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嫔这职业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突成庄婉仪(修)

      曾经有人说,如果有人因为祖宗十八代缺德事做多了穿越成为后宫嫔妃,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不是主动去调/教皇帝的心,就是被动的被皇帝与后宫搞死。
      庄络胭嘲笑说这话的人脑子有毛病,不过很快她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能发生的事情,只有想不到的原因。
      三月桃花艳,只这后宫之中,往往人比花娇。
      皇后宫外,或美或娇或媚的妃嫔带着侍女逶迤而过,视线扫过跪在宫门外的女人时,皆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主子…”斜雨把眼神从跪着的女人身上移开,有些害怕的压低声音,仔细观察自家主子的表情。
      庄婕妤淡淡瞥了连衣一眼,“畏畏缩缩,成什么样子。”见斜雨站直了身体,才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跪在地上的女人,“我这个妹妹心高气傲,今儿落了面子,总该学点东西才成。”

      斜雨瞧见庄婕妤眼中的笑意,后背渗出几丝寒意,无论怎么说,庄婉仪也是主子的妹妹,即便不是一母同胞,但总归都是庄氏一族,如今主子竟连这点情分也不念。
      前儿庄婉仪也曾得宠过几日,只是得意忘形,失了宠又在凤驾前失了仪态,便落得如此下场,听闻昨儿才病倒过去,今日又被罚跪在皇后宫外,此次后庄婉仪在宫里只怕是废了。
      膝盖处传来的疼痛,让庄络胭醒悟自己不是在做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后宫梦,而是莫名成为失宠的妃嫔。
      先不说失宠与否,单说她只一个小的五品婉仪,在这女子比花多的后宫之中,随便一个位分高于她的,便能碾死她。一想到后宫中,既无身份又无圣宠女人有什么下场,庄络胭便叹了口气。

      小心用宽大的宫袖揉了揉膝盖,庄络胭抬头看着宫门上挂着的牌匾,景央宫,也是后宫女人都想住进去的地方。
      脑子里堆积着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庄络胭觉得脑门有些发疼,低头掩去不自觉皱起的眉。拣来一辈子,总不能窝窝囊囊一直被人欺负着过日子。
      不过,她祖宗十八辈儿究竟做什么事情了,让她莫名其妙就成了后宫中刷皇帝BOSS的一员,而且显然是攻击与防御都不足的成员。

      “我当跪着的是哪位娘娘,原来是庄婉仪,瞧这小脸白得,瞅得我都心疼了。”
      庄络胭抬头,眼角扫到一抹天蓝的裙角,正是说话的人,这女人的声音带着刻意的高昂,显然与身体的主人关系不好,而且对她现在的下场十分的高兴,不过也可以判定这位不是聪明的主儿。但凡有些脑子的妃嫔也不会在皇后宫的大门外,明目张胆的的做出这等张狂的模样来。

      “奴婢给马婕妤请安,”跪在庄络胭身边的一个宫女忙把头叩了下去,似是害怕慢了半分便引得马婕妤不满,另一个倒是不卑不亢,规规矩矩行礼后,又直直的跪着。
      “见过马婕妤,”庄络胭很快想起,大女人能屈能伸,她觉得,选择埋头比选择掉头来得聪明。
      记忆中,这位马婕妤进宫已经有几年了,刚进宫也受过圣宠。前些日子在她这个身体原主处吃了不少排头,而身体原主却失去了圣心,难怪她这般幸灾乐祸。
      若说马婕妤这番行为太过没脑子,那么这身体原主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就叫没脑子,得了半分圣宠便做出十分猖狂来,难怪落得如此下场,倒也不算冤。
      前世看过不少宫斗剧,这些后宫的女人,大多集才貌心计于一身,谁也不能小觑,这位庄婉仪不过是由原本的贵姬晋封为婉仪,便忘了自己是谁。她一病撒手而去,倒是让自己接了这个烂摊子。

      上辈子她的工作便需要唱作俱佳,这辈子还要做这坑爹的活儿,可是到了这个地方,不去调/教皇帝,就是被皇帝调/教,这两条路哪个更苦逼一点?
      膝盖处的麻痛感让她觉得,作为姐们活要精彩的活,死要轰轰烈烈的死,就算刷皇帝不成功,也比被后宫坑死得好。
      从经济上来说,嫖了皇帝不用给嫖资不说,对方还反安排她的吃穿住行,玩赏游乐。她不用在开车时担心油价上涨,也不用在上班时担心遇到恶心的顾客,甚至不用起早贪黑的上班,做着不计流量的工作拿着定量的工资。
      要不,她还是考虑着怎么调教皇帝?!就算成功率不高,至少在这种坑爹的地方有个远大的目标。人不怕境遇差,就怕没目标不是?

      马婕妤见自己挑衅了半天,庄络胭也没有半分反应,心里原本的快意也化作了不满,“庄婉仪,怎么我这个婕妤不配得与你说话?!”
      “马婕妤恕罪,并不是妹妹胆敢如此,只皇后娘娘命我在此处跪着,我不敢半分懈怠,还请婕妤恕罪。”庄婉仪头埋得更低,不去看着马婕妤的脸色,就这点炮灰,比起她以前遇到的那些媒体记者杀伤力小上太多了。
      想当初,她们公司奶制品出了问题,面对媒体拷问,她也能处理得漂漂亮亮,那些记者才是真正的牙尖嘴利。

      不过,她穿越的原因…难不成就是公司产品质量有问题,自己作为公关部经理,在媒体前现了身,直面了客户们的怨气,所以自己死前样子凄惨,还穿越到这么坑爹的地方?所以她苦逼穿越的原因与祖宗八辈没关系,都是自己造的孽?
      事实告诉地球人,生产伪劣产品的厂商都会得到报应的!!
      不过…她是不是有点小冤枉?她只是个无辜公关经理而已。不过,她一个公关经理都这么惨,她家老板下辈子要变成什么才能以平怨气?!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果然是有道理的么?
      “你…”马婕妤见庄婉仪全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面色瞬间沉了下来。
      “很好,本宫原想着你是个不知足的人,不过见你今日还算知道规矩,便免了跪罚吧,”不知皇后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满身的贵气。

      “嫔妾言行无状,幸得皇后教导,方才知不足之处,皇后娘娘仁慈,只罚嫔妾跪刑,嫔妾实在无颜。”庄络胭言毕,又行了一个大礼,才慢慢起身,待站直了,才觉得膝盖处酥麻难耐,几乎快失去知觉,面上却不能显露半点痛苦之色。不过,这文绉绉的话说着,还真是有些拗口。
      只是人想要好好活着,就要学会适应环境,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是教科书上骗小孩子用的。
      皇后见庄婉仪这般识趣,面上神色好看了一些,不过是个失去圣宠的婉仪,加上庄氏在朝上有些地位,她犯不着太抹庄家的面子,又落下大度的姿态,何乐不为。
      如庄婉仪这般没甚大脑的女人,皇上至多不过尝个新鲜,很快便会忘在脑后,她也不需要赶尽杀绝,宫里多一个少一个这样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同。
      想到这,皇后冷冷看了马婕妤一眼,眼见马婕妤哆嗦了一下,才由身边伺候的宫女扶着自己回了宫。

      直至看不到皇后身影,马婕妤才敢伸手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转眼看向一边的庄婉仪,发现对方脸上不喜不怒,不见半分狼狈,不甘的轻哼一声,带着自己的宫女太监摇摇而去。
      “主子,”庄络胭身边的宫女见马婕妤走开,忙伸手扶住她,眼中担忧之色不似作伪。
      庄络胭看了她一眼,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个宫女叫云夕,是身体原主从府中带来的,庄府为庄络胭进宫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恐怕唯一没料到的就是庄络胭的心机并不适合进宫,以至于落得现今下场。

      “回去吧,”见皇后今日这个态度,暂时应该不会太为难自己,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整计划一番。
      看过太多历史上后宫悲剧,庄络胭心中很明白,女人于帝王来说,不过是工具,喜爱时金屋藏之,厌弃时,弃如弊帚。可是在这后宫之中,如果没有半分圣宠,连宫女太监尚且不如,又何谈悠哉日子可过?
      现如今多活一世,何不活得自在些,若在历史上留下个宠妃奸妃的名头,也不枉走这一遭。
      要说她现在有什么事情很最后悔,就是不应该担心工作不好找,不忍心辞了古羊奶制品公司的职位。现在落得要与一干女人宫斗的下场,这都是报应啊报应。
      因庄氏在朝堂中的地位,尙舍间给庄络胭安排居住的桃玉阁位置还算不错,位置很好不说,外面还有一片桃林,如今正值三月初,桃花即将盛开,待花开之时,不知又会是何番景致。

      庄络胭一回到桃玉阁,便到软椅上躺坐下,慵懒的靠着椅背,由着云夕替自己按揉膝盖,云夕的手艺很好,庄络胭缓缓的闭上眼睛。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庄络胭慢慢睁开眼,视线在屋内扫了一眼,“云夕,绿漪去哪了?”
      云夕小心打量了一下自家主子无喜无怒的神色,心头微微一颤,“奴婢不知。”
      “罢了,如今我不过是个失宠的婉仪,待她回来,你便打发她去尚衣局做浣衣婢,桃玉阁太小,容不下她。”说完便不在开口。
      云夕犹豫道:“主子,如今这个时候,若是撵了绿漪,其他宫的主子小主…”
      庄络胭嗤笑一声,“左右也差不了现在去,我身边断断容不下这般奴才。”
      眉梢被惊得一跳,云夕埋下头,再不敢多言,心里却有着微微战栗之感,在后宫沉浮后,主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有时候,只有杀戮果决 ,才能在这后宫里好好活着。太过善良的人,在这后宫里,即使活着,也不过是生不如死。而做了多年公关工作的人,当然明白怎样做对自己最有利,也早不是天真善良的懵懂小姑娘。
      到了午膳时分,膳食过了正午才被尚食局的人送来,菜色不怎么好,摸着也不太热乎了。庄络胭面无表情的看着桌上的膳食,伺候的人瞧不出是怒是悲。
      待所有的菜摆好,统共也不过四样菜、一盅汤、一叠点心。汤已经凉了,点心瞧着也不像是刚出炉的。净手后吃了一块青笋丝,虽说不太鲜,味道还算尚可。前生工作太忙时,快餐方便面吃得不少,这种东西她倒能接受。

      见主子并没有尚食局送来的东西动怒,屋内的宫女太监松了一口气。
      庄络胭用完饭后,绿漪总算回了桃玉阁,庄络胭端着茶盅,也不瞧她跪在自己面前的模样,直至半柱香后,才叹息一声,“我素来就不是喜欢为难人的主儿,今日你绿漪虽说擅离职守,但是念在我们主仆一场,你便去尚衣局吧,至于去做什么,由云夕去跟尚宫局的人说,左右不会缺了你的差事。”
      “主子!”绿漪没有想到庄婉仪在这个关头还敢做出这等举动来,只当她气得狠了,便磕起头来,一个劲儿的告饶,“求主子开恩,求主子开恩,奴婢再也不敢了…”
      “福宝,堵上她的嘴,我今儿身子乏了,不爱听这些个。”庄络胭站起身,决定享受宫妃们每日可以午睡的待遇。
      从能睡饱觉这个福利来看,做宫妃倒比她前生做公关部经理来得好。
      这算是穿越杯具身份的一点福利补偿么?

      在前生那个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畜生使的社会,睡午觉那就是一个传说,有人伺候吃饭睡觉更是白日做梦。
      所以,庄络胭很知足,因为她相信,她的老板下辈子一定会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毕竟那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有比较才有效果,有效果才能心理平衡,。更何况她的父母已经过世,即便她离开了,也不会有人伤心欲绝,这已经算是命运的补偿,所以她认命。

      当然,偶尔遇到皇帝来一发,缓解一下某种需要,连带着提高身份,就更好了。
      春天如此美妙,不睡午觉不好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好日子,宜开文。
    此章绝对没有诅咒某种产品绝对没有含沙射影,要是你觉得含沙射影了、指桑骂槐了,请相信我,一定是你想多了,看我单纯的大眼(⊙o⊙)
    唔,被女主穿越成嫔妃,明知皇帝有很多嫔妃,还忍不住爱上皇帝然后各种心碎悲伤的情节刺激了,所以想写个没心没肺的女主试试看。
    只能说努力吧,毕竟我的智商限制了我这不高的水平嗷T-T
    因为是架空文,所以嫔妃的等级是各个朝代杂合整理了一下,贴一下文里设定的嫔妃等级:
    正一品:皇贵妃
    从一品:贵妃
    侧一品:妃
    正二品:昭仪,昭容
    从二品:淑仪、淑媛、淑容
    侧二品:贤仪、贤媛、贤容
    正三品:修仪、修媛、修容
    从三品:充仪、充媛、充容
    侧三品:贵嫔(四名)
    正四品:淑嫔、德嫔、贤嫔
    从四品:嫔
    侧四品:婕妤
    正五品:容华
    从五品:婉仪、芳仪、芬仪、德仪、顺仪
    侧五品:贵姬、淑姬、德姬、贤姬
    正六品:良仪、良媛、良娣
    从六品:小仪、小媛、小娣
    侧六品:祥姬、惠姬、静姬、涟姬、丽姬、温姬、柔姬、安姬、庄姬、容姬、宁姬、宸姬、宜姬、
    正七品:贵人
      从七品:才人、丽人
      侧七品:常在、
      正八品:选侍
      从八品:御女、采女、淑女、黛女
      侧八品:小主、秀女
      末九品:更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