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嫔这职业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情无义

      御花园,诸位妃嫔被皇后以赏花纳凉的名义请了出来。庄络胭瞅着四周几株茂盛的大树以及几个盛放着冰块的大瓷陶盆,给皇后请了安后便挑自己的位置坐下。
      明日便是淑贵妃生辰,皇后这会儿邀请妃嫔们赏花又是什么意思,靠着椅背坐着,身后的听竹与云夕不急不缓的打着扇子,庄络胭倒真觉得这里多了几分凉意。
      “淑贵妃到,苏修仪到。”
      庄络胭偏头瞧去,正是淑贵妃与苏修仪相携而来,在淑贵妃面前,苏修仪总是显得有些束手束脚,被映衬得黯淡无关。

      一番行礼后,没过多久,该来的也到齐了,庄络胭便耐着性子瞧着太监们把一盆盆花端上来,等妃嫔们鉴赏一番后,又吭哧吭哧搬下去。花虽有异,但是相同的是每盆花都有一个吉庆的名字。
      “这盆绿牡丹倒是难得,这会儿还开得这般艳丽,柔妃瞧着如何?”皇后瞧着被端上来的绿牡丹,笑盈盈的开口。
      柔妃起身一福,“自然是别致。”
      皇后笑而不答,一挥手又是一盆新的花被端了上来,瞧着竟是一盆应该在秋季开的菊花。
      庄络胭不露痕迹的看了柔妃一眼,见她额头冒着细汗,笑着低头端起一盏茶,今日的天儿确实热了些。
      花赏得差不多,庄络胭茶灌得也差不多,就在皇后慢慢的放下茶盏,开口说起与花无关的话头了。

      “明日便是淑贵妃生辰了,虽说咱们后宫女子不该铺张奢侈,但是淑贵妃伺候皇上日子也不短了,皇上与本宫都是心疼的,便想着明日为淑贵妃好好庆贺一番,咱们在座的都是好姐妹,明儿都该一起好好热闹一番。”皇后说完,见在座嫔妃都起身称是,才又继续开口道,“这花也赏完了,都散了吧。”
      庄络胭听到这句话后,又再度起身行礼,然后随着妃嫔们一道目送皇后离开。
      皇后一离开,几个淑贵妃一派的妃嫔便上前道贺,庄络胭瞧着其他妃嫔的表情,倒没有谁有半分不对劲。
      “淑贵妃娘娘深得皇上宠爱,生辰自然是该好好办的,”贤妃笑着对淑贵妃道,“明日便要与你多喝一杯。”

      “贤妃姐姐这话便是让妹妹无地自容了,”淑贵妃上前执起贤妃的手,“姐姐待妹妹素来好的,别说多喝一杯,便是七杯八杯也是喝得的。”
      淑贵妃这话一落,其他几个妃位上的妃嫔便纷纷上前打趣,瞧着这一幕的庄络胭只有一个感慨,好一幅姐妹情深动态图。
      没有兴致在这里演戏给别人看,庄络胭给几个高位分妃嫔行礼后便欲离开,哪知淑贵妃却叫住了她。
      “听闻昭嫔妹妹生辰也是这几日?”淑贵妃笑得温柔,“到你生辰你,我们也要多灌你几杯的。”

      庄络胭继又是一福,“诸位娘娘的酒,嫔妾便是醉了也是要喝的。”好一个淑贵妃,这会儿在众妃嫔面前挑明自己生辰,若是皇上或者皇后赐下东西,她还会得个细心的名头。若是那两位没有动静儿,她恐怕也乐得自己被这些女人看笑话。
      淑贵妃目的达到,也不再多说,让庄络胭跪安了。庄络胭面色不变的离开,走得远了,回头看了眼尚站在原地的几个女人,皆是除却皇后外位分较高的几个。
      “主子,前面好像是马婕妤与嫣贵嫔,”没有走出多远,听竹便见到一丛花草后站着几个人,正是嫣贵嫔与马婕妤。

      庄络胭闻言抬头看去,这两人的面上的表情瞧着也不像是在姐妹情深,她刚想转身离开,却听到啪的一身,回头一看,就见嫣贵嫔身边的大宫女正收回手,而马婕妤的脸上明显红肿起来。
      眉头微皱,庄络胭不知道嫣贵嫔与马婕妤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嫣贵嫔此举未免也太张狂了些。
      庄络胭再度想走,却看到一行人往这边过来,当下她的脸色一变,整了整身上挂着的配饰,迎了几步上去,“妾拜见皇上。”
      嫣贵嫔看到御驾时,面色大变,也不管马婕妤,拖着裙摆跪在庄络胭旁边,“妾拜见皇上。”
      马婕妤红肿着脸在皇帝面前跪下,视线还略带得意的扫过嫣贵嫔,“妾拜见皇上。”

      封瑾伸手扶起嫣贵嫔与庄络胭,“爱妃们都起身吧。”说完,视线扫过马婕妤面上的红肿,眼神微眯,下一句却说与之无干的话,“天气炎热,爱妃们今日怎么聚在此处了。”
      “回皇上,皇后娘娘邀请妾等赏花,这会儿正要回去呢,”嫣贵嫔柔声答道,“却是不知在此处遇到了皇上。”
      “皇后是个有心的,”封瑾松开嫣贵嫔的手,转而在庄络胭手背上轻轻一拍,“你们也都早些回去安置吧。”
      “皇上…”
      “马婕妤对朕的话有意见?”封瑾淡淡扫了马婕妤一眼,仿似没有看到她脸上的红肿一般。
      “妾…告退。”马婕妤面色顿时灰暗下来,仿佛失却了所有的生机。
      庄络胭垂首看着被封瑾握在掌中的手,骨子里却渗出一股子凉意,马婕妤早前受过宠,如今也不过这般下场,可见这个皇帝冷血冷情到何种地步,世人说□□无情戏子无义还真是冤枉了这些人,皇帝这种生物才是无情无义的代表。
      抬首瞧着嫣贵嫔眼中的得意,庄络胭收回视线,继续低着头,只是看着那骨节分明的手掌以及自己修剪得齐整漂亮的指甲。

      封瑾瞧见昭嫔垂首的模样,只当她有些羞涩,便松开她的手,“爱妃今日早些歇息。”
      “是,皇上,”庄络胭福身,“妾告退。”
      “妾告退。”嫣贵嫔跟着告退。
      封瑾点头,任由她们离开,待三人走远,他脸上的笑意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近两年不用再升嫣贵嫔位分了,”封瑾把手负在身后,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朕那儿的睡莲给昭嫔送一盆去。”
      “是,皇上。”高德忠发现皇上话中并没有提及马婕妤,心下便有了谱,这位马婕妤是废了。

      庄络胭刚回桃玉阁不久,就听到乾正宫的总管来了,便起身迎了出去。
      “见过昭嫔主子,”高德忠见昭嫔出来,起身行礼道,“皇上命奴才送了睡莲来给您赏玩,主子瞧着哪里摆放着合适?”
      庄络胭谢恩后,让人把东西放到了自己屋内,给高德忠看茶后道:“有劳高公公跑这一趟,这大热的天儿也是不易。”说着,让云夕送了个荷包上去。
      高德忠略推辞一番收下了,喝了一口茶笑着道:“昭主子言重了,奴才为皇上做事,本是天经地义,您这般说,倒是折煞奴才了。”
      “公公忠心,皇上难免器重些,”庄络胭也不继续说这种客套话,笑着道,“皇上惦记妾,也是妾之幸。”

      高德忠待庄络胭也十分客气,谈了几句后,便起身告辞,庄络胭也不留,亲自送了几步后,才再度回了房间。
      睡莲是由描青花瓷盆装着,陪着半开的睡莲与莲叶,显得格外的清爽,庄络胭伸手摸了摸花瓣,从听竹手里接过一盏水,倒了几滴在其中,“这睡莲倒真漂亮。”
      云夕看了眼睡莲,忙低下了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今天回来晚了,不好意思~
    第二更可能还有些晚,大家可以明天早上起来看,捂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