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王子是个渣

作者:枫中铃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

      
      下周五就要举办校运会了,各个班都在加紧训练,高三年级要参加运动会的名单已经定下来了,这次的参赛选手汇聚了整个年级的体育精英,高三因为课业繁忙,所以只能利用体育课和活动课的时间进行训练。
      
      在公布的名单中,赫然有着江直树的名字,作为从未参加过运动会项目的江直树,这一次能够参与运动会,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学校硬把江直树加进去的,其实他本人并不愿意,但是江直树本人却未表现出任何激愤的表情,看了眼名单就转身离开了。
      
      周五的活动课上,体育组的组长将要参赛的学生聚集在一起,分派给不同的体育老师进行测试。向晴的脚虽然消了肿,表面看起来已经没事了,但是校医还是让向晴最好不要进行剧烈的体育锻炼,所以向晴虽然榜上有名,但是训练却是来打酱油的。
      
      “真没想到你会参加运动会。”向晴对正在做热身运动的江直树说道。
      
      江直树舒展着手臂看他一眼,“反正也就只有这一次而已。”
      
      “这会成为很有意义的回忆。”向晴笑着说道。
      
      江直树不置可否,他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没有拒绝班主任的请求,而是点头答应了。
      
      “江直树,去器材室拿两个垫子过来。”江直树的体育老师对着他喊道。
      
      那老师估计是见江直树闲着和人在聊天所以才指使他道。
      
      按理说好学生哪个老师不喜欢,可江直树在体育课上从来不上心,态度也很懒散,所以体育老师对他颇有意见。
      
      江直树连器材室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而且跳高用的垫子,且不说厚度,光是大小,长度就要比一个人长上许多。
      
      “我和你去吧。”反正向晴不用训练。
      
      江直树点点头,没有拒绝。
      
      随向晴很快就到了所谓的器材室,就在主席台下方的地下室,顺着主席台后方的楼梯就可以到达,里面阴暗潮湿,光照不进来,就算是开了灯依然觉得视线昏暗。
      
      器材室的老师正无聊地看着电视,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
      
      向晴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器材老师点点头又继续去看电视了,表现出对向晴的绝对放心。
      
      向晴朝里面的小间走去,嘴里说道:“跳高用的垫子的话,应该被压在小垫子的最下面。”
      
      向晴带江直树走到墙角,指着一人高的绿色垫子说道。
      
      江直树闻着垫子发霉的味道,心情糟糕至极,他走向前,伸手去扯被压在最下层的垫子,他一手拽着垫子,另一手扶着上面的垫子,防止垫子掉下来。
      
      江直树拉扯不动,也不唤向晴过来帮忙,向晴在一边看着,打定主意,除非江直树开口,要不然不会上前帮他。
      
      江直树心里一火,猛地一拉扯,上面的垫子摇摇欲坠,江直树见垫子松动,双手齐上,加了把劲,好不容易将垫子拽了出来,但却没注意到上方的垫子也随着底层垫子的抽离,朝他砸过来。
      
      事情发生地很快,向晴只要一伸手就能将江直树拉开,绝对不会被砸到,其实这垫子就算砸在身上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向晴思考了不到一秒,冲向前将江直树压倒在他抽出来的大垫子上,替他挡住了落下来的垫子。
      
      江直树愣了愣神,向晴故作很痛地吸了口冷气,说道:“你没事吧。”
      
      江直树摇摇头,扭头看了眼落在身旁的众多垫子,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向晴俯下身靠近他,近的江直树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喷在自己的鼻尖上,江直树睁大了眼睛,不知道向晴要做什么。
      
      向晴偏过头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有人说过你的唇形很好看吗?”说着还揉捏了一下江直树的唇瓣。
      
      江直树愣了一下,恍然发觉自己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还被人给调戏了。
      
      他猛地推开向晴,坐起身,瞪了他一眼,然后爬起来,拽起身下要拿的垫子就出去了。
      
      向晴坐在地上看着江直树的反应,呵呵低声笑了起来,等江直树已经走了,他才慢慢止了笑,蓦然想到自己刚才竟然有种想要吻他的冲动,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向晴虽然和不少人发生过关系,但是却从来没有吻过他们,在向晴看来,就算两人的心不在一起,身体还是可以放纵可以抵死缠绵,但是接吻却不同,是要发自内心,用真心去对待的。
      
      向晴不明白自己对江直树到底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也许只是见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他有种想将他压在身下的征服感,亦或是两人站在同样的高度生出了心心相惜的知己感,不管是征服感还是知己情,向晴都觉得这些不会让他产生去吻一个人的冲动。
      
      他挠挠头,觉得自己是有些奇怪了。
      
      他又抽了个垫子出来,把掉落在地上的垫子重新垒好,然后才离开。
      
      江直树只扛了一块垫子过来,体育老师让他回去再拿一块,但江直树却怎么也不愿意回去了。
      
      在老师就要发火的时候,向晴把另一块垫子拿过来了,放在老师面前,和老师说了句好话,老师便没了怒气,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向晴看了眼江直树,见他脸色发黑,看都不肯看他一眼,知道他还在生气,向晴没有说话,径直从他身边走开了。
      
      再然后两人就没有碰过面,也没有说过话,就算放学回到家里,只要有向晴在的地方,江直树就退避三舍,实在退让不开,就摆脸色给人看。
      
      吃饭的时候,江直树摆着张臭脸,非常影响大家进餐的食欲。
      
      阿利放下碗筷,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语重心长地说道:“爸爸也很想尊重你的想法,可是你也不能不为爸爸着想啊。”
      
      江直树听了阿利的话,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没有搭话,而是低头扒了口碗里的饭。
      
      “爸爸身子一年不如一年了,公司的状况也不说每况愈下,可是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阿利苦口婆心地说道。
      
      “爸。”江直树咽下嘴里的饭菜,喊了一声,“先吃饭吧。”
      
      江直树虽然之前气自己的爸爸不尊重自己的选择,但是他现在并不是因为那件事而生气,他抬眸看了眼向晴,见向晴没有受到一丝影响的悠然吃饭,江直树有些困惑了,是不是自己的反应太不正常了,难道说男人对男人也是可以说那种话的,那是否也是一种赞美?
      
      江直树不善与人相处,现在想来没准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向晴注意到江直树的视线,却没有抬头回视他,他心里现在也烦闷困惑的很,他想要亲吻一个男人,就算在激烈的性/爱中他都能保持清醒冷静,竟然差一点失神地去吻一个男人。
      
      也许是因为江直树的唇真的很好看,自己只是追求美的事物而已。
      
      向晴想着瞄了眼江直树的唇,其实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偏过头去看身旁的阿金,阿金的唇肉嘟嘟的,要比向晴的薄唇看起来可爱多了,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对阿金产生过那种冲动。
      
      阿金正吃得美滋美味,见向晴盯着自己看,停下咀嚼的动作,眨了眨眼睛看向向晴。
      
      “怎么了?”
      
      “没事,吃完了赶紧去看书。”
      
      “哦。”阿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点了点头又继续吃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停更一天,养肥党们,你们让我很伤心,末章点击还不到收藏的四分之一,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