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父被害妄想[康熙八爷双重生]

作者:柳虚颜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四)

      
      (四)
      
      康熙二十年十一月十三日,御史戴王缙上奏,皇太子应该出阁读书。
      
      康熙闻言欣然允奏,想了想,又特地下旨命人于乾清门东侧设立书斋,着令大阿哥胤禔和三阿哥胤祉于康熙二十一年上元节之后,与皇太子一起入书斋读书,此后诸多皇子,凡虚龄满六岁者,也须到书斋与其他皇子们一起读书学习。
      
      上辈子,他对胤礽除了宠溺骄纵之外,还给予了胤礽各种地位超然、完全凌驾于其他诸皇子之上的优待和特权:规格几乎与皇帝等同的皇太子仪仗、冠服;二拜六叩的礼节;与避帝讳一般的避太子名讳;专门的讲师与讲官;专门的寝宫;专门的读书之地……
      
      康熙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优待与特权助长了胤礽的野心,他如今重生而来,面对所有可能会导致上辈子夺嫡惨剧的事情,都会尽他所能地避免,将一切缘由都掐灭在萌芽里。
      
      此番将诸皇子都安排至一处读书,也算变相削弱了太子在众皇子间的特殊地位。
      
      康熙上辈子一直都期望胤礽能够成长为大清最优秀的皇位继承人,故而所有的用度和待遇都是最高的,就连侍从奴仆都是他亲自挑选的,教导胤礽的讲官和讲师更是他细心考核擢拔上来的,尹泰、徐潮、达哈塔、汤斌、耿介,不论哪一个拎出来,都是响当当的名仕大儒。
      
      康熙仔细琢磨了一番,还是选了尹泰、汤斌和徐潮作为皇子们的讲师入书斋讲学。
      
      尹泰,姓章佳氏,出身满洲镶黄旗,初授翰林院笔帖式,后迁内阁侍读,如今被授翰林院侍讲,入书斋为皇子做讲师。
      
      汤斌,字孔伯,顺治九年进士出身,初时选宏文院庶吉士,授国史院检讨,康熙十八年博学鸿儒科状元,授翰林院侍讲,入书斋为皇子讲书。
      
      徐潮,字青来,是康熙十二年的三甲同进士,初选为庶吉士,授检讨,如今擢拔为少詹事,入职上书房,以讲官身份教授皇子课业。
      
      三人皆是饱读诗书学问广博的名士,在翰林中俱都颇有盛誉,由他们出任太子和皇子们的老师,足见康熙对太子以及众位皇子的重视。
      
      朝堂上顿时一片赞誉之声。
      
      康熙听着挺高兴,就算看见御阶底下站着的索额图一脸如同吃了苍蝇似的表情也破天荒地没觉得糟心,还很温和地冲他笑了笑,结果当场就把索额图吓出来一身冷汗,原本还想着给太子争取些特权的话顿时都憋回了肚子里。
      
      他可记得清楚,当初除鳌拜的时候皇帝也这么笑过,温和又无害,结果狠刀子全在背后等着。
      
      索额图不由白了脸,瞅着康熙脸上温和至极的微笑,愣是没敢再说半个字儿。
      
      索额图安分了,明珠也很知趣,康熙二十年冬月十三日的早朝竟然分外祥和。
      
      康熙难得心情舒畅,见到早膳的馄饨里放了他不爱吃的紫菜也没发脾气,只皱着眉让服侍他用膳的梁九功将紫菜挑出来,自己个儿则是一边吃馄饨,一边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地听着早先派去盯着胤禩的心腹前来禀告:八阿哥吐奶的毛病已经好了不少,人也长得白胖了些,水灵灵的跟个瓷娃娃似的,要多招人有多招人。
      
      白白胖胖瓷娃娃一样水灵招人的老八?
      
      康熙不由愣了愣,咬着半个烧鸭冬笋馅儿的馄饨脑补了大半天,却怎么也想象不出来白胖水灵的胤禩是个什么模样,好奇之下,忍不住起了去看儿子的心思。
      
      顺便再探一探老八的底。
      
      康熙思忖片晌就打定了主意,愉快地咽下最后一口馄饨,起身摆驾咸福宫。
      
      可怜咸福宫内殿门口正在歪歪斜斜扶着门槛学走路的胤禩,听见皇上驾到的通传,小腿儿莫名一抖,脚下不由一个趔趄,冲着门槛就摔了过去。
      
      跟在胤禩身后几步之遥的奶嬷嬷顿时大骇,忍不住惊呼一声,慌忙上前抢救,可惜却晚了半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脑袋砸到门槛旁侧镶着金属框边的木制门框上,瞬间在额头上磕出道血印,鲜血从额角冒出来,眨眼就糊了胤禩一脸。
      
      胤禩眼前金星乱冒,脑中也晕眩得厉害,紧咬着嘴里的四颗小乳牙扛了半天也没扛住,只迷迷糊糊地看见不远处康熙正大踏步地朝内殿走来,接着便两眼一黑,就此人事不知了。
      
      可惜了皇帝穿着一身威武霸气的龙袍、脚下虎虎生威、满心愉悦地朝内殿走过来,刚一抬眼就看见心腹侍卫口中白胖水灵瓷娃娃似的老八脸色惨白、顶着一脑门子血软趴趴地昏倒在内殿的门槛旁。
      
      康熙不由愣了愣,接着面色骤变,一边匆匆吩咐身后的梁九功去太医院找刘声芳,一边大踏步走进内殿,伸手将昏迷的胤禩从奶嬷嬷手里捞过去抱进怀里,走到屏风后的床榻旁放下。
      
      上回他来看老八,结果老八吐了他一身米糊,没想到这回他再来,老八竟然又糊了他一身血?
      
      康熙的脸色有些怪异,盯着胤禩惨白的小脸看了半天,终是忍不住伸手在对方果真明显白胖水灵了不少的脸颊上狠狠拧了一把。
      
      上辈子胆大包天在朕的寿宴上送死鹰诅咒朕把朕气死、害朕莫名其妙重生回来也就罢了,这辈子总共才见了两次就两次都弄得朕一身狼狈,真不知朕到底是哪里欠了你的!
      
      康熙暗暗眯了眯眼,老八你最好别是重生来的,否则……
      
      新账旧账加到一起,朕绝不会轻饶了你!
      
      康熙面色阴晴不定,无数个或阴毒或狠辣的念头在心中转过来又转过去,周身的迫人气场发散开去,瞬间就将拎着小药箱风风火火赶过来的刘声芳逼出了一身冷汗。
      
      刘声芳在路上就已经听梁九功说了八阿哥受伤昏倒的情况,这会儿瞧见胤禩一脸血倒也没被吓着,抬手抹了把被康熙的威压给逼出来的冷汗,上前认认真真地查验过伤处,又掀开胤禩的眼皮儿瞧了眼,仔细地把了脉象,这才从从容容地抬起头来向康熙禀报。
      
      八阿哥并无大碍,额头上的伤只是皮外伤,打上几圈绷带再休养两天就好了,既没伤筋也没动骨,是万万不会像戏文里头说的那样,因为磕到了脑袋而失忆或者变成傻子的。
      
      总之,说白了就一句话,八阿哥这伤瞧着凄惨,实际就只是磕破了皮流了点血而已。
      
      康熙听后松了口气,点点头放下心来。
      
      这辈子他可是打定主意要把胤禩培养成踏踏实实一心一意替皇帝办差做事、为皇帝分忧解难的忠臣良辅的,要是一不小心因为磕伤脑袋变成一个傻阿哥,那可就不好了。
      
      毕竟老八虽然品性不佳,但资质还算不错,上辈子小的时候也是很聪慧懂事的,进学了以后除去书法练得一塌糊涂怎么教都教不好,其他方面倒也不错,还得过他好几回夸赞。
      
      只是,既然胤禩的伤没有大碍,那为什么对方会昏迷近大半个时辰也没有清醒的意思呢?
      
      对此,刘声芳也拿不出什么十分合情又合理的解释,只能委婉地宽慰康熙,八阿哥年纪太小,又生来体弱,如今一下子出了这么多血,会因为承受不住而陷入昏迷也是很有可能的,等他再开个方子服下去大概就会好了。
      
      可惜康熙却不怎么相信。
      
      自打上回中秋过后,他怀疑胤禩装病、大半夜睡不着觉忽然福至心灵地猜到对方有可能也是重生的开始,他就一直在疑心胤禩,虽然这份猜忌因为当初刘声芳看诊时的一席话而淡去了几分,但却并未被彻底消除。
      
      康熙想起此前数次他来咸福宫探望胤禩,却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见不到人,原本便残存在心里的那点猜忌和怀疑顿时就加深了。
      
      连带着先前胤禩吐他一身米糊的事儿,都看着有点欲盖弥彰之嫌。
      
      难道老八果真同他一般是重生来的,因为心里有鬼、想躲开他的试探,所以才一直避而不见,甚至故意装昏托病?
      
      康熙看着胤禩白惨惨的小脸,又忍不住眯了眯眼。
      
      刘声芳听奶嬷嬷说完胤禩受伤的始末,下意识地皱了皱眉,瞧瞧奶嬷嬷,又看看康熙和床榻上已包扎好了绷带却仍然人事不知的胤禩,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尽一尽做医者的本分,于是便又低声给康熙提了个醒。
      
      八阿哥如今才九个月的年纪,练习走路似乎略早了些,照常理一般都要到周晬之后才会开始教受练习,因为过早学步会于日后的腿脚发育有碍。
      
      而且宫里其他的阿哥和公主,好像也从来没见过有哪一个,是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开始走路学步的。
      
      康熙听着,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突然更加难看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