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心

作者:新弦旧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寒冷的冬日,当月儿西沉时晋城内外便充斥着一股幽冷和寂静的气息。为了御寒,大多数人家都关门闭户,早早钻进了温暖的被窝。远处传来两下闷重的更鼓声,原来这时已经是二更天。
      斐然居,一个修长的身影慢慢穿过小径沿着长廊走到主卧房门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又转身把门掩上。
      房里一片漆黑,但褚宇斐早已对这里的方位和摆设了如指掌。站在床前看着那个小小的因为畏冷而蜷缩成一团的身影,一向冷峻的脸上不由勾起一抹浅笑。
      顺手把衣袍解下扔到旁边的椅子上,他又使劲把冰冷的手搓热,才轻手轻脚地爬上床。骤然之间多了一个人的重量,铺得厚软的床垫便往下陷了几分。原本睡在中间的人也转了个身,更往里面靠近了些。
      咦?褚宇斐有些意外。
      “吵到你了?”他低声问。知道她很浅眠,对声音的感觉又太过灵敏,他已经特意放轻了手脚,没想到还是惊醒了她。
      染欢侧卧在床的内侧,脸庞对着墙,没有说话。
      “没睡着?”褚宇斐又问。
      “睡不着。”良久之后,就在褚宇斐以为她刚刚不过是睡着了恰好转身的时候,她沙哑的声音低低地传来。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火气,她脑袋贴着墙,不轻不重地说。
      “胡思乱想什么呢?”多思多虑是最伤神的,尤其是她这样身子底子不好的人。
      “没有。”染欢的声音有些疲倦,说起来躺下至今已经一个多时辰了,却还没睡着。中间也两次朦胧有了睡意,却又在快要入睡的刹那被惊醒。
      “今天你在院里遇到了那两个女人?”褚宇斐轻拍着她的背,慢慢哄她入睡。府里只要跟她有关的事,黄伯都会巨细无遗的跟他报告。
      “你不高兴见到她们?”也不大可能,且不说按她的性子没人挑得起她的火气,黄伯也说了她们在一起就一会儿工夫,应该不至于为了这个生闷气。那她这会儿是为了什么闹别扭?褚宇斐仔细想了想,最近自己没有限制她出门,她白天里干什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好了,告诉我怎么回事,我已经让黄伯以后禁止她们入府了。”褚宇斐扳过她的肩膀让她躺平,虽然觉得她这样使小性子的时候特别可爱,但他并不喜欢看着她的背影。
      染欢面对着他的方向狠狠瞪了他一眼,想起如今黑暗中他必定也一无所知又不觉无奈。干脆用手挡在两个人之间,抿紧嘴没有出声。
      “乖,告诉我,谁惹你生气了?”怎么看起来像是在生自己的气?可是想来想去也没做什么能让她生气的事啊!
      “你明明答应我过完年才告诉大家成亲的事。”染欢有些头疼,虽然知道他不算是做错什么,可是想起来总是别扭。尤其是今天上午突然听到黄伯叫出“夫人”这个称谓时,不由有些窘迫。
      原来是为了这事。
      “我只是让黄伯先准备啊,你不是一直怕他们为了成亲的事太忙吗?准备时间长一些就可以慢慢做了。再说了,现在年也过完了吧?过几天都快要到元宵了。”褚宇斐凑到她耳边,用起了怀柔政策。
      “他叫我夫人的时候总是觉得不自在。”染欢扭了扭身子,总觉得那两个字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正好给你习惯些时日,”褚宇斐把搂在自己怀里,低沉地声音慢慢分析着形势安抚她,“这样的话等我们成亲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不自在了。”
      “歪理。”哪有人会让别人“提前”叫夫人的?
      “就为了这个不开心?好吧,作为补偿,元宵的时候带你去看灯会怎么样?”褚宇斐提前对她说出计划已久的事。
      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这是他五年前没带她去成的地方。
      “没兴趣。”出乎他意料的,染欢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为什么?”当年他们从相遇到分离历时才半年,并没有一起游过晋城的元宵庙会。倒是几次在鼎湖散步的时候听她说起猜灯谜的往事,不由地让他也心生向往。当时便要她保证,第二年来的时候不能跟着她师兄来,他会陪在她身边。
      “你看我如今什么也看不见,去了又有什么意思?”染欢不由有些丧气。
      “我们就去看看,今年的庙会是不是也这么多人?”她不在的日子,也会偶然听到有人提起,却从来没有去过。
      只怕那一处的繁华依旧,相约而来的人却遥遥无踪。
      “谁会那么无聊去看人?当然要猜灯谜才好玩。”染欢知道他在逗自己开心,忍不住轻轻绽开笑容,终于觉得开怀了些。
      也罢,就当是陪着他吧!
      “没关系,那我们就去玩猜灯谜,我给你念,你猜我写。”猜灯谜是晋城元宵灯会的重要活动之一,猜对了的话可以免费获得小灯笼,也是她当初口中最有意思的东西。
      “说不定可以拿些小灯笼回来。”
      “好,我要去西江里放小灯笼。”小灯笼通常是摊主作为猜对灯谜的奖品附送,不用花钱。纸和细竹棍糊成的小灯笼中间有一根小小的蜡芯,因为蜡油不多常常晃起来便是忽明忽暗的。以前她在戏班里每年最喜欢的就是猜灯谜,因为可以拿到许多这样的漂亮的小灯笼。逛完庙会,拿着满手的灯笼从街上走过,引得各家姑娘翘首张望,更是特别有成就感的事。
      当然那时候的她还是男儿身。
      也许是因为老人说这样的小灯笼放到河里的话,许的愿望便能实现,因此携手前来的有情人或者在庙会里遇上心上人的年轻男女都会千方百计的拿灯笼到河里去放。每到元宵,晋城内的西江里随波逐流的“灯河”也成了独特的景致。
      “没问题。”她靠了过来,褚宇斐又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最近跟她呆在一起越来越容易觉得心浮气躁了。离成亲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他默默告诉自己。自己最爱的人,应当是最值得珍惜的。
      “宇斐。”
      “怎么了?”褚宇斐拍着她的手停下来。
      “这两天我总觉得眼睛痒痒的,很不舒服。”原本只是下意识的叫了他的名字,却没想到要说什么。眼睛痒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几天,她偶尔用手揉揉就好了。为了掩饰,便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眼睛不舒服?”褚宇斐一听,紧张地坐起来。“你最近做了什么吗?”
      “没有啊!”染欢也有些奇怪,自从失明以来,这双眼睛除了看不见,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他任何症状。这几天却一直觉得麻麻痒痒的,总忍不住想用手去蹭。
      “难道是敷的药不行?”最近又加派了几个人到处找容瑶瑶,可惜天下之大,要找个人谈何容易?她也真够狠得下心,连过年都不捎个一字半句回家。
      “可是之前一直在敷啊,也没觉得不妥。”
      “明天早上还是别敷了,我先找大夫过来看看才说。”褚宇斐当机立断。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总之要杜绝一切的可能。反正大夫也说了,这种敷的药少一次半次也没关系。
      “好吧。”之前一直觉得没关系,可是最近越来越想有一天眼睛能够再见光明。即使只有一天也好,让她看看他如今的模样。
      “宇斐。”
      “嗯?”
      “你现在的样子,变了很多吗?”
      “变老了。”褚宇斐摸着她的发丝,有些玩笑地说。
      “那我呢?”她的手不由地抚上自己的脸。二十四岁,脸上的触感真的不如前几年光滑了,怕是岁月也留下了不少痕迹吧?
      “你还是那么漂亮。”还是当初那个,一回眸就可以吸引他全部视线的染欢。
      “敷衍。”低低的声音略带不安。
      “没有,在我眼中就是这样。”
      “对于男子来说,而立之年不过刚刚是开始,正是最好的年华;女子过了二十便是芳华逝去了。你让我怎么信你的话?”
      “可是无论到什么时候,我还是大你五年啊!永远比你老了五岁。”
      “真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可是又怕看到自己老去的脸。”
      “你今天怎么会想这些?”褚宇斐侧过脸看着她,总觉得她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想到成亲吧!自己现在这样站在他身边的话,在外人眼中会是怎么样子?
      “傻瓜,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等到你的眼睛好了,就知道我没有骗你。”温热的手捂上她的眼,轻轻帮她揉按着。
      “你天天在我耳边念,让我也开始盼望能看见的那一天了。”染欢把头靠在他的肩膀,心中一半是喜一半是忧。
      “正好,咱们的想法越来越一致了。”褚宇斐倒是不以为意,心中有盼头当然是好的。他常常希望能把她的心捂热一些,至少是在对他的时候。
      染欢没有再出声,室内又陷入了沉默。又过了一会儿,细缓的呼吸声传来,她伸手推了推,旁边的褚宇斐竟然已经睡着了。
      “睡得这么快,真是猪。”染欢咕哝一声,蹭进他怀里。打了个哈欠,也开始有了睡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体检抽血 到现在手还痛着啊OR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