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心

作者:新弦旧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所以,你说的那个染欢,就是刚刚那位姑娘,眼睛看不见了?”黄伯已经把春草堂的大夫送走了,大厅里只有两个人坐着。面前的茶盏还冒着热气,容天手指轻敲着桌面,有些惊愕地重复着他的话。
      褚宇斐点点头。
      “真可惜啊,那么漂亮的眼睛,我看起来很正常啊!”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刚才站在旁边的时候明明觉得很正常,唔,还是被这家伙挡住了一部分。
      “你看得出来吗?”又是一记冷眼扫过来。
      差别待遇,绝对的差别待遇。刚刚看他跟美人说话时如沐春风的样子,还以为他什么时候转性了,现在看起来,还是以前那个冷漠阴险的人。
      “所以你把春草堂的大夫都请了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春草堂在晋城有着近百年的显赫声誉,里面的大夫自然有些过人之处。既然那些老家伙都束手无策,城内的大夫也没什么可能了。
      “嗯,都说看不出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就是看不见。”没问题没问题,要真是没问题的话眼睛好端端的会看不见?
      “我知道你的意思,”容天的语气也正经起来,“如果瑶瑶在这儿的话肯定会让她过来看,可是,”说起唯一的妹妹他也有些头疼,“上个月她就趁着我们不注意又偷偷溜走了。”
      容天的妹妹,容瑶瑶,是一家人捧在手心的宝贝。自小长得唇红齿白,十分惹人怜爱,从来是开口要什么有什么。直到她七岁那年在外面玩,对草药产生了兴趣。家里人也依了她,先是给她找了不少名医来府里教导,后来是千方百计地找各种古籍医术。最后为了试验自己的习医成果,在家里人不同意的情况下还偷偷跑了出去。这真真是容家人当初怎么也想不到的,不免懊恼当初过于宠溺,轻易让她学了医。
      一开始她只是在晋城郊外或者附近的城镇免费帮人家看诊,也就是几天半个月就可以寻回来。后来随着年岁增长,以及易装经验越来越老到,走的地方也越来越远,近两年来常常是一跑出去就没消息了。上次好不容易被容天逮到带回家,容父下了禁足令,铁了心要找个人家把她嫁了。可惜寻来寻去找不到合意的对象,容瑶瑶竟然在这关头又跑了。
      “你也没方法找到她吗?”褚宇斐沉吟道。虽说是女子,但是容瑶瑶大概是真的对药草有点天分,加上她自己兴趣所致,日夜研究,请回来的名医指导,后来也真的小有成就。近几年在民间,一直留下了神医“容宇泽”的名声。
      别人却不知“宇泽”其实是她兄长容天的字,被她胡乱拿来用了。上回也是因为这个名字,才让容家的下人打听到她的下落。
      “没有,上回不是我亲自把她拎回来吗,她现在防我防的比谁都紧。”想起上次带她回来时容瑶瑶气愤又对他失望的表情,不由地有些头疼。
      “你见过她男装打扮的样子吗?”
      “见过,怎么了?”
      “把她常做的打扮画下来,制成画册分发下去,让我各地分店的人也跟着注意。”
      “不行,太招摇了。”容天想也不想地摇摇头,“万一画像流出去,熟人一眼就可以认出那是瑶瑶。”
      “那有什么方法让她回来?”
      “你别急,这个事越是急越是找不到。再说了瑶瑶也不一定就能够治好。”容天安抚他,“我不能把画像交给你,但是你可以挑几个得力的手下过来,让他们看过画像之后去找。”
      “好吧,那就先这样。”知道他们对容瑶瑶的保护程度,褚宇斐也不勉强,准备从其他渠道下手。
      “话说回来,看你这么宝贝的样子,是准备娶回家养着了?”
      “废话。”褚宇斐抿了一口茶,什么叫打算,本来就该是他的妻子。
      “看来我也要去外面转转了,看能不能找个媳妇回来。”容天语气有些哀怨,“等你都成家了,老爹也不会让我过舒心的日子了。”
      褚宇斐睇了他一眼,“你还有脸说这个?这么多年拖着人家,也亏得夏家由得你。”
      容天二十岁那年,家里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当时他的未婚妻,也就是夏家小姐才十二岁,如今一晃过去了六年,夏桐也到了适婚年龄,容天却迟迟不愿成亲。一般人家若是这么早订婚,早就该过门了。也难怪容家老爷子一天天叹气,说起两个孩子便是一脸扶额难受。一个明明订了亲,却一天到晚叫嚷着要去外面找媳妇,拖着不肯成亲。另一个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非要混迹江湖,扮作男子外出。
      “你这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容天哼了一声,“之前是谁比我还过分的,说到成亲根本不理人。如今倒是一脸教训的口吻了。”
      “咱们的情况不同。”褚宇斐也不恼他,“我至始至终在找的都是一个人,可是你身上还有婚约,这么昭告天下说要去找媳妇,置夏家的脸面于何地?”以前他大概也不会管别人怎么做,只是现在染欢在身边,心情不免好了几分。
      能够让容老爷子眼巴巴在对方才十二岁就急急为自己唯一的孙子订下亲事,夏家当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夏家世代经营的是绣坊,用的是即使在人丁最为凋零的时候也从不外传的夏家独门针法。在如今这位夏老爷子夏知煜接手之前,夏家拥有的不过是间小小的绣坊。后来经夏知煜一番大刀阔斧的整顿,加上他夫人一手精湛的女红技艺,让夏家的绣坊无论在经营上还是技术上都得到了极大的进步。自此之后,夏家绣坊一直在晋城占有一席之地。
      生意做起来了之后,夏老爷子倒也没有急着扩展绣坊的规模,只是在严格管理绣坊出品的刺绣质量之外不断寻找更好的材料,直到他过了知命之年,功成身退之时,夏家绣坊已经是城里城外大户人家彰显身份的必备之物。如今夏家在城内也不过是三个绣坊,但是每每出新品都是一哄而光。
      可惜的是他的儿子,也就是夏桐的父亲,在他隐退之后才刚刚接手生意没多久就因为意外去世了。夏老爷子伤心之际也没有重出江湖,只是遥控着大局,自己一心在家含饴弄孙,夏桐姐弟两便是他手心的宝贝。
      晋城中不少人家都知道他们的婚约,而容天又常常不顾场合地说要去外面找媳妇。为此几年前流言刚起的时候夏知煜已经很不悦找容老爷子喝过茶,后来还是因为夏桐的劝说和容老爷子的一再保证才作罢。
      “那就解除婚约,反正又不是我自己要订的。”
      “你可要想清楚了,夏家不会平白让你这样欺辱自己家的宝贝孙女。”
      “什么欺辱啊,说得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夏桐她比爷们还要坚韧几分,说不定解除了婚约她还要拍手称快呢!”听到“欺辱”两字,容天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有点愤愤不平的说。他和夏桐也算是青梅竹马了,虽说自从夏老爷子开拓生意以来,一直都是由容家提供布料货源的。两家老人也一直交好,常有来往。只是自从有了婚约之后,容天便总是觉得怪怪的。那个人,他那么熟悉,可是没办法想象跟她过一辈子会是怎样的光景。
      “至少这两年也是有她帮你说话挡着,不然夏老爷你以为这么好说话?”订了婚又拖着不成亲,有哪家愿意?夏老爷之所以没放狠话要解除婚约,肯定少不了夏桐在中间周旋。
      “是吧。”容天无聊的转着手中的茶杯,他心底也摸不清她的想法。三天两头被家里人催着成亲,他是有点烦的,但是又愿意就这么解除婚约。那个一直不温不火的人,如果真的解除婚约了,会怎么样呢?如释重负,还是闷闷不乐?
      “我下午就让钟岳过你府里看画像,你回去之后尽快绘出来。”看出他不大愿意提起这个话题,褚宇斐便也由他。有些事旁人怎么说,都不如自己想通。
      “知道了。”容天撇撇嘴,“什么时候有空去喝一杯?”这么复杂的事,干脆先扔一边去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反正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等拖不下去的时候再说!
      “最近都不行,有空再约你吧!”欢欢刚来府里,肯定有些地方不习惯,他想陪在身边。而且刚回来,粮庄里这么久的账目也没有清算。
      “见色忘友,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容天拍拍衣裳,仔细抚平身上的褶皱才站起来,“我走了,下午你记得让人过来取画像,明天还给我。”对那个妹子,他可是宝贝得很。画像借给他一天……已经是仁尽义至了。至于找不找得到,真的是得要看天命了。
      “好,慢走。”褚宇斐不客气地摆摆手,开始琢磨着哪里还有什么名医可以请回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各位过得如何呢?有空就来这儿戳戳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