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嫔这职业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钗(捉虫)

      这是皇帝第一次到桃玉阁却没有妖精打架,不知道是因为心疼她膝盖有伤,还是因为铁杵使用过度造成功能不全,庄络胭个人其实比较偏向后者,毕竟男人这种动物,在某些时候比禽兽还禽兽,膝盖上这点小伤不足以让禽兽变成君子,当然世界上还有一种叫柳下惠的男人,不过皇帝显然不包括在这个范围内。
      昨夜在烛火下显得狰狞的淤青在庄络胭早上起床时,已经变得不是那么严重,不过白皙的肌肤上有那么大一块青色,怎么看也不美观。

      庄络胭自己都觉得不美观,作为亲自掀开她裤腿的皇帝恐怕敲着就更觉难看了。她小心看了皇帝一眼,见皇帝眼中并无厌恶之意,便也就任由皇帝瞧。
      “朕那里有祛瘀的药膏,等下叫高德忠给你带来,”封瑾放下裤腿,起身道,“时辰不早,朕该去上朝了。”
      “妾恭送皇上。”
      封瑾走至门口处,又转过头来,却恰看到昭嫔眼中来不及掩饰的情意,不过也只是转瞬,待他细看时,却只看到昭嫔规规矩矩埋首恭送他的姿态。封瑾神情微动,“待过些日子,朕便晋…”想起方才的眼神,封瑾顿了顿,语气平和道:“记得按时用药,若是有什么不妥的,知会殿中省去办便是。”

      出了桃玉阁,封瑾看向高德忠,语气虽平淡,“昭嫔膝盖上的伤是谁罚的。”他的态度很笃定,仿佛知晓高德忠肯定知晓般。
      作为乾正宫太监总管,该知道的都应该知道,既然皇上问,他作为皇上的奴才自然要开口说话:“回皇上,奴才前儿听闻媛妃与昭嫔在园子里遇上了,也不知怎的,媛妃便罚了昭嫔跪了好一会儿,只是遇到柔妃主子后,便让昭嫔主子回去了。”
      “这是何时的事?”封瑾坐上御驾,由着大力太监抬起,语气仍旧不疾不徐。
      “是十日前的事情。”高德忠小心回答。

      封瑾闻言冷笑,“过了十日,昭嫔的膝盖还好不了?”
      高德忠犹豫一下后道:“本也该没事的,只是前两日媛妃娘娘与昭嫔娘娘又见过一次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奴才也不知。”
      媛妃宫中的事情,就不该他知晓的了,御花园的事情该他知道,后妃宫里的事情,他就算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
      封瑾闻言后沉默,没有再问,不过高德忠心里很清楚,皇上心气儿不太顺。
      庄络胭目送着封瑾离开,歪在床头看了眼屋内几个伺候的奴才,“你们都退下吧,由云夕与听竹伺候着便是。”
      御花园那日,媛妃让她在御花园跪了,她膝盖并没怎么受伤,只是她没有想到媛妃胆子大到召见她去媛妃宫中。

      眼瞧着媛妃把一根玉钗扔到地上摔成两截,然后就罚她跪了足足两个时辰。这口气她一直忍着,早晚会有把心气儿捋顺的一天。
      从床上下来,任由云夕与听竹为自己洗面净手,打开一盒唇脂,勾出一点抹在唇角,美艳动人。
      勾勾唇角,合上唇脂盒,庄络胭懒洋洋开口:“梳妆吧。”
      规规矩矩到景央宫请安,皇后仍旧雍容华贵,看庄络胭的眼神仍旧如知心姐姐般,倒是嫣贵嫔对庄络胭笑得有些过于灿烂。
      媛妃虽说不喜庄络胭,但是想着昨儿皇上歇在桃玉阁,也不知皇上看到昭嫔膝盖上的淤青没有,若是皇上知道了…

      即便死了两个太监各宫都被清查过,但是此刻在座的众位女人似乎不记得此事般,只是闲聊着一些话,太监之事提也没人提。
      皇后也沉得住气,知道众人妃嫔起身离开,也没有主动提起此事,让人一时也弄不清皇后的用意了。
      庄络胭扶着听竹的手,笑意盈盈与汪嫔、蒋贤嫔等人一块走出皇后宫,走在她前面不远的就是媛妃,不过这次媛妃仿佛没有看到她一般,走出景央宫后,便乘坐着撵离开了。
      瞥了眼媛妃仪仗离去的方向,庄络胭神色平淡,仿佛她不曾被媛妃刁难般。在场的众人谁又不知媛妃与昭嫔之间的不对付,不过因为媛妃位份高,昭嫔比较受宠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不过瞧着媛妃这今日这番作态,只怕暂时也不敢为难昭嫔了。

      庄琬青眼瞧着庄络胭不变的脸色,面上露出一丝嘲讽,转身便离开了。
      就在众人以为媛妃会因为刻意刁难昭嫔而遭皇上责骂时,却传出消息说皇上翻了媛妃的牌子,一时间众妃嫔便等着看昭嫔的笑话了。
      庄络胭听到这件事后,神色格外的平静,只是把玩着手里的一枚玉钗,若是媛妃宫里的人看到,就会惊讶的发现,这枚玉钗与媛妃摔断的一模一样。
      夜色弥漫的深宫之中,向来静谧得可怕又诡异。就在众人半梦半醒之间,媛妃宫里却烛火大亮,守夜的太监隐约听到宫里传来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然后不久就见到皇上面色冷漠的出了媛妃宫门。
      这等事不用第二天便传得后宫嫔妃皆知,当天晚上便传遍后宫,庄络胭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倚在床上由听竹为自己按捏膝盖。

      “这媛妃究竟做了什么引得陛下动怒?”云夕加点了一盏灯,面上的神色惊疑不定。
      “我又怎知,总归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吧,”庄络胭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困倦道,“夜深了,该睡了,你们也退下去睡了吧。”说完,当着闭上了眼睛。
      云夕与听竹对视一眼,上前替庄络胭放下帐子,灭了烛火退了下去,只是心里仍旧觉得解恨又不踏实。
      第二天,一道圣旨从乾正宫传出晓喻了整个后宫。
      “媛妃林氏多年无所出,生性狭小,实有违为妃之德,朕甚为痛心,今夺其媛妃之位,但念其侍朕多年,封其为从四品林嫔。”
      一个身在妃位的女人被皇上斥责无为妃之德,只怕这辈子都与妃位无缘了。
      太监总管高德忠宣这道旨意时,众位稍有位分的妃嫔皆在皇后宫中,这道旨意一出,媛妃当场便瘫软在了地上。

      待高德忠离开后,众位妃嫔看媛妃与庄络胭的眼神便带着深思了。
      后宫便是这样,永远波/涛汹/涌,不到最后一刻也不知道谁是笑话,前几日媛妃还可以随意处罚昭嫔,今日却与昭嫔位分一样,可是昭嫔有封号,论起来还比林嫔尊贵些。
      皇后看着跪坐地上的林嫔,眼神中半点情绪也无,皇上本就对林家有些不满,如今媛妃有明着刁难昭嫔,不就是因为昭嫔父亲参过林父,这林嫔实在不聪明,落得今日这步也不算冤枉。
      一朝由侧一品妃位降为从四品昭嫔,可谓是连降数级,而且还与昭嫔同级偏又不及其尊贵,皇上此举可谓是无情狠辣。

      皇后看了眼屋内众妃,又多看了眼神色平静的昭嫔,“既然旨意已经宣,本宫也乏了,你们便退下吧。”
      众妃老老实实的退下,就连面色惨白的林嫔也老老实实行礼退了下去。
      出了皇后宫,林嫔只觉得四周全是嘲讽的眼神,微一抬头便看到面带温和笑意的昭嫔,视线扫过昭嫔发间时,林嫔原本惨白的脸色几乎是白中透着青。
      只见昭嫔的发间,端端正正的插着一支玉钗,玉钗的顶端是简单的祥云花样,却把昭嫔的容颜映衬得更加柔美。
      林嫔却觉得,昭嫔脸上温和的笑意,寒到了她的骨子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家里出了些事,现在要马上坐车赶回老家,明天可能无法更新,如果明天无法更新的话,周四晚上或者周五上午加更。
    因为时间紧急,来不及改虫与回复大家留言了,等两天一起弄,请大家原谅。鞠躬
    PS:感谢洛可可童鞋与银桑的蛋蛋君童鞋的地雷~=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