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嫔这职业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象假象

      封瑾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弯腰扶起她:“爱妃不必多礼。”视线扫过那被外袍遮挡住的膝盖,转而对身后的高德忠道:“叫人传太医来。”
      “是,”高德忠闻言退了出去,云夕见状也端着尚冒着热气的盆退下,退到门口时,抬头担忧望了过去,见皇上正扶着主子坐下,才放心的退了下去。
      “撩起来给朕看看,”封瑾看着那捂得严严实实的膝盖,声音平淡的开口:“有什么事情是朕不能知道的?”

      庄络胭犹豫的把裤管掀起来,露出那看起来比较吓人的淤青,“其实也不是很严重,只是看起来吓人…”
      “你父亲是个好官,”作为皇帝,一般不会轻易在后妃面前说起前朝之事,所以封瑾只说了这么一句后便转开话题,“有什么病痛自己多注意着,太医院的人闲着又干什么用?”
      皇帝不提她的伤怎么来的,庄络胭自然不会自作多情的说些别的,只是笑道:“妾只是想着夜深,不宜吵着宫里其他人。”

      “你是朕的女人,不必顾虑太多,”封瑾拍拍庄络胭的手背,语气里带着几分温和,“你不好好护着自己的身子,让朕怎么安心。”
      “皇上,”庄络胭感动的看了眼皇帝,缓缓的低下头,相信皇帝的一张嘴,还不如相信白日见鬼。
      有人曾说,女子低头那一抹娇羞时,最是吸引人,封瑾是个正常男人,所以在这等容颜下,难免动了些心思,只是想着昭嫔膝上还未上药,他只是伸手抚着那一头青丝,另一只手握住了那微凉的柔荑。
      桃玉阁中并未燃熏香,只闻到淡淡的果香,想来昭嫔是把纱帐衣裙之物中放进新鲜的水果,这味道虽淡,但是却让人觉得很舒爽。

      庄络胭不知道皇帝是什么心思,所以她不会轻易动作,只是装作不经意间慢慢靠近皇帝怀中,仿佛这是身体的本能,而不是刻意的做作与勾/引。
      怀中温软的触感让封瑾不自觉的搂住怀中的人,他没有说话,也不想在此刻说话,难得的静谧与轻松让他嘴角舒适的上扬了一些。
      守在门外的高德忠听到屋里没有半点的声音,有些惊讶,这么好个机会,昭嫔不应该好好在皇上面前给媛妃添个堵么,难不成这个昭嫔真是对皇上情根深种,见到皇上把什么都忘了?
      当真不知道说这个昭嫔是傻还是运气好了,若不是皇上恰巧听到她们主仆的话,那么昭嫔的委屈只能白受了,只怕日后也会委屈不断。

      毕竟这个后宫里虽说恩宠很重要,但是位分同样重要,更何况皇上不是那种宠幸谁便什么都忘了的主,在这后宫里,该守的规矩必须是要的。
      “公公,医女到了,”小太监身后跟着两名医女,看两人身上的装束,便知资历不低。
      高德忠点了点头,他想着昭嫔伤的膝盖,由太医瞧不太妥,便安排手下的小太监召了医女来,想必皇上不会怪他自作主张才是。

      “皇上,太医院的医女求见。”门外,高德忠微微提高声音,足够屋内的主子听见便是。
      “宣,”封瑾放开昭嫔,对高德忠的妥当很满意,待两名医女进来后,他摆手道,“不必多礼,瞧瞧昭嫔膝盖上的伤。”
      两个医女仍是行了屈膝礼才走近床边,看清昭嫔膝盖上的伤后,两人眼皮一跳,她们在宫中任医女,哪里看不出这淤青为何而来,不过瞧着皇上这个态度,只怕为难昭嫔的主儿有些麻烦。
      稍微年长的医女行礼道:“皇上,昭嫔主子,这伤并未伤到筋骨,上药几日便好了,只是要把淤青揉开,昭嫔主子要受些痛。”

      “无妨,”庄络胭笑了笑,“你们上药便是。”
      “昭嫔主子,臣便得罪了。”年长的医女拿出药膏,在掌心揉开,然后覆到淤青处,加大力道揉起来。
      庄络胭疼得多眨了几下眼睛,偏头对神色肃穆的皇帝道:“皇上,妾没事。”
      封瑾看着昭嫔额际的细密冷汗以及她嘴角极力想表现得自然的笑容,伸手握住她的手,“朕知道。”
      高德忠把脑袋埋得更低,他本以为昭嫔比往日聪明,今日瞧着还是个傻子,这个时候若是表现得柔弱一点,皇上不定会心疼多些,现在这个样子硬忍着,就为了怕皇上担心,只是傻。
      皇上他…哪里会真正担心呢?世上谁人不知,最是无情帝王家。

      高德忠不是真正的男人,所以不会真正了解男人的真实心境。柔弱的女子看多了,若是有一个女人为他故作坚强,有时候会让男人更加怜惜。
      明明柔顺的发丝已经贴着略微汗湿的脸,与封瑾相握的手心也冒出汗,可是这个女人仍旧笑得一脸温柔,仿佛真的一点都不痛般。饶是封瑾心硬如斯,也忍不住软了两分。
      待上药过后,淡淡的药草味弥漫在室内,这种味道并不难闻,甚至给人一种淡淡的清神感。
      封瑾亲手替庄络胭擦净额际的细汗,“这药还要上几次?”

      “回皇上,这药只今日一次这般,日后只需把药膏均匀敷在伤处便行了,”医女倒也惊讶昭嫔连气也没哼一声。
      “如此便好,你们退下吧。”封瑾拢了拢庄络胭身上的外衫,挥退医女后,“来人,伺候朕宽衣。”
      “皇上…”庄络胭睁大眼睛,似乎没有想到封瑾会歇下。
      封瑾看了她一眼,微微挑眉,“爱妃何事?”
      庄络胭摇了摇头,“没…”
      宽衣过后,封瑾与庄络胭卧在床上,封瑾伸手一览,便把身边之人搂至身边,“爱妃今年多大了?”

      庄络胭在黑暗中露出了一个鄙夷的表情,都滚了这么多次床单了,竟然连老娘年纪都不知道。但是语气却带着喜悦与羞涩,“皇上,妾过了下月十六便十八了。”
      “十八正是如花的年纪,”封瑾下巴在庄络胭发顶轻轻蹭了几下,“朕十八岁那年登基,你岂不是才八岁?”
      “皇上登基那日,命妇们参拜时,妾因是府中嫡女,所以能跟着母亲来参拜,所以有幸见过陛下那时英姿呢,”脑袋往身边之人怀中蹭了蹭,“妾还记得,那日的天气格外晴朗,那时妾不懂规矩,大家都跪着时,妾偷偷抬头看皇上,那时皇上站在高高的玉阶之上,耀眼极了。”

      封瑾伸手拍拍庄络胭的背,声音里带着笑意道:“确实不知规矩。”
      天下人都爱听好话,也爱别人一直把他挂念着,即便这个人是皇帝,是明君,他也还是个人。
      黑暗中庄络胭笑颜如花,但是这个笑里,没有半分爱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有点事,更新晚了,大家抱歉~
    PS感谢Cocoden童鞋绯色迷幻童鞋、lilahr童鞋、雪糕大人童鞋、人穷脸丑童鞋、洛可可童鞋的地雷~
    本来说好十点更的,实在抱歉啊抱歉~我面壁,我自重去~
    PS,推朋友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