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

作者:梵天Suz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腾格里”(天)下雨了。
      刚才还仅仅是乌云一片,此时已是闪电大作,像要将整个草原都撕裂成无数碎片;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草地、小湖和帐篷上。很快地,四周就成了泥泞的沼泽。
      幸好他们应邀在土堡里歇脚,不然麻烦就大了。
      端午大清早就去看了回马匹车辆,见到都好好的才回转。
      茶砖都卖光了,少量用来送礼的精制散茶也出手大半,昂贵又不实用的绸和锦仍然乏人问津。本地的萧氏一族虽然投靠了嫩科尔沁的台吉大人,拥有些人口财产和兵卒,但并没有富裕到穿蜀锦的袍子、潞绸的礼服。
      今日之蒙古草地,已非昔日之北元。
      “秦小姐。”
      “萧少爷。”
      两个穿了毛皮的人行着汉式文绉绉的礼,非常之诡异。
      “‘晓来雨霁日苍凉,枕帏摇曳西风香。困眠未足正展转,儿童来报今重阳。’……哦,明日就是重阳了。”看见萧东丹用毛笔写下的汉文诗,端午才惊觉:近年来似乎除了年节,其他佳节都是在外地度过。当然,今天她来找他可不是研究诗文节气的。他是端午比较熟悉的土堡主人之一,也是汉文最好的一位,讲起话来没有障碍——本地会写汉字的人,总共不超过五位,他就是其中一位。只是他的书法跟她的是半斤八两,比秦缘差了一截。
      “听叔叔说你们明日要启程?”萧东丹搁下笔。汉语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
      “正是,这些羊毛得在下雪前运回山西去,因而想请派三位骑士护送。”端午在两天前已经打好了主意。“只要到右玉关隘我们秦家的店铺即可。酬劳是每人一把钢刀。”
      “钢?你家也能制钢刀?”
      “我奶奶就是靠一手制钢针的本事,才把秦家撑到如今的地位。”但世事无常,谁也不晓得将来如何。
      萧东丹点点头,提笔又写了一首——字仍然是不好看也不算太丑。
      “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哪教猛虎不投降。”
      端午眨眨眼,这个……诗……怪……简单的,当然她自己是作不出来,可说不准她弟弟能作得了。
      “这是谁写的?”
      “真的为皇后所作?”不容易也!
      “正是道宗耶律洪基之后。”
      “这个名字有点熟……他写过什么诗吗?”
      “袖中犹觉有余香,冷落西风吹不去。”
      “对了!秦缘曾经对我说过,辽主中也有通汉文的,对,就是这句!”秦缘这小子当时居然还挥袖子舞了一段,让人喷饭。
      萧东丹对她的称呼不置可否,何况他真的还没见过称辽国国主为皇帝的汉人。
      “辽国皇后,萧观音。”
      “辽国本来在哪里的?”
      萧东丹抬眼看她。“就是你要去的地方。‘五个翁翁四百岁,南面北面顿瞌睡。自己精神管不得,有甚心情管女真。’”
      “去看看世仇不?”端午突然好心情地问道。
      “本来就要去,我们这些个保镖不收酬劳、还能当翻译,如何?”
      “划算!成了!”
      “明日我们出四个人,我和另一族人充当你家的伙计,如何?此外,我们手里也有大明承认的通关文书,可以另派人护送你们一直到家,不必酬劳,只要让我们‘护送’你去建州即可。”
      “你们为谁打探女真的虚实?”端午终于有点反应过来。
      “边地左翼的林丹,库图克图汗。”
      端午想了半天,试探着问:“那个……是鞑靼部的大汗?就是……察哈尔的酋长?”
      “对。”只要她还搞得清楚哪个是蒙古,哪个是女真。
      “那位……大汗不是忠顺夫人的后代吧。”
      “不,是长孙卜石兔台吉即位,威望不足、内乱不断。”
      端午摇摇头,不是那位传奇夫人的子孙,“怪不得归化不如前年的繁华。”
      萧东丹很想用石头砸自己的脑袋,这姑娘果然如族长所说,没有半丝雄才大略的料——不,她只是个惟利是图的商人,只是还有存着一点点良心,不会高价欺蒙草地牧民、还会去看望被女真扣留的老伙计……算了,他来吧。
      “明日就启程?”
      “不错。对了,萧东丹,你说草原的雪景好不好看?”
      “……”

      * * *

      等一块上了路,端午他们才真正发觉草原战士与他们这些平民的差别所在。
      光是说这骑马吧,按理端午的马术与耐力是不错的,但绝对没办法一整天都颠在马上保持相同的抖擞姿势。
      “小姐!”李葛在歇脚的时候找上端午,“您说……这样合不合适?”
      “李叔,”端午微笑,却笑得略为无奈,“他们说要一起走,我们回绝得了吗?看到没有,马上射箭,能拉那一把铁胎大弓,用两支箭就能射中两只鹿,这可是精骑兵中的精骑兵。”
      “那……”
      “行了,李叔,明年我成亲之后就只走边口至归化这一条路了。”
      “小的不是说这个。而是去了建州……”
      “发现不妙,扔下他们,立刻逃到大明关隘,声称被蛮夷掳去后带了军情回来。我记得也就六百多里就有一个堡垒。”对不住,他们是平头百姓,无法参与军国大事——其他族的大事,与她无关。
      “是——”
      “哦,对他们尽量友善吧。”瞧,一路上吃得多好啊!烤鹿肉呢!

      端午他们是跟着萧东丹穿山越岭走的。先是向北,穿越草地、河流、密林又折往东南……大体方向正确就是。何况本地的方言虽也是蒙古语,但与端午所学的口音不大一样,搞得人晕头转向,生怕一不留神就犯了对方一族的禁忌。
      “……日落之后不要大声说话,尤其不能吵嘴;还有血渍必须清理干净……呃,你不亲手宰杀就不必知道了。”
      端午努力记下每一条。
      “还有,这里的人自认是成吉思汗一族的后裔,千万不要说那一位的坏话,好不好?”虽然萧东丹自己也讨厌那位。
      “成,我不说那位鼓励部下抢别人财产和妻子的‘英雄’的坏话。”
      萧东丹只得摇头。汉人,就是汉人。

      待得“保镖”们射来狍子和貂放在马车上时,端午才发觉:原来他们绕路就是为了赚点零花钱啊!
      “跟你们换丝绸,行否?”
      “行!太行了!”

      直到第二天、就在端午走神走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他们要丝绸做什么?
      “萧少爷,你们是身负使命的军人,而我是个做生意的老百姓。你可别利用了咱们不够,还把咱往刀山火海里推啊!”
      “不会,我也要攒笔路费。顺便从台吉那里给你弄点赏赐。”蛇打七寸,东西打端午……太简单了!
      端午眨眨眼,“这就是你绕路的原因?”
      “对。”
      “什么时候去见那位台吉呢?”
      “刚才不是已经见过了。”
      啊?端午一勒马,停下。“刚才?那帮牧人?”
      “你以为要到什么地方见?宫廷吗?”
      “可……可是……”
      “他们也不想让人知道,因此简装出来。”
      “……哦……”
      那群剽悍的胡子猎人?!端午再次深刻体会到:上天不会自己掉馅饼!

      事实证明,秦缘说的话是正确的。
      马二叔都快四十了,居然娶到一位十六岁的新娘子!
      端午见到那个还算眉目清秀的女真族小娘子后,尽管非常震惊,但还是连连道喜,然后手忙脚乱地从货物里找出一匹艳色的潞绸作为贺礼。
      “这是我们家乡产的绸子,连大明皇帝的龙袍都是用这料子做的!”马二的牛皮吹得大了,因为端午很清楚,因为织机和织工的大批减少,家乡早在三十年前就不再入贡做龙袍了,顶多是给宫女们做几身衣服。可其精致的程度,仍然不是辽东的穷人们能想象的——那小娘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呀!真,漂亮!真美!”
      “是——”端午微笑。对方那口汉语有点怪,可也能听得明白。
      “打下大明,就会有、更多美丽的丝绸了!”
      小娘子的随口一句让端午的笑容僵在脸上。
      “这个……小婶子……这得有人来织啊,光抢是没用的。”
      “嗯!大汗说,要打下大明!”
      “……”
      端午没见过真正的女真美人儿,可能是因为她到的是工匠们集中的地方,不可能有贵族女子出入。但她也实在不想恭维眼前这位笑容真诚灿烂亮眼的小娘子,因为她说的话实在太可怕!
      打下大明?打下大明就值得一位士兵的女儿、铁匠的妻子这样高兴?
      “马二叔,”她把马二拉到一边,“这是你今年该得的红利。你娶亲一定花了不少,这个就留着给小婶子做几套新衣服。”
      “多谢小姐!”马二请了个“安”。
      端午努力克制住对他外族做派的厌恶。瞧瞧,这是什么礼仪啊!
      “别谢!别谢!这本来就是你应该得的……来,说说看这一年里你的日子过得如何?”
      “哎,辛苦了些,不过也值啊!我的东西,只供给大箭主牛录以上的贵人们,一把刀能得一匹马和两头羊。”
      “一点不贵,还便宜了他们。”端午跟着点头。她家的铁器向来有好价钱,而马二是跟着奶奶那一辈的资深老伙计,不论制铁还是生意都是好手,换个两匹马也是应该的……何况他们是拿了刀去与汉人军士砍杀……
      “……小姐,您知道他们将我编入哪一旗?”
      “啊,什么哪个旗?旗子?”
      “哎,就是原本的建州五旗现在成了八旗,每一旗都由大汗和他的儿子侄子们亲自率领。哎哟,每旗有超过一万壮丁!您想,打起仗来随时可以有五六万精骑兵!”
      端午听了老伙计得意洋洋的叛逆大话,心中皱眉:女真什么时候有大汗了?!但她脸上仍然是一副搞不清楚的神情。“哦……人是挺多的。那,你是谁的下属?”
      “我是大汗亲自率领的镶龙旗!”
      “哦!是吗!”龙旗?端午别的不懂,但龙是只有天子能用的。她现在完全明白了女真“大汗”的真实目的:侵吞割据自立为王,与大明抗衡!
      “马二叔,别讲那么多跟我这老百姓没关系的事情了……来说说,哪里能把我带来的丝绸卖掉啊?”

      * * *

      赫图阿拉方圆不大,人口也以贵族和他们的仆人们为主,也不比一个府城,更不能与太原、成都、扬州等相提并论;多数的普通百姓仍然过着贫困的日子,他们唯一能改变现状的就是随军作战。
      而端午想找个好点的客栈也是难上加难,除非走关系攀权贵,不然一堆人就得窝在马二的那三间炕屋子里——当然马二家已算是中等之户。
      “想不想吃好的住好的?”
      “想。”
      “那用山西关防的状况来交换?”
      端午眨巴、眨巴眼睛,一时间寻不出答案,干脆就研究起面前这个假装邪恶的人:萧东丹的长相可汉可夷,但凑近时就可以看到他深陷的眼眸中微带些蓝灰色,还有鼻子也特别挺拔——这样的相貌要是去了大明朝,可能会被当成奸细抓起来。“如果我们就直接这样打道回府呢?”
      “被当成是大明的奸细抓起来。”
      “你呢?”
      “一样。”
      “那还等什么?”端午冲他和皱眉的李葛微微笑,“有免钱的好东西可以享用,为什么不去?”
      “小姐。”
      “李叔,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咱们在关内行商,哪一趟没碰上凶险过?别担心,您就摆一副什么都听我的模样,人家一见我这样年轻,可能也气得懒得多问了。东丹你别出头,你们就是我请的镳师,恐怕得委屈点,但总比拿了你安稳些。”
      话虽说得如此英勇,但等她被几名军士带进一所汉夷风格融杂的大宅时,腿肚子都在发软。
      “秦端见过军门。”
      “接见”端午的这位将领,据说与努儿哈赤大王有亲戚关系,也算是贵人。只是年轻得过头,也许才二十岁,也许还不到……夷人早熟得吓人,十二三就当爹娘的多得是,她就当对方是位三十岁的将军得了。
      “不需要翻译,我会汉文。”主人一口辽东汉话。
      “您真是了不起。”端午来了句临时学的女真话。她深知,若是汉人见夷酋长时能讲蛮语,能行对大臣贵人的礼仪,一定会受到欢迎。
      “哪里!这都是巴克什们教的。”
      “可是听不出关外的口音来,即使您去了关内,只要汉家的装扮,大家不会瞧出您的来历。”
      “哦?真的?”
      “确实。”
      “好啊!什么时候我还想去北京城看看!”

      丈高的松树上积着厚厚的白雪。辽东的第一场雪就在端午刚刚松懈下来时悄然来到。城外一群壮丁正在做操练,有的背着石锁跳上跳下,有的两两对打,有的则在射靶。
      “你说,那位固山什么主的,为何不问我山西的关防?”她骑到萧东丹的旁边,与其他人拉开些许距离。
      “你已经离开好几个月了,对那里发生什么全然无知。问了也白问,还不如你家乡出产什么来得实际。”
      “哼……对了,你知道山西发生了什么?”
      “上个月大同的一支守军哗变,但我不清楚到底是哪个堡,而且可能大同的副将要被撤换。呵,希望不是再派个太监来。”
      “太监不管军事,只管捞银子。”端午把玩着珍贵的东珠耳坠。这里男人和女人都有戴耳坠的,不稀罕。只是她贴在耳洞上的小块膏药掉了,很难再隐瞒性别。是不是因为那个鞑子贵族见她是个女的,才连留吃住都不留,直接给了对值钱的耳坠就打发她走人?
      “听说,他们可能要对大明开战。”
      “什么?!”
      “但在那之前得先把女真和附近的蒙古乃至朝鲜的一部分都平定了。”
      “……真的?”
      “呵!不是早就称王了吗?但我不相信那几万人能与大明对抗……至多是攻城掠地,捞点好处,比朝贡得到的土地、财富和人口多上数十倍。”
      “可抢了地跟人口,不是会壮大了吗?”看看,田园中的房子都是汉式的,即使都是夷人装扮,可仍然有大量讲汉文的老百姓。她就不信那些士兵中没有混口兵饭吃的汉人!
      “这就要看大明皇帝如何对付了。”
      端午斜眼盯着他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别忘了,要是壮大了,他们第一个打草地蒙古,而不是大明朝的铜墙铁壁。”
      “也对。打蒙古人,让他们互咬去。”
      “……那你怎么办?”
      “我不是说了,我什么人都是,什么人都不是。”
      “可我是汉人!”
      萧东丹扫了她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只耸了下如今很是宽阔的肩,“你啊……还是做你的生意吧,哪里平安就往哪。打仗争斗是男人的事!驾——”
      萧东丹一马当先飞驰而去。留下端午气得对着空气挥鞭子。

      ------------------------------------------------------------
      注:分镶黄、镶红、镶白、镶蓝成为八旗是万历四十三年的事情。此处与史实不符(提前了几年)。
      固山(gusa),汉译为旗,固山厄真即旗主,汉名叫都统;美凌厄真为副将;扎拦厄真也称参领;牛录厄真为佐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