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若影(2008超囧版)

作者:狂言千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燕原竹壑

      55[86] 燕原竹壑
      
      林海如与廖毅外出一夜,终于于第二日午后又回到东齐军营。
      
      白衣教的势力虽不及以司徒氏为首的九阳教,然而毕竟经营千年,贵精不贵多。倾教查探之下,发觉了南楚军的布置。
      
      林海如想起昨夜见到的情景。原来南楚军早有人已经先到了东齐军营的附近。
      
      这处虽然已经被刘辰庚下了清野令,铲除了大片森林,然而毕竟人力有所不及,往南五里以外的丘陵林地并没能清除。在那片宽阔广大的密林中,已经有人秘密驻扎,正制做着一些不知用途的大型机械。
      
      每一个机械下带轮车,都装有一个类似船桅般的长木,那长木顶端附带巨锅粗绳。可他怎么看来都觉得似能将重物抛远。
      
      还有这个……他捏紧手中的油纸包,包内有他们昨夜偷取回来的物品样本。是一些黑色的粉末,泛发着硝石硫磺的气味。看起来并不起眼,用银针试探也没有毒性,却被珍而重之地收藏保护着,数量还并不稀少。
      
      他思索着走入郑枰钧的营帐,想要与若影留下的助力相商量,先于眼睛一步,感应到一股非同常人的气机。抬眼看时,见是郑枰钧正与一人相对无言地品茶,而那人正是日前被他毫不客气扫地出帐的东齐七皇子刘辰庚。
      
      刘辰庚昨夜便已来过,没见到林海如,今日又来询问郑枰钧。郑枰钧见主角到来,放下茶杯,温文一笑,起身与林海如擦身而过,走了出去。
      
      林海如看向昔日的师兄,见他依旧那般英伟霸气、气势迫人。可是谁又能知道,看上去格外能给人安全感的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有能力给身边亲友带来安心的幸福,因为这人的心,尚不够坚强。
      
      “林师弟,”刘辰庚并不请林海如坐下,放下茶碗,单刀直入地道,“我只想问一声,昨日清晨,你所抱着的那人是谁?”
      
      他经过一整夜的思前想后,越发觉得不对劲。这个师弟性子很倔,认死理。而且已经对那人有了不一般的想法,甚至因此与自己决裂。怎可能如此轻易便又有了能珍视如宝的人?
      
      而且,那冰魄凝魂的冷香,无论如何也无法淡视,反反复复地重现于他脑海中、鼻端前,似乎在提醒着他什么绝不可以忽略的问题。
      
      林海如淡淡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转身出帐。
      
      临去前,他在帐门驻足片刻,道:“殿下不是已亲眼见过了么?——老实说,他究竟是谁,在下并没有责任告知。”
      
      言尽于此,林海如不再停留,掀开帐帘步了出去,留下一脸疑惑起身挽留的刘辰庚。
      
      刘辰庚,我离开青阳宫那日,你不是曾劝我说旧事已矣么。你既如此认为,又为何再作纠缠。
      
      林海如看看天色,日渐西斜,融暖鲜妍。
      
      若影,你就在安全的地方好好的休息吧,这一场仗打完,我定会回到该回的地方。
      
      ******************
      睡梦中,总是觉得十分不安稳,似乎总有人在翻动他的衣服。面上感到一阵清凉,又在半梦半醒间沉浮了许久,梅若影才终于醒了过来。
      
      脸上一片空落,皮肤□□着直接接触到微热的空气,竟然有些发痒,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他半睁着眼回忆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有人在自己头顶说话,声音端正微愠,似乎正在说教。
      
      轻轻皱着眉,凝聚了半天气力,总算听清了在讲什么。
      
      “原来长成这样,”司徒凝香看着颜承旧道,“可是也不能因此就老把面容遮起来啊。男儿生身于世,相貌什么的并不重要,不过是一幅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臭皮囊罢了。”
      
      颜承旧站在车外,所以司徒凝香虽是坐着,也能与他平视。他虽然毫不闪避地与长者对视,但正想着事情。
      
      以前见若影涂上易容的各种色料,就能将各种面貌如画皮一般制作出来,他心中只有叹服,原来每件看似完美的事物之后都要付出代价。这巧夺天工之易容术,会给皮肤带来如此大的负担。
      
      身体的皮肤上还好说,因为时不时得以清洗,并没有出现问题。可梅若影脸上的色料水洗不掉,又因是身在军营,时时不得放松,卸装的药物也不能轻易调制,于是当现在卸下装束时,那张为了追求效果逼真,还曾以药膏抹得凹凸不平的面容,已生了浮肿,还带着不均匀的色斑,深一块浅一块地布着。
      
      司徒凝香说了几句,发觉颜承旧正在走神,看着他毫不避讳地将那光蛋的脑壳暴露在阳光之下,熠熠反光,明明不合时宜心中仍是一乐,又道:“你这么看轻外貌皮相,若影倒真应当向你学学。”
      
      颜承旧皱了皱眉——当然,此刻被去了眉毛,这个动作更是看不明确——司徒凝香觉得他似是皱了皱眉头,然后答道:“若影他其实比我更不在乎皮相。”
      
      颜承旧原本还想继续反驳长者的观点,可让他动刀子追魂夺命,让他用言语与客商讨价还价,还是做得十分应手的,如此在并不熟识的人前夸赞若影,倒还是第一次。再想了想措辞,仍然觉得言词不能表达若影之万一,更不知道该用何种口气与若影的父亲交谈。
      
      实在是搞不清自己该以姑爷的身份为目标,还是该以媳妇的地位定位,传说中的杀手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混乱地叹了口气。
      
      梅若影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答,身上半点力气也无,如此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病着,让他有了些许不安。如此下去,不知何时能好。
      
      困倦再度袭来。
      
      必须在到达燕原前,至少要能坐立如常。这么给自己反反复复地下着命令,激发体内沉静了许久的内息,梅若影意识越渐模糊,终于再听不到旁人的对答。
      
      在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他醒了来,又重新陷落了昏睡。
      
      聂悯于此时才从外面溪水边回到车上,手中端着药钵,钵中是一团搅得黑绿的药草泥膏。
      
      本来他和司徒凝香也都是佩戴面具的大行家,但因他制作的面具轻而薄巧,又有他每日配药调理,并不曾出现皮肤上的问题。若影易容的方法虽然别出奇巧,非是以面具覆面,但殊途同归,总也会给皮肤带来巨大的负担。
      
      聂悯将药泥递给司徒凝香道:“只取药汁,先涂着看看。这症状,倒像是戴多了□□的模样。”
      
      颜承旧也终于塌实,计算着大概还有一日许才能到达目的地,赶紧回身走向前座,继续赶路。
      
      **************************
      梅若影再度醒来的时候,真气在体内圆融流转,窒闷的感觉已经轻了许多。
      
      看看车外,与上次醒来时所见的景色不同,目的地已经是到了——燕原,竹壑。
      
      这是北燕西南角的一片广阔的野地,丘陵地带和平原面貌在此消失,变为一片遍布沟壑的高地。
      
      如果按前世的标准,这样的地理位置应该是处于黄土高坡。然而满目都是延伸直天线的绿野,除了一些巨大的沟壑外,实在无法与黄土高坡联系起来。
      
      据传说,这片土地也曾经荒芜,大雨将干涸的高地冲刷出大大小小的沟壑。
      
      传说中,四千年前北方有农垦氏出,四处游走传授精耕施肥、轮种养土,立志改变刀耕火种的损地种植。后来到了此地,见甚为贫瘠,十分悲戚,于是率部落联盟一同捕杀山羊,植造林草,数百年后,此地才终于将出现了绿意。
      
      一行人现下所在的竹壑,正是当年水土流失的遗迹之一。巨大得有如陨石坑的深壑中,千年古木林林立立,据说有些还是当年农垦氏亲手植下的树苗。古木间的空地穿插着海碗般粗大的巨竹,远远看来,一个沟壑被绿色填满,与高地齐平,甚为隐秘。
      
      因为林木茂密、沟壑深邃,足以阻挡各种声音的外传,所以此处也是群竹山庄用以打炼兵刃的秘密据点之一。
      
      发现自己仍然被抱在怀中,只是揽着他的人换成了聂悯,一股醇和的内力自外而内地自聂悯的手掌流入自己的身体。
      
      梅若影又稍稍运了运气,发现寒毒压抑不住时已经侵害到了身体脏腑,体力又比毒发前下了一层。他心中暗呼好险,如果是这时让他与司徒荣及对干,不要说换取毒丸,大概几个照面自己就要被打得屁滚尿流。
      
      脸上有些僵木,闻得出是平缓收敛的药草气味。易容应该是被洗干净了,不过此处已经远离战场,是他所熟悉的地方,十分安全,所以也就不再担心什么。
      
      至于涂上的东西是黑是白,涂上后是人是鬼,并不在他在意的范围之内——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但是看守这燕原竹壑的璺(读音同文)七叔明显并不作如此想法,即使他是被聂悯如抱婴儿般下车,也愣是对他视若不见,显得极有进退,毫不唐突客人。
      
      七叔是群竹山庄众工匠中出类拔萃之人,家族世代为血网黑蝎造炼兵器,他自己为了亲身试兵器,也练得一身十八般武艺。所以最能了解各种兵刃特性,以此改变火候炼法。
      
      ……大概,上了这药膏后,真的差异太大。若在平时,就算他易容再精,眼尖的七叔也会疑神疑鬼地多观察上两眼,虽然最终还是认不出来,但至少也不会像今日这般连看都不看。
      
      这么想着,他挣扎着从聂悯怀中下了地,在璺七叔惊诧的目光中说道:“七叔,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吧。”
      
      璺七叔兴喜安静,不欲与外人多所交往,所以十分喜欢此地。虽然传说中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年轻庄主十分了得,但他更喜欢时不时到此与他和众工匠一同研究动手的器堂主人烬阳。
      
      当他从那语气认出了许久未至的堂主时,没有办法克制自己诧异的神情——也是,对着死物多了,表情也就比俗世中的人要丰富和直率。
      
      他没曾想到,那个一向独立于世的器堂堂主,竟然会有被人打横抱着走进竹壑的一天。而且他没想到,那个总是心平气和的堂主,这次虽然面上糊着黑乌油绿的泥彩,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迫人的压力,让他丝毫不敢调笑。
      
      烬阳堂主究竟是“被”怎么了?
      
      梅若影其实也没有被怎么了,而是心情郁闷,自己终究为了司徒家族破戒了。
      
      虽然刻下怒火已经平息,但是在颜承旧行踪不明的那夜,他的的确确被司徒家族完全地激怒了。
      
      刚开始还因为忧心忡忡,这股暴怒被压抑了下去。然鲁迅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他沉默了数日,如今已届爆发的临界点。
      
      如果颜承旧不是接到线报,临时去了别处,现在大概已经变成那日见到的众多焦黑肉块中的一团。
      
      如今,值得他在意的人却越来越多,如果放任这种奸险狡猾的人类留于世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将会拿个威力并不怎样的火药,不知天高地厚地四处乱放,危害到他身边的人。
      
      所以制取出□□已经不单单为了前几日暴怒下的冲动,而也包含了要维护身边人的决心。
      
      要知道,在怒火平息的这刻,仍然维持着当夜的决定,制取□□需要多大的决心。
      
      要知道这种破坏力大大甚于□□的液态炸药,就算在这个时代能让他毫无疑问武霸天下,但他仍然没有半刻心动想过要使用。
      
      在他原本所在的那边社会,各个大国是耗费了数千数万年的时间,数千万数亿人的性命,才学会如何以非战争的方式解决各国间的纠纷。他们是在投下了两枚□□,造成了毁灭性的平民伤亡、土地蛮荒之后,才学会了如何持有强大武器而不使用。
      
      然而这个世界中,人道、平等的观念根本就是没有,更谈何忍耐、和平。
      
      即使他开设司文墨轩在各国搜罗挥扬百家观念、阐释人生哲理的书稿,试图打破文书教育均出于皇家的格局,然而毕竟是要将人性开化,其过程何止百年。
      
      若是他率先使用,结果有二:要么就是声称此为神迹,要么就是听之任之,待别人也誓死研究,发明出类似的东西,以之投于战场,掀起毫无节制的腥风血雨。
      
      但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时候,瞻前顾后真的是等同于懦弱无能。
      
      所以,就算是要违背本性,谎称此为神迹,他也一定要一脚将司徒氏的扬扬威风踩在泥里,丢在坑中。
      
      *************************
      梅若影与□□结缘,始于小学六年级。
      
      那时候正是这一辈小孩流行看漂流记的时候,除了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还有一本是他的最爱——凡尔纳的《神秘岛》。
      
      从这本书里,他第一次看到了叫做□□的不稳定烈性炸药,它的制作方法,还有威力——能将花岗岩山岗炸开的威力,强于□□的那种强大爆炸力。
      
      那时他的兴趣不在炸药,而在□□,所以第一次亲手制作,一直等到了高一,在化学试验课制取肥皂时“顺便”做出来的。
      
      由于那时候是和几个志趣相投的男同学一起做的,格外感到有趣,所以至今,步骤记得清清楚楚。
      
      他记得要先用草木灰浸泡出来的水沸煮猪油牛油,然后会得到一层浮于水面不溶于水的物质。捞起这层滚热的肥皂之后,剩下的就是甘油和水的混合液。
      
      蒸发掉水分的甘油加上硝酸,再经过一些处理,就能制取出——□□。
      
      但那毕竟是前世,什么东西都是唾手可得。如果他没有遇到血网黑蝎的话,没有一步一步凭着记忆摸索,与工匠们相互探讨的话,根本不可能置备出□□所需要的各类半成品。
      
      梅若影独自走进独立于沟壑中唯一一片空地,周围方圆二十米的林草都被铲除干净,铺了石板作为防火带。空地中心深陷,落着一座砖石砌造的房屋,屋顶正与地面齐平,下了石梯进去,里面仍与他每一次到来所见一般无异,依旧打扫得尘灰不染。
      
      
    插入书签 



    震中三千里
    现实文...未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