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心

作者:新弦旧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欢欢,今天我要晚上才能回来,你想出去逛的话记得叫上人陪着。”天色未明,褚宇斐已经起来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听到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忍不住凑上前细声交代。
      如今的他,越来越留恋和她呆在一起的时光,只好趁她未醒来之时先行把活干了再回府里陪她。而如今他打算开始筹备婚事,更是满心欢喜地早出晚归,势必要在这几天把生意上的事处理得干净利落。以后,才能好好陪她。
      “唔。”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没有。不过无妨,一会儿吩咐那两个丫鬟跟紧些便是了。自从她能够独自在院子里活动之后,近日也慢慢练习走到府里的其它地方。偶尔碰见管家或者那些孩子,还能聊上一会儿。虽然褚宇斐一直都不放心,但是至今也找不到足够的理由来阻止她。
      看到她睡着时温顺的样子,忍不住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悄悄跟黄伯说了准备结婚事宜,只是还瞒着她而已。既然她说过了元宵,那便把拜堂的时间定在元宵之后吧。其它的先准备好,时候也差不多了。
      等他出了门,染欢又足足睡了一个时辰,才懒洋洋的爬了起来。吃完早饭之后,又继续这几天不变的功课——逛院子。
      “小姐今天想去哪里?”瓶儿一边给她梳头发一边问。
      这几天她们已经去过了书房,前院,路过了下人的厢房,不知道小姐今天会逛哪里。
      “随便走吧。”染欢不在意,好像也没有了前几天想要对这里一探究竟的好奇心。不过还是随便转转吧,多走几次才能熟悉这房子的格局。
      “好的,可以了。”瓶儿在她头上插上最后一根簪子,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成果。
      满园的腊梅如今正是怒放的时节。刚刚冒出的绿芽透出清新的气息,混合着梅花的清香让人不由自主地心醉期间。若是站在高处望去,便可看到那璀璨的花海。绕着院墙,或者错落在假山旁侧,黄白红各色繁华之间见夹杂着若隐若现的绿芽,甚是诱人。
      这样的景致染欢虽然看不到,也已经从褚宇斐那儿听过他细细的描绘。只是这些天一圈圈地踏过那条小径,心中既是温暖,又不免惆怅。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他种下的满园的梅花?
      原本漫无目的的散步,不知不觉地已经走到了前厅。她在梅树下伫立许久,才怅然转身。
      “小姐,接下来要去哪儿?”看她要走,瓶儿趋前细心地问。
      “回去吧。”想起今天早上模模糊糊似乎曾经听到他跟自己说话的声音,如今却记不起来了。突然就想回到那个房间,静静地等他归来。
      “好的。”见她面有疲意,瓶儿思考着今天要让膳房里弄些什么东西给小姐补补。
      “你怎么也在这里?”原本安静的沉思被打断,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突然传来。
      染欢一愣,停下脚步。“瓶儿,这里还有别人?”
      瓶儿和芸儿方才一直注意着走在前面的染欢,不敢到处张望。此时也是听到声音才注意到前面有人,仔细看了看,不由有些不安。
      “是的,小姐。”
      想了想瓶儿又补充了道,“好像是那天在酒楼里碰到的那位周小姐,今天还有一位穿紫色衣服的姑娘跟她一起。”
      那天在酒楼碰到的?听起来确实是那个声音。
      “那我们先走吧。”听她那天跟宇斐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个骄纵的大小姐。看起来就只是知道不是个容易打发的人,虽然不知道她今天怎么会出现在府里,不过染欢还是决定忽视她们,按原计划回去。
      瓶儿和芸儿也对酒楼那天的事心有余悸,深怕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蛮横大小姐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了。听了她的话赶紧站到她身边,三个人往背朝她的方向走去。
      “喂,说的就是你们,别走!”眼看她们不理自己,周夏晴声音更大起来。
      染欢想想这么走似乎不大好,拍了拍瓶儿的手,“算了,说几句话无妨。”虽然那女孩子表现的很无礼的样子,但是自己这么直接走掉更容易激起她的脾气。所谓的大家小姐,不就更注重这些面子嘛!
      “可是,爷说……”瓶儿话还没有说完,周夏晴就走到了她们跟前。身后那个紫色衣服的女子也打量着她们,慢慢地跟了过来。
      “说,你是什么人?怎么住在宇斐哥哥的府里?”周夏晴不满地拦在她们面前,也认出了染欢正是那天跟褚宇斐在酒楼吃饭的人。凭什么她可以住进来,自己,甚至是冬辰姐姐跟宇斐哥哥说了好几次要来府里做客都被拒绝了。
      什么人?染欢有些踌躇。该怎么说呢,她的身份好像什么也不是?
      “故友。”这个关系应该很安全吧?
      “什么故友?”周夏晴嫌弃地打量着她,“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莫不是百香楼里出来的?”
      她这不经大脑的话明显就是故意侮辱。瓶儿听到,脸色都变了。染欢固然不知道百花楼是什么地方,但光听那名字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染欢沉默了下,自己本来就是戏子,对普通人家来说都是最低贱不过的出身了。对于外人来说,她一个身份不明的人难免被认为是攀图富贵之辈,何况是她这种自诩为名门的大小姐,自然看不过去。
      倒是一旁的瓶儿忍不住了,“周小姐说话要注意些分寸才好。”要是爷听到了,肯定饶不了她。但是苦于染欢小姐虽然是爷亲自带进府里,而且倍加礼遇,但是这些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外人说。
      “我乱说什么了?”见染欢不说话,周夏晴的语气又嚣张了几分。“你不过是个小丫鬟,也敢跟我说话?”
      瓶儿不敢再开口,虽然不待见她,但是怎么说她应该也是来府里拜访的客人。如果主子不发话,她随便答话本来就不应该。
      “是褚公子邀你住进来的?”周冬辰也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染欢。
      “是。”既然对方发问,染欢索性也大方回答。“两位叫住我,不知道有何贵干?”
      “你也是晋城人?”不同于妹妹周夏晴的咄咄逼人,周冬辰细心询问,只想打听出她的消息。
      “是,如果没什么事,染欢就先走了。”瓶儿和芸儿没有说话,感觉到对方两个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染欢莫名地觉得有了压力。
      “既然遇上了……”周冬辰原本想说,既然遇上了就一起聊聊吧。没想到话未说完,又有人走了过来。
      “啊,周小姐,原来你们在这里。”身后传来管家黄伯的声音。他快步走过来,“招待不周,让两位姑娘见笑了。”
      才离开一会儿,这两个人竟然就离开了大厅在园子里瞎逛。还正好撞上了夫人,不知道那个刁蛮的小姐有没有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哪里,是冬辰不懂事乱走了。”叫周冬辰的明显比较识时务,眼见黄伯脸色不豫,马上巧笑着跟着管家的话说。
      “黄伯,这个女人怎么可以住在府里?”见到管家,周夏晴忍不住指着染欢问。之前她们要来府里小住一段时间,宇斐哥哥不答应。今天宇斐哥哥不在家,缠着管家半天他却是说来说去也只有一句“府里不便外留女眷”。
      如果不便收留,这个叫染欢的又怎么可以在这里?
      “请周小姐注意一下称呼,这位是我们的夫人。”黄伯笑呵呵地脸马上收了起来。反正爷也从来不给这两个人面子,自己平日里还应和着是以和为贵,若是让爷知道有人指着染欢小姐不客气而他又“不作为”的话,恐怕对自己也没有好脸色看了。
      “夫人?”这回脸色阴沉下来的是周冬辰,“褚公子什么时候娶亲了?”想到有一个女人住在这个府里,还被称作“夫人”,她心中的火气就腾腾往上冒。
      “虽然还没有过门,但是日子已经定好了。”黄伯才不管她的脸色有多么难看,“届时一定会记得给周老爷派请帖,两位小姐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来。”反正爷是打定注意要大宴宾客了。
      “还没过门怎么就住进来了?”周冬辰闻言咬紧牙,“不怕有损闺誉吗?”不由地舒了口气。未过门的有什么了不起,当初她也差点是他的未婚妻,只是自己也没有过这种待遇。不由又恼又恨地望了染欢一眼。
      “周小姐此言差矣,实在是爷忍受不了见不到夫人的日子,才请夫人先到府里住些日子的。”不同于瓶儿的老实,黄伯可谓是见招拆招,把话儿说得滴水不漏。
      眼见他们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染欢插空说,“黄伯,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夫人请慢行。”黄伯恭敬地对她点了点头,又对身后的两个小丫鬟打了个手势让她们照顾好,才目送她们离开。
      原来他已经跟管家说了成亲的事,难怪昨天黄伯见到她的时候突然改口叫她夫人。染欢一边走一边默念着,忽略身后那两道凌厉的目光。
      而站在原地的两个女人,也只好含恨看着她离开,在黄伯客气的招呼中回到大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很勤快啊喂!!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