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将军列传之桐荫片羽

作者:君随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团圆

      说起来,凤凰将军这一家子天南地北的,各有各的事忙,想团圆也不容易。
      这人有事忙那人闲不住,这人领袖名门正派围剿邪教那人率部袭击六大门派,再不然便是这人出征那人失踪,说是十二玉钗满床笏,天下精华尽归林府,可是从年头到年尾,哪有一次能凑得齐?
      这一年林小胖真个是卯上了,从六月初就亲自沐浴斋戒恭楷书了大红飞金的全帖给众夫君。
      八月十五,回家。
      底下竟不知道写什么好了,于是十二份帖子上都只有那六个字。
      要愁也无用,天挨不得地,参见不得商,难道急死了她林小胖,就真天下太平了?
      
      其实她自己这样的执念,下场想也想得到,将军府的芙蓉池畔并了三张桌子,才凑够十三个人的席位。酒菜上齐,林小胖便遣了仆役家去团圆,自己一个人对着满桌佳肴,喝酒。酒入愁肠,渐渐有了十二成的酒意。
      有酒理应歌,醉后狂态陡生,她拿指节敲着桌子,胡乱唱什么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啊不采白不采啊白采谁不采呀采了也白采云云。
      随手拿乌银梅花自斟壶倒酒时却发现只余半盏,她幽幽叹了口气,将最后的酒倒进口中,正合着眼享受菊花酿的甘洌,忽觉身畔压力渐增,才待张口就被温润的唇贴上来,流连,吸吮,辗转。
      抛却两人四目互瞪的不和谐场面不计的话,倒真生让人望之惊艳难明,魂飞天外。
      这老妖,只嫌她命长么?
      心脏隔了半晌才会跳动,林小胖揪着老妖衣襟,来不及诉离情别话衷肠相思,酒意上涌,忽然就人事不醒。
      
      她再醒来已经是八月十六清早,凉风送来沁人心脾的芬芳,树梢上喜鹊叽叽喳喳的叫,窝在椅子上睡了一夜,浑身四肢百骸都脆的象桂花酥,一动就咔嚓乱响。
      她甫一动,身上盖大氅滑落在地,八团盘龙纹,正黄色蜀锦,自然是李璨的衣裳。
      咦?都回来过?
      何穷早先和她说起的第一批人工培养的南珠,粉紫蓝墨四色,整整齐齐装了一匣子在她面前桌上搁着,虽说并非粒粒浑圆,也大小不均,可是胜在颜色清丽,镶个什么头面首饰,必能卖好个好价钱。
      旁边一人多高的太湖石上剑痕宛然,想必是老妖又撩逗唐笑——这一道从头至尾不见半点涩滞,可以想见唐笑出剑的犀利,这一道看似轻浅,拿手一碰石头便酥散了两分——莫非云皓也参与围剿老妖?
      那头桌上的瓜果食物被人横推到一边,留空来拿瓜果排兵布阵,演示河西一带大唐与匈奴双方的战局,自然是沈思和李瑛正说前线的事……林小胖拿起似乎在图中代表甘州城的那只啃了两口的梨子憋不住要笑,除了小茕又是哪个这样淘气?
      老十一的扇子又搁在那边座上不管——还是去年她死活央求李璨写的“难得糊涂”四字,被他倒手就抢了去,气的小胖生了好几天闷气。这个人大事清楚,小事糊涂,迟早要把官印弄丢了去才算完。
      小夜最喜欢的杏仁酪浅浅动了几口,他也就能和昊元说几句话,旁边坐位上残酒未尽,筷子动都没动,自然是赵右相……只是昊元既然来过,怎么会就只和小夜说了几句话就回去了?
      林小胖可不知道自己脖子上一朵吻痕的主人是正是赵昊元,自己傻笑了一场,取了扇子,抱了匣子,肩上搭着李璨的大氅,哼个歌儿扬长离去,词云:“一个呀和尚,挑呀么挑水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