他哪里敢认下这个?
      “得了,”成宣帝见他这副模样,扬了扬手道:“快去把花搬去桃玉阁。”
      “娘娘,奴婢听说皇上今儿赏了桃玉阁那边好几盆葛巾紫。”柔妃近身宫女时舞走至柔妃身旁,说完这句话后,便见柔妃的脸色阴沉下来。
      “你可看清是葛巾紫了?”柔妃眼神阴冷的看着时舞,连美妙的声音也多了几分肃杀,时舞把头埋低了两分,“是的,主子。”

      “好,好一个昭嫔,”柔妃冷笑道:“本宫给她一个下马威,她便还本宫一巴掌,竟然勾得皇上赐下葛巾紫来!”她以葛巾紫讽刺昭嫔,不过是想告诉她一个个小小的昭嫔在宫里算不得什么,不曾想这昭嫔竟敢用这种手段挑衅于她。
      她自小弹得一手好琴,即使连宫里最好的琴师也比不得她,加之又有一副好嗓子与好相貌,自入宫的几年来,便得皇上喜爱,哪曾想让一个小小的嫔打了脸。
      “想来昭嫔喜爱牡丹了,”柔妃慢慢开口道,“去把本宫库里那匹牡丹花样的宫缎送去桃玉阁,记住,是那匹绣着千重魏紫花样的,别拿错了。”
      “是。”时舞战战兢兢的退出后,才幽幽松了一口气。

      庄络胭托着下巴看着奴才小心翼翼的搬弄着几盆葛巾紫,懒洋洋的靠在软榻上,由着听竹为自己捏腿,舒服的眯起眼睛。
      “主子,和乐宫柔妃娘娘送来了一匹千重魏紫花样的宫缎,”云夕从外室走了进来,见昭嫔在闭目养神,便把声音压低了不少。
      “千重魏紫?”庄络胭睁开眼,看了眼云夕手中的宫缎,勾唇一笑,“这缎子倒是好东西,放库里去吧。”

      “主子,奴婢瞧着柔妃娘娘那边…”云夕皱着眉头,显得有些为难,可是作为奴婢的,主子不发话,她却是不能轻易开口的。
      “由着她闹吧,魏紫还是葛巾紫又如何,不过是几朵花儿罢了,”她一个大脑正常的女人,哪会真的把自己当做花看,这种示威实在挠不到她的痒处,左右不过是一个男人送了她几盆花而已。
      云夕近来越来越不懂主子的想法了,面对柔妃这般挑衅,主子竟然连半点恼恨也没有,还有这几盆葛巾紫,是皇上钦赐下来的,可是瞧着主子这番模样,似乎并未有心花怒放的模样。

      待云夕退下,庄络胭坐起身,伸手由着听竹扶着自己起身,转首间便看到窗外碧树红花,“今日她赠我,我总该记得日后还礼。”
      听竹背脊一冷,她在宫里几年日子,见过不少手段,但是如昭嫔这般飘乎乎说出这等话,见得却是不多。
      以前教养她的姑姑便说过,在后宫之中,说话越是温柔的女人越可怕。她看着昭嫔面上清淡的笑意,缓缓的垂下了头。
      教养过她的姑姑还曾说过,在这后宫之中,宁可跟着一个够狠的主子,也不能跟着一个心善手软的主儿。在这种地方,主子不够狠,做奴才不过是跟着一起遭罪罢了。
      后宫中,忠奴不侍二主,非忠奴者不得善终。听竹嘴角逸出一丝笑意,皇宫是个大赌场,买定离手不可悔,她这赌注便下了。

      午膳后,封瑾看着御案上或请安或哪里出现吉兆的折子,最后把御笔一搁,起身一撩衣袍,“来人,伺候朕更衣。”
      伺候着皇上更衣出门,高德忠见皇上神色淡然,便道:“皇上,奴才听闻乐舞府出了一曲新舞,不若召来一赏。”
      “无非堆砌些新奇玩意儿,”封瑾帝神色默然道,“不若在这园子中走走。”
      四月芳菲多,满园姹紫嫣红,蝴蝶飞舞其中,是极美的景致,只可惜成宣帝看惯了宫中景致,这种景物在他眼中,与路边石子无异。

      穿过一片梨园,是一汪荷塘,因是四月初,荷叶并未露角,虽说枯荷已经清理,但是仍给人凄凉之感。封瑾双手负于身后,看着这荷塘,神色默然。
      “主子,不能再往前走了,前面是个荷塘,这会儿还未发芽呢。”
      “那便罢了,这片梨花开得倒也漂亮。”
      “这里是宫里最大的一片梨园,这会儿正是梨花正艳的时候,风一吹便跟下雪似的。”
      高德忠听到梨花园子里传来细碎的说话声,刚想派人叫他们回避,谁知皇上却拦了下来,见皇上这个样子,似乎是想听墙角?

      封瑾拦下高德忠的原因不是别的,是因为他听到说话的人正是桃玉阁的昭嫔,宫中之人皆不爱梨花,只因梨花带有离字,这等不好的兆头没几人去触的,这昭嫔怎么来这了?
      “一夜春风来,万树梨花开,”庄络胭仰头看着洁白的梨花,“这里清静正好。”
      “主子,这里可不能待得太久,这梨花…”听竹想说梨花寓意不好,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庄络胭想说,这男人的心与花没有关系,不过她还没有脑抽到这种地步,“世人皆喜聚不喜散,我是俗人,自然也不例外。可是这世上,有聚便有散,惧怕分离无意,不如珍惜相聚时分,待真分离时,也有相聚时可以回忆,我不想待花谢人去时,回想曾经皆是不安。”
      “主子…”听竹觉得主子这话说得有几分凄凉,不禁想起主子进宫后发生的这些事,“可是,若能长久在一起,不会更好?”
      刚刚装完文艺的庄络胭听到听竹这话,实在不想直接说,后宫女人一堆,皇帝只有一个,哪有什么长长久久,最舒适的出路便是混个好的位分,安安分分的享受吃喝,不过见着听竹脸上郑重又同情表情,她觉得自己仍需要继续装文艺,“不过痴念罢了,把人放在心上了,他离我苦他聚我喜,可若待他想离开之时,我勉强留着,反倒心如刀割,不若不看不听,有着回忆便也够了。”

      在这后宫中有两种女人,一种为名利而争,另一种为爱而争。后一种可怜可悲,前一种可怜可恨。听竹小心上前拂开庄络胭肩上的梨花,“主子,风起了,我们回吧。”
      庄络胭也觉得自己快装不下去了,这种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胃疼,也难为听竹了,便点了点头道:“回吧。”
      生活在繁华社会的人,说爱不一定是爱。可是对于古代女子来说,夫便是她们的天,说珍惜便必是爱的。庄络胭不过这么一说,听竹却听在了耳中,记在了心头。
      转首间,那花海处似乎有一角明黄露出,庄络胭垂下眼睑,扶着听竹的手道:“听竹,今日的话不过是我的妄想,也不过是你的一个梦,听过便罢了吧。若你忘了,我也能当自己这话是一场梦,情无至便无知,既无知便无痛。”
      “是…”

      男人对待心系于他的女人,总要多几分怜意的。对于看管后宫争斗帝王来说,嫔妃的真心更是难得,哪怕是这个女人他不爱,恐怕也是要看重两分,这就是心上的砝码。
      有时候肉/体满足了,精神上的满足也是必需的。
      走出梨花园,庄络胭回头看了眼这片园子,谁说梨花便是离的,今天这个意外相聚,不是给了意外惊喜?
      “主子,快别瞧了。”听竹以为庄络胭是在难受,忍不住越矩的出言相劝。
      “无碍,不过看看而已,”庄络胭收回视线,理了理发间的琉璃桃花钗,缓缓的走开。
      枯荷池边,高德忠一干子奴才全跪在地上,这昭嫔虽说只是个小位分妃嫔,但也是宫中主子,他们这些做奴才的,是不该听这些的。

      封瑾凝神良久,方才淡淡开口道:“起来吧。”
      情无至便无知,既无知便无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精神攻击是刷皇帝BOSS的大招,这一招下去,恐怕要掉五分之一的血条吧?
    PS感谢炭童鞋的三颗地雷,感谢第13号童鞋的地雷,感谢陌情童鞋的地雷。
    强两天处理一些事情去了,没有时间码字,不好意思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