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该作品尚无文案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宅斗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总点击数: 159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31,03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09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伪淡定与真疯狂往往只是一步之遥

作者:宝瑟余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伪淡定与真疯狂往往只是一步之遥
    ——评彭城刘氏
    刘氏简历
    姓名: 刘姓,名不详。
    籍贯: 彭城 (今江苏徐州—参见百度百科)
    性别: 女
    生卒年: 出生日不详,死期待定
    婚否: 已婚 (继室,俗称填房)
    家庭成员:夫 :萧珣
    继子:萧泽(妻:陆神光);萧沂(妻:霍宝珠)
    继女:萧源(夫:梁肃)
    亲子:阿响
    庶子:萧清;四郎君
    庶女:六名(略)
    长孙:练儿
    次孙:阿止

    架子床外值夜的丫鬟灵偃正在望着窗户发呆,听到银香球落地的声音,打了一个激灵,轻手轻脚的掀起一角床帘查看,见萧源已经睁开了眼睛,就轻声说:“夫人说这几天天气太冷,姑娘们身子又弱,就不用这么早起身请安了,让你们多睡一会,姑娘你要不要再睡一会?”——这是刘氏第一次展现在大家面前,当然,只能算是侧面描写。尽管不是真心意、只是嘴上情,都不得不说,这不是个傻透腔儿的继夫人,还知道卖一个面子情,继而博个怜惜体贴的名声。
    她第一次正式出场也唬了我一跳,她靠在引枕上喝药,二姨娘打帘,三姨娘端药,四姨娘举茶,六姨娘捧盆,大姑娘和六姑娘坐在下方陪着说话。妻驭妾如奴,刘氏也算尽得真谛,庶女对她也恭顺有加。唯一不算老实五姨娘对着太太,也不过如此,夸一句四姑娘衣服漂亮,就挑起了几个女孩儿的口角,也小有手段。她房侧种养牡丹,用素净的纹石为栏,黒木为架,趁着艳红夺目的牡丹,格外的高贵雅致,连元儿也要夸一句品味不错。知道压制不老实的庶女但又没有苛待迫害,知道适时抬举一个要订婚的大姑娘,知道在萧珣面前关心体贴嫡长女,萧源越过她让嬷嬷教导四姑娘的时候她知道隐忍,知道萧源总是要嫁出去的。刘氏,在这十几章中给人的感觉是个有些手段,懂些进退的妇人,姑且能算是个淡定姐。
    可是任何人在生命中都会碰到一件事,或几件事,改变了她的行为方式,继而改变了她的一生——这叫做转折。
    刘氏的转折出现在第十三章——孕事。
    在几年等待,数服汤药的,呃,辅助之下,刘氏一尝夙愿,一雪前耻终于,孕了。那股扬眉吐气之感可想而知,可好景不长,刘舅爷这猪一样的队友,贪图小钱儿,收留流民,差点把混在流民里的强盗变成狼一样的对手。虽不是刘氏直接之过,但也脱不了干系,刘氏没有管家之才。难怪萧珣爆粗“无知蠢妇”。
    回乡路上,环境艰险,乱民流寇,拖家带口,可刘氏非得“挟天子以令诸侯”
    ,对着饭菜嫌东嫌西,弄得自己跟四姑娘个庶女一个档次,让人怎么也尊敬不起来。在船上嫁妆被烧了之后,竟然妄想篡改嫁妆单子,说出“萧家权势滔天,这点钱财只不过是他们指缝儿流出来的”这样不入流的话。至此,我们可以说,刘氏的脑袋,残了。
    阿响出世,萧源一抱之后的那一幕跌破众人眼镜的事情,可谓是刘氏自创的闹剧,此刻,她已经以实际行动证实了萧珣那句“无知蠢妇”所言非虚。萧源想要害她,回乡的路上下手岂不是干净利落,难道非得等到回到祖宅,在众人面前演一出嫡女欺继母,害幼弟?刘氏蠢笨不是错,但以为别人跟自己一样蠢可就有些疯狂了。等到她联合二房(或者二房利用她)妄图迫害陆神光,她已经在这条真疯狂的阴暗□□上越走越远了!
    刘氏犹如变色龙或者变形金刚一般从淡定姐变成疯狂妈,是外界使然,还是内里本质呢?我学政治的时候听过这样一句话,内因对事物的变化发展起决定作用。
    彭城刘氏,虽不如王谢袁萧,顾陆朱张,但也是大姓氏族,骨子里是有氏族贵女的风姿的。但她嫁给了萧珣,本应有十分喜悦,但又是填房,且有嫡子二人,嫡女一人,嫡长子也已成年,可想而知,这十分的喜悦也就变成了七分。刘氏也自知身份尴尬,所以她前期除了拿娘家那一套节俭的理论劝道萧珣之外,尚算知情识趣。她对萧珣是仰望欢喜的,可是这份仰望欢喜在没有得到她理想中的回应时,她也懂得进退。她的淡定是无可奈何之下的伪装,这淡定,伪了。但是怀孕之后的刘氏知道自己在萧家站稳了脚跟,于是伪装不用了,老娘肚子里有娃儿了,于是乎拿出了当家夫人那一套,可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遭到了萧家三座大山——大长公主,长公主,萧珣的压制,嫡长媳越过她当了宗妇。刘氏长使英雄泪满襟,想必情难以堪,她有在内宅说一不二的志向,却没有当家做主的才能,志大才疏,是刘氏的真实写照,可人往往是看不到自己的缺点或者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缺点的。她想要人前人后的风光,可上有两位公主压着,下有陆神光衬着,她自己又无才无能,还改嫁妆单子,目光短浅,搜刮钱财,让人怎么尊敬她呢?可她又不思己错,固执的认为是萧家不重视她,嫡子女不尊重她,萧珣不爱重她,禁锢了她的满腹才能,又把这套理论强加到了阿响身上,在以为萧珣萧泽萧沂死了之后,彻底爆发了,她以为她的时代终于到来了,绊脚石陆神光需要扫清。作为世家女,高门妇,她连独木不成林的道理都不懂,长房只一个年幼的阿响,以她彭城刘氏的家门,又能有多大的作为呢?
    刘氏这一生,都一直盲目的以为她是太阳,终能发光,只缺一个机会。可她却不知道,她只是月亮,更加不知道月亮其实也很不错,夜间绽放,也有风华,又何须向往太阳呢,到最后,生生落的个星星的境地。哎,不提也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