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父被害妄想[康熙八爷双重生]

作者:柳虚颜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

      
      (五)
      
      不过,尚未待他如愿将胤禩的重生之事坐实,闽浙总督八百里加急的海警奏折就递了上来。
      
      康熙二十年冬月初七,台湾南明逆臣刘国轩率水兵两万有余,登陆福建沿海,攻克金门、厦门,金厦两地尽失。
      
      康熙闻言顿时顾不上再管老八到底是不是重生来的了,只吩咐了刘声芳好生照料着,转头就命梁九功传了明珠索额图以及一干肱骨重臣即刻于乾清宫见驾。
      
      康熙还记得,他上辈子收复台湾是在康熙三十年前后,这辈子他有心想要将攻打台湾的日子提前,可没想到,他还没动手,人家就先找上门儿来了。
      
      康熙憋屈得要命,坐在乾清宫的御案后头直磨牙,恨不能当即拿刀砍死刘国轩,杀上台湾岛、宰了延平王。
      
      不过,收回金、厦失地之事并非三两日就能解决的,收复台湾更是着急不得。
      
      在最初的憋屈过后,康熙很快就收拾好心情开始着手应对。
      
      康熙凭借着上辈子已有的经验,迅速排除众议任命了降将施琅为福建水师总提督,着其与福建总督姚启圣一道同筹收复失地、谋取台湾之策略。
      
      康熙二十年腊月二十三日,施琅率领清军水师迎战南明延平王的主力军队,杀敌千余人,顺利收复厦门失地,敌军退守金门岛。
      
      捷报于除夕当日传至京城,康熙闻之龙心大悦,年夜饭的饺子都多吃了一大盘。
      
      看着已然伤愈的胤禩乖巧恭顺地跟在一众阿哥们最后来给他辞岁,康熙忍不住微微眯了眯眼,思忖片晌,便转头吩咐梁九功宣旨。
      
      圣旨统共两份,其一是份大封后宫的圣谕。
      
      贵妃佟佳氏晋位皇贵妃,居承乾宫,协助太皇太后、皇太后总理六宫事务。
      
      遏必隆之女孝昭皇后之妹钮钴禄氏册贵妃,赐号温,赐居永寿宫。
      
      惠、宜、德、荣四嫔各晋为妃。
      
      其中,德妃排位最前,居永和宫。
      
      宜妃次之,居钟粹宫。
      
      惠妃再次,居延禧宫。
      
      荣妃为末,居翊坤宫。
      
      而最早晋封为妃的成妃戴佳氏位分不变,仍住咸福宫。
      
      咸福宫卫氏,德蕴温柔,性娴礼教,淑慎持躬,且诞育福慧阿哥有功,册贵人,赐号良,随成妃仍居咸福宫。
      
      众妃嫔闻之,俱都欣然谢恩,面上和气愉悦,心下却早已不知转过了多少念头。
      
      康熙看在眼里,淡淡勾了勾嘴角,朝梁九功微微颔首,示意他继续宣读第二份圣谕。
      
      奉天承运,大清皇帝诏:八阿哥天资聪颖、敏慧过人,素为朕所爱惜,向于满月之期钦赐乳名福慧,以期八阿哥福泽绵长、慧福双修,然其生而不足、体弱多病,朕甚怜之。今钦承太皇太后、皇太后慈命,兹以八阿哥胤禩、年幼体弱、特着其煦妪朕之身侧、予朕躬亲抚养。钦此。
      
      梁九功屏气凝神一口气儿把圣旨念完,家宴上瞬间就炸开了锅,众人神色各异,嫔妃们嘁嘁喳喳议论不止,皇子阿哥们也都瞅着胤禩看,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地盯到胤禩身上,把抱着他的奶嬷嬷看得瞬间冷汗淋漓,差点儿没御前失仪。
      
      胤禩也被盯得不自在,尤其是沐浴在小太子那刀子一样的小眼神儿底下,胤禩觉得,他原本就不怎么光明的前途好像越发有点荆棘丛生了。
      
      其实,康熙的怀疑一点都没错,胤禩的确是重生来的,不仅是重生,还是打娘胎里就重生了的。
      
      自从得知自己的养母从上一世大阿哥的生母惠妃,变成了原本应该在康熙五十七年才晋封为妃的七阿哥的生母成妃,卫氏也从原来居住的永寿宫特地改迁到了成妃的咸福宫,他就已经意识到,他的皇父十之八九也是重生来的。
      
      而康熙着令大阿哥胤禔、三阿哥胤祉与太子同入书斋读书一事,也让胤禩最终确定了康熙重生的事实。
      
      当初康熙去咸福宫,总是因为各种理由见不到他,除了他的确体质差经常生病之外,最根本的其实是他故意为之。
      
      他不想见康熙,也不敢见,因为他知道,倘若与康熙接触多了,以他这位皇父的本事,用不了几次,他重生的事儿就一定会暴露。
      
      就像他能知道康熙重生一样,康熙也一定能从各种蛛丝马迹上发现他重生的秘密。
      
      康熙派遣心腹在咸福宫盯着他的事儿他知道,康熙怀疑他他更是心知肚明,所以他一直尽可能地避免与康熙直接接触。
      
      第一次见面,他正巧身体不适,于是趁机吐了康熙一身米糊。
      
      第二次康熙心血来潮来看他,他借着练习走路,故意碰伤了额头,因出血过多陷入晕厥又躲了过去。
      
      而如今才第三次见面,康熙就用一纸圣谕,将他逼得避无可避了。
      
      暴露是迟早的事,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胤禩忍不住叹气,穿着一身狐皮的新袄子坐在乾清宫偏殿的床榻上,看着内务府的司礼太监将备好的抓周物件放到他面前,思忖良晌也不知道究竟是该抓左手边的笔墨文房,还是该抓右手边的白玉扇坠。
      
      ……  
      
      康熙二十一年二月初十,八阿哥年满周晬,按例举办试儿之礼,上亲诣乾清宫偏殿观礼。
      
      康熙瞧着床榻上裹得跟毛团一般的胤禩,心情有些复杂。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除了太子,这是他头一遭参加其他儿子的抓周礼。
      
      不知是因为乾清宫里的吃食比别处的更好,还是新换的奶嬷嬷比从前的更上心,胤禩看着比之先前结实康健了不少,特别是一张小脸儿,生得好像白玉似的,水嫩光滑,粉雕玉琢的模样仿佛书画里走出来的小金童,衬着身上那身酱色的新袄子,显得尤其漂亮好看。
      
      康熙忍不住眯了眯眼,瞧着胤禩一边咬着手指头一边盯着玉盘里的抓周物件发呆的小模样,想了想,从怀里掏出枚私印,伸手就放到了胤禩眼皮子底下。
      
      不过,还没等他将私印彻底放下,偷偷翘课跑来凑热闹的小太子见状顿时不淡定了,也顾不上管被皇阿玛发现翘课会不会受罚,使劲儿挣脱开拽着他不松手的哈哈珠子,三两步跑到康熙身边,用力揪住他的衣裳,鼓着脸急急地唤了一声皇阿玛。
      
      皇帝的私印,代表着什么意思,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
      
      康熙竟然把私印放到了除太子之外其他皇子的抓周礼上,这其中的含义,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捏了把汗。
      
      康熙暗暗皱了皱眉,侧目看一眼太子,没搭腔,仍是稳稳地将私印搁放在了玉盘中。
      
      他把老八抱来抚养已有月余,平日明里暗里地没少找机会试探,可对方却好像料到了他的意图,摆明了不肯接招。
      
      他每每一抓到机会想要试探,胤禩就装傻充愣,不是咬着手指傻呼呼地流他一龙袍口水,就是歪着头笑眯眯地用乌溜溜的眼睛看他,一脸软软糯糯乖巧听话的样子,弄得他气也不气也不是,只能憋屈地对着一屋子奴才放冷气。
      
      幸好前朝福建沿海还有个叛乱挑事儿的延平王给他出气,否则他非得被老八给折腾精神分裂了。
      
      他不是没用过雷霆手段直接逼胤禩承认,但折腾的后果却差点没直接要了对方的命,幸好刘声芳医术高超才最终没有酿出什么弑子的惨剧。
      
      老八如今可比不得上辈子耐磋磨,年纪又小、身体又弱,打不得也罚不得,还得好生将养着,万一有个好歹,这苛待骨肉子嗣的名声他是跑不了了。
      
      康熙头疼得要命,窝在乾清宫的龙床上直磨牙,足足折腾了小半个月才终于平复下情绪,决定暂时先容老八再逍遥些时日,待到他抓足了把柄、对方也长大些耐磋磨了,再好生把对方教训一顿,不论如何都得断了对方妄蓄大志、夺嫡争储的念头。
      
      这次的抓周礼,正是个抓把柄的绝佳机会。
      
      康熙又复眯了眯眼,不管老八你到底抓不抓这私印,朕这次都会逮到你的把柄。
      
      只是,康熙想得很美好,却耐不住对方“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胤禩左瞧右看,磨蹭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究竟该抓哪个,玉盘里的东西,除了果盘、私印以及笔墨文房之外,其他东西他根本就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笔墨文房代表的是锦绣文章三元及第,跟他那位文气彬彬的三哥很搭配,可他却没什么兴趣。而果子和吃食恐怕也不行,虽然他一点儿都不介意给康熙留下个好吃无用的印象,但看康熙的意思,他要抓了这个,下场恐怕会比直接抓私印更惨。
      
      胤禩愁得要命,小眉头不自觉地拧成了疙瘩,努力回想上辈子自个儿儿子抓周时的场景。
      
      ——弘旺那会儿抓的是金匙还是银盒来着?好像是玉扇坠?或者是笔墨文房?犀钟?反正肯定不是吃的……哎呀,怎么就记不清了呢!
      
      胤禩懊恼不已,咬着手指头暗暗叹气,目光不知第多少遍地从玉扇坠扫到金匙,又从金匙移到银盒,然后再瞥过犀钟、文房、果盘、另一枚玉扇坠……最后,十分纠结地落到了他眼皮子底下的那枚私印上。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康熙恐怕早已洞悉了他重生的秘密,只是还没有抓到确凿的证据罢了。
      
      而如今对方这般大违常理地做出如此举动,也是被他之前的避重就轻和装傻充愣给逼急了。
      
      胤禩偷偷瞄了眼身边不远处面色平静看不出情绪的康熙,又看看抓着对方衣裳不撒手、正鼓着脸恶狠狠瞪他的小太子,皱着眉轻轻撇了撇嘴。
      
      这特么的都是些什么破事儿,上辈子他被个算命的给坑了也就罢了,好不容易重生了一回,结果又天天地要被他亲阿玛算计!
      
      爷才刚刚一周岁!老爷子你就算再怎么不待见爷,也不用这么着急地把爷当靶子使吧?
      
      胤禩郁闷得够呛,用力咬着嘴里六颗还没长齐的小乳牙暗搓搓地磨:比起什么真刀实枪的生逼硬问,果然还是这种暗地里坑人的阴损招数更像他这位皇父的手笔!
      
      胤禩有点委屈又有点无奈,万分纠结地看着面前玉盘里的什物,想了想,终是暗暗深吸了口气,伸手朝着那枚康熙特意放在他眼前的随身私印抓了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